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婚入心扉: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花好月圆夜

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花好月圆夜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婚入心扉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酒吧里。

    慕章喝了好几杯酒,而且都是平日里喝不到的好酒,已经晕乎乎了,却还不忘一个劲的称赞苏云溪,“云溪啊,还是你好,果然还是亲生的好啊,以前我要是喝酒,全都要说我,特别是苏慕烟,所以还是云溪好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以后想喝酒跟我说是了,我请你喝啊,这个酒吧是我朋友开的,很不错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好好好。”慕章已经有些找不着北了。

    苏云溪看了他好几眼,才问道,“爸,苏慕烟在慕家的时候,对你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好,反正没有云溪对我好,请我喝酒还给我钱,她从来舍不得给我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以前不是半工半读挣钱吗?都没给你吗?”苏云溪对苏慕烟的过去,多少是了解一点的,知道她以前过得挺不好的。

    慕章冷哼一声,“她挣的钱都交学费了,哪里会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以后你要是没钱跟我说好。”苏云溪再给他倒一杯酒,又问道,“那苏慕烟以前在慕家,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啊?”

    “不好的事情?”慕章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是想觉得她挺不容易的,女孩子这个年纪在外面工作,多少会被人欺负什么的吧。”

    慕章眯了眯眼,“这个到是真的,她长得又有姿色,不被欺负都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……”

    慕章却哈哈一笑,“云溪你今天怎么这么关心她的事情啊,不是请我喝酒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当然是请你喝酒。”苏云溪脸虽然在笑,但心里已经将他骂了个遍了。

    这狡猾的狐狸,说到关键的时候不说了。

    之后不管苏云溪怎么套话,慕章硬是没透露半分,哪怕是醉得半死也没套出什么话来,没把苏云溪气死。

    送慕章回去,慕言看到醉成这个样子的慕章,对苏云溪很不满,想说几句,又被李洁玉给拦着,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李洁玉伺候慕章洗漱的时候,慕章问她,“当初欠豪哥的那笔钱到底是怎么还的?”

    李洁玉手一抖。手里的杯子掉落在了地。

    还好是塑料杯子,掉在脚边弹开了。

    李洁玉支支吾吾的说道,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都过去这么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一问还不行?反正我被豪哥放出来后,跟我说钱已经还清了,谁肯借我们那么多钱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今晚喝醉了,早点休息吧,以后少喝点酒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死娘们,到底说不说?”慕章伸手拍了一下李洁玉。

    但因为喝醉了,手不稳,拍到了一旁的台子,疼得自己龇牙咧嘴,“你还敢躲?”

    李洁玉索性退了出去,“洗漱得差不多了,你自己回去睡吧,我去准备明天早餐摊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回来,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李洁玉根本没理会,说走做了,留下慕章再那里大骂。

    可李洁玉越是这样,慕章越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。

    当年他欠豪哥五十万赌债之后,东躲西藏的,还是被豪哥给抓到了,然后关了大半个月才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人都吓坏了,一出来跑到外地去了,躲了三个多月才回来,才得知那些钱已经还了,他问过几次,李洁玉说是苏慕烟去找朋友借的钱。

    恰好那时候楚狂歌开始有点名气了,慕章只当是苏慕烟找楚狂歌借的钱,所以没放在心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想起来,总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楚狂歌借给苏慕烟的钱,那为什么楚狂歌只字未提,后没多久楚狂歌跟别人结婚了,苏慕烟难过了好一阵,每天都很少说话,早出晚归的,直至苏家找到她,才从这里离开。

    今天他本来也没多想的,但慕言叮嘱自己,苏云溪又来询问自己,才让慕章感觉到了这其的蹊跷。

    看来什么时候,自己得去找楚狂歌问问,了解了解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。

    隐隐睡下之后,苏慕烟才回房间,拿了睡衣打算去洗澡,河西爵推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看她手里拿着睡衣,河西爵问道,“你要泡澡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苏慕烟点点头,回避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那你等我先洗个澡吧,我洗了澡还得去忙,你后洗可以多泡一会,但也不要太久,这天气太久会冷。”河西爵取了衣服说道。

    苏慕烟看了看手里的睡衣,最后放下,去沙发那边看书了。

    河西爵快速的洗了澡出来,找了毛巾才擦拭自己的头发,“我帮你放好了热水,你去吧,今晚不要等我了,我估计要忙通宵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么赶吗?”苏慕烟迟疑了一下才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想去关心,但听说他要忙一通宵,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嗯,很赶。”他嘴角扬了扬,似乎因为她随口的一个问题,心情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苏慕烟打开浴室门,进去了一下,最有又折返出来问道,“那有没有什么我能帮的?”

    “你要帮我?”河西爵挑挑眉,有些讶异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不会想跟自己单独想出的,所以没有开口让她帮自己,其实她能帮到自己的也没多少,只是能看到她,自己似乎不会觉得疲乏一样。

    “可以吧,反正我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做,现在睡觉也有些早。”苏慕烟尴尬的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那你一会来我书房吧。”他笑了笑,穿浴袍出去了。

    苏慕烟关于是的门,马懊恼起来,自己干嘛要提议去帮他。

    明知道自己跟他单独相处有些紧张,却还是开了口,真是自掘坟墓。

    可是话都说出去了,总不能反悔吧,硬着头皮也得去了。

    她已没有了泡澡的心思,简单的洗漱了一下,头发都顾不吹干,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河西爵是真的忙,从她进去发现了,男人的双手在电脑没停顿过,哪怕是吩咐她做事情,也一直在忙碌着。

    办工作放着一大堆的件,都是他今晚要处理的公事。

    以前她也知道河西爵很忙,但像现在这么忙还是第一次,都把这么多公事带回家了,足以看出他白天在公司得忙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苏慕烟的工作是挺简单的,是帮他整理采集来的数据,做一下归纳,让他查阅的时候能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这些工作苏慕烟以前做过,简单的适应了一下,手了。

    两人谁也没有说话,似乎是怕打扰到这难道的安静时刻。

    但这安静,总是用来打破的。

    河西决得知苏慕烟在帮河西爵工作,让月妈准备了滋补的鸡汤给两人送了进来,脸挂着坏坏的笑,“没打扰到你们工作吧?”

    “打扰到了。”河西爵是毫不客气的。

    苏慕烟摇摇头,问道,“姐,你怎么还没睡?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睡的,可是知道你们两人都在忙,我有些良心难安啊,让月妈给你们准备了夜宵,来来来,都快趁热喝下,暖暖胃,再继续工作吧,特别是慕烟你,刚才晚餐都没吃多少,一会该饿了。”河西决将其一碗鸡汤递给了苏慕烟。

    盛情难却,苏慕烟只能接下,河西爵哪里有什么胃口吃,直接拒绝,“我很忙,没时间吃,你自己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吃,你可不能辜负姐姐我的心意啊。”

    河西爵抬眸看了她一眼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,“每次你自称是我姐姐的时候,都是算计我的时候,从小到大都是这样,说吧,你又在算计我什么》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把我想得那么坏呢?你是我弟弟,我是你姐姐,怎么可能算计你,人性本善的好不好?”河西决为自己解释,忍不住给了他两个大白眼。

    “我没把你想得那么坏,是你本身那么坏。”河西爵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河西决捂着胸口说道,“你这样说你的姐姐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夜宵送到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河西爵才懒得跟她唠嗑。

    河西决一脸受伤,“好吧好吧,我知道你嫌弃我在这里当你们的电灯泡了,我走,我走是了,但是你们要把这鸡汤喝了啊,这可是我月妈辛辛苦苦准备的,你们不能再辜负她了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说完,她还看向苏慕烟,“慕烟?”

    苏慕烟只能赶紧将鸡汤喝了。

    河西爵怕她烦自己,也赶紧喝了。

    看两人都喝了,河西决才满意的点点头,“好了,你们忙吧,我去睡觉了,晚安哟,希望明早起来,又是美好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。”河西爵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河西决难得没有跟拌嘴,出去的时候还贴心的关了门。

    苏慕烟是真有些饿了,鸡汤很香,拿着勺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,河西爵则没那么优雅了,几口喝完,继续忙着。

    门外,月妈看着河西决的行为有些不解,“大小姐,你这是在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给他们制造机会啊,你看不出来吗?月妈月妈,快来帮我。”河西决压低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月妈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忙什么,但还是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河西决确定将门固定住之后,才拍拍手说道,“好了,我确定他们打不开了,走吧,去睡觉吧,月妈,你也早点睡吧,晚安哟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月妈大概知道河西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,也笑眯眯的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窗外月亮很圆,月色很朦胧,是个适合发生点什么的夜晚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