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婚入心扉: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我认真的

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我认真的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婚入心扉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他切断通话,迅速打打开门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苏慕烟正有些狼狈的在收拾东西,河西爵关切的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小心打翻了,你稍等一下,我收拾一下,再去给你准备一份就行。”苏慕烟有些慌乱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河西爵将她拉起来,眉头紧锁,语气有些沉,“你别收拾了,让月妈来收拾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收拾吧,月妈在带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别收拾了!”河西爵强制的将她按到一边,“我来收拾。”

    苏慕烟张张嘴想说什么,可河西爵已经蹲下去收拾地上的残局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会,默默回了自己的房间,将溅染了汤水的衣服换掉,在洗手间里呆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自己,除了慌乱,还有苍白,和自己都能看到的恐惧。

    她在恐惧。

    二十六号这个数字对别人来说,只是第一个很寻常的数字,可对她来说,却是噩梦般的数字。

    所以刚刚河西爵提及这个数字的时候,她吓到了,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,还是对这个数字太敏感,或许河西爵说的根本就不是一件事。

    她在洗手间里胡思乱想着有些走神,以至于河西爵敲门她也没听见,男人因为担心,便直接推门进来,在房间里没找到她,就敲了敲洗手间的门,才让她惊慌的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苏慕烟打开了门,脸上的苍白被河西爵一览无余,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她的额头,“是生病了吗?脸色这么苍白?”

    他手掌的温度,让苏慕烟有几分贪恋,才没有避开,摇摇头否认,“没有,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吧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昨晚,苏慕烟就想到早上联想到的画面,有些怯怯的看了看他,“昨晚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晚你做噩梦了。”河西爵还是有些不放心,“要不我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事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苏慕烟赶紧拒绝,不想麻烦那么多人,“你快去吃饭吧,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,月妈说你午餐都没吃。”

    河西爵定定的看着她,哪怕她回避着自己的眼神,他也没有半分收敛,“你回来忙活了这么久,也没吃吧,一起下楼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她知道,自己没办法拒绝,索性就不拒绝了。

    月妈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,但听说她刚刚打翻了饭菜,还是很关心的过来询问情况,“少奶奶,你没事吧,没烫到吧?刚刚少爷可着急了,还问我有没有烫伤膏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苏慕烟的脸莫名的热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因为月妈的关心,还是因为月妈提及了他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没是就好,刚刚少爷那么着急的样子,我还以为怎么了,还好没事,以后可要小心点啊。”

    月妈还在嘀嘀咕咕的说着,苏慕烟觉得自己耳根子都红了起来,只能用低头不断的吃饭来掩饰自己的紧张。

    好在河西爵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像往常一样,淡然的躲在她的对面用餐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他主动给她夹菜了,苏慕烟塞了一嘴的饭,有些慌乱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男人淡淡的开口,“别只顾着吃饭,得吃一点菜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不想吃肉……”、    “你已经很瘦了,得吃,再说了,你连菜都没吃,只吃的白饭。”

    苏慕烟,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,还是不要跟他争辩这种事情吧。

    她默默的咽下了肉,继续低头吃白饭,河西爵继续不厌其烦的给她夹菜。

    好在不是一直夹肉,不然苏慕烟真的会抗议。

    吃完饭,苏慕烟就赶紧上楼了。

    河西爵则出门了一趟,朝南开车来接他的,上了车他便给沈少恭打电话,“少恭,你有没有认识的好一点的心理医生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需要看心理医生?”沈少恭半开玩笑的调侃他,“嗯,我也觉得你心理有病,需要看一下心理医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okok,到底是什么个情况?为什么突然提到心理医生?”沈少恭严肃起来,关切的问道,“难不成是前两天的事情,你被你爷爷收拾了,有阴影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。”河西爵顿了顿,才补充道,“是苏慕烟。”

    “她?”沈少恭有些意外,但也觉得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“好吧,她不是好好的吗?为什么你会觉得她需要看心理医生?”

    “她之前有过看心理医生的经历,只是我不知道,我是今天调查的时候才得知的,昨晚她的情绪不对,我估摸着是当年的心病,所以想找心理医生给她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沈少恭到是很同意河西爵的这个做法,“心理疾病比身体疾病更容易摧残人,早点发现早点治疗是好的,不过,你也知道苏慕烟的性子,她能接受吗?”

    他提出的这个疑问,也正是河西爵担心的,“我还没跟她提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好好沟通沟通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想弄清楚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以至于让她需要看心理医生。”

    沈少恭沉吟了一下,问道,“可是你想过没有,有的人不喜欢别人去查自己的过去,包括我,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侵犯,我想以苏慕烟的性子,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我还是想弄清楚当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那你自己小心些,别让她发现,我这边帮你留意一下,有没有权威一点的心理医生,到时候再给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?哥几个都好了,只希望你也赶紧好起来。”沈少恭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是啊,哥几个都好了,只剩下河西爵,还没得到应该得到的幸福,他们帮一把,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河西爵结束电话,有些配备,朝南试探的问道,“二少,我觉得你是不是有些太紧张了?说不定二十六号就是一个数字或者是日期,没有其他意义呢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是,那一整晚,她一直在叫着这个数字,很恐惧的样子,应该不是那么简单才对。”

    朝南叹了口气说道,“我只觉得是二少太在乎少奶奶了,才会有这样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河西爵没接这话,而是问道,“你们查过她以前家里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这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查一下。”河西爵直觉告诉她,这件事情应该跟她之前的家有关。

    第一时间河西爵就想到了慕言,想了一下,吩咐朝南改了目的地,直奔慕家而去。李洁玉的脚已经好了一大半了,慢慢的在收拾家里了,只是苏谭轩还是那样,每天只会呼来喝去的,在家里当自己是大爷一样,让李洁玉伺候自己。

    慕言晚自习刚下课,才走到小区门口,就被朝南叫住了。

    慕言是认得朝南的,之前见河西爵的时候,看到他跟在身边,所以他一出现,就代表河西爵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很想见,只是淡漠的问道,“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我就先回家吧,我妈还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二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,关于你姐姐的。”

    慕言自然之道是关于苏慕烟的,毕竟他们之间的联系也就一个苏慕烟了,正是因为这样,他才不想跟河西爵有过多的接触。

    可人家都找来了,彻底回绝似乎也不太好,还是去应付一下吧。

    慕言正了正色,跟着朝南走了。

    河西爵就在附近的咖啡厅,这个点咖啡厅没什么人,河西爵点了一杯水之后,就一直在查资料。

    朝南带着慕言过来,他收起了平板说道,“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,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,我还赶时间,要回家照顾我妈。”慕言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河西爵知道这慕言对自己有敌意,可这一次他却没有厌恶这敌意,因为这敌意代表着慕言是站在苏慕烟这边的,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,河西爵才会找到他。

    只是能不能让慕言开口如实相告,又或者慕言知不知道当初的情况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但为了苏慕烟,河西爵愿意来试探。

    “事情有些复杂,一两句也说不清,所以需要坐下来好好的谈谈。”

    慕言实在不懂,这河西爵有什么好跟自己谈的,以前他和姐姐结婚的时候,也没见他跟自己有多亲热,反而是现在离婚了,还来找自己,实在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对,他们都离婚了,为什么河西爵还会来找自己?

    慕言脸色冷了冷,问道,“如果说不清,那就长话短说,我真的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朝南有些不满慕言这态度,喝到,“你怎么说话的呢?会不会说话?要不要我教你说话,小破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朝南,你先出去。”河西爵冷冷的吩咐。

    朝南不服,可河西爵那冷冽的眼神一扫过来,他就乖乖的识趣了,不满的抿了抿嘴,又警告的瞪了慕言一眼,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里就剩下他们两人了,河西爵才开口问道,“在慕烟回苏家之前,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大事情?比如什么重大打击之类的?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调查姐姐的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算调查,就是了解一下。”河西爵解释道。

    慕言就更不满意了,“恕我直言,你们已经没关系了,你这样询问她的过去是不对的,况且你觉得我会告知你吗?”

    他的抵触,比自己想想的要强烈,河西爵蹙起了眉头,“那你知道二十六号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慕言拳头一紧,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二十六号是数字,还是号码?这个号码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回家了。”慕言直接转身离开,并且步伐有些匆匆,脸色也很不好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