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混蛋爹地快住手: 第157章狼狈的捂脸

第157章狼狈的捂脸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混蛋爹地快住手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第157章:狼狈的捂脸

    桑迪冷冷看了她一眼,将自已衣领上的一颗纽扣拽下来道:“主人命令过,但凡碰到杨小姐有危险,保护的同时一定要把过程录下来,你想重温一下那晚的情景吗?”

    桑迪手上的纽扣,让柳念夕的脸色苍白如纸,她的眼底一凉,一跃而起窜过去猛的夺过来。

    狠狠的将扣子踩在脚底下道:“这里的东西肯定不是真的,你既然想要陷害我,肯定是做了功课的,董事长,你千万不要相信她。”

    “柳念夕,你踩碎也没有用,这个录相,主人已经看过了。”

    桑迪的一句话,让办公室的空气都瞬间凝结起来。

    柳念夕脸色也无比难看起来,她张了张嘴,还想要找什么理由。

    但司徒寒却开口,一个字一个字,掷地有声的道:“柳念夕,把研究所的身份卡交出来,从这里滚出去,滚出苏城,永远不要让我看见你,否则,你会死的很惨。”

    司徒寒的声音残酷到极点,他的一双黑眸中毫无温度,毫无感情。

    他的话听在柳念夕的耳朵里,就似是从地狱里传来的那样,柳念夕惊的睁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摇头,再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不能这么对我,董事长,你不能赶我走!”

    柳念夕摇着头,心揪成了一团,双手也紧紧握在一起,不行……她不能走,她不能离开研究所。

    这里有她追求的一切,她爱的男人在这里,她拥有的名利在这里,她获得的金钱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苦苦努力了八年,好不容易站到了司徒寒的身边,好不容易到了他触手可及的地方,她不能被驱离,不可以!

    “董事长,我错了,求求你原谅我,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柳念夕整个人扑跪过去,紧紧抱住了司徒寒的大腿,漂亮的脸上满是泪痕交错。

    司徒寒毫不怜香惜玉的一脚踢开了她。

    冷声道:“柳念夕,我绝对不会留一个危险在自已的身边,你要是知趣,就自觉离开吧,别等我叫保全!”

    “不要,董事长求求看在老爷子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吧,如果我走了,老爷子就没有人照顾了,老爷子只喜欢我,他只信任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安排更适合的人在他身边!”

    “可他只信任我,他不会同意的,他会绝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由不得他了!”司徒寒冷冷一语,转身优雅的坐到了软椅上道:“桑迪,把她的身份卡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!”桑迪冷应一声。

    她上前,直接拽过了柳念夕的手臂……

    柳念夕疯狂的挣扎起来:“不要,求求你不要收走我的身份卡。”

    桑迪试了两次没有成功,眼眸一眯,双手突的拽住她的衣领。

    嘶啦……

    衣服破裂的声音传来,桑迪直接把她的白大褂给撕掉,又毫不手软的撕破了她里面的衬衣,然后一拳打在了她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柳念夕吃痛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桑迪上前一脚踩住了她的胸口,弯身拽过了她的手臂,指腹摸到了手腕处肌肤上的一个圆型硬点,她双指一捏,强行将植入的身份卡给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柳念夕哀嚎着,声音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取出了染血的身份卡,桑迪面无表情的走到司徒寒的面前,弯身,恭敬的呈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司徒寒拿过来,伸手一按桌角的一个仪器,将身份卡丢了进去!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柳念夕尖叫,她捂着滴血的手腕扑过去,可当她冲过去的时候,那圆型的身份卡,已经溶成了一个锡块。

    两滴泪,滴到了桌角!

    一滴血,滴到了泪里。

    柳念夕怔怔的,缓慢的抬头,她痛苦的盯着司徒寒,呢喃道:“董事长,你好狠心,你好狠的心哪!”

    她突的又大吼: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?我哪里比不上杨诗诗?我是苏城唯一的女研究家,我相貌姣美,家世清白,洁身自好!”

    “我是名牌大学高材生,有多少研究所对我青睐有加,可我为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柳念夕指着司徒寒道:“我为了你,甘愿在这里做个小主管,我爱你,我和你说过我爱你的,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,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,哪怕你要了我的命也可以,可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心,为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寒抬眸看她,却冷冷地挑起唇道:“柳念夕,既然你说你什么都愿意为我做,那就请你离杨诗诗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吗?”柳念夕不服气。

    司徒寒扬唇,点头道:“不错,比我自已都重要,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,你骗我,以前你从来都没有在乎过谁,从来都没有爱过谁的,你骗我的对不对?”柳念夕冲过去就想抱他。

    可她连司徒寒的衣角都没有碰到,手臂一痛,接着身体“咻”的一下子就腾空飞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她以极度不雅的姿势扑倒在地上,桑迪拍了拍手,直接走过去将办公室的房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受惊了。”桑迪仍然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司徒寒挑挑眉道:“桑迪,你做的很好!不过……你最好将她送出研究所的大门,省的她在门口嚎叫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桑迪点头,直接走出了办公室,拖着柳念夕的一条腿就往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柳念夕踹着她,双腿猛踢。

    桑迪手腕猛的发力,直接将柳念夕从地上拽起为,扛到了肩上。

    柳念夕愣了一下,她万万没有想到,眼前这个削瘦的黑女人,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,她不敢叫了,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已的力量敌不过这个桑迪,她更担心自已的声音会引来别人的围观。

    这里全都是她的同事,她丢不起这个人。

    柳念夕几乎是捂着脸被桑迪扛出了电梯,当她被狠狠扔出门外的时候,她也几乎是捂着脸落荒而逃的。

    柳念夕扯着破碎的衣服沿路边奔跑,一路上引来不少人的指点,她只感觉自已跑了很久很久,一直跑到无人的街角,她才靠着墙壁瘫坐下来。

    泪水,沿着美丽的脸庞滑落。

    她抹去,却又更多的流下来。

    最终她埋首在膝间哭泣,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突然间就变成了这样?

    原本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,她挑拨了杨诗诗和司徒寒的关系,她掌控了朴志文,她还获得了老爷子的信任。

    一切都很美好,只要除了杨诗诗,司徒寒总有一天选择的会是她。

    什么葛巧蝶,什么祁采儿,那些莺莺燕燕根本都入不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她早就把喜欢司徒寒的女人调查的一清二楚,她知道这些女人根本没有嫁给司徒寒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有她……只有自已,才是那个最有可能嫁给他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都被杨诗诗毁了,她好恨……她好恨自已当年为什么不把促排的药物换成是毒药,直接毒死那个贱人就好了。

    她好恨,她好恨自已为什么还留有一丝余情的去逼走她,直接弄点药让她和她的孩子安乐死好了。

    只要她的心在狠一点,毒一点,杨诗诗就没有机会成为她的威胁,可如今怎么会发展成这样?

    自已是怎么把这条路走死的?自已又是怎么把自已弄到如此落魄?

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柳念夕双手死死的拽着自已的头发,她试图逼着自已冷静分析情况,她试图找出她的路到底毁在了哪里。

    渐渐的,她不哭了!

    很快的,她也找到了症结的所在,杨诗诗……是杨诗诗的一句话,让司徒寒这么残忍的对待自已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,能救自已的也就只有杨诗诗了,对,只要自已先求杨诗诗帮帮自已,司徒寒一定会心软的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一点都不在乎自已,他一定是在气头上。而且他说他在乎杨诗诗,杨诗诗的话,一定能让他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柳念夕飞快的抹掉了自已眼中的泪水。

    她拿过手机,快速的拨打杨诗诗的手机号码,电话响了几声,被接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喂?”是杨诗诗的声音。

    柳念夕忙哽咽道:“诗诗,我是念夕,你一定要救救我,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念夕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诗诗,你知道吗?因为你……我被董事长给开除了,我就说董事长是个讨厌别人谈论是非的人,你把仪器的事情告诉他,他感觉我这个人守不住秘密,就把我辞退了!”

    电话的那一端,杨诗诗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柳念夕等了十几秒,心头有些慌了道:“诗诗,你不知道,研究所是有行规的,职业道德就是要格守自已知道的一切,不可以说出去的!我因为担心你儿子,把仪器的事情告诉了你,惹怒了董事长,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,我应该怎么办,呜呜,诗诗……求求你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我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的,事情是由你而起,你就帮我在董事长面前说说好话。诗诗,你去告诉董事长,我是想帮你,害怕他研究你儿子才这样做的,我的出发点是好的,我真的是好心才这样的,你去告诉他,让他别赶走我,好吗?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