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婚入心扉: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女人都绝情

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女人都绝情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婚入心扉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这番话,景染明白是爷爷故意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季知夏就要来了……

    景染满脑子都是这个消息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莫老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,大致是说这一次,一定要让莫成宇跟季知夏结婚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莫氏手中的几个项目,都需要仰仗季知夏的哥哥。

    等莫老睡了,景染才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既然河西爵跟他在一起,就不会让他有事的,她去,做什么呢?

    只不过是让他有更深的执念罢了。

    那边,河西爵等了又等,果真没等到景染,差点没气坏。

    谁说男人才冷酷无情的?

    女人冷酷无情起来,那才叫狠!

    河西爵气呼呼的回到了房间,看着莫成宇那醉鬼的样子,差点没吐血,“成宇,我给你找个房间你睡一晚吧,你家那狠心的丫头不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别人接,去给我找莫染来!”莫成宇眯着眼睛吼道。

    醉话!

    河西爵翻个白眼,还莫染呢?

    人家理都不理你了好伐?

    算了,他跟一个醉鬼计较个毛线啊?

    包间里已经被他丢得乱七八糟了,误交损友就是这么个下场!

    一个个感情不顺就来这里买醉呢?

    瞎的!

    河西爵吩咐服务员去准备房间之后,又去阳台抽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他心情也不好啊,不然也不会深更半夜还在这个地方,看着醉鬼。

    他媳妇儿不必醉鬼好看?

    说到媳妇儿,他的心就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昨天苏暮烟洗澡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,医院的预约通知。

    当时河西爵还紧张了一下,以为是自己媳妇儿哪里不舒服了,多询问了一番,才得知苏暮烟是预约的人流手术!

    人流!

    她要打掉他的孩子!

    以河西爵的性子,肯定是要找苏暮烟质问一番的。

    可当他打算敲门的时候,犹豫了。

    所谓死心不过一瞬间,说的就是此时的他吧?

    往事历历在目,自己对苏暮烟的好,好过以往的任何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可她呢?

    回报自己的是什么?

    河西爵愤然离去,甚至眉头通知苏暮烟一声。

    开着车在街道上狂奔,用疾驰的速度来麻痹自己。

    手机一直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,他私心里,还是希望苏暮烟会在出了浴室之后,发现他不见了,会打电话过来问问。

    可是,电话一直安安静静的,没有任何动静!

    河西爵不死心,又将车子停了下来,打开手机试了好几次,确定网络很好,也没有停机,更没有故障……

    就是她没给自己打而已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河西爵重重的捶了几把方向盘,才重新启动车子,往皇都赶去。

    今夜,他要不醉不归……

    不,醉了,他也没地方可归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,他遇上了同样来买醉的莫成宇。

    他的状态没比自己好到哪儿去,男人不喜欢八卦,所以两人只是闷头喝酒。

    可莫成宇在皇都喝了一天了,就算是千杯不醉,这会儿也已经不行了。

    酒醉吐真言,说的就是此刻的莫成宇。

    他砸了整个包间之后,就开始嚷嚷找景染了。

    河西爵怎么都劝不住,只能放弃劝说,给景染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甚至还放下狠话,想让她赶紧过来带人离开的,免得出事。

    可她呢?

    一点动静都没有!

    谁说男人狠心的?

    明明是女人才狠心!

    苏暮烟都不让他智斗就打算打掉他们的孩子!

    景染呢?在听到莫成宇醉成这个样子之后,也不过来关心关心。

    真狠心啊……

    可他就他妈的栽在了这个女人身上!

    怨谁呢?

    怨自己不争气罢了!

    河西爵让服务员找了干净的房间,便让他去包间扶莫成宇过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那服务员急匆匆的赶来说道,“河西少爷,莫先生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河西爵原本还有些晕乎乎的头一下子就清醒了,急忙往回跑。

    等他进入刚才的包间,方才还在卡座上歪着的男人,早已经不见踪迹!

    “人呢?人到哪儿去了?你们都是废物吗?这么大个人都没看住?!”河西爵气得不轻,又因为愤怒指责,让自己差点晃悠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服务员急忙去扶他,可却被他一把挥开,“扶我做什么?赶紧去找!找不回来别来见我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服务员急忙退出了包间,又叫了其他的人过来一起寻找莫成宇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几人都灰头土脸的回来了,看着坐在一团乱中间的河西爵,弱弱的开口,“河西少爷,我们没有找到莫先生。”

    河西爵头痛欲裂,扶着眉心道,“你们就他妈的不知道看监控吗?”

    对啊,监控!

    几人又赶到保安室,找了当时的监控,看到莫成宇被一个女人扶走,这才让人去通知河西爵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河西爵回来了,看了他们调出来的监控,脸色稍稍缓和了,“行了,没你们的事了,忙自己的去吧。”

    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,可他们却不敢再说什么,默默的走了。

    河西爵一人留在保安室,看着方才的监控。

    他们来汇报的时候,他还以为是景染良心发现,又来接他了。

    可看了监控才知道,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!

    他烦闷的关掉了电脑,又拿出手机看了看。

    已经凌晨五点了,电话还是安安静静的,没有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胸中的那口气,突然就郁结起来,堵得心里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河西爵五官阴霾得厉害,咬咬牙,起身出了保安室,出了皇都,被凉风一吹,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慢吞吞的到了停车场,取了车,又慢慢的往回开。

    心里复杂得他自己都理不清,可有些事情,已经明然起来。

    路上已经有人开始卖早点了,以前河西爵是不稀得吃这些路边早餐的。

    可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