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颐和曼丽: 4.81

4.81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颐和曼丽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子牛回来一周了,感觉老家的空气都是甜的。nv生小说网()

    家里这边这几天也冷,但是不似北方的干燥。太阳出来了,午后还有些暖烘烘的意思。周末,隔壁王教授家的小外孙姑娘学骑自行车,叫子牛教教她。

    咱们现在一说学车肯定是学开汽车,过去那就是学骑自行车了。学车这事能看出每个人的性格,调皮捣蛋的孩子一般小学三四年级就把车学会了,一有机会就缠着大人要车骑;老实一点的孩子上了中学才学骑车,而且小心翼翼的,摔一下就自己心疼自己半天。这么看子牛介于其间,她学车很早,但是也怕摔,一摔也心疼自己老半天。

    过去的自行车是分男女的,男车有直杠大梁,女车没有,28女车前有一道弧形弯梁,26女车则是直的,所以女车前面没法带人。那时男孩骑女车会被同学耻笑,尤其上中学之后,大梁上带人不仅亲密还显牛逼。

    王教授家这小外孙女逗逗是个“土肥圆”的小霸王,她非要使她姥爷那老式28学,子牛跟逗逗平常关系好,也依她。

    与其说她教逗逗,不如一大一小女娃娃一起挑战28。

    学自行车多数人先学滑行。其实单侧滑行比骑车还难,滑行时车必须略微右倾,否则轻了滑不成,过了则人仰马翻摔个狗吃屎。那小男孩们儿骑28大男车,滑行一旦有门儿,马上就掏裆骑。掏裆骑车现在很少见了,跟耍杂技有一拼!

    子牛小时候学车时没敢学滑行,那时候舅舅给她买了个很漂亮的小女车,她腿长,先上车站定,再慢慢试着前行,没多久就会了。可一直不会滑行上车,过去骑车有程序,必定是先滑行后骗腿再上车,十分潇洒。不会滑行上车有些糊弄人,子牛就趁没人时苦练,练到后来可以左手扶把、右手扶座,潇洒上车;甚至还可以双手扶把,不借用脚蹬子,飞身上车咯,匪气得很呢。当然,这些都基于她的小女车上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就在楼下叽叽喳喳掰弄28掰弄自己,别看逗逗“土肥圆”,平衡感超好,两个人都会掏裆骑了。

    逗逗骑的时候,子牛就后面跟着跑。子牛的头发又长长些了,披散着,箍个小蝴蝶结发卡。那结实健康的大长腿,少女无敌的bet36365真正的网址气息呀!

    子牛骑的时候,逗逗跟在后面跑,一边跑胆大的小土肥圆还试图攀爬到后座,

    逗逗不叫还好了,她个小肥墩儿都已经爬上后座坐稳了,可惜就这么胜利一叫,“哈哈,我上来了!”子牛一侧头,吓得,龙头一没把稳,啪叽,两只小鬼摔得狗吃屎!

    逗逗手磕破了,哇哇哭啊,子牛左手小指头也压青了,可顾不上,忙去哄逗逗,

    逗逗忽然不哭了,直吸鼻子,泪汪汪的眼睛只盯着眼前毛绒绒的金黄小鸡仔!

    只见,一只黑皮手套上放着一只小鸡仔递到她面前,温柔地声音,“不哭,它就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逗逗两手去捧,还委屈地哽咽着“我不哭了。”小鸡仔顺利挪到她

    手心里,逗逗不多会儿就笑了。

    可是,

    他怀里的大宝宝还噘着嘴呢。

    宁玉凑她耳朵边呼着热气地呢喃,“你别翘气,一会儿我再给你买个大鸡仔。”

    按子牛的作法,她应该立即把他推一旁,跳起来“再也不想见你了!”可是,实在不舍得啊……她和他冷战这么长时间,哪天不盼着他打电话来先认错儿,即使这回来一个星期了,你知道子牛得多大的克制不去找他,特别是她在京里受了那样大的刺激和委屈……

    哎哟,看看她就是最会心疼自己的,一想到京里的糟心事,又忍不住流眼泪,

    “哎,小肥妞儿看着你呢,”宁玉把她抱更紧,不住亲吻她的耳旁,这么久没见,也想啊……

    子牛心里想“快起身,拉起逗逗就走,把他那啥劳什子小鸡仔摔地上!”可是她忍心那毛绒绒也圆滚滚的小鸡仔么,她舍得他么……最后只有没用地侧头抽泣更厉害,眼看要哭出声儿了,宁玉把她抱起来,子牛又忙叫“逗逗!”用她操心小土肥圆么,逗逗早已欢心不已地两手捧着小鸡仔跑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宁玉抱着她边亲边快步走向了自己的车,这一上车哟,子牛算来了劲儿,哇哇哭起来,一边哭一边扳,打他捶他,宁玉干脆把她压在了座椅上,双手捧住了她的脸蛋儿狠劲亲了下去,渐渐子牛捶他变成有一下没一下,那种惯性的亲昵加上她多想他呀,不过回应里依旧带着小子牛特有的娇怨……

    宁玉在她哽咽的呼吸旁说了好多话,小子牛也终于开口一句一句痛诉“他的无情”,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你这次表现得最好,真沉得住气啊,看看最后不是把我给熬来了,”

    子牛狠劲揪他的脸,“你要给我打电话!你那天碰到翀心后就该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宁玉挨着她的脸蛋儿摩挲,“你只顾你,占想的半年祭谁管,你家燕晚只会一个指令下来,啥事不是我去办,……不过燕晚也担心你又伤心,蛮好,这段时间你少缠我,我办了多少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子牛这才怔住了,

    接着,又开始哭,不过这是悔过的泪水,她紧紧抱着他的颈窝儿,哭着说“是我不好,我把占想的半年祭都忘了,我怎么这么坏呀……”主要她还想起了正是占想半年祭,燕晚又散心在外,宁玉忙里忙外时,她在京里被人欺负了,侮辱了……越发不敢跟他提起。心事重重的小子牛哭得越发伤心起来。

    宁玉呢,以为是一提起占想,果然她又过不得,忙哄,“燕晚就想那个日子在京里的海月寺给占想做个法事,他去不了,就委托我去筹备。已经都安排好了,下个周末,我带你去。别哭了,占想明白你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子牛一听,欲言又止,她才回来一周发誓不进京了的啊!

    但是,那是为了占想啊……子牛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个“不”字了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