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其他小说 -> 禁爱: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: 第1440章 蔚儿蔚儿的叫的比谁都亲热

第1440章 蔚儿蔚儿的叫的比谁都亲热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禁爱: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珠书眼神一凛,心中顿时闪过无数念头。

    “柳玥?”她脱口而出:“不是柳蔚?”

    柳蔚一顿,视线瞬间变得逼人起来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也看了过来,脸色比柳蔚更难看。

    珠书意识到事件的另一种可能性,心中怒火中烧,那狐狸精自然不叫张翠翠,她被相爷带回京城后,对内宣称姓柳,单名一个蔚字,后顶替张翠翠,她这本名自然没人再会称呼,只是没人想过,她的本名,根本就是假的。

    她猜得不错,那狐狸精假意伪造伤势,的确是想同她的熟人接头,但她估计自己也没料到,她的熟人会这般坦诚,直接道出她的真名,不是柳蔚,是柳玥,这小贱人!

    珠书一阵火大,握紧了拳,转身就要上楼。

    刚走一步,肩膀却被人按住,回头一看,正是狐狸精的两个同伙。

    挥开对方的手,她退后半步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珠书,视线又扫了一下楼上,冷冷的问:“她告诉你们,她叫柳蔚?”

    珠书讽刺一笑,心中认定这些人是一伙的,便撂了句狠话:“主子不会放过她,也不会放过你们,等死吧!”

    柳蔚笑出声:“果然是她的作风,凡事都留有一手,只是,为何偏偏要用这个名字?”

    纪南峥听了一会儿也听懂了,压低声音问他外孙女:“你堂妹,究竟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玥的身份,老人家之前已知晓。

    容棱却猛地插上一句:“您慎言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一愣。

    容棱表情异常冷锐的道:“她是张翠翠,与柳蔚无关。”

    这是生气了,还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柳蔚抓住他的手指,捏了一下,其实她也生气,自己的名字被别人盗用,对方还顶着你的身份,不知做了多少肮脏龌龊的事,是个人遇到这种情况,都不可能高兴。

    柳蔚与柳玥关系不好,但也从未有过要将对方置于死地的想法,可现在,柳玥自己作死了,她捅了篓子,并且扎到了容棱的命门。

    容棱面上虽如常,但眼神也好,气势也罢,都已冰冷得不像话,柳蔚安抚不住他,只能一直抓着他,避免他冲动行事。

    偏偏珠书还不知好歹,仰着下巴道:“对,她说她叫柳蔚,难为我家老爷还蔚儿、蔚儿的叫的比谁都亲热,搞了半天连名字都是假的,你们既与她是一伙的,我便不怕直言,她死定了,欺瞒夫人,罪当致死。”

    容棱紧紧的握着拳头,周身散发着几欲毁灭天地的阴鸷之气,纪南峥颇为吃惊的看着他,一时竟无法将平日忍气吞声、老实巴交的小辈,与眼前这个气势阴沉、雷霆万钧大男人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容棱,冷静。”柳蔚小手攥住容棱的修长手指,想在他变得疯狂之前,阻止下来,从刚才,那小丫鬟说到什么“老爷”,什么“亲热的称呼”时,她已经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果然,容棱眯着眸子抬步,一言不发,直接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柳蔚着急的追上去,珠书却以为两人是要与柳玥接头,直接挡在柳蔚面前,冷冷的道:“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推开她,寒声道:“的确来不及了,都要出人命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二楼便响起一道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珠书听出那是柳玥的声音,愣了一下,似乎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狠狠的握着拳,咬紧牙关,疾步上楼,匆忙的赶到柳玥的房门外,她看着房内的一幕,吓得人都快疯了。

    屋内的桌椅被掀翻,容棱正掐着柳玥的脖子,将她抵在墙壁之上,柳玥双腿无法着地,整个人犹如上吊一般悬浮半空,她满脸通红,双眼充血,手指无意识的抠挖容棱的手臂,对方却置若罔闻,只一点一点的收紧指尖,将她的喉咙卡得更紧……

    楼下有人听到动静,已陆续上来。

    珠书追在柳蔚后面,看到房中情况,也吓了一跳,她踉跄的后退,指着屋内,呆呆的问:“这……这是……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急忙跑进去,深吸口气,握住容棱的手背,掌心包裹住他的拳头,尽量轻柔的道:“你冷静点,先放开她,杀了她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容棱根本不听,不止不听,还猛地一使劲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柳玥险些就此遏断呼吸。

    柳蔚心惊胆战,拍着容棱手背:“快放手,容棱,听到没有,你要捏碎她气管了!”

    容棱更加用力,柳玥眼神猛地一突,人如濒死的金鱼一般,张大了嘴,眼皮渐渐往后翻,眼白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翻白眼了,真的要出人命了。

    柳蔚没办法,一咬牙,只能对容棱动手,她蓄了内力,生生一掌,将容棱往后一推,迫使他不得不松手。

    被迫松手后,容棱尖锐的眸子又看向柳蔚,柳蔚忙冲过去抱住他,磨着牙道:“你倒是听我一句,大庭广众,你杀了她?”

    那头柳玥好不容易获救,她疲软的滑坐在地上,惊恐的捂住自己的脖子,涕泪横流,不住咳嗽,整个人犹如一块破布娃娃,除了呼吸,做不出任何多余举动。

    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。

    柳蔚拦住容棱,同时回头看着柳玥,冷凛的道:“拦得了他一次,难保没有第二次,柳玥,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柳玥红着眼睛看着她,又看着她身后的容棱,命悬一线的恐惧使她到现在还在持续战栗,她惶恐的啜泣起来,眼泪落出眼眶,艰难的对着柳蔚呼唤:“姐姐……大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抬手,阻止她后面的话:“你我本就不是同路人,以前没关系,以后更没关系,你到底叫什么,现在已不是秘密,我想,有的是人要对付你,就不劳我们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柳玥慌乱的看着她,又看向门外目睹一切的珠书,她手脚并用的往前爬,爬到柳蔚脚下,揪住她的裤腿:“大姐姐,大姐姐你救救我,他们会杀了我,他们是魔鬼,他们是妖怪,你不能让我死,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死,我们都姓柳,我们是一家人!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?”柳蔚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俯视着她:“你用我的名字与人苟合,你还有脸在我面前说什么一家人?柳玥,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恶心吗?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