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混蛋爹地快住手: 第475章:字字诛心

第475章:字字诛心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混蛋爹地快住手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第475章:字字诛心

    司徒寒的脸色并没有因为郁磊的道歉而好转,同时,他内心隐隐的不安,也没有因为揍了郁磊而缓解。

    但郁磊道歉了,他总归是自己的弟弟,他也不好揪着一直不放,只好给他一抹冰冷的眼神,让他自己体会。

    郁磊心里很内疚,他背抵着冰冷的墙壁,低声道:“表哥,你可以打我,也可以骂我,但这件事情和诗诗无关,都是我们连累了她,所以……请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的老婆,我自己知道怎么疼,你还是管好自己吧!”司徒寒话没听完,便冷冷打断。

    他转身大踏步的走回病房,不再看身后的郁磊一眼。

    “嘶哦……”郁磊捂着腹部,轻轻的吸了一口气,空气吸进胸腔,心窝处传来丝丝的痛楚。

    他不放心的往病房探头望去,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没有回去陪杨诗诗,而是一瘸一拐的走出医院!

    有司徒寒在杨诗诗的身边,比他好上千倍万倍,不是吗?

    司徒寒回到病房的时候,主治医生已经帮杨诗诗检查好了,他手里捧着文件,那里全是关于杨诗诗身体检查的报告单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司徒寒冷问。

    主治医生立刻将报告单递到了他的手里道:“司徒先生,结果都在这儿了,我很确定,司徒太太除了轻微的脑震荡需要养护之外,其它都是皮外伤,过几天就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寒拿过检查单,大略的看了一眼!

    主治医生立刻热情的指着结果道:“司徒先生您看,肋骨是好的,腿骨也是好的,内脏完好……”

    司徒寒眉头一皱,微微偏头,冷盯着他。

    主治医生头皮一麻,笑容顿时凝结在嘴角。

    他尴尬的清了清嗓子道:“那个……嘿嘿,血液检查结果在下面!”

    司徒寒将报告一收,塞进了西装口袋里,他又没瞎,要看的重点他一样也没错过。

    心头这股无名火,在主治医生的聒噪差点又被挑起。

    司徒寒冷着脸转身,走到病床边,微微弯身,一把就将杨诗诗给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诗诗吓了一跳,忙搂住他的脖子道:“bet36365官方网址,你干嘛啊?”

    “回家!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愿意?”司徒寒俊脸紧绷,语气也充满了火药味。

    杨诗诗哪里敢说“不”?

    她尴尬咧了咧嘴,小声道:“我自己可以走的,要不然找个轮椅推推我就好了,你这么把我抱下去,别人全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在那儿碎碎念,司徒寒似乎一个字也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他依然抱着她,大摇大摆的走出病房往电梯口而去。

    “bet36365官方网址!”杨诗诗小声叫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司徒寒眼眸一敛,瞥着她道:“你又没残,坐什么轮椅?我也没残,有手有脚还抱的轻巧,有帮你找轮椅的时间,我们就到楼下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杨诗诗竟被呛的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她悄摸的环视了一眼四周,发现很多人都好奇的冲着他俩探头探脑,杨诗诗感觉自个老脸一红,索性将头埋到了司徒寒的肩窝里。

    电梯到了!

    司徒寒面无表情的抱着杨诗诗走进去,梯门关闭,跟在主治医生身后的实习生才小声道:“老师,司徒先生没办理出院手续啊!”

    受了一肚子窝囊气的主治医生,这下子终于找到出气筒了。

    他将手中的文件夹一扬,砸向身后的学生,愤愤的道:“办什么出院,办理什么出院?他是司徒寒,他需要办出院吗?这一天天的,一点眼色劲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学生表示很委屈,但他怎么听老师这话,并不是说他的啊?是他的错觉吗?

    郁家别墅!

    经过了这一番折腾,郁磊回到家已经天黑了。

    他拖着疼痛疲惫的身体上了楼,推开了卧室的房门,房间漆黑一片,四周很安静,一点声音也没有。

    郁磊心口一怵!

    他忙伸手开灯,亮光一闪,给了卧室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诺大的双人床上,整洁干净,一点睡过的痕迹都没有。他忙四处打量一番,没有看到季洋。

    郁磊脸色一变,他双手捂着心口奔往洗手间,洗手间的房门是虚掩着的,他推开一看,里面也是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洗手间没有,衣帽间没有,化妆间没有,季洋到底去哪儿了?

    郁磊越找越惊慌,当他最后拉开了阳台的落地窗,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时,这才长舒了一口气,虚脱般的靠在玻璃门上。

    阳台上。

    季洋还穿着白天的那套衣服,她手持一杯咖啡,倾身靠在护栏上,仰首……沉静的凝望漆黑的夜空。

    落地窗猛然被拉开,让季洋回过了神。

    她缓缓回眸,当看到郁磊那狼狈的样子,以及他西装里面白衬衫上的血迹时。

    她神色一慌,将咖啡随手一搁,快步走过来扶着他道:“你怎么了?你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郁磊抓住她的手,掌心的冰凉让他忍不住皱眉,盯着她道:“站在这儿干什么?怎么不多加件衣服?”

    季洋没有回答他的话,仍是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他下巴的於青,看到了他胸口的鞋印子,也看到了他的另一只手,那只手一直在按着腹部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季洋的眼圈就红了,她颤声道:“是司徒寒对吗?司徒寒回来了?”

    敢将郁磊打成这样的,除了司徒寒还会有谁?而这一切,全都因为自己而起。

    郁磊不在意的笑笑,解着外套的扣子道:“别怪他,他看到诗诗那个样子,控制不住怒火也正常,要是别人把你伤成这样,估计我会比他揍的更狠。”

    季洋眼底一热。

    她忙别过脸走进卧室,从抽屉里拿出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书递过去,努力用一种很平静的语调道:“郁磊,我们离婚吧。”

    郁磊浑身一僵。

    他愣愣的看着季洋平静的小脸,然后……目光缓缓下移,最后盯在那张纸上。

    纸上几个大字,生生刺痛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离婚协议书!

    原来有些字,真的比刀子还要锋利,简直是……字字诛心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离婚?”郁磊抬起眼眸,声音很平静,可眼圈却充斥着血红。

    季洋苦涩微笑,淡淡的道:“对不起,我很感激这几年你对我的疼爱和照顾,但很抱歉,我无法在和你一起生活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