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婚入心扉: 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恐怕他已经知道了

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恐怕他已经知道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婚入心扉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在谭思思的安排下,李心念第二天就循着机会去见这个神秘的人了。

    谭思思带李心念来了山水庄园,庄园跟前几日已经大不同了,明显有人打理过。

    这让谭思思觉得不可思议,毕竟来这里很多次了,从来都是凌乱不堪的样子,突然变得这么整齐,才会觉得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你要见的人就在里面。”谭思思指着房子说道,“我就不进去了,你自己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心念看着谭思思走了,才往庄园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杂草虽然都除尽了,但还是荒芜的,没有种任何的植物,看起来也空空的。

    房子老旧斑驳着,经过这几天春雨的洗礼,外墙脱落了不少。

    老式的木门,要用力推才能推开,发出了阵阵嘶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进去她才发现,大厅内的摆设有些眼熟,仔细一看,这不是按照一号庄园大厅的摆设来摆设的吗?

    如果不是确定这是山水庄园,她都几乎要以为自己回到了一号庄园了。

    大厅的正位上,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由于光线太暗,李心念并没有第一眼看到,直到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,她才看清楚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,脸上带着黑色的口罩,头发有些灰白,只露出一双眼睛,正幽幽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所带来的压迫感很强烈,李心念只能强迫自己冷静,才敢迎着视线看过去,与这男人对视。

    她害怕黑暗,可她知道,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露出胆怯。

    这样的对视大概持续了两分钟,男人终于动了,清冷的开口,“李小姐,你是第一个敢跟我对视这么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李心念浑身都是戒备,总觉得这个男人不是个善茬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知道你和君彻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。”他微微的笑了起来,可他带着口罩,看不到他上扬的嘴角,只有那双眼睛微微眯着,却越来越幽深了。

    李心念脸色顿时一白,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和君彻的过去,很不光彩,是她永远都不想去想起的,自然也害怕别人提及。

    可她已经来了,便没有了退路。

    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才冷声问道,“那你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?就只是告诉我这些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暗白站起身来,“我想给你介绍一个人认识,一个你想知道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心念眯着眼睛看着他,揣测着这个男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思绪良久,她才不确定的问道,“廖秀云?”

    “李小姐果然是个聪明人。”暗白赞许起来,然后转身上楼,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心念看着他的背影,咬了咬唇,还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想知道,那个已经摆上灵位的廖秀云,到底是谁!

    当暗白带她到了一个很陈旧的房间,里面传来一股刺鼻的药味以及其他味道,让人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摆设是上个世纪的风格,每一样家具都是很古老的样式。

    而那张老旧的雕花大床上,躺着一个面容枯槁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她的脸庞凹陷得厉害,头发已苍白,却没剩下多少,整个人已经脱相,剩下一对眼睛特别的突兀,此时正睁开着,浑浊的看着上方,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手指偶尔动弹一下,李心念几乎都要以为这个人已经没有了生气。

    怎么形容呢?就像是电影里的僵尸一样,整个人都是扭曲的。

    那双手,更是只剩下骨头,外面包着一层苍老的皮,仿佛轻轻一碰,就会碎掉一样。

    暗白过去,给老太太喂水,还叫道,“妈,今天有客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儿啊,是老爷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呢。”暗白用毛巾给她擦拭着手,“妈,你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困了……”她眯了眯眼睛,下一瞬,还不等暗白说话,就已经呼呼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前后不过才几秒钟的时间,老太太就已经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暗白还是耐心的将她的手擦洗干净,这才拿起一旁的本子,记录下来时间,然后看向呆呆站在一旁的李心念,“她就是你要找的廖秀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李心念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按理说,廖秀云应该已经死了才对,毕竟她已经看到了她的灵位牌。

    暗白似乎猜测到了她的想法,放下笔记本说道,“你是不是在想,廖秀云不是已经死了吗?为什么还活着?”

    被猜中心思,李心念没有隐瞒,点了点头,“因为我在一号庄园君家的祠堂发现了她的灵位牌。”

    暗白冷冷的笑了起来,那双眼睛变得愈发的冷然了,“她现在活着,跟死了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李心念被他的话讽刺的说不出来,只能看向床上的廖秀云。

    这个人,完全已经看不到一点生气了,那瘦骨嶙峋的手臂上,布满了褐色的斑点,看上去十分的恶心。

    从远处看,几乎就是一具骷髅了。

    暗白给她盖好被子,这才慢慢的看向李心念,“她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,这个病折磨了她很多年,期初患病只会想睡觉,后来就开始肌肉萎缩,逐渐失去力气,连一个水杯都端不起的那种,到后全身的肌肉都萎缩之后,就只能终日卧床了,每天24个小时里,几乎有20个小时都在睡觉,这种奇怪的病,没有任何药物能够治疗,这些年来,我遍寻名医,都没能治好她的病,只能拖着她的命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心念隐隐吃惊,咬着唇不敢说话,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廖秀云,无法想象她得了这种病之后,是怎么熬过这些年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想,与其让她这么痛苦的或者,为什么不给她一个痛快是吧?”暗白笑得更冷艳了,“因为,我想让她得到她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到什么?”李心念随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或者,你想从君家得到什么?”李心念又敏锐的问道。

    暗白给了李心念一个赞许的眼神,站起身来,步步走进她,“你的确很聪明,我告诉你这些,是因为在所有人当中,你才是与这件事彻底无关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心念戒备的看着他一步步走近,然后往后退了几分问道,“为什么你会有那个耳坠子?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?你以前是君家的人?或者你去过君家?”

    “李心念,咱们来做个赌局吧,赌谁的时间更多一些,谁能坚持到最后好了。”暗白微微的笑着,眼神眯着,却是冷光闪过。

    李心念刚想问什么样的赌局,暗白就抬手,将她敲晕了。

    昏迷前,她恍惚看见暗白摘下了口罩,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。

    龙夜爵到底在哪里?你们要带我去什么地方?放开我……

    君彻,谢谢你,我还是第一次看江城的星空。

    爵哥哥,你能别去赛车吗?我很担心。

    君彻,你是唯一支持我报舞蹈社的人。

    我叫君彻。

    原来你很会弹钢琴……

    很多破碎的场面,凌乱的穿插着,直至最后只剩下跟君彻有关的记忆……

    李心念挣扎着从梦中醒来,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二嫂,你醒了?”

    李心念的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,她努力睁开眼睛,想看清楚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额头上覆盖上了一只手,试了试温度后说道,“二嫂,你发烧了,现在没有药,只能用物理降温了。”

    李心念是觉得自己浑身滚烫无力,原来是发烧了。

    没多会,有冰冰凉凉的毛巾覆盖在了自己的额头上,才让那滚烫的温度稍许降低了一些,她张开嘴,想说话,却发现喉咙干燥得不像话,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好像知道她想要什么一样,又给她弄来了水。

    喝了水后,李心念总算清醒了不少,也看清楚那个照顾自己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二嫂,你醒了?”君临不确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是你?”她嗓子沙哑得厉害,但还算能分辨出来说的什么。

    君临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,他只穿着衬衣,头发也有些湿,而自己的身上,裹着的是一件男式外套,看样子应该是君临的衣服。

    而他们所处的地方,是车子里,空间很狭小,她想伸伸腿都会限制。

    此时,车窗外正下着雨,敲打着车顶,砰砰的闷响。

    李心念努力坐起身来,看了看自己所处的环境,想弄清楚自己为何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君临解释道,“我碰巧到这附近办事,回来的时候发现路边躺着一个人,等我走进才发现是二嫂,当时正下着雨,二嫂浑身都淋湿了,所以感冒发烧了,我本来想把你送医院去,结果开了没一段,车子就坏了,而这条路又太过安静,没有路过的车子,所以就在这里搁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在这里呢?”李心念想不通。

    对了,她是来见暗白的。

    山水庄园,她看到了廖秀云,然后暗白和她说,要跟她打个赌,然后她就昏迷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被暗白丢到了这里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心思!

    “有手机吗?借我打个电话吧。”李心念跟君临开口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君临将手机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李心念快速拨打了暗卫的电话,让他尽快过来帮自己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君临。”李心念打完电话,对君临感激的说道。

    君临却摇摇头,“二嫂,这只是我应该做的事情,不过我比较好奇,为什么二嫂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出了点意外,不过没出事就好,对了,你不要把这事告诉君彻,我怕他担心。”

    都这个时候了,她也不忘交代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君临眯了眯眼眸,然后点了点头,“好,不过二嫂,恐怕二哥已经知道了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