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其他小说 -> 禁爱: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: 第1598章 父和兄毫无原则的溺爱!

第1598章 父和兄毫无原则的溺爱!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禁爱: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在船上的几日,到底有舱门相隔,不愿交流的人,便可以打定主意不交流。

    可下船之后,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碰撞。

    纪南峥不喜欢国师,也不喜欢容棱,全程只跟祝问松说话,再时不时关心下两个曾外孙的起居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丑丑则像哥哥的小尾巴似的,哥哥去哪里,她就去哪里。

    小黎一直陪着容棱,娘不在,他得多帮帮爹。

    故此,下了船后,租了三辆车,小黎就主动要求跟爹爹坐一辆,再带着丑丑与国师,四人同乘虽拥挤了些,但好歹还算和谐。

    至于两位老人家,乘的则是另一辆车,大家的行李,统一放在第三辆车上。

    亭江州下船前往天石州,路途遥远,众人坐了几天的船,都有些昏昏沉沉,尤其是丑丑,年纪小,抵抗力弱,几乎一上马车,

    就窝在爹爹怀里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马车从白日驶到傍晚,还没抵达目的地,丑丑却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容棱见天色已晚,便选了家茶肆,要了糕点面饼,让大家都吃一些。

    容棱出去给两位老人家备餐时,小黎也去问店家要糊糊,丑丑其实已经不吃糊糊了,但刚下船没胃口,小黎便让她吃点软的东

    西,好舒服些。

    狭小的马车里,一下子只剩下娇嫩的小女娃,与满头白发的青年两人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面面相觑一会儿,青年率先将眼睛移开。

    丑丑本坐在哥哥用棉被叠起的软垫里,见状,犹豫一下,小心翼翼的奶声问了句:“你不吃吗?”

    爹爹要照顾太爷爷和祖师爷爷,哥哥要照顾她,他不出去,没人给他带饭的。

    青年面色清冷,淡然的吐出一句:“不饿。”

    丑丑便不说什么了,大大的眼珠往车窗飘了飘,可等了好久,也不见哥哥回来,她就有些着急了,挪着身子,想跟出去。

    但大概坐久了,加上起的太急,丑丑刚扶着车壁站起来,脚底就被棉被滑了一跤,整个人“啪嗒”一下,又坐回了棉被堆里。

    她有些愣神,然后反应了一会儿,突然捂住自己的小屁股,眼眶慢慢变红。

    国师本不打算理她,见此一愣:“疼?”

    小女娃委屈的望着他,狠狠的点了下头:“疼!”

    摔回被子堆里,能有多疼,国师认定这娃娃娇气,但又想她才刚满两岁,怕是根本分不清疼痛,只要摔了,就一定哭鼻子,便

    觉得麻烦,想掀帘子出去叫人。

    哪知刚要离开,衣角就被扯住,回头一看,就见小丫头睫毛上挂着眼泪,可怜巴巴的问他:“爷爷,我是不是流血了?”

    且不说流不流血,但那句爷爷,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国师狠狠的皱了下眉,道:“我不是爷爷。”

    小女娃犹豫的看着他的满头白发,只好哽咽的改口:“奶奶,我是不是流血了?”

    国师深吸口气,一把扯回自己的袖子,掀了车帘翻身出去。

    小女娃让他一拉,惯性使然,头差点磕到车窗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小黎急急忙忙的跑上车,就看到妹妹趴在车里,哇哇大哭,小黎忙把妹妹抱起来哄:“怎么了,怎么了,不是让你别

    乱动,哪里摔了?”

    丑丑指指自己的肉肉的屁股墩儿,又指着自己的脑门,委屈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小黎把她托起来,给她揉揉屁股,又看她头上没有伤口,便笑话她:“好了好了,只是碰了下,哪里就这么矜贵了,哥哥抱着就

    不疼了,是不是不疼了?”

    丑丑也分不清疼不疼,听了哥哥的话,就点了下头,然后把脸埋在哥哥怀里。

    再次上车的时候,容棱就发现女儿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丑丑本来缩在哥哥怀里,容棱朝她伸手,小家伙想过去,但又似畏惧似的,伸了伸手,又退回去。

    容棱皱眉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黎道:“方才没站稳,摔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容棱一惊。

    小黎忙又解释:“没受伤,摔在被子堆里,我看了,也没撞到哪里。”

    容棱松了口气,将女儿抱过来,刮刮她的小鼻尖: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

    丑丑攀着爹爹的手臂,把小脑袋搭上去,眼睛不小心撇到爹爹身边的白发青年,又害怕了,小身子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容棱敏感的察觉到她的反应,拧着眉看向国师。

    国师冷不丁让容棱觑着,锐利的视线,让他想忽视也忽视不了,不禁狐疑的回视。

    他一看过来,丑丑就害怕,小嘴一撇,跟要哭了似的。

    小黎也发现了问题,顿时眯起眼,摸着妹妹的脑袋问:“丑丑,方才在马车上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不信任的语气……

    国师脸色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小黎没看他,只定睛在妹妹脸上。

    国师一肚子委屈,看向丑丑,冷哼着道:“你说,是不是你自个儿摔的?难不成还是我推你的?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丑丑身上,丑丑过了好一会儿,才可怜巴巴的点点小脑袋:“是我,自己摔的,但是……这个奶奶,太凶

   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奶奶!”国师加大音量。

    丑丑被他突然一吓,“哇”的一声,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容棱与小黎忙又是哄,又是搂,同时斥责的目光射在国师身上。

    国师比他们还生气,憋着一股火,闭着眼睛念“阿弥陀佛”,但大略修行不足,越念火越大。

    他很想重申一遍,他头发白是因为仙风道骨,不是因为长得老!

    而且世上白头发的,不是除了爷爷,就是奶奶,这是误会!

    但那小女娃一直哭一直哭,让他半点插嘴的机会都没有!

    等到太阳完全下山,众人进了来城县,住进了城门口的驿站,国师已经面如死灰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是不是不高兴啊?”丑丑轻轻拉了下白发青年的衣角,又想害怕他要挥开自己,拉了一下就松手,再怯怯的跑回哥哥

    背后。

    小黎绷着脸盯着国师。

    正在跟驿丞要热水的容棱也猛地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国师看着两人,握紧的拳头又憋屈的松了,半晌,敢怒不敢言的哼了一声,硬邦邦的道:“没有不高兴。”竟然是屈服在淫威之

    下,默认了“奶奶”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小黎与容棱同时松了口气,两位父兄毫无原则的溺爱,果然令丑丑重展笑颜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好个屁!

    国师心里反驳一句,抬腿就上了二楼,理都不想理他们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