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婚入心扉: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我也很想你

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我也很想你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婚入心扉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房间里,苏慕烟抱着已经快要睡着的隐隐,一直没说话。

    从河西爵进来到现在,她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其实她有很多话想说,可也因为太多太多想说,而不知道该从何说起,最后便只能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河西爵去了浴室,简单的洗了个澡,穿着一身休闲服出来,整个人神清气爽了不少。

    见隐隐已经睡着了,便过去抱过来,“他现在已经长大不少了,一直抱着会很累,放他睡下吧。”

    苏慕烟点了点头,看着男人将孩子放在了床,又细心的盖好被子,调好房间的温度。

    做这一切,他都做得很自然,也很用心。

    苏慕烟不禁有些想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委屈,才此时此刻,看到这样的画面,是有些想哭。

    被人诬陷的时候,她没有哭。

    被一堆人指着骂鼻子的时候,她也没有哭。

    被警察带走,关在那暗无天日的房间里时,她没有哭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刻,她却特别的想哭,仿佛所有的坚强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,这一刻,她也是一个软弱的人,一个软弱的女人。

    所有的倔强,所有的故作坚强,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河西爵一低头,将她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苏慕烟挣扎了一下,便不动了,这么安静的,任由他抱着。

    或多或少,是她在贪恋这抹温暖吧。

    这一周的时间里,被关在那个地方,她想了很多很多,也曾害怕恐慌过。

    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,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,会有多绝望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刻,她没有力气去挣扎了。

    河西爵也只是抱着她,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是别人不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这一周的时间里,他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,总算,能见她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从他接她回家到现在,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,却是道歉。

    苏慕烟抬起头,想看看他,可他却伸手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以后,再也不会让你受这样的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河西爵……”她其实,也没那么觉得委屈的。

    男人收紧了一下双臂,才松开了她,语气似乎轻松了很多,“估计妈已经做好晚餐了,我们下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抬眸,总算将男人的面容看得真切。

    不过一周未见,他好像……憔悴了很多,准确的说,是疲惫,那双墨色的眸子里,布满了血丝,一看是很久没休息造成的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一定都在为怎么将自己救出来而四处奔波,休息自然谈不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苏慕烟有些愧疚,明明没想过让他这么累的,可终究还是连累了她。

    她承认那个事实,是想摆脱这男人,可她忘记了他有多固执。

    默默的跟着他下楼,饭菜的香味已经溢满了整个大厅。

    河西决正在菜,见到两人下来,笑眯眯的说道,“我正要去叫你们吃饭呢,赶紧洗手,开饭了,今天你们可算是有口福了,我难得下厨做饭呢,要知道我这个分分钟下几千万的人,能给你们做饭,真的很不容易了,一会可要全部给我吃完啊。”

    苏慕烟还未说话,被河西决拉着去洗手了,“慕烟啊,一会多吃点啊,妈也做了好几个菜呢。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洗了手出去,大家都已经落座,等着她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一幕,好像她从未离开一样,和乐融融,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苏慕烟一时情绪万千,一切都铭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河西爵提前跟秦雯和河西决打过招呼,不要提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所谓的其他事情是什么,两人也心知肚明,即使很好,也没多问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率先问出口的人,会是苏慕烟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一家人坐在客厅吃水果,水果是刚才秦雯切好的草莓,插着牙签,方便取食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,草莓不算多,盘子里的草莓却个个晶莹剔透,十分可口,一看是经过精心挑选的。

    家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可见秦雯心思有多细腻。

    苏慕烟吃了几口,还是忍不住将一直疑惑在心里的问题问出了口,“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,将我从警局带出来的?”

    河西决眼睛微微一瞪,然后又小心的看向河西爵,眼里都是好,但嘴巴却抿得很紧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是查到了一些事情而已。”河西爵到是很淡然。

    “你查到是谁在那拐杖动手脚了?”河西决终究还是忍不住,快言快语的问道。

    河西爵点了点头,“八九不离十了。”

    聪明如河西决,一下子联想到了什么,急忙问道,“这件事情居然跟大伯有关系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说来话长,长房那边从大伯接手之后,一直处于亏损的阶段,近五年甚至已经关掉了好几家工厂,所以他们难免会有一些歪门邪道的想法,爷爷那么睿智的人,有什么事情能瞒住他的耳目?那边怕事情曝光,起了歹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,真是黑心!难怪出事的那天晚,我们谁都不知道那拐杖出了问题,大伯第一个提出质疑,还要楼去检查,去不到五分钟,拿着那拐杖气势汹汹的下楼来了,原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!”河西决心里的疑惑一下子解开了,气恼的拍了拍桌子,“这次的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算了,一定要彻查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肯定的。”河西爵给了他答复。

    只是河西决还是想不通,“既然你都查出来了,为什么只是将慕烟带回来?罪魁祸首呢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并非表面那么简单,牵涉面很广,一时半会肯定是解决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河西决眼眸一转,看了看苏慕烟,咬着水果叉子说道,“好吧好吧,我知道你心急,害怕慕烟在里面受苦,所以早些将她解出来了,既然你已经有眉目了,事情会解决的,只是迟早的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,算是给这次的事情做了总结。

    河西爵在处理这件事情之前,率先给河西浩打过电话,这也是父子俩商量之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事情远远没有现在看去简单,虽然苏慕烟回来了,足够让河西爵好好的松一口气,可是吃过晚饭之后,他又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苏慕烟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但因为有其他人在,她没有说出来,只是看着他出去,眼眸里流露出了不舍。

    河西爵走之后,她回到房间,看着隐隐睡觉,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是刚冲电的,过滤掉那些未接电话之后,放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苏慕烟解锁手机,点开微信看了看,却不想发信息的人,是刚刚出门半小时的河西爵。

    对话框还未点开,已经看到他的信息内容。

    “刚一出门,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,苏慕烟是真没想过,会从河西爵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,这男人傲娇得很,从不肯说这些肉麻的话,最多是霸道的表达她是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在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,这些温暖的话,是那么的叫人感触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往,苏慕烟肯定会默默的看看好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她回复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信息发出去之后,她心跳加速起来,捂着有些发烫的脸,再也不敢去看手机。

    那边,刚到办公桌前的河西爵,接过秘书递来的咖啡,通知视讯会议马开始。

    手机的震动让他收回落在k线图的视线,修长的手指划开一看。

    嘴角顿时扬起来,心情无的好,连看负业绩也觉得很美妙,甚至不像往日那般开口骂,而是鼓励他们不要泄气,下次在努力便是。

    让一些战战兢兢准备好接受挨批的职员们,越发的惶恐了。

    老板这是……怎么了?

    而河西爵,心里眼里脑子里,都是那四个字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四个字,可是由她发给自己之后,变得那么的美妙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从她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吧。

    苏慕烟回来后的第二天,决定回家一趟。

    家里这段时间肯定也为自己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,既然自己回来了,肯定是要回去报个平安的,好让父母安个心。

    河西爵大概是算到她会回去,在她还未出门的时候,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开了一个晚会的男人,神态却丝毫不显疲惫,但眼睛还是很红,毕竟没有好好的休息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自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坚持要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直截了当的打断了她的建议,霸道的拉着她的手了车。

    苏慕烟没有再争辩,任由男人安排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有跟妈说过你的事情,他们也知道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慕烟咬咬唇,看着自己放在膝盖的手指,犹豫了一会,才说道,“河西爵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旁的人似乎没有反应,苏慕烟以为自己表现得不够诚意,又继续说道,“这段时间,你肯定累坏了,真的很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,我是个不善言辞的人,也不太会说好听的话哄你开心,但我真的很谢谢你,谢谢你信任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子里还是安安静静的,好像她的话被忽视了一样。

    苏慕烟不禁有些泄气,头垂得更低了,心里也沉沉的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表达的方式不对吗?

    她终究还是鼓足勇气,扭头看向男人。

    这一看,她囧了。

    原来,河西爵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累到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靠着睡觉的姿势有些不太舒适,苏慕烟咬了咬唇,悄悄的抬手,轻轻地将他的头,往自己这边拢了拢,他靠在了她的肩。

    苏慕烟抿了抿嘴角,心里似乎轻松了起来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