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爵少宠妻无度: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这个家还是很团结的

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这个家还是很团结的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爵少宠妻无度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苏谭轩也是一阵惊呼,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梁晓云激动得都红了眼眶,“慕烟出来了,我也是刚听我一个朋友说的,是河西爵将她接出来的,这会应该去河西爵那儿了。 ”

    “那,那知不知道为什么慕烟出来了?”苏谭轩到现在都还有一种做梦的感觉,总觉得这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毕竟发生是事情到现在已经一个星期了,他们什么消息都没得到,只有河西爵带来的话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才过了三天,河西爵真的做到了,将苏慕烟从警察局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谭轩那心里悬着的石头,总算是落了地,狠狠的跌坐在沙发。

    “具体什么情况,我也不知道,等一会慕烟有空了,我们再打电话问问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,别着急打电话。”苏谭轩赶紧阻止,“她刚出来,别去打扰,让孩子好好的缓一缓,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谁也招架不住的,别说她一个女孩子了,我们先别去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梁晓云也同意苏谭轩的建议,拿着手机的手都还在颤抖着,“谢天谢地,慕烟没事了,没事了好。”

    相楼下的一片喜悦,苏云溪心里却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为什么苏慕烟出来了?

    难道是河西爵查到了什么?

    会不会是老爷子已经醒来了,他说出了伤了他的人是自己,所以苏慕烟才能出来?

    不,不行,她不能再留在这里了,她得逃走才对。

    苏云溪慌乱的逃回自己的房间,找了一个箱子,一股脑儿的将衣服和东西往里面扔,她得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才行。

    苏云溪急得出了一头的汗,甚至还不小心弄破了手,疼痛让她狼狈的跌坐在地,嚎啕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会不会下一个到自己家的,是警察?

    苏云溪哭得一塌糊涂,抽抽搭搭了好久,似乎把自己所有的力气都用尽了,才虚软的躺在地。

    冰冷的地板让她慢慢的冷静下来,她慢慢的爬着坐了起来,看着手指还在涓涓的冒着血,心里却无的平静。

    按照她对河西爵的了解,如果真的是查到了自己,不可能自己现在还能安然的坐在家。

    她现在自乱阵脚也没有用,或许可以再等等看,说不定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。

    她去了浴室,洗了个澡之后,将刚刚自己弄乱的东西都整理整齐,又对着镜子化了个妆,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了不少。

    梁晓云也在这个时候敲门了,她喝了口水,让声音也变得正常了,才去开门,“妈,我正要下楼呢。”

    “云溪啊,我刚刚都给忘了,有个好事要跟你说,你姐姐已经出来了,河西爵接她出来的,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真是太好了。”苏云溪很高兴的样子,拉着梁晓云的手问道,“那姐姐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还不知道,你爸说让她缓一缓。”

    苏云溪点了点头,“姐姐肯定受了很多委屈,让她缓一缓是好的,你们这悬着的心,也该踏实下来了,今晚咱们家能好好的吃一顿饭了吧?我去做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想得周到,你爸爸这几天胃病好像又犯了,我们赶紧去弄吃的吧,你帮我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苏云溪陪着笑下楼,跟梁晓云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河西家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沉。

    很压抑。

    河西决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向楼了,无奈没人说话,她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继续沉默着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只有隐隐不时呀呀呀说话的声音,秦雯抱着隐隐,时而逗弄一下。

    河西爵抬手看了看时间,起身对管家说道,“周叔,你去准备一壶茶吧,马有客人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少爷。”周叔依言去准备茶水了。

    河西爵起身要楼,河西决也急忙起身,开口问道,“你这都消失多少天了?从回来到现在,居然什么也不说,河西爵,你到底在卖什么关子?还有,一会有什么客人到?”

    “一会再和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河西决干着急,只能眼睁睁看着河西爵楼了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家里集有访客了。

    长房大伯气势汹汹的赶到,一进来用很愤怒的一起质问河西决,“河西爵那混小子呢?在哪儿?让他滚出来见我!河西家怎么出了这么一个不肖子孙,放着自己的爷爷不管,一回家把伤害你爷爷的凶手给放了?这种不肖子孙,有什么脸面留在河西家?”

    “大伯,你冷静冷静,你这身子骨,可经不住这样的怒气,一会血压升可怎么办?”河西决冷冷的劝道。

    大伯怒瞪河西决,“你也别说话,这河西家哪有女人说话的份!”

    河西决自小不喜欢这个大伯,一身的腐朽思想,总觉得女人应该三从四德,怎么不活在个世纪?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时代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他在他自己家里横行霸道也算了,现在居然到河西家来教训起她来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秦雯冲自己摇了摇头,河西决恐怕是不会给这个大伯面子的,忍了忍,才说道,“这是我家,我想怎么说话怎么说话,你要找的人在楼,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们家是这么教育孩子的,我一个长辈,好得亲自楼去见吗?”

    “堂哥,你也别生气,这毕竟是我们家,规矩也挺多的,再说了,这些规矩也都是老爷子立下的,况且这大厅还有这么多人呢,你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议,还是请楼吧。”秦雯抱着隐隐,不疾不徐的开口。

    虽然大伯气焰很嚣张,但这秦雯毕竟是河西浩的老婆,他不好发作,只能忍着怒气楼了。

    楼,河西爵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,管家开门进来,说有客人到,他才回过头,看向带着怒容走进来的人,语气平淡且客气的叫道,“大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叫我大伯?你给我说说,你到底是要做什么?”大伯一来,很不客气的发火了,“你爸爸不管这件事情也算了,我作为河西家的人,是不可能看着这种事情发生的,你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!为什么将苏慕烟接回来?她可是害你爷爷的凶手啊!”

    河西爵不紧不慢的坐在了平日里老爷子坐的位置,拿起茶具倒了一杯茶,这才缓缓说道,“大伯,我接慕烟回来的消息,你到都是知道得很快啊。”

    “快吗?我时刻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,所以一直到你把苏慕烟接走之后,我都顾不还在看病,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伯喝口茶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瞪了瞪河西爵,是有些口干舌燥的,便端起茶水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世界,有很多事情,是不可能拿到台面来说的,这个道理,我相信大伯也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大伯总觉得河西爵这话有话。

    门外,河西决竖起耳朵,也没能将里面的情况听清楚。

    到是秦雯最后说道,“行了行了,你别在这里听了,一会要是人家出来看到,影响多不好的,又要说我没教导好你们了,走吧走吧,下楼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反正在这里什么也听不到,索性下楼去等着好了。

    总之,河西决生气归生气,但还是很相信自己的弟弟的。

    只是路过卧室的时候,河西决扯了扯秦雯的衣袖,用下巴指了指卧室方向。

    秦雯看了看门,又看了看自己怀的隐隐,便过去,敲了敲门,然后将隐隐放在门口,自己和河西决悄悄下楼了。

    两人到楼下等了大概十来分钟,大伯下楼来了。

    河西决起身,有些好的看向大伯。

    方才还嚣张跋扈,气焰不可一世的大伯,这会脸色很不好,甚至可以说是灰头土脸的,看都没看河西决一眼,慌慌张张的要离开。

    河西决提高声音叫道,“大伯,你这么快走啊?留下吃个晚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了,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,不留下了,谢谢大侄女的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河西决挑挑眉,这从没教养的丫头变成大侄女了?

    河西爵这是用了什么方法啊……

    她到是好起来。

    大伯一走,河西决左等右等不见河西爵下楼来,耐不住性子楼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推开书房,里面那里还有河西爵的影子,她用膝盖想也知道河西爵肯定是去找苏慕烟了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河西决抬手要敲门,只是在即将要敲响门的时候,顿了一下,最后放下了手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分别,是一个星期,肯定有很多的话要说。

    而且苏慕烟刚刚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,多少是需要时间去消化的,她还是不要去打扰好了。

    把这两人难得的相处时间,留给两人好了。

    河西决耸耸肩,下楼了,秦雯见她一个人下来,便问道,“他们呢?”

    “估计在温存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。”秦雯到也没有反驳,只是切着水果,随口问道,“这件事情,你站在哪一边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一直都站在妈妈这边的么?”她说着,还过去搂着秦雯亲了一口,嘴巴要多甜有多甜。

    秦雯伸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,“你啊,鬼灵精,从小能哄我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谁叫我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呢。”

    秦雯笑了笑,看着手里的水果说道,“这草莓,是慕烟爱吃的,一会你给她送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得勒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足够让河西决知道秦雯的立场。

    这个家,多团结啊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