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534章忽然而来的陆骁

第534章忽然而来的陆骁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“之前片场的那些事,我可以不告诉陆总,因为都是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,但是你住院了,这事,恐怕兜不了多久了,毕竟在瑞金,陆总的人也不是吃素的。()()”

    这下,南初苦笑了一声:“能拖过这段时间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休息着,我出去处理事情。”王楠点点头,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后,王楠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易嘉衍没离开,就在病房陪着南初,再看着南初那模样,摇着头一脸的嫌弃:“你真是被陆骁吃的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。”南初哼了哼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不管,下次你别哭着鼻子来找我,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“易嘉衍!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,我耳朵没聋,不用叫的那么大声。”

    南初看着易嘉衍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,忽然蹭了蹭: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。”易嘉衍没好气的看着南初,掀了掀眼皮,“离我远点,男女授受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滚——”南初冷笑一声,“你那点事,你以为我不知道?”

    易嘉衍挑眉,干脆装傻。

    南初也懒得理易嘉衍。

    最后两人只是偶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,各自拿着各自的手机,就这么低头完玩起了游戏。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,易嘉衍陪着南初吃完饭,又仔细交代了几句,才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陆氏集团。

    陆骁开完又一轮的会议,捏了捏疲惫的眉心,再看着一旁的手机,这才惊觉,已经很长时间没给南初打过电话了。

    而南初自从离开后,也没再主动联系过自己。

    陆骁想看见南初,只能在电视里,偶尔惊鸿一瞥。

    江城所有因为陆氏,牵扯到南初的话题,都被陆骁处理的干干净净的,他不想南初被这些事情影响。

    而此刻,陆骁办公室的电视里,回放的是南初出席活动的视频。

    陆骁一遍遍的看着,而后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眉心的疲惫,似乎在看见南初的视频,也跟着渐渐的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南初,等我。”陆骁冲着屏幕,很淡很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事态,都在陆骁的控制内,明天沈沣抵达江城,比预计的时间早了两天,因为在这段时间里,和山田泽的周旋中,陆骁已经觉得事态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样的放任都没把山田泽逼出来的话,就证明,山田泽的手里,还有他摸不清的底牌。

    那么,这件事,就要趁早结束。

    越快结束,才不会影响到现在的局面,拖得越长时间,指不定将来就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陆骁赌不起,特别是南初在的时候。

    就在陆骁陷入沉思的时候,忽然,桌面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骁想也不想的接了起来,他以为是南初,因为南初在今天的宣传活动后就会乘飞机去b市,b市是最后一站,接下来就会进入休息期。

    而这个点,南初的飞机也已经落地了。

    陆骁接起手机,想也不想的说着:“南初,到了?”

    结果,手机那头,传来一声轻咳:“陆总这接电话从来不看来电的?对着我叫南初不合适吧。”

    沈沣半笑不笑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陆骁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陆总现在是寂寞难耐,迫不及待要找老婆了?”沈沣是逮到机会就忍不住损陆骁几句,“结果求欢没成,倒是像我这个大舅子求欢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总,我性别男,爱好女。”沈沣逗陆骁随时都会上瘾。

    陆骁一下子就冷了下来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大事没有,小事一点吧。”沈沣说的漫不经心的,“山田泽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陆骁的声音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江城。”沈沣的态度也严肃了起来,“计划可能要提前,在不知道山田泽要做什么的时候,今晚就连夜召开新闻发布会。”

    陆骁很安静的听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见呢?”沈沣见陆骁没声音,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陆骁倒是干脆:“行吧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沈沣挑眉,又逗了逗:“不太愿意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”陆骁冷笑,“反正沈总和我一条绳子上的蚂蚱,我要烧了,沈氏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沈沣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问题吗?”陆骁摆明了不想和沈沣继续胡搅蛮缠下去。

    “还有个事。”沈沣安静了下。

    陆骁: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叫一声哥或者大舅子来听听。”沈沣戏谑。

    回应沈沣的,是陆骁不客气的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因为南初,他被沈沣拿捏着七寸,但是不代表陆骁对沈沣一点脾气都没有。陆骁冷笑一声,他现在知道,南初要没脸没皮起来,那种没羞没躁的模样是遗传了哪里的。

    呵呵呵呵——

    很快,陆骁交代了徐铭,而安宁也第一时间和徐铭联系过了,所有的事情都在有条不紊的准备中。

    既然山田泽出现了,就代表山田泽也已经忍不住了,今晚两个集团联手召开新闻发布会,山田泽也许就可能出现在现场。

    陆骁自然会做好万全的准备。

    就在陆骁交代完后,没几秒钟的时间,徐铭忽然脸色大变的走进陆骁的办公室,甚至连门都没敲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陆骁冷静的看着徐铭。

    徐铭说的飞快:“陆总,不好了,夫人出事了,现在在瑞金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陆骁猛然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很快,陆骁想也不想的就朝着办公室外走去,徐铭快速的跟了上去,一边走一边说:“是在瑞金的人说的,看见夫人进了医院,现在住在特需套房里,送来的时候,脑袋上出了血,具体的情况,他们也在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。”陆骁低咒一声,“我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陆总——”徐铭下意识的叫着陆骁。

    而陆骁的身影早就已经消失在徐铭的视线之中,徐铭叹了口气,南初出事,陆骁怎么可能还在原地等待。

    徐铭对陆骁再了解不过,就算赔上整个陆氏集团,陆骁也不会允许南初出事。

    他再问别的问题,并没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而后,徐铭认命的拿起手机,给叶亦琛打了电话:“叶总——”

    叶亦琛看见徐铭的电话,直接开骂:“徐铭,现在大家都焦头烂额,你别指望我还给你家主子收拾什么烂摊子!何况,现在的焦头烂额还是你家主子捅出来的。免谈!”

    徐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铭还没来得及反应,认怂的人是叶亦琛:“他妈的,老子就是贱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叶亦琛就甩了电话。

    徐铭这才松了口气,知道,这事也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晚上9点40分,叶亦琛出现在陆氏集团,9点55分,沈沣和安宁抵达。

    沈氏和陆氏的新闻发布会,第一时间在陆氏集团公关部的主持下顺利的召开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各种对陆氏的抨击,在双方联合新闻发布会里,被淹没的干干净净的,所有涉及资金链出问题的案件,沈氏则很明确的说明,那是沈氏的资金注入,而非不明资金。

    任何尖锐的问题,都被两个集团的发言人游刃有余的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所有提交上来的证据,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发布会持续将近3个小时的时间,一直到凌晨1点40分才彻底的结束。

    而在发布会后的第一时间,所有和陆氏相关的不好的新闻,都已经被彻底的清空了,仿佛之前所有漫天的争论,都不曾存在过一样。

    那些叫嚣陆氏的人,被狠狠的打脸了,转个身,就已经还上了谄媚的面容。

    但,陆骁要找的山田泽,明明出现在江城,可却没在发布会上出现。

    他和沈沣都以为,山田泽的王牌也会留到发布会再给他们致命一击,结果,山田泽却失踪。

    江城看似狂风骇浪已经过去,但是,这却又好似新一轮暴风雨前的平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同一时间——

    陆骁开着车,抓着方向盘的大手都已经紧紧的攥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蓝牙耳机不断的闪着,陆骁的声音几乎要抓狂了:“就这么点的地方,这么大的一个活人,你们半天查不到为什么住院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对方显然被陆骁骂的不清,一句话都不敢回。

    下一秒,陆骁就已经直接挂了电话,脚下的油门越踩越深。

    15分钟后,一阵尖锐的轮胎抓地声响起,黑色的越野车稳稳的停靠在了瑞金医院里。

    而后,陆骁下了车,快速的朝着医院内冲了去。

    他不在意自己撞到人,也不在意自己现在的形象,他只想第一时间看见南初,想知道南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甚至,陆骁不敢想,要是南初出事的话,他会怎么办。

    所有的想法和杂念都已经被抛到脑后,陆骁的步伐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病房内。

    南初在易嘉衍走了以后,倒是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,这个点,她反而清醒的不能再清醒了。

    她一门心思都在自己怀孕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手机里刷的,都是和孕妇有关系的事情,她一条条的看,仔仔细细的。

    当年在怀陆初扬的时候,在那样的情况下,南初真的无暇顾及太多,一整个孕期,南初

    没太多的时间顾及到陆初扬,所有的一切好似都已经被人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的南初,似乎对那一段记忆,除去恐惧外,就再没有更多的回忆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南初不想再错过。

    怀孕的每一个瞬间,剩下孩子的每一个瞬间。

    甚至,南初觉得,就算拿自己的命来换,她都愿意接受,只要这个孩子,平平安安的生下来。

    南初在手机里翻看着从陆骁那拷贝过来的陆初扬小时候的照片,嘴角不由自主的弯了弯。

    那是不自觉的甜蜜和满足。

    艳丽的容颜,已经浸染了母爱的光辉。

    忽然——

    病房的门被撞开,南初楞了一下,下意识的警惕起来,然后,南初就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那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陆骁,竟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那一脸的风尘仆仆和担心,怎么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“陆公子——”南初楞了下,叫着陆骁,“你怎么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或者说,南初想问,你怎么知道我在瑞金?

    但这话还没来得及完整的出说口,就已经被陆骁重重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,宽大的胸怀包裹着南初,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,还有的是强健有力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不管陆骁是出于什么原因出现在这里,南初只觉得自己想陆骁。

    真的很想很想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几天的时间没见,但是她却怎么都按耐不住那种思念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南初。”陆骁的声音紧张又担心,“为什么到瑞金来了?出了什么事?你的脑袋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骁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。

    南初被陆骁抱着,有些紧,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南初却没挣扎,显得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她的小脑袋,就这么在陆骁的胸口蹭了蹭,像一直温顺的小猫,撒着娇,一下一下的,小脸又埋在这人的胸口,狠命的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陆骁一愣,“是不是很疼?”

    “疼。”南初真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陆骁紧张了起来:“我去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南初轻轻的扯着陆骁的手,让陆骁的动作彻底的停了下来,她笑眯眯的看着陆骁,心情止不住的好。

    “嗯?”陆骁转身,“乖,把手松开,我叫个医生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抱着你就不疼了。”南初撒着娇,软糯的声音格外的好听。

    陆骁楞了一下,南初忽然用力,就这么把陆骁拽到了床边,然后主动亲了亲这人的薄唇,明显的感觉的到这人唇角边的青渣,渣的自己的唇,一阵阵的疼。

    不明显,但却可以感觉到这人的疲惫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,你是不是很累?”南初心疼的问着陆骁。

    陆骁没太理会南初的话:“乖,别闹,我去找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疼。”南初这才认认真真的开口,双手就这么托着陆骁的脸,再认真不过的看着这人。

    陆骁似乎在思量南初话里的意思:“真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南初摇头,“你快都和老太婆一样啰嗦了。”

    “嫌我?”

    “不,你怎么样我都不嫌你,我就喜欢你。”南初表白的很直接,说着,又重重的亲了一下这人,“这胡渣要刮干净就好了,刺的人疼呢!”

    “别转移话题,南初。”陆骁没被南初忽悠,“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噢——”南初不太认真的应着,“不小心撞到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南初。”陆骁的声音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南初倒是不以为意,根本不怕陆骁:“你怎么来啦,不是很忙吗?”想了想,南初倒是老老实实的开口了,“外面都闹成那样了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结束了。”陆骁没说具体的,“这件事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南初摆明了不信。

    陆骁干脆的拿过一旁的遥控器,直接打开了电视,江城的各大频道都在直播沈氏和陆氏的新闻发布会。

    屏幕上出现的是沈沣和叶亦琛。

    会议是徐铭主持的。

    南初楞了下,全神贯注的看着新闻里的内容,全然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方向发展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还要几天的?”南初回过神,问着陆骁。

    陆骁:“有些意外,所以就提前了。早点结束,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山田泽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陆骁的声音很沉稳,态度不急不躁的。倒是南初紧张了下,就这么看着陆骁,见陆骁没反应,又看了一眼,再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陆骁被南初看的哭笑不得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出来的话,那怎么办?”南初倒是问的直接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他出现在海城,但是却没下一步的动静,所以我们提前了新闻发布会,以为山田泽会出现,但是他还是没出现,现在只能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陆骁没隐瞒南初。

    南初这下是真的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陆骁感觉的到南初的紧张,顺势亲着南初,仿佛这些事都没办法阻止他现在想要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就如同南初说的,那是一种思念,就算只是几天没见,对于陆骁而言,都好似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恨不得就这样把南初揉到自己身体的最深处,彻底的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南初被陆骁吻的哼哼唧唧的,欲拒还迎的模样,却又让陆骁忍俊不禁,越是这样的南初,那种心猿意马的感觉越发的明显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,陆骁只是想缓解南初的紧张,不想让南初转在这个话题上。

    但是,这样亲着亲着,陆骁发现,情不自禁的人变成了自己,他的大手顺着南初身体的曲线,不老实的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陆骁!”南初拉扯着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是医院,随时都会有医生和护士进来,南初可没陆骁那么不要脸,何况,她怎么也算一个公众人物,可不想明天就传出一个头条八卦。

    某女星住院,急不可耐在病床上和人共度春宵。

    再说了,现在她还怀孕呢。

    怀孕前三个月是危险期,什么也不能做。

    怀孕!!!

    一个激灵,南初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,但是嘴巴说的却不是这么一回事:“陆骁!你是不是禽兽,我都这样了,你还做的下去!”

    这下,陆骁哭笑不得的放开了南初:“刚才也没见你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南初哼哼了声,就发现陆骁的脸色变了,她咋舌,不吭声,觉得自己把自己推入了火坑,之前好不容易带跑的话题,这一次又被自己给绕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还真是活该啊!

    “还不解释?”陆骁挑眉,“不解释的话,我去问医生?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,还不行吗!”南初不情不愿的。

    陆骁嗯了声,发了一个单音节。

    南初这才把之前的事情和陆骁说了一次,但是还是隐瞒了自己收到那些可怖的东西的事情,也没透露自己怀孕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陆氏的危机解除了,可只要山田泽一天没抓到,就不代表危险真的过去。

    陆骁就不可能分神,仍然全神紧绷的在这件事上。

    南初也不会再让陆骁为了自己再担心一分。

    这是南初觉得,在这样的情况下,能为陆骁做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——”陆骁安静的听完南初的话,愧疚的看着南初。

    南初摇头:“和你又没关系。这个社会偏激狂总是很多的,你又没办法控制其他人,何况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!”

    陆骁没说话,只是这样看着南初。

    南初被陆骁看的有些不好意思,轻咳一声:“我忽然觉得我有些饿了呢!”

    现在南初可以理解为什么自己这几天晚上总喜欢吃宵夜,因为是怀孕了,所以胃口也莫名的变大了。

    她没空计较自己的身材,没空理会别的,只想好好的填饱肚子,不想让肚子里的小家伙饿着。

    想到肚子里的小家伙,南初忍不住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,这么开心?”陆骁莫名的看着南初。

    南初立刻一本正经:“饿到笑出声!”

    “就你贫。”陆骁是无奈的摇摇头,“想吃什么,我给你去买!”

    “酸辣粉丝,麻辣钉螺,泡椒田鸡……”南初点的都是自己喜欢吃的,然后想起自己现在的情况,立刻摇着头,“我要一碗海鲜粥,不要螃蟹的,别的都可以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陆骁奇怪的看着南初,南初到处都写着“我很奇怪”,但是看的话,却又在表面看不出任何的端倪。

    南初被陆骁看得低下头,生怕被这人看穿:“你还站着干嘛,快去买啊!我想喝粥铺的哦!”

    那家要排队的粥店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骁这才应声,“乖乖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初真的很老实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而后,陆骁拿起钱包,转身就走了出去,并没带车钥匙,粥铺离医院也没多远的距离,几步路就可以到了。

    在陆骁离开后,南初松了口气,摸了摸自己的肚子:“你说,爹地要知道我瞒着他你的存在,他会不会对我发飙呀?”

    回应南初的,是一室的静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30分钟后——

    南初听见敲门声,以为是陆骁回来了,结果是医生拿着体温计走进来:“测一下有没有发烧,没有的话,情况也稳定,明天早上再个尿检,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医生。”南初应了声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