520小说吧 -> 其他小说 -> 禁爱: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: 第654章就乖乖的掰着指头数给容叔叔听

第654章就乖乖的掰着指头数给容叔叔听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禁爱: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容棱的步伐,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待自身被男子的身影彻底笼罩,柳蔚方才咽了咽唾沫,勉强的挤出一丝笑,道:“你……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,面色冷漠,眼神冰凉。

    柳蔚不着痕迹的将小黎拉过来,挡在自己面前,企图用这个微小的动作,让自己多一些安全感。

    小黎懵懵懂懂的卡在两个大人中间,想了想,先开口说:“容叔叔,我和爹要去吃佛跳墙,你要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小黎问的很乖,满脸邀请。_67356

    但柳蔚听着,却恨不得将儿子嘴巴堵住,她这儿子什么都好,就是有点缺心眼儿。

    容棱微妙的看了柳蔚一眼,柳蔚忙心虚的别开眼睛。

    容棱敛眉,顺势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小黎兴致勃勃的拉住容叔叔的大手,笑着说:“那咱们走吧,爹说,那佛跳墙是好东西,去晚了,就卖光了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容棱的视线再次投射过来,柳蔚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了。

    柳蔚摸摸鼻子,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尴尬,牵着儿子的另一只手,三人看似平静,实则气氛诡异,朝着一品楼而去。

    一品楼乃是京都一等一的酒楼,他们去的时辰还算早,但也只剩下一间雅间儿。

    就这雅间儿,还是看在容棱的面子上,给特地腾出来的。

    点了菜肴,小二离开。

    小二走之前,殷勤的关上房门,将这小小的空间,彻底隔绝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柳蔚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不算大的雅间里,焚着清香,香气飘散,不算突兀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柳蔚感觉容棱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,她几次想开口说点什么,但到最后,都卡在了喉咙里,一个字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小黎。”容棱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小黎仰头看向容叔叔。

    容棱问:“今日,你们做了什么?”67356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柳蔚想开口,容棱一个冷冽眼神扫过去。

    柳蔚一憋,到嘴边的话,又咽了回去,老实的偃旗息鼓,垂下眼眸。

    容棱继续看向小黎。

    小黎本就老实,闻言就乖乖的掰着指头数给容叔叔听:“我们今日做了许多事,我们先去了大牢,又去了京兆尹衙门,容叔叔,对了,我们还切了一具尸体,容叔叔,今晨咱们看到的那具尸体,原来死因有疑,死亡时间和身体死状对不上,也不知她死前经历了什么,但可知的是,她是受人所害,且,对方极有可能,是习武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侃侃而谈的将自己知晓的,都一股脑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玉屏死因有异时,容棱并未太过惊讶,只听到最后内腹全碎时,眉头才蹙了一下,表情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柳蔚看到容棱这表情,有点蠢蠢欲动,最后,还是壮着胆子问:“你可有……什么线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容棱一个眼神又抬起来,柳蔚就像只见了猫的老鼠,顿时又埋下头,抿着唇,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容棱倒是没有特意隐瞒,只是道出八个字:“新年将至,祭天在即。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容棱淡淡的道:“佛前玉女,祭天大事,自出席一位。”

    柳蔚这便明白了,那玉屏公主有个雅号,被皇后戏称为“佛前玉女”,而就因这名号,玉屏公主与其他公主,有了些许区别。

    虽然都不是皇后嫡出的正公主,但玉屏公主,却尤其被厚待,这其中缘由,便因玉屏公主与佛有缘,伺佛为上。

    宫中人迷信,对于在佛前有脸面的人,总是诸多优待。

    玉屏公主得玉女之称,自就有她的职责,而每年新年时节的皇族祭天一事,作为佛前玉女,玉屏公主自然免不了要出席。

    且出席后,还不与其他人一样,只是跪在堂下凝听佛音,玉屏公主要主持祭天,或者说,占有助手一职。

    眼下,已经十八号,再过十二日,便是新年之日,而祭天,在新年之前便要开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玉屏公主这样的身份,身边自然有诸多护卫,严密保护。

    可玉屏公主还是遇害了,且死的如此蹊跷诡谲。

    柳蔚沉下眸来,与容棱一同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柳蔚之前倒未想到这一环,只因柳蔚对宫中事宜也不太明了,还当玉屏公主只是普通公主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公主,身边宫女太监,自然是有定数的,且难有特别得力的,能护主的。

    但若玉屏公主的身份如此重要,身边护卫极多,那凶手要对玉屏公主行凶的难度,便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,原本设定凶手的武力值在五颗星,现在便能估判,大概应该逼近十颗星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倒是缩小了凶手范围。

    虽说京都重地,卧虎藏龙,但在宫中,且还是后宫中,要找到武力值十颗星之人,想必还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以前镇格门在宫中,还有一席之地的时候,或许还算能找到不少,毕竟镇格门人,武力都是不俗。

    但现在宫中已没了镇格门踪迹,取而代之的是大内侍卫,他们有几斤几两,相信柳蔚不知,容棱也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问题来了,这宫中,是否还隐藏着其他势力?

    而这势力,又为何独独要与一个玉屏公主作对?

    一个久居深宫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常在佛前行走,与人的接触反倒极少的小公主,有什么仇怨,要令她尸骨粉碎,不留全尸? 》≠iao》≠bi》≠ge》≠,

    雅间里突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回忆着玉屏公主的尸体,回忆着上面的诸多痕迹,惟怕自己忽略了什么。

    容棱则想到今日宫内的情景,今日进宫不过数个时辰,但除了镇格门从内宫消失外,他倒的确发现了其他些许古怪。

    比如,容溯的势力似乎比以前更大,当然太子一脉,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只是除了这两股势力,容棱似乎还感觉到了其他势力,再联想到容飞行刺一事……

    容棱觉得,自己或许出宫太早了,错过了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都想的认真,小黎就坐在椅子上,一会儿看看这个,一会儿看看那个,最后,拖着腮帮子,有点寂寞的呢喃:“我的佛跳墙怎么还没来……”_67356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