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现代bet36365网址 -> 惹爱生非:总裁独宠小蛮妻: 第1533章 感谢

第1533章 感谢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惹爱生非:总裁独宠小蛮妻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江父的葬礼选在三天后。

    江母的腿脚还有些不方便,顾轻轻去推来轮椅。

    江母却摇头说道:“我不坐,我就这样走着去送老头子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 顾轻轻抿唇,压抑内心的酸涩和悲痛感,她点头:“那妈,我扶您!”

    因为这是老家,顾父的墓地就选在老家的一块地里。

    从县城回去,顾轻轻抱着父亲的骨灰,赶来的林墨坐在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老家,姨父已经安排好,墓地已经挖好。

    下葬后回来,江母发起了烧,烧成了肺炎,又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顾轻轻很怕,怕母亲也会跟着父亲离开。

    她守在病床前,握着母亲的手,一遍又一遍的对母亲说着,让她一定要坚持,等到哥哥结婚生子,等着抱孙子。

    这是江母现在可以活下去唯一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想着枫儿大婚的那天,想着孙子出生,江母含着泪的眼,缓缓地笑了。

    对,她要坚持,要坚持到看着儿子大婚,看着孙子出生。

    她还要替儿子带孙子。

    江母高烧退了,在医院又住了半个多月,医生通知可以出院了。

    姨母进来,拉着江母的手,自责无比。

    江母拍拍她的手:“这事不能怪你,你不要再自责了。我要回去看我儿子,你好好照顾自己,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回到海市,看到儿子,江母心头各种酸涩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但她忍住,有些事不能让儿子知道。

    “枫儿。”江母轻轻唤着儿子的名字,眼里泪花闪动。

    江枫正低头看着资料,听到母亲的声音,他猛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妈!”江枫放下资料快速地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江母意外惊喜极了,这么长时间没见,儿子居然还记得她。

    现在儿子是她唯一的支撑了,她紧紧地抱住儿子,只希望儿子的病能早一点康复。

    “爸呢?”江枫只看到母亲和妹妹,却没有看到父亲。

    松开儿子,江母看着他,说道:“我们老家的房子,政府说是危房,出钱让我们修建新的。所以你爸要在老家待一段时间了,怎么也得等房子修好了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姨妈的病好了吗?”江枫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手术很成功,这段时间也恢复得很不错。”江母满眼情绪复杂的看着儿子。

    只要儿子的病好,老天把她的命也夺走,她都愿意。

    顾轻轻走到茶几边去,拿起刚刚进来时,哥哥在看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文件,好像是集团的。

    贺紫在一旁,对着顾轻轻看过来的眼神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江枫哥哥最近帮我处理了好多事情。也没有再出现头痛的症状,记忆力也比以前强了很多。”贺紫感觉,江枫哥哥真的在恢复了。

    以前在国外的医生说,那毒药对江枫哥哥大脑的伤害是不可逆的。

    在国外治疗了那么长的时候,江枫哥哥也只是不再晕睡,一用脑,头会痛,记忆力也不行。

    但现在,经过钟爷爷每天的把脉换药,对症治疗,江枫哥哥的身体,恢复得很明显。

    看来,还是中医靠谱!

    江母看着儿子现在情况变好,很是激动,做了一大桌子菜,要感谢钟老先生。

    钟爷爷今天已经来过,给江枫把过脉,又换了药方。

    顾轻轻没有打电话过去,而是自己去接钟爷爷。

    钟爷爷一脸温慈的笑意:“你妈妈太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钟爷爷,您让我们看到了希望,让我哥哥恢复得这么快,我们全家人都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变故,唯一可以让她觉得在往好的方面发展的,就是哥哥的病。

    她多么希望睡一觉醒来,哥哥就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过去吃你妈妈吃的感谢宴。”钟爷爷很喜欢江枫,这个孩子天性善良,爱做善事。

    上车后,钟爷爷看着顾轻轻的脸:“把口罩取下来,我来看看你的脸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半个多月,顾轻轻一直在老家,所以耽误了治疗。

    脸上的疤已经留下了。

    顾轻轻把口罩取下,脸上那狰狞的伤疤看着着实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联系那个整容医生了,她可能这几天会过来。”钟爷爷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钟爷爷。”顾轻轻其实心里面并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留不留疤,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来到贺家庄园,江母正好把最后一道菜做好。

    她从老家带了些特产来,正好用来招待钟爷爷。

    江母看到钟老先生,无比的感激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本想握一握钟老先生的手,可刚伸出去,她意识到自己做饭的手上有油,忙转身去厨房洗了洗出来。

    “钟老先生,你对我们家有大恩,我儿子的病,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钟爷爷听她说得这么严重,忙笑着说道:“江枫妈妈客气了,以前我一个人在养老院,是江枫每个星期赶来照顾我。说起来,他对我的恩情,远比我现在替他治病。”

    钟老先生想起他第一次来贺家庄园,第一次给江枫把脉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那时他也觉得江枫大脑的伤害,很难恢复。

    但一路治下来,他每天都会来给江枫把脉,每天都会根据最新的身体情况而换药。

    其实,他也没有想到治疗下来的效果,会这么显著。

    吃了晚餐,因为时间太晚,顾轻轻把钟爷爷留下。

    顾轻轻推钟老先生回卧室时,他把手机拿出来,对她说道:“轻轻,一会儿你和那个整形医生聊聊视频,让她看看你的疤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!”顾轻轻点头,坐在钟爷爷的身旁。

    钟爷爷开了视频,很快,那边便接听了。

    对方戴着面具,似乎并不想让人看到她的脸。

    钟爷爷对着摄像头,和她打招呼:“这么晚了,没打扰到你吧?”

    “钟爷爷客气了,我是熬夜族,没有两三点,是睡不着的。”

    顾轻轻听到对方的声音,很清越动听。

    光听声音,就可以断定她一定长得很美。

    “我上次跟你说的,伤到脸部的人,现在就在我身边,你看看她的伤疤,能不能有什么办法,可以去掉疤痕。”钟爷爷说着,把手机摄像头对上顾轻轻的脸。

    视频那边的人,看到顾轻轻这张纵横交错,很深疤痕的脸,不禁呼吸一窒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