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517章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

第517章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南初立刻老老实实的躺好,一动不敢动。? w?

    陆骁看了一眼大床,这才慢慢的朝着大床的方向走去,掀开被子,从容的躺了进去。

    陆骁没再和南初说话。

    南初也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但是南初仍然蹭了蹭,靠着陆骁的方向,陆骁看着贴着自己的南初,低低的笑出声,而后才伸手搂住南初。

    那大手就这么顺着南初的脊背,一下下的抚摸着。

    南初的困倦一阵阵的席卷而来,没一会,就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骁却始终没睡着,一直到天空微微泛了鱼肚白,陆骁才缓缓闭眼,不到早上7点,陆骁就已经睁眼。

    而大床上的南初,仍然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陆骁把南初的被子仔细的盖好,再温柔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,而后掀开被子,下了床,换了衣服,安静的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初扬已经起来了。

    倒没在房间关着,晃着脚在餐厅找吃的,看见陆骁下来的时候,他怔了下,说不害怕陆骁是假的。

    但是,对陆骁一点脾气也没有,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最终,陆初扬还是老老实实的叫着:“爹地。”

    陆骁嗯了声:“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弄。”陆初扬应着。

    陆骁看了一眼:“牛奶面包吧。”

    陆初扬不太情愿:“南初都会给我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意见?”陆骁淡淡的扫了一眼陆初扬。

    陆初扬立刻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见陆初扬老实,陆骁这才点头,转身到厨房利落的处理了陆初扬的早餐,而昨晚因为过激运动被牵连到的伤口,今天不去处理,恐怕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“爹地——”陆初扬忽然出现在厨房,“你后背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初扬从小就是一个敏感的孩子,能轻易的感觉的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,甚至陆骁一些细微的差别,陆初扬都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陆骁站的不如平常笔直,那眉头就没松开过,背部的肌肉线条是紧绷的。

    而陆家的特殊背景,陆初扬知道的并不清楚,但这几年和陆骁生活在一起,几乎陆骁涉足的场合,陆初扬都去了。

    在耳濡目染里,或多或少,陆初扬也可以感觉的出来。

    倒是陆骁被陆初扬这么一问,手中的动作停了下,然后把热好的牛奶递给陆初扬:“在家陪着你妈咪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噢——”陆初扬隐隐觉察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暂时不要去学校。”陆骁交代。

    陆初扬少了平日的胡搅蛮缠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爹地事情处理好了,再带你和妈咪去玩,可以吗?”陆骁半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初扬看着陆骁,很郑重的点点头:“爹地,你放心吧,我是男子汉了,我可以保护妈咪的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陆骁笑着揉了揉陆初扬的头发,“有事给爹地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陆初扬还真的行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陆骁没再多说什么,安静的给陆初扬处理完早餐,背部简易包扎的伤口显然已经绷不住了,陆骁交代了一声,而后就拿起车钥匙出了门。

    陆初扬没再跟。

    等南初醒来的时候,陆骁已经离开了,南初并没觉得任何不对劲的地方,他们住一起来,只要南初没工作,陆骁从来都出去的比她早。

    只是习惯性的,南初会给陆骁打一个电话,再想起昨晚的画面,忽然,南初的脸就红了起来,那手中的手机也被南初随意的埋在了抱枕下。

    真的是面红耳赤,太躁了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陆骁并没回陆氏集团,而是直接去了私人诊所,那里绝对安全,也不会引起任何记者的注意。

    叶亦琛早就在诊所等着陆骁。

    等医生把陆骁的衣服掀开,再看着昨天原本还没那么狰狞的伤口,现在变得狰狞起来,叶亦琛差点翻了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这是干什么去了?”叶亦琛倒是一点不客气,“少折腾一点不行?你现在还没四十,你这么折腾下去,四十的时候我保准你歇菜了。”

    陆骁没理叶亦琛。

    叶亦琛忍不住吐槽:“你和南初,能消停点么?都这样了,那事也不能停一停?”

    “你嫉妒?”陆骁反问。

    叶亦琛脸一黑:“我嫉妒你有钱拿?”

    “噢,你嫉妒我老婆可以陪我睡。”陆骁漫不经心的应了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的话,让医生忍不住轻咳一声,下手重了点,陆骁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叶亦琛冷笑:“再重点,弄死这人算了。免得出去被红颜祸水。我发现,你只要搭上南初,你就没好事。”

    听着叶亦琛的话,陆骁的脸微微变了变:“叶亦琛。”

    “得,当我没说过。护妻狂魔非你莫属。”叶亦琛是真的怕了陆骁和南初了。

    陆骁倒是很淡的开口:“我不喜欢任何人说南初的不是。南初和我在一起,要真比谁是祸水的话,我比南初更甚。南初和我在一起,才一直都是灾难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是男祸水,醒了吧。”叶亦琛直接翻了白眼。

    反正陆骁这种护妻狂魔的理论,叶亦琛理都不想理。

    五年前那一枪都没能让陆骁脑子清醒点,现在这情况,恐怕是更脑子清醒不了了。

    南初的事,叶亦琛说不动,他干脆转移了话题:“这段时间,你小心点,那天的人没抓到以前,他都会再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骁不咸不淡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山田泽放松警惕,是没错的。但是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,那就不划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那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,我是真的觉得,风险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心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亦琛才开口,就已经被陆骁挡了回来,叶亦琛再看着陆骁认真的眼神,他知道自己根本说不动陆骁。

    这要稍微牵连到南初的事情,陆骁一个道理都不会和你讲的。

    沉了沉,叶亦琛也不再开口:“你小心点,公司那边,沈沣的特助安宁今天会过来了,我们会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陆骁应声。

    “反正是你卖身来的资源,我只是顺水推舟的做而已。”叶亦琛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陆骁没再多言。

    医生也已经处理好陆骁的伤口,再仔细的交代过注意事项后,陆骁就离开了诊所。

    叶亦琛并没跟着陆骁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看似风平浪静的日子,过去了几天。

    但南初那种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起来。

    一次两次可能南初不觉得,但是南初并不是神经麻木的人,多来几次,不可能毫无感觉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怪异,是来自陆骁。

    陆骁并不是对南初冷淡,他们的相处方式和平日没任何的区别。

    甚至,该那什么的时候,陆骁也一点都不含糊,生活里,陆骁对南初的嘘寒问暖从也没发生过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只有更好,绝对没差。

    但,就是在这样的平常里,陆骁却又有一些说不清的奇怪举动。

    比如,在做那事的时候,陆骁总要关着灯,这和以前比起来,截然相反,以前闹着要关灯的人是自己。

    因为陆骁那明晃晃的眼神总可以让南初缓不过神。

    别说做,就这样看着,都可以让南初脸红耳赤的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却反着来了,陆骁总是要求南初关灯,南初几次不对劲后问着陆骁,但偏偏陆骁却连一个解释都不给。

    只会用做的,让她彻彻底底的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每每都要冷静后,南初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想问陆骁,陆骁又含糊不清的带了过去,然后,就真的没然后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怪异反应,在南初的心口压着,做饭都变得没心思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温润的声音传来,南初的手背已经被陆骁的手扣住,把原本的调料罐给摆了回去,重新再拿了新的。

    “你拿的是糖,要倒下去就不能吃了。”陆骁淡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很快,他自然的接过南初手里的勺子,快速的翻炒起来。

    南初是真的没回过神,就这么看着陆骁,那眼睛一瞬不瞬的。

    倒是陆骁,旁若无人一样,安安静静的处理手中的食材,一直到碧绿的青菜被装在盘子里。

    南初安静了很久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陆骁自然的转身,“去叫陆初扬下来洗手吃饭。”

    南初没动。

    陆骁也没和南初多说什么,自然的装着饭。

    然后,陆骁的手就被南初扣住了。

    陆骁看着南初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南初的眼神越发的认真起来,陆骁的眉眼低敛,并没主动打破这样的沉默,反而是安静的等着南初开口。

    南初沉了沉,认真的问着:“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我瞒着你什么?”陆骁慢理斯条的反问。

    手里的动作,陆骁已经停了下来,再认真不过的看着南初。南初被陆骁问的一阵沉默,竟然接不上话。

    “胡思乱想什么?”陆骁淡淡的笑了笑,俯身亲了一下南初的唇瓣,“去叫初扬下来,不然那臭小子哇哇叫,很讨厌,我装个汤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陆骁就把南初推了出去,再度转身。

    结果,南初没走,那手再一次拽住了陆骁的手:“你最近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陆骁默了默,情绪没任何欺负变化,“我哪里不正常?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