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爵少宠妻无度: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怎么会让你一个人

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怎么会让你一个人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爵少宠妻无度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“至始至终,我都不想成为你的负担,也不想让我的喜欢,成为你的负担,这才是我要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是司鄞走的时候说的。

    河西决就坐在椅子上,这句话一直在脑子里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直至秦翩然打电话来,她才反应过来,自己还在医院。

    河西决收起情绪,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,同时将电话按掉,语气平静的问道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饿了,”秦翩然看着她,墨眸微深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叫外卖。”河西决拿出电话,在外卖app上点着餐,同时询问他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菜。

    秦翩然随意点了几个,视线一直没离开过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等她点完菜,他似乎也看了个真切,嘴角微微扬起,心情似乎不错。

    在等外卖的时间里,河西决原本想去洗水果吃,毕竟是司鄞的一番心意,可是她在病房里愣是没找到水果,只能问正看着电脑的秦翩然,“你看到我的樱桃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刚刚那篮子水果?”秦翩然问道。

    河西决点点头,“就是小八买来的那个,装着很多樱桃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哦,刚刚我妈的护士过来,我让她拧过去给我妈了,你不介意吧?”秦翩然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河西决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对他,只能重新坐回了椅子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秦翩然从电脑里抬起头看向她问道,“怎么?不高兴了?我不是给你买了吗?应该马上就到了,赔给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河西决一瞬间就无语,“我没有不高兴,伯母想吃那就给她吧,我又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反正都是一家人,的确不应该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河西决,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男人,非要将话说得这么暧昧不清么?

    河西决继续沉默,等外卖送到的时候,秦翩然买的水果也送到了。

    很大一篮子,都十分新鲜,可秦翩然签字的时候却有意见了,跟速递员说道,“不是说马上下单马上送到吗?怎么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下雪了,所以路上有些耽搁了。”速递员十分歉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翩然脸色不佳,让速递员以为自己就要拿到差评了。

    还是河西决出面打了圆场说道,“没关系,反正又不着急吃,你们的水果很好,我吃完了会再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这位女士若是再买,我们一定会给你优惠的。”速递员再三道谢,才离开。

    秦翩然看她心满意足的样子,那一点点不愉快似乎也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两人吃了饭,河西决就开始了一边吃水果一边看电视的模式,完全当秦翩然是空气,反正这男人也不爱说话,那就当他不存在好了。

    原本这就是两人之间相处的模式,可是突然间,秦翩然就不喜欢了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都是从裴依依哪里看到的照片,以及她与司鄞吃饭时有说有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司鄞面前,她能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放松,为什么在自己面前就极少有笑容,还那么的沉默,是连话都没可说的了么?

    这个想法,让秦翩然很不悦,总想着去打破这个沉默,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就这么僵持了很久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他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她,也看着她一颗接着一颗的吃着樱桃,眼看着那一盘子就要吃完了,秦翩然眼底一亮,似乎找到了话题,急忙说道,“这樱桃甜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很甜,你要吃吗?”河西决也就随口一问,而且她也知道他并不爱吃水果,所以刚才她并没问她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一次秦翩然却点了头,“嗯,吃,给我洗一盘来。”

    河西决讶异的看了看他,见他是认真的样子,便起身去给他洗了一盘子过来。

    秦翩然拿起一颗,看向她,那视线有些灼热,让河西决下意识的回避了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樱桃入口,秦翩然的表情也起了微妙的变化,剑眉慢慢的拧了起来,质疑的问道,“你说这个樱桃很甜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很甜,比上次在卓然那里吃的都要甜。”河西决很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秦翩然还是没有再拿起第二颗,对她说道,“既然这么甜,还是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河西决完全摸不着头脑了,说要吃的是他, 可吃了一颗又不吃的人还是他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男人就喜欢折腾她?

    可妄加猜测的疑问她当然不好问出口,只能拿着樱桃继续回到座位上吃了起来,他不吃,那她还能多吃一些呢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有人来看秦翩然了,有他的朋友和公司的同事。

    他们来探望秦翩然,而河西决不得不张罗着给他们倒茶递水的,那些人看向河西决的目光也都很好奇,特别是对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能让秦翩然这么默许着在身边照顾自己的人,自然不是什么闲杂人等吧?

    这其中的暧昧关系,已经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而秦翩然又没多做解释,任由他们去猜测好了,相信不用明天,就有不少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他心情似乎还不错。

    送走了这些人,河西决看了看时间,打算叫晚餐了,却不想有人已经送了晚餐进来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人……

    河西决在安晓珠进来之后,便想找个借口溜走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想看到,也不愿看到这一幕,倒不如避开,眼不见心不烦的。

    可是才有这么个念头,就被秦翩然给看出来了,率先发话道,“阿娇,给安小姐倒杯水啊。”

    阿,阿娇?

    河西决一听到这个昵称,就浑身一麻,脸颊也红了。

    这男人,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!!!

    比起河西决的尴尬,安晓珠才是真的尴尬了,她是从黄姐那里听说秦翩然受伤的事情,所以赶紧让保姆准备了补汤,高高兴兴的来探望,谁知道病房里并不只是他一个人,还有河西决在。

    她在也就算了,秦翩然还用这样客套的方式跟自己说话,无疑是打了安晓珠的脸。

    那种难堪,是自己从没有经历过的,她尴尬得想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?赶紧给安小姐倒水啊,别让人家觉得咱们照顾不周。”秦翩然还不忘催促河西决。

    人家?

    咱们?

    谁是人家?

    谁是咱们?!

    河西决实在不知道找个男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只能被动的去给安晓珠倒水。

    只是倒水的时候,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曾经在留学的时候,秦翩然为了让那些死缠烂打的女人死心,就用她做过挡箭牌,所以现在,他再次用她当做挡箭牌,来让安晓珠死心?

    “翩然,很不好意思,我今天才飞回江城,没能在你受伤后的第一时间来看你。”安晓珠还是说话了,只是有些别扭,“你不会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生气,安小姐是客人,看我是我的荣幸,谈不上生气。”秦翩然总是能用这种最平淡的语气,四两拨千斤的让人难堪。

    安晓珠再没有呆下去的理由 ,毕竟男主角都不给自己面子,她是一点机会都没有,倒不如早点走,省的更难堪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点事情,就先走了,你好好养病,有空我再来看你。”安晓珠说完,逃一般的离开了,连河西决要送,都被她婉拒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又恢复了安静,河西决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,怎么就变成这个局面了。

    偏偏秦翩然还云淡风轻的问了一句,“现在你应该知道,我跟她之间一点关秀都没有了吧?”

    河西决,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点都不想知道好吗?!

    这男人还跟自己解释上了……

    不对,这算是解释吗?

    河西决不想去问,只是假装没听懂他的含沙射影罢了。

    晚上,给秦翩然主刀的医生来值班,给秦翩然检查伤口的恢复之后说道,“情况不是很严重,等伤口再恢复一两天,就可以出院了,不过出院后也要注意,不能再随意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这事好事,河西决听了都心情轻松了一下,谁知道秦翩然却蹙着眉头问医生,“不用多住院几天观察观察吗?”

    医生果断的摇头,“不用不用,你的腿上一次本来就恢复得差不多了,只是因为你这么一撞,把上一次的内部固定给撞弯了,这一次手术我给你纠正了,所以并不影响什么,等伤口不疼了,也算是恢复得差不多了,不用重力不做运动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听了解释后,秦翩然还是那冷冷淡淡的样子,“明天再拍个片看看,我要等看片了才能确认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那明天上午拍个片,找主人给你做个诊断就好,我值晚班呢。”医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交代之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河西决给他盖上被子的时候说道,“你不是还要忙着工作吗?既然腿没什么事,能早些出院自然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重要还是我的腿重要?”秦翩然不疾不徐的问道。

    河西决被这个问题雷得不轻,“当然是腿重要,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重要就行。”他满意的躺了下去,“今晚你是住这里还是回去?住这里的话,记得将暖气开大一些,不要感冒了,要是回去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才说道,“那就回去吧,我自己一个人也行。”

    河西决听了这话,一脸无奈,“你是病人,怎么会让你一个人,刚刚我都让看护先下班了,今晚当然是我留下,你有什么需要吩咐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秦翩然没吱声,但嘴角却慢慢的扬了起来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