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现代bet36365网址 -> 亲爱的少帅大人: 第1861章小计谋

第1861章小计谋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亲爱的少帅大人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牛车缓慢而行。 w?(w?)

    陈素商的心情,却与之前完全不同。她心中有一块冰,镇压了所有的烦热,她在盛夏的烈日里,身心舒泰。

    关于未来,她也有了很多的设想。

    宁先生告诉她,天咒不是没有办法的事,任何与术法有关的,都可以解,诅咒亦然。

    但是什么办法,宁先生没说。

    他当时只是看了眼,拿出法器给陈素商,让她到靖良帮助花鸢。

    陈素商义无反顾的来了。

    等她救回了花鸢和夏南麟,应该可以给宁先生一个交代,宁先生也许会告诉她下文。

    解了天咒,她就要留在新加坡。

    她没有其他本事,开个风水公司未必不可,如今香港就很流行这种公司了,专门看阳宅风水。

    战后的重建,都需要风水先生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可以继承颜家的生意,帮着颜恺出海。带着她,绝不会迷路,也不会遇到大的海难。

    她甚至可以去学习,就像她师父说的,去念个大学,毕业了到学校教书,一辈子安安稳稳。

    颜恺很可靠,他的感情路也是试试探探的,但他有了结果,就不会三心二意。

    陈素商想着,忍不住会心一笑,前途如此的明媚。

    “还在高兴?”胡君元开口。

    他服用了袁雪尧的符咒水之后,勉强能走路、能说话,可一旦画符咒就使不上力气。

    胡君元知晓他们要去胡家。

    进了自己家门,还没有机会吗?他犯不上现在作死,把自己陪在路上。

    反正他的体面已经找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陈素商大大方方承认。

    胡君元冷笑了下:“男人的心会变的。也许,等你再回去的时候,他心中就钟情于他人了,你岂不是空欢喜一场?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会死,难道因为知晓要死,现在就不努力生活吗?人都会变的,那变了再说。”陈素商道。

    胡君元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认真审视陈素商,好像第一次从这女孩子脸上,看到了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他不禁多看了陈素商几眼。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真在胡家住过?”胡君元问。

    陈素商道:“可能不是在你们家,而是在你们家山下吧……毕竟,客人是上不了山的。”

    胡君元没听长辈说起过。

    他又跟陈素商聊了聊术法。

    关于术法,陈素商知道的,比会的多,因为长青道长平生第一大爱好,就是收集“八卦”。

    他们俩闲聊的时候,道长也加入其中。

    长青道长面容上看,还是个年轻人的模样,跟胡君元也没有隔阂。

    关于孔雀河道的术士流派,胡君元知道很多,说起来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小小年纪,颇有见识。胡家应该是把你当未来家主培养的,既然如此,何必为了个出逃的仆人,自毁前途?”长青道长可能看不惯这小子能得瑟,直接戳他的心窝。

    果然,胡君元微微抿唇,脸上现出了压抑不住的怒气,不再开口了。

    道长奸计得逞,冲陈素商眨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陈素商失笑,觉得她师父越活越像个顽童了。

    牛车走了三天之后,到了一处大的县城。县城比靖良要繁华数十倍,陈素商和道长换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是两匹马的四轮马车,比牛车快很多,又很舒服。

    再走了四天,终于到了距离胡家三十里的镇子上。

    此处离南宁很近,到城里也不过三十多公里,故而小镇子格外繁华。

    镇子上有很多的铺子,也有很多算命的摊子。铺子里卖各种“法器”,符咒,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但是,宁可信其有的心态,很多人都到此处祈求,导致此地极其热闹。

    陈素商到了广西之后,还没有见过这么多人,一时间有点不太适应了,死死拉住了胡君元的手,生怕他跑了。

    “难得到了热闹地方,先找个好的客栈,我要好好睡一觉。”长青道长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陈素商则拉住了他:“师父,万一镇子上有人看到了胡君元,去跟胡家通风报信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我们都到了这里,该怎样就怎样。你实在不放心的话,来……”道长说着,脱下了自己的短袖衬衫,“罩住他的头脸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:“……”

    胡君元:“……”

    犹豫了几秒之后,陈素商将衬衫还给了她师父。

    一来是师父虽然一身结实精壮的肌肉,哪怕打赤膊也不丑,可他既不是和尚,又不是卖苦力的,模样英俊体面,光着膀子会招来更多的目光。

    二则,非要盖住胡君元,反而引人注目,胡家的人未必就需要通过看脸来确认胡君元的身份,这是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“你穿好,别显摆!”陈素商道。

    道长觉得徒弟不识好歹,懒得理她了,径直寻了家客栈。

    这家客栈从外面瞧,是最体面豪华。

    道长要了两间上房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让小伙计赶紧给他送浴桶和热水上去。

    陈素商见他要洗澡,就问:“他怎么办?”

    道长戳了下呆头鹅一样的徒弟:“你带着他!”

    陈素商脸抽搐了下。

    什么狗屁不靠谱的师父,把一个大年轻小伙子丢给自己年轻的徒弟?

    “你不能再要一间房?”陈素商咬牙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他一个人住?我可不带他住,我夜里要一个人清净清净,很久没好好睡觉了。”道长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陈素商再次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她只得默默把胡君元带回了自己的上房,并且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她一进门,就先把胡君元绑在床柱子上,然后才让小伙计打水过来。

    她简单洗了脸,躺在旁边的小榻上打盹。

    胡君元却开口:“饿了。陈小姐,去弄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迷迷糊糊都要睡着了,只得又爬起来: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随便吧,反正你弄点吃的来。”胡君元道。

    也是个不省心的。

    陈素商又喊了店小二。

    这次,来的却不是方才招待她的那个人,于是陈素商留了心,让他进来,跟他说了很多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店小二的目光,偷偷瞥向了胡君元两次之后,陈素商就拿出了手枪,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胡家的人?”陈素商问。

    店小二恭敬的神色一扫而空,换上了种狠戾。他既想攻击陈素商,又忌惮她手里的枪。

    颜恺说得对,大家都是术士的时候,术士手里再拿一把枪,的确有震慑力。

    胡君元则在旁边笑。

    “果然很厉害。”胡君元道,“被你识破了,我认输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