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248章 用生命和幸福换来的交易

第248章 用生命和幸福换来的交易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“要吃炸虾吗?”忽然,韩启尧问着南初。

    南初一怔,回过神:“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吃饱了,那就走。”韩启尧倒是也没在这里多呆。

    南初明显的松了口气,起码不用再看见陆骁和韩熙媛在自己面前秀恩爱,这包厢里的气氛,也几乎把南初逼到了压抑的境地。

    在韩启尧唤来服务生买单后,南初就已经匆匆站起身,甚至连招呼都没打,就这么走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韩启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南初离开的瞬间,陆骁就已经停下所有的动作,眸光变得冷淡:“我还有事,等下让司机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阿骁!”韩熙媛不敢相信的看着陆骁。

    但陆骁已经置若罔闻,没打算再理睬韩熙媛,直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厢。

    包厢内剩下韩熙媛一个人,她的面色铁青,但是却又拿陆骁没任何的办法,最终,她也只能愤恨的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公寓的路上,南初一句话都没说,韩启尧也没主动开口,只是专注的看着路况,开着车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安静的气氛,越是让南初觉得胆战心惊的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韩启尧什么都知道,但是就是什么都不说。她的眉眼低敛的很下,手心绞在了一起,沉默的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因为紧张和忐忑,脚趾头也不自觉的在鞋子里蜷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一直到车子在公寓的地下停车场停好,韩启尧也没开口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车子一停好,南初就直接下了车,朝着电梯口的方向走去,韩启尧慢理斯条的熄火,关好车门才跟上南初的步伐。

    那种几乎让人窒息的气氛,一直到回到公寓里,都没能彻底的平缓下来。

    南初是真的被逼到了崩溃的地步。

    结果,公寓门关上的瞬间,南初就惊愕的看着韩启尧,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韩启尧把南初压在了门板上。

    那样的力道,像是蓄谋了很长的时间,藏在衬衫下的肌肉,彻底的紧绷,就如同健美的美洲豹,狠戾的盯着自己的猎物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南初小心翼翼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南初。”韩启尧的声音仿佛北极而来,可以瞬间把人冷冻,“在松月,你和陆骁做了什么,嗯?”

    南初一僵,否认了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是吗?”韩启尧冷声质问,“你要知道,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撒谎,但是我更憎恨我的女人给我戴绿帽子。”

    南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她却始终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她和陆骁做了什么,是绝对没人看见的,在洗手间那样的位置,也不可能有监控的探头。

    只要没被看见,她都可以不承认。

    何况,南初不是没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这样的画面,不会轻易的让她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结果,韩启尧却更直接。

    他的手就这么扣着南初的手腕,直接拖着南初到了洗手间巨大的落地窗前,南初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来不及反应的时候,韩启尧的指腹沾了水,已经擦去了南初刻意遮盖吻痕的粉底,那清晰的青紫色的印记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做?”韩启尧的声音低沉的可怕,“南初,那你告诉我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耐不住寂寞,没了男人就不行?我尊重你,不碰你。结果你对我做了什么?转个身就去找陆骁?就吃饭的这点时间都不肯错过?”

    韩启尧低吼着的看着南初,腮帮子绷的紧紧的,一字一句都从喉间深处蹦出。

    南初觉得,在韩启尧的怒意里,她能被韩启尧弄死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也确确实实真的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”南初看着韩启尧的眸光,立刻惊恐的说出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?”韩启尧冷笑,“南初,晚了。”

    南初错愕了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需要男人,身为男朋友又岂能不满足你。”韩启尧冷笑着,看着南初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当着南初的面,在她的面前,慢理斯条的解着自己的衬衫扣子。

    一直到肌理分明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,南初的脸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她不断的摇着头:“学长,不要,不要这样”

    但韩启尧却没给南初任何机会,大手直接野蛮的扯开了南初的衣服,白皙的肌肤上,隐约可见的痕迹,让韩启尧的眸光越来越沉。

    那是可怕的,也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甚至,南初都不知道,自己今晚能不能从这里活着离开。

    她的面色是惊恐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害怕,那晚了。”韩启尧的话就如同死神一样,彻底的判了南初死刑。

    南初在惊呼声里,被韩启尧彻底的剥了一个精光,就这么重重的摔在了大床上,高大的身影随之覆盖了上来。

    夹杂着怒火和嫉妒,还有对南初满满的占有欲,韩启尧的理智被彻底的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南初却拼了命的挣扎,但是不管怎么逃,都逃不出韩启尧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韩启尧就如同一个索命的阎王,看着南初:“过来,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南初摇头,躲的更深。

    她的脚踝被韩启尧拽住,直接拖到了韩启尧的身下,在肌肤相贴的瞬间,南初哭了,不断的摇着头,求这韩启尧。

    “学长,不要这样,不要,不要让我恨你。”她的声音带着悲凉,甚至有些绝望,从高亢到低迷,直至消失。

    韩启尧看着南初,眸光沉到了可怕。

    这样的南初,韩启尧从来没见过,竟然然他觉得可怕,觉得难以捉摸,甚至觉得,自己真的做了什么,南初会死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甚至,这样的感觉,一点点的吞噬了韩启尧。

    把他最后的那点理智给彻底的逼了出来,再看着在身下毫无反应的南初,那是麻木的,是僵直的。

    最终,韩启尧冷着一张脸,下了床:“南初,不要再让我看见你这么倒胃口的脸。”

    南初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,还是应该继续紧绷着情绪。

    但韩启尧却没放过南初,忽然又俯下身,捏着南初的下颌骨,居高临下的:“南初,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不要在我的眼皮下再玩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南初抿着唇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和陆骁。”韩启尧一字一句的警告着,“南晚的手术就在十天后,你做好准备,南晚手术结束后,我们马上结婚。”

    南初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嫁给韩启尧的事不可能改变了,但是却没想过会来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在南初觉得,韩启尧是韩家的少爷,结婚这种事情,不可能马虎的,十天的时间,怎么可能来得及。

    但很快,南初笑了,疲惫的笑了,透着悲凉。

    这年头,钱能解决的事情,真的都不是事情。十天算什么,就算是明天,韩启尧也能变出一场婚礼。

    何况,结婚,并不是一定要婚礼的,领个结婚证,也是结婚的。

    “南初,收起你的那些想法。”韩启尧淡漠的说着,“结婚我就势必会让整个江城的人都知道,你南初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南初脸色白了白。

    “把身上的东西给我洗干净。”韩启尧阴沉的看着,“别让我倒胃口。”

    说完,韩启尧直接转身就离开了主卧室,南初大口大口的在床上喘着气。她知道,韩启尧是放过自己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次是放过了,那下一次呢?

    那恐怕,她真的是躲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南初悲凉的笑着,很长的时间,才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,仔仔细细的把自己洗干净。

    而后,南初蜷缩在大床上,很晚的时间,才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,在睡梦中,南初却怎么都没办法踏实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,都是陆骁那张受伤的脸,最终,不免满面泪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南初没在江城呆很长的时间,在何正平的电话后,就回了影视城。

    仍然是韩启尧亲自送回去的。

    但韩启尧和南初说的话,也不带一丝玩笑的成分。婚礼的事情,按部就班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甚至,韩启尧没避讳任何人。

    从婚纱,戒指,到酒席,都是韩启尧一手包办的,南初几乎被所有的人神话,她只要安安心心的做一个新嫁娘。

    韩启尧是那个情深义重的初恋,江城从名媛到普通的姑娘,都对韩启尧爱慕不已,对南初更是又羡慕又嫉妒。

    唯独南初,却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在剧组里,大家见到南初,都要和南初说恭喜,那带着羡慕的口气里,南初回应的就只是一个虚伪的笑。

    只有南初知道,她对这场婚礼的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也只有南初知道,这场婚礼的背后,是多么血淋淋的交易。

    用生命,和她全部的幸福换来的交易。

    南初低敛着眉眼,一句话没说,始终安静的在片场,认真的完成整部妖姬里,关于她的最后的收官片段。

    妖姬躺在了帝宫冰冷的地面上,看着居高临下的男人,她是悲凉的,也是无奈的,但是却是甘之如饴的。

    男人的眼神是深邃的,带着复杂的情绪,但是表面却不显露分毫。

    他们交汇的视线里,只有他们能懂的情感,复杂而情深意动。但是为了江山社稷,为了百姓,君王能做的只是把妖姬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妖姬,却是破败的,带着满身的伤痕,带着剧毒,甚至残喘着最后一口气,就这么挣扎着回来。

    她要看的,不过是自己最深爱的男人的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