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夫人在水一方: 第1897章我从来没看过雪

第1897章我从来没看过雪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夫人在水一方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虽然颜恺一直安慰她,陈素商还是觉得自己挺过分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父母对孩子,也不可能要求他时刻萦绕膝下,何况道长是她师父?

    师父自由散漫惯了,且他心疾未除,是不肯在一个地方久留的。

    只是最近的旅途,三个人挺开心的,道长说走就走,陈素商感情上一直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“......真正能伴随我一生的,只有你。”陈素商道。

    颜恺心中发暖。

    他拥抱了她,吻了下她的面颊:“对,我们俩是要走一辈子的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也回手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她又问颜恺:“你有什么理想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从出生到现在,从来没见过下雪。”颜恺笑道,“有时候看书,觉得雪应该很美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去太原。”陈素商立马道,“在那边过冬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太冷?”颜恺担心冻着陈素商。

    陈素商道:“屋子里应该有地龙,平常又不是天天出门。倒是你,没经过冻。这会儿太原府应该很冷了,我们买些皮子衣裳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因此去逛街。

    在外面玩了一整天,买了新的棉衣棉裤以及皮草大风氅,陈素商郁结的心情好转了不少。

    置办妥当,陈家的宴席也吃得差不多了,陈素商跟族长作辞。

    每家每户,过年时候都要交份子钱到族里。

    这笔钱,几乎是用来置办一年四季各个节日祭祀用的。

    陈素商给了十年的钱。

    “万一我回不来,逢年过节,族里一定要给我妈和我二哥上坟。”陈素商恳求道。

    族长答应了。

    准备妥当之后,陈素商和颜恺买了车票,往太原府去了。

    颜恺的手枪被他拆了,装在一个木头壳子里。

    木头壳子以假乱真,看上去真像普通的木头,不撬开谁也发现不了秘密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上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火车速度很慢,五天之后,他们才到了太原。

    农历已经到了冬月下旬,太原府很冷,比颜恺想象中冷多了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样冷?”他问陈素商。

    陈素商失笑:“你怕冷啊?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颜恺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不心疼他,还想要打趣他。他一把揽过了她的肩膀,将自己冻得冰冷的手贴在她脸上,却惊异发现,她的脸比他的手更冷。

    颜恺索性替她捂脸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找到了一家饭店。住饭店需要正规的凭证,好在南京的族长帮他们都弄好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拿出结婚证,因为是新加坡的证,又是一番折腾,直到三个小时后,才让他们进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暖,有一张大炕,不停散发着热流。

    颜恺欢喜往那上面一躺:“真暖和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笑。

    她让颜恺别犯懒,趁着下午的功夫,去租个房子,因为住饭店免不了被盘查,实在很麻烦。

    租房倒是特别顺利。

    陈素商付了两个月的房钱,就租到了一处宽敞的四合院。

    这院子原本是富户人家的,没有被炮火摧残,但那个富户在打仗的时候,已经搬到南洋去了,把宅子留给了亲戚照料。

    亲戚自己有房子,图着租出去能赚点钱,并不怎么严查身份。

    陈素商给那亲戚丰厚的赏钱,让他帮忙打扫打扫,置办好干净被褥。

    等他们第二天过来的时候,房子已经弄得整整齐齐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还有地龙,只是很废柴禾。

    陈素商不在乎那点钱,把地龙烧了起来,屋子里更暖和了。

    非常幸运的是,太原府今年一直没有下雪,却在他们到来的第三天,下了这一年的初雪。

    雪很大,从半下午开始下。

    颜恺激动坏了。

    他眼睛亮晶晶的,简直变成了一个小男孩子。陈素商从未见过他这么活泼的一面,不免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?”她突然问,“要是我小时候就认识了你,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?”颜恺自己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对儿时的记忆,基本上都跟他母亲徐歧贞有关。在徐歧贞到来之前,记忆是很淡的,似乎没发生什么有趣的大事。

    他们从馆子里叫了一份丰盛的晚饭,又烫了壶好酒。庭院的梅花开了,陈素商摘了一支,摆放在案几上。

    外面是冰天雪地,从窗口射出去的光线里,大雪纷纷扬扬。

    屋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子里则是温暖如春,在饭菜的香味里,夹杂着酒的香醇,时不时还有梅花的幽香暗送。

    颜恺喝了几杯酒,突然道:“阿璃,我现在很幸福。我父母,我姑姑和我姑父,大概过的都是这样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笑。

    和心爱的姑娘在一起,两个人雪夜小酌,明知外面是酷寒的,身上却很暖和。这种对比之下,幸福更显得珍贵。

    颜恺总记得他爹哋和他妈两个人出去玩回来,唇角微扬着的笑意。

    直到自己经历了,才知晓难得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幸福。”陈素商举起酒杯,“阿恺,谢谢你找我!”

    要不是他往南京去、往广西去,也许他们就错过了。

    颜恺和她碰了下杯子。

    第二天,颜恺早早就起床了,因为从窗口瞧见了外面亮堂的雪光。

    他急忙披衣。

    一打开房门,迎面是入冬第一场雪的寒意。那寒冷凛冽,却又带着清新,好像大雪把整个世界都洗涤了一番。

    不仅触目干干净净,就连空气也干净。

    颜恺伸脚一踩,门外的雪已经到了脚踝,而扯棉搓絮般的大雪,已经停止了。

    “阿璃,阿璃我们去堆个雪人!”颜恺急忙回去叫陈素商。

    陈素商昨晚喝得有点多,现在醒不过来,被他吵得头疼。

    她拉过被子蒙住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阿璃!”颜恺在她耳边叫个不休,让陈素商好想一棒子敲死他。

    她艰难坐起来,“给我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颜恺去倒了。

    一杯水下肚,陈素商清醒了些,看了眼外面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出太阳,雪不会化地那么快。”陈素商道,“不急的,我再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颜恺不勉强她,自己去更衣了。

    陈素商躺下之后,反而睡不着了。待颜恺穿好了衣裳出来,陈素商也起身了。

    “棋棋她们姊妹三也没见过下雪。”颜恺一边堆雪人,一边念叨,“阿璃,你的相机呢?给我拍照片,我要拿回去给她们瞧。”

    颜恺是个很体贴的人。

    将来他做了父亲,肯定会很溺爱孩子。

    陈素商不知怎么的,突然想到了这一点,忍不住笑了起来,转身去拿相机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