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544章暂时不要告诉南初

第544章暂时不要告诉南初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,最快更新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陆骁反手牵住南初,带着南初朝着医院外走去,不想再让南初被这样的情绪所影响到。 w?

    南初安安静静的被陆骁牵着,两人谁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一路回了沈家别墅。

    陆初扬看见两人回来,安静了下,也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沉默,聪明的不说什么,老老实实的的玩着自己的玩具,不啃声。

    别墅内的气氛,微微带了几分的沉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,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陆成一走进去的时候,徐敏芝全身都插着管子,脸色苍白的吓人,看见陆成一进来的时候,徐敏芝勉强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枯瘦的手,动了动。

    但是却怎么都没力气抓住陆成一,最终,徐敏芝的笑都跟着萎靡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成一的眼眶很红,想牵着徐敏芝的手,但是却被医生阻止了,他就这么站着,看着徐敏芝。

    “敏芝,好好的。手术都过来了,没什么不可以的。坚持下去,出来就好好的了。你看,阿骁和南初都在等你,初扬也在等你,南初肚子里怀的是双胞胎呢,你也想他们出来叫你一声奶奶的,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陆成一在给徐敏芝打气:“所以,你一定要坚持下去,出来就不会有事了。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徐敏芝没说话,但是眼泪已经掉了下来,想点头,却完全使不上任何力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在等你。”陆成一说着。

    他站在徐敏芝面前,说了很多他们以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日本的,在江城的,苦的时候,甜的时候,很多很多——

    一直到护士催促着陆成一,陆成一才依依不舍的离开,在转身的时候,陆成一的眼泪忍不住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滴滴的,滚烫的落在手背上。

    人是有预知力的。

    说不上来的感觉,但是就是觉得,可能这一次后,就再也不会见了。

    陆成一缓缓的闭了闭眼,很久都没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敏芝在重症监护里的时候,陆成一根本就没离开过医院,困了,就在医院的病床上休息一会,大部分的时间,都站在监护室的门口,透过监视器,看着徐敏芝的情况。

    而南初和陆骁,陆成一根本不让他们再来医院。

    害怕医院里的事,让南初的情绪起伏太大。

    南初怀孕,是老天爷的恩赐,也是陆骁盼了很久的,如果南初出事,陆成一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而徐敏芝的情况,就如同陆成一猜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很糟糕,一天里,医生会下无数次的病危通知,陆成一都坚持要抢救,一直到医生看着陆成一,口气凝重的说着:“放弃吧。”

    陆成一没说话。

    医生说:“陆先生,这样抢救下去,对老夫人是一种折磨,不一定是解脱的。现在您可以进去看看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到这时候,医生很多话没说明白。

    陆成一也没再继续坚持。

    他换了无菌服,再一次的走进了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这是徐敏芝进入重症监护室的第49个小时,她坚持过了两天,但是却不能再继续坚持走完这72小时。

    陆成一知道徐敏芝怕疼,在这样的抢救里,确确实实对徐敏芝是最痛苦的折磨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们一味的坚持,是情感上的过不去。

    却已经忽略了病人本身的承受能力。

    从门口走到病床前的这一段路,很短暂,陆成一却觉得走了一辈子那么久。

    徐敏芝身上的管子已经被拆除了下来,她看着陆成一,没说话,眼眶浸润了泪水,不知道是因为痛苦,还是因为现在的气氛。

    陆成一牵着徐敏芝的手: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徐敏芝说不出话,只是摇着头,看着陆成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——”陆成一不断的重复着,“我们结婚,我没给你婚礼,后来很长的时间,我没能照顾好你,现在——”

    最后,陆成一溃不成声。

    徐敏芝看着陆成一,那手指微微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陆成一立刻紧张的看着徐敏芝:“你想说什么,我在听。”

    徐敏芝没有声音,唇在一张一合的,但是陆成一却看懂了。

    徐敏芝说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陆成一红着眼眶:“我也爱你,敏芝,很爱很爱你。”

    陆成一一遍遍的重复,一遍遍的说着,徐敏芝的眼睛缓缓的闭了上去,那被陆成一牵着的手,再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“敏芝——”陆成一悲凉的叫着。

    徐敏芝已经再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站着,谁都没说话。陆成一看了很久很久,而后才亲自把徐敏芝身上的白布给盖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节哀,陆先生。”医生说着。

    陆成一没说话。

    护士已经推车徐敏芝走了出去,陆成一安静的跟在身后,一直到徐敏芝的事情处理完,陆成一一言不发的站着。

    他看着江城的一景一物,但是身边却已经没了他最在意的女人。

    在南非的那么多年,他坚持的活下来,无非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回到江城。

    而如今,这样的幸福却只有短暂的几年光景。

    都好似偷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陆成一不知道站了多久,才拿起电话,给陆骁打了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陆骁已经带着南初回了金樽公寓。

    南初在陆初扬面前没表露出任何的情绪,陆初扬按着南初和陆骁进来的时候,安静了下:“爹地,南初,奶奶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南初没说话,陆骁的表情也有些严肃。

    陆初扬不是没注意到,想了想,才问着:“我能去医院看下奶奶吗?”

    这下,南初半蹲下,就这么看着陆初扬,微微低敛了下眉眼:“奶奶现在在生病,等奶奶好了,我们再去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初扬应了声,又问着,“奶奶没事的,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没事的。”南初回答。

    而后,陆初扬就不再纠缠这个问题,安安静静的在一旁玩自己的乐高,没太吭声了。

    南初陪了陆初扬一会,陆骁没说话,就这么在沙发上坐着,偶尔看一眼陆初扬,但和南初眼神交汇的时候,两人的表情都不免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南初几次想拿起手机询问情况,最终都没把电话打出去。

    陆骁把南初的手机抓了过来,就这么放在了一旁,那大手捧着南初的小脸:“别担心。我说了,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南初点点头,但是心头的那种不安的感觉,怎么都绕不过去。

    她的眼眶仍然很红,闭眼都是那一幕,还有徐敏芝和自己说的话,最起码,这样的结果,是南初从来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画面,就让南初忍不住哭出声。

    陆骁只是这样轻轻的抱着南初:“别哭,你这样哭,孩子也会不高兴,妈知道了,也会着急紧张的。”

    南初:“我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南初,妈其实一直很想照顾孕妇,想看新生儿生下来的喜悦,也喜欢小孩子,可能是真的太寂寞了。”陆骁很少和南初说太多徐敏芝的事,“所以,妈知道你怀孕,也会努力的,而你,也要好好的,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南初哽咽的应声。

    “爸没来电话,都是好事。”陆骁继续说着,“爸也不会让妈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陆骁很安静的说着,南初听着,许久,她抬头:“等妈好了,我们搬回大宅吧。”

    陆骁微微一愣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也顾不到自己和初扬,搬回去,爸妈也能帮着看一点,起码也不要担心那么多,不然初扬去上课了,就我一个人在公寓里,我也很无聊的。你肯定也会担心我。在大宅里,就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南初快速的说着,似乎用这样的语速,来阻止自己的哽咽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骁没任何的意见。

    南初说了很多,都是搬回大宅以后的事情,陆骁耐心的听着,就这样的搂着南初的腰身,下颌骨抵靠在南初的发丝上。

    一直到南初说完,陆骁才说着:“我陪你去休息会,一会吃饭了再喊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吃你做的饭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做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初可能是真的累了,人一躺在大床上,就已经沉沉的闭了眼睛,但是南初的眉头一直紧锁,似乎怎么都没办法从这样的环境里回过神。

    辗转反复的。

    陆骁始终在大床边陪着南初,那大手轻轻拍着南初的后背,就像最初哄着陆初扬睡觉一样。

    一直到南初安静下来,陆骁才给南初盖好被子,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吻,而后翻身下了床,给南初准备晚餐。

    这样略带几分沉重的气氛,在南初觉得,是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陆骁哪里也没去,就一直在公寓里陪着南初。

    一晃眼,一天一夜过去了。

    陆骁的手机没响起来,也没任何从医院来的电话,这让南初始终紧绷的心,已经微微的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毕竟,医生说,徐敏芝如果能挺过72小时的监护期,那就基本度过危险期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,已经48小时过去了,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是一个好兆头,毕竟最困难的时候挺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南初的心思仍然忍不住有些沉。

    电脑开着,百度的都是和“危险期”,“监护器”,“老年人手术”这样有关系的字眼。

    陆骁看见南初长时间的在电脑面前,安静了下,直接把南初的电脑给盖了上去,南初这才回过神,看着陆骁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,我查资料呢!”南初不满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看这些乱七八糟的,等我陪你出去走走。”陆骁没收了南初的电脑,“何况,孕妇也不能一直看电脑,一直玩手机。”

    南初:“现在没电脑手机怎么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看书,逛街,没东西,做各种各样的事情,但是严禁再碰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陆骁!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南初生气,陆骁也不吭声,转个身,就拿了南初喜欢的东西放在南初的面前,南初开始还很骨气的拒绝了,但是下一秒,就有些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是我买的!”南初哼哼唧唧的。

    陆骁倒是没接话,看着南初吃了下去,陆骁这才微微的宽心。

    这两天,南初孕期的反应是开始了,毕竟南初怀着双胎,和平日肯定不太一样,之前是时间没到,所以,现在南初的胃口并不是很好,虽然她并没吐什么的。

    加上徐敏芝的事,南初其实并没吃多少东西。

    陆骁的担心怎么都下不去。

    现在见南初开始吃东西,陆骁紧绷的神经才微微的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陆骁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,那震动的频率和平日一样,但陆骁的情绪却在第一时间僵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默不作声的从南初的面前走开,一直到阳台外,陆骁才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陆成一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,很平静:“你妈妈走了。很安静。也算是解脱了吧。”

    陆骁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南初现在情况还好吗?”陆成一问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是不和南初说了。”陆成一想了想,“南初是一个很好的姑娘,其实内心很柔软的,而且,很多事都会不自觉的代入到自己的身上,南初从来不会怪罪别人,先怪罪的总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陆骁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怕南初把这些事,揽在自己的身上。”陆成一的声音听起来就显得疲惫,“所以,我是觉得,暂时不要和南初说了。等南初的情况稳定了,再告诉南初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陪着南初,你妈妈的事情我会处理,她这个人的脾气我了解,加上这几年,她在江城也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了。所以就让你妈妈安安静静的走。以后,你妈妈的位置边上,留一个位置给我。”

    陆成一的话很平静:“这样,我想这样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”陆骁的眼眶很红,声音也有些沉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挺好的。”陆成一倒是笑了起来,“你妈妈这几年和我说了很多次了,她现在的命都是偷来的,能有这么多年,就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,她看起来没事,但是生病,吃药比任何一个人都频繁,很多时候,没吃镇定的药,几乎已经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在重症监护里,你妈妈坚持着,是因为我不放弃,她大概是不忍心我难过,所以再那一直坚持着,真的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成一在回忆这两天的时光。

    太短暂了,但是留给陆成一的,却没任何愉快的记忆,全都是徐敏芝最痛苦的模样,不断的坚持,再坚持。

    就连医生都看不下去了,最终出来和陆成一说,放弃吧。

    甚至,现在闭眼的时候,陆成一看见的都是徐敏芝痛苦的样子,他真的很自责,或许再最初的时候,他就不应该再坚持了。

    徐敏芝是一个多怕疼的人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说对不起的人,是我。”陆成一许久,才很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陆骁没打断陆成一,始终这么安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一直到陆成一说完。

    陆骁才开口:“爸,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陆成一没再应声,而后,陆成一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陆骁就这么站在阳台上很长的时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他的手撑在栏杆上,安静的看着江城的车水马龙,很久不曾抽烟的陆骁,怎么都抵不住内心的那种烦躁的感觉。

    最终,他点了烟,并没抽,就这么夹在手心,任烟雾缭绕彻底的把自己包围了。

    陆骁不知道站了多久,才从这样的情绪里回过神。

    他把情绪敛的很好。

    陆成一都能看透的,陆骁怎么会不知道,南初的性格,十有八九会把徐敏芝的死,压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南初,很长的时间都走不出来。

    陆骁不想看见这样的南初。

    许久,在陆骁手中的香烟燃尽以后,他熄灭了烟头,快速的走回了屋内,去客房把自己彻底的冲洗干净,确定没任何烟味以后,陆骁才出来。

    陆骁出来的时候,南初正好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骁很自然的朝着南初走去: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睡了会,好多了。”南初应声,“医院没给电话吗?”

    “给了。”陆骁倒是说了,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南初在得到这样的答案后,明显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陆骁看着南初没说话,南初倒是被陆骁看的胆战心惊的:“怎么了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——”陆骁想了想,“爸想带妈回欧洲治疗。而且,妈的情况,在江城恐怕也不太好,子弹射穿了脊椎,也怕是会半身不遂。而江城的空气,环境,都不适合养病。”

    南初没说话,就这么看着陆骁。

    陆骁:“所以,明天从重症监护出来后,爸就直接带妈回欧洲,我会安排好这些事。妈和爸也不赞同你去医院,或者去送他们,他们是老人家,比较担心孕早期被影响到,所以,我们就不去了,可以吗?”

    陆骁的话,从来都是有理有据,南初也不可能找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何况,当年陆骁也是这样从重症监护里出来,就去了美国。

    所以,南初就算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但是怎么想也想不到,再看着陆骁,最终南初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乖。”陆骁亲了亲南初,“爸妈最怕的是你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会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吗?”

    “才不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敏芝的死,在陆骁和陆成一的双重隐瞒下,算是忽悠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为了不让南初有任何的怀疑,徐敏芝所有的事情,都是陆成一安排的,徐敏芝被葬在了江城的私人墓园里。

    入葬的那天,只有陆成一和陆骁来了。

    葬礼很简单,符合徐敏芝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葬礼结束后,陆成一带着徐敏芝最初给自己的定情信物,就直接坐飞机回了奥地利。

    那是当年,陆成一和徐敏芝允诺过,他们老了也以后要养老的国家。

    而如今,就只剩下陆成一一个人。

    去机场的时候,是陆骁亲自送的,陆成一没说话,只是安静的抱住了陆骁,陆骁闭了闭眼:“爸,一路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照顾好南初。”陆成一拍了拍陆骁的肩膀,“我和你妈妈都等着南初和你的孩子平安的出世,等孩子出世了,我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初扬很乖,我也很放心的。”陆成一笑,“你别老吓唬初扬了,如果忙不过来的话,可以在初扬放假的时候,把他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话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成一和陆骁说了很多,一直到催促登机的声音响起,陆成一才挥手,快速的朝着登机口走去,陆骁安静的站在原地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一直到陆成一的身影消失,陆骁才驱车离开机场,回了市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南初因为怀孕,所有的工作全面停止了。

    陆骁把所有的出差都已经推给了叶亦琛,每天准点下班,回到家里陪着南初,南初被陆骁的行为弄的有些哭笑不得的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自己就好似一个瓷娃娃。

    但是,两人相处的时间却多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在以前的时候,南初想都不敢想,现在反而都成了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甚至,每天接陆初扬,成了夫妻俩必定的功课。

    南初很享受这样的亲子时光,她喜欢看见陆初扬冲着自己跑过来,再一把抱住自己,却又在碰到自己的时候,被陆骁狠狠的抓了起来,训了一脸。

    这样的画面,总是让南初觉得心满意足的。

    南初站在流里台前,把陆初扬指定要吃的点心打包好,正准备离开,就已经接到陆骁的电话。

    南初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,接了起来:“你到啦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骁应了声,“我上去接你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瓷娃娃!几步路不会碎的。”南初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 陆骁倒是直接:“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什么意思!”南初忍不住哼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骁那声音很低,半笑不笑的,“有些人最近出门不是忘记关门,就是忘记带东西,要么就是差点把锅烧干了,要么就是开关没拔,差点烧房子了。”

    陆骁的吐槽倒是一点都不客气。

    南初怀孕已经快三个月了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