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其他小说 -> 禁爱: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: 第1146章 柳蔚的话,没人质疑

第1146章 柳蔚的话,没人质疑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禁爱: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,最快更新法医狂妃最新章节!

    柳蔚将身上的毯子拢了拢,说道:“我再站会儿,你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惜香叹了口气,道:“我陪着小姐。”

    主仆二人在甲板又站了许久,眼看着日已西斜。

    惜香担心小姐再站下去天就要黑了,想再出声劝一劝,却猛地感受一阵飓风刮来,接着,天就开始变色了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刻,船舱里,小妞跑了出来:“小姐,船长说要下雨了,要咱们别出船舱,咱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看了眼波浪滔滔的海面,嗅着那咸腥的海水味,“嗯”了声,转身就要进船舱。

    可在走了两步后,她突然顿住,身子往后一转,又看向海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惜香问道。

    柳蔚没回答,只是走到船边,眼睛在海上穿寻,像是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小妞不明所以:“小姐可是听到什么声音了?”

    柳蔚没听到什么声音,但她闻到了气味。

    腥腻的海水味儿里,夹杂着几丝人血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呀。”惜香突然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看向惜香,惜香则指着不远处的海面,结结巴巴的说:“那是不是,是不是人手?”

    柳蔚顺着惜香说的地方一看,果然看到一只人手,晃晃悠悠的浮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而那手腕的断接处,像是被海中恶鱼咬断的。

    柳蔚眉头皱的很紧,手指抓着船岸边缘,咽了咽唾沫:“停船,将那手打捞起来。”

    惜香在愣了一下后,急急忙忙往船舱跑去,小妞则一把抱住柳蔚,小小的脑袋埋在自家小姐的肚子上,闷闷的安慰:“肯,肯定不是王爷,王爷不会那么容易被吃掉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也希望不是,但她还是紧张,慌得站都有些站不住,若非小妞将她抱得稳,她怕是已经踉跄起来了。

    海上发现人手的消息,不过片刻便传的整艘船都知晓了,所有人都跑到了甲板上。

    手脚麻利的暗卫,已三三两两连着鱼网,在捞那断手。

    手被捞起来后,大家便看到那人手已经发胀到肿白,就这么看,根本看不出这手的主人是谁。

    但柳蔚却在拿着那手翻看了半晌后,生生的吐了口气,庆幸道:“不是容棱。”

    柳蔚的话,没人质疑。

    一时间,紧张的气氛总算松散了,随即,大家又想到,这海上猛然出现一只断手,那也就是说,有活人在这里遇害过,且这手虽肿白发胀,但至少有骨有肉,应当是这两日才遇害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王爷,或许也是与王爷同行的人,王爷不是带了一队暗卫吗?难道是那些同僚?

    刚刚松缓的气氛,又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船内的小工也在一旁帮忙,有暗卫受不了这样猜来猜去,直接问小工:“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小工根据自己的经验回答:“这里是上延府靠南的中海,因上延府改了海港口,这条中海已许多年没船只航行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中海附近,可有暂且歇息的小港?”

    小工道:“早年是有两三座海岛,但潮水涌涨,中海这边就是因为潮高,上延府才把海港改了口,过了这么多年,那些海岛,应当都淹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下可怎么是好。

    附近连个暂歇的小港都没有,那若王爷真在此地遇害,怕是足足在海上飘了有二十日了……

    就在众人面面相觑,皆有不好预感时,柳蔚猛地开口:“你家船长可识得那些海岛曾经的位置?”

    小工愣了一下,紧忙点头:“师父定然识得,师父可是老舵手了,行两江这条海航,有四十年之久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那就行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工又说:“可应当都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淹了也去看!”

    小工不敢同客人争论,只好闷着头回船舱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船长亲自出来,说:“若贵人们要去旧港,不是不行,只是那边海势如何,过了这么多年,老朽也不清楚,到时候行船速度,必然会慢许多,毕竟这一船人的性命,老朽不敢闹玩笑。”

    柳蔚对其颔首,捏着手指的道:“劳烦船长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,便定下了路线。

    而此时天色已经摸黑,明香惜香将小姐扶进船舱,大妞小妞又将准备好的膳食端出来。

    草草吃点了东西后,柳蔚便回了房。

    在房间,柳蔚也没睡,只是坐在窗前,始终盯着外头漆黑的海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,另一艘十人小船上,亚石将芳鹊安置妥当,看着她睡下后,出了船舱。

    外头大厅里,一位容貌清隽,姿态文雅的青年,正由一旁小厮伺候着的用茶。

    瞧见亚石出来了,青年问了一声:“可安好?”

    亚石点点头,抿了抿唇,对青年拱手:“多谢公子搭救,救命之恩,来日必报。”

    青年瞧了他一眼,如玉的面上,冷冷清清:“你叫亚石?”

    亚石一愣,下意识的垂头,看向自己腰间的缀牌,牌子上,正是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将牌子握住,又拔下来塞进怀中,亚石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青年没多说什么,又问:“你二人,为何会流浪于海上?”

    亚石苦笑一声,半真半假的说:“在下本是同家人行船过江,不想中途遇到大浪,船翻人毁,我与妹妹有幸被冲到附近孤岛,但其他家人却仍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青年沉默,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。

    这会儿,船家送来了膳食,青年递了双筷子到对面的陶碗上,看了亚石一眼:“吃些?”

    亚石好几日没吃过东西,自是饿极,但也没有立刻过去,显得失礼。

    “怕我下毒?”青年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亚石一愣,他没这么想,但对方突然这么说,他竟真开始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亚石回忆起之前,自己与芳鹊在海上不知漂了多久,就在已经绝望,几乎放弃时,猛然间见到这么一艘小船。

    在浩瀚的大海上,这艘小船显得如此渺小,亚石撑着最后一口气求助,船内之人,却并未立即搭救,而眼前这青年,亚石记得,他站在船头,用清凉的目光,凝视他许久之后,才唤了船家,将他们捞上去。

    一开始,亚石只以为对方不愿立即救他们,是担心他们身份有异,毕竟这里是一片荒海,他们突然出现,实在不得不让人提防。

    可如今再想,既然是荒海,这青年又为何会凭空出现在这儿,他这又是要去哪儿?

    看清爽的小说就到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