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其他小说 -> 禁爱: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: 第1216章 小夜,我是你的哥哥啊!

第1216章 小夜,我是你的哥哥啊!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禁爱: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一般大的,都喜欢欺负小的。

    云楚云觅看小黑熊不成气候,就把人家揍了,这会儿小黎也是,一只落单发抖,毛都没长齐的小豹子,那可比小熊还好欺负多了。

    幻想一下豹子肉的美味,小黎就笑嘻嘻的伸手往石缝里够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摸到了软绵绵温乎乎的豹子腿,拉着就往外面拽。

    小豹子很害怕,本能的张口咬这个扯自己前脚的大坏蛋,可是它还在吃奶的年纪,牙齿根本没长好,唯二的两颗小乳牙咬起人来一点不疼。

    小黎顺利的把小豹子揪出来,笑呵呵的摸摸它的脑袋,评估:“十分饱不够,八分是勉强了。”

    小豹子大概感受到危险气息,凶悍的尖着声音呜呜叫,继续用小乳牙磨坏人的手,可结果除了把小黎的手背咬得湿乎乎的,并没有任何卵用。

    小黎把手上的口水擦干,揪着豹子后颈,跟拎猫似的,直接往回走。

    小豹子还坚持不懈的在呜呜叫,大概被抓的太难受,它还委屈的四脚乱刨,看起来别提多可怜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不知从何处,竟也传来两声回应似的呜呜声。

    小黎脚下一顿,耳聪目明的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发现远处一大树背后,竟还有一只小豹子!

    他兴奋的赶紧跑过去,一看,是和他手上这只豹子一样大小,一样毛色的小豹,看起来两只应该是兄弟。

    小黎把这只也抓起来,一左一右简直美滋滋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出乎意料的,远处又响起了呜呜声。

    居然,居然,居然又有一只?

    难道是要吃撑的节奏?

    小黎顾不得太多,拔腿就往声音来源处跑去,可走近了,他却没看到豹子,只看到一个厚厚的稻草窝。

    小黎这就明白了,看来是有母豹在此处安了窝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的话,就难怪附近没有山兔了,豹子落居的区域,兔子哪敢安窝。

    而这两只落单的小豹子也有解释,它们应该不是落单,这片区域都是豹妈妈的领地,那这两只小豹子充其量就是在自家后花园溜达。

    不过只见豹窝与小豹,母豹又去哪儿了?

    豹子是会爬树的,意识到自己找食物都找到人家家里来了,小黎也不欲多呆,想抓住剩下的第三只小豹,就赶紧溜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就四处打量,果然,看到稻草窝里,被草梗掩盖的最里面,有什么东西在动。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小黎笑出声来,蹲下身就往里头看。

    这一看,他就对上了一双眼睛,漆黑,明亮,在黑色的草窝里,犹如最闪耀的星星,亮的发光发热。

    手里的两只小豹子不知何时挣脱了钳制,可小豹子大概真的被豹妈妈保护的太好了,明明脱困了,却不知该往哪里跑,它们木木呆呆的挤在一起,然后似乎思索了一下,就四脚并用的攀着窝,要往窝里钻。

    很快,小黎便看不到那双眼睛了,两只小豹子挡住了他的视线,它们缩进了草窝的最里面,和它们仅剩的小兄弟,挤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两只小豹子大概是想跟兄弟诉苦,“呜呜”的叫唤着,诉说着委屈。

    而被它们拥在最里头的那个小家伙,也不知听懂没有,也张着嘴,“呜呜”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小夜?”

    错愕而干裂的声音,在很久之后才响起。

    小黎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没穿衣服,光着屁股的浑身灰灰嫩嫩的小女婴,抖着手往里面探。

    小女婴可比它的兄弟们野多了,两只小豹子被不费吹灰之力的抓起,小女婴却不会那么好欺负,她张着嘴就往那只手上咬,没牙的牙龈,咬出湿漉漉的水痕后,她又手脚并用的往窝内钻,尽一切努力抗拒这个外人的接触。

    小黎被抗拒得停了动手,一时不明所以起来:“你不是小夜?”

    小女婴亮晶晶的眼睛就这么看着他,然后搂紧了自己的豹子兄弟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小夜,我怎么会认不得自己的妹妹,小夜,小夜我是哥哥啊,我是你的亲哥哥啊!”小黎激动的把搭造得根本不坚固的稻草窝给拆了,然后蛮横的抱出当中那一脸哭相的小婴儿。

    和小豹子只会呜呜叫不同,小女婴是会哭的,她被抱难受了,“哇”的一声就哭了出来,哭得肝肠寸断,声嘶力竭!

    小黎着急坏了,眼眶包着泪,慌忙的不断解释:“小夜,我是哥哥啊,你看看我,我是你哥哥啊,你不认得哥哥了吗?哥哥以前给你喂过奶,还抱着你一起睡过,小夜,你看看我……”

    越说声音越哑,说到最后,他不说了,哭起来了。

    像是要比谁哭得大声似的,小黎一屁股坐在地上,这么多日下来的孤独,彷徨,无助,在这一刻全部宣泄而出,他嚎啕大哭,慢慢的,哭得比不谙世事的小女婴更激烈,且越发停不下来!

    小女婴的阵势被他压过了,小女婴不哭了,打着嗝愣愣的看着他,过了一会儿,她突然凑上去,嘴里喊着;“呀。”

    小黎吸吸鼻子,用手背胡乱擦了擦眼角,哽咽着问怀里的小人:“你终于肯认我了?你要是再不认我,我就还哭!一直哭!”

    小女婴像是被他唬住了,就在他怀里,往他胸口上爬。

    小黎把她抱好,用干净的衣服里衬给她擦脸,等擦干净了,他又心疼:“你怎么脏成这样了,还不穿裤子,万一有寄生虫跑进肚子里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女婴听不懂,听他念叨,手就往他胸口摸,还掀他衣服。

    小黎不明白,可等妹妹钻进了他的衣服最里面,他才知道她是饿了,要吃奶。

    小黎看看左右,一边把自己胸口捂紧,一边说:“我没有奶的,我以前喂你的,都是娘亲的奶装奶瓶里的。你一直没吃东西吗?你和豹子呆在一起,是母豹子喂你的吗?母豹子呢?”

    小女婴无法回答,两只嗷嗷待哺的小豹子也无法回答,六双漆黑闪亮的眼睛就这么巴巴的望着他,不知是不是饿着急了,看他没有恶意后,两只小豹子也钻出来,往小黎怀里拱。

    最后,又在豹子窝里等了一刻钟,还没等回母豹子,小黎索性不等了,抱着妹妹,牵着两只小豹子,直接往回走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,刚回到临时搭建的营地,远远地,他就听到豹子低鸣的哑叫声。

    小黎跑过去一看,就看到云家兄妹坐在暖烘烘的篝火边,对着旁边树干上拴着的黄皮豹子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而那只后腿被捕兽夹夹断了骨头,在大量流血的成年豹子,正嘶喊着想爬起来,却怎么都无法立起身子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