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599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7

第599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7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南晚推门而出,客厅一眼可以看穿,却没了任何的身影。(w?)(w?)

    韩启尧还是走了吧。

    南晚低头,自嘲一笑,她又有什么资格不让韩启尧走。

    而原本就显得安静的公寓,现在就越发的安静,在韩美心在的时候,还能感觉的到热闹劲,而如今,又已经恢复成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才刚不见,就是一种思念。

    将来可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南晚深呼吸后,叹了口气,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,找了衣服,准备去洗澡,这样全身汗涔涔的,也一样是让人格外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南晚很自然的脱了衣服,推开洗手间的门走进去的时候,就完全傻眼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刚按下马桶,转过身,那冲水声传来,也已经把南晚的模样印入眼帘,那是一瞬间的情绪,让韩启尧的喉结滚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姣好的胴体出现在自己的眼中。

    昔日的小姑娘也已经长成了性感的小女人,在低沉的眸光里,是一手无法掌握的触感,纤细的腰肢不堪盈盈一握,笔直的腿。

    还有低敛而下的眉眼,带着羞涩和紧张,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隐私地带。

    下一秒,南晚尖叫着转身朝着洗手间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真的以为韩启尧走了,才会像平日家里没人一样,在房间脱了衣服才进的洗手间,结果,这人却在洗手间内。

    这何止是尴尬,满脸火辣辣的烧着,甚至连解释的话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生怕韩启尧觉得,自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情绪,压得南晚一句话都说不上来,最终就只能掩面而逃。

    结果在南晚开门的瞬间,韩启尧再一次的抓住了南晚的手:“跑什么,进去洗澡,脱了衣服在出去,你是准备再重感再发烧一次?”

    迥劲的力道,温热的温度从掌心传来,南晚瞬间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她仍然捂着自己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男人却始终心无旁骛,直接把南晚拽进了淋浴间,调整好温度,而后把喷头递到了南晚的手里。

    南晚没赶伸手。

    “要我帮你?”韩启尧很淡的问着。

    南晚被吓的立刻摇头:“不要,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喷头瞬间被接了过来,在紧张里,春光乍泄。而韩启尧并没多看一眼,转身就从容不迫的离开了,仿佛之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甚至,是对南晚这个人,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倒是南晚有些彷徨失措,看着离开的男人,忽然再低头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全身镜里的自己,虽然不符合现在网红的审美,但起码也是一个五官称的上漂亮,身材玲珑的人,可就算是这样,韩启尧也没任何的兴趣。

    所以,韩启尧就真的只是把自己当南初的妹妹,完全不动心不动情。

    在这里也仅仅是因为这样的一层关系。

    呵呵——

    南晚自嘲的笑了笑,这才很慢很慢的冲洗起来。

    流水声已经覆盖了全部的声音,她听不见外面的任何动静,只是安安静静的在洗澡,甚至,南晚就好似故意的一样,在淋浴房里,无限的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一直到洗手间的门传来敲门声,南晚才微微一怔,关了水。

    “好了吗?”韩启尧的声音低沉有力的传来,“好的话,就出来,饭菜已经准备好了,别在里面冲太长的时间,你现在的情况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南晚绷着声音应着。

    韩启尧嗯了声:“我在餐厅等你。”

    而后,南晚就听见韩启尧的脚步声渐行渐远,她最终叹了口气,这才安静的把自己的身体擦好,穿上衣服,打开洗手间的门,朝着餐厅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果然,韩启尧已经在位置上坐着了。

    看见南晚过来的时候,他只是掀了掀眼皮,并没多说什么,示意南晚坐下来吃饭。

    南晚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顿饭,细无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吃完饭,晚上7点40分。

    南晚要收拾,却被韩启尧阻止了:“你去休息,我来收拾。”

    南晚一怔。

    “乖——”这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传来,像是在安抚南晚的情绪。

    可是,南晚却偏偏觉得这样的声音是在蛊惑自己的神经,她不敢多想,甚至也不敢多加停留,转身就已经匆匆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韩启尧看着南晚离开,这才把餐桌收拾了,从容不迫的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南晚就这么一本正经的坐着,眼睛在看着电视,但是却不能像韩启尧不在的时候那样的肆意。

    忽然,她的眼神就彻底的定格了。

    因为,她在不大的客厅的边缘,找到了不属于自己的笔记本电脑,还有堆积起来的文件。

    在角落的位置,看见了一个旅行箱。

    这是韩启尧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发现,让南晚的心跳加速,这意味着什么?是韩启尧要在这里住吗?

    甚至是在韩美心不在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就在南晚胡思乱想的时候,韩启尧已经收拾好走出来了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电影。南初演的。”南晚胡乱说了声。

    可是,电视屏幕上却是访谈类的节目。

    韩启尧一目了然,轻易的看穿了南晚的想法,很淡的解释:“等你好了,我再离开。那时候差不多美心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晚想了想:“我一个人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赶我?”韩启尧挑眉。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的想拒绝,但是拒绝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,就只能被动的看着韩启尧。而韩启尧低低的笑了笑,和南晚的局促比起来,他显得淡定从容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说话,那我就当你同意了。”韩启尧的声音很淡,“这段时间我并没回韩家,也不在自己的公寓,基本都在酒店。”

    南晚错愕了一下,脱口而出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和徐家的事情,还有我母亲的原因,加上公司的问题,所以,在酒店比较舒坦点。”韩启尧并没隐瞒南晚,“只是现在徐家的问题渐渐的抬上台面,酒店好像也不太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南晚很安静的听着,没开口。

    “在美心给我打电话,说你发烧的时候,我想了想,就擅自做决定过来了。”韩启尧解释的模样都坦荡荡。

    南晚觉得,自己想多了,都是自己龌龊,而不是眼前的男人有什么特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许久,南晚应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笑了笑:“生病了就在家里好好休息,等退烧了再去医院,我已经和医院说了。这段时间,你跟的手术很多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南晚应声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韩启尧的口气带了几分的歉意,“是我没考虑周全,太就没没接触这行,反而忘记了,还把美心丢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南晚立刻否认了,“美心没给我制造任何的问题,是我自己的身体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量力而行。”韩启尧淡淡的说着,“我回头让家政的过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南晚拒绝的很快,“我习惯一个人了,也不喜欢加家里有人,这巴掌大的地方,我收拾起来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速很快:“再说,我渐渐适应了就好了,其实后来我已经很少这样发烧了,大概是换了环境,然后工作忙碌,节奏有些跟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韩启尧挑眉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南晚保证。

    她不希望任何外人,来破坏她和韩美心两人的私密时光,总有一种感觉,明明知道韩美心不会属于自己,但是她还是想私心的和韩美心多在一起久一点。

    这样等以后,她会有一段很难忘的回忆,不至于带着遗憾。

    “头发也不吹干?”忽然,韩启尧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南晚一怔:“习惯了。吹到半干,再自然风干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没说话,站起身,拿了吹风机,很自然的吹着南晚的头发,那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,轻轻的抓着。

    气氛,越发的暧昧。

    南晚紧绷着情绪,完全一动不动的,一直到韩启尧彻底的吹干她的发丝,她才微微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韩启尧看着南晚离开的身影,没说什么,薄唇微掀,而后才把眸光转移到了面前的电脑,十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打起来。

    他赌,南晚今晚不会再出来了。

    南初和南晚的性格,截然相反,南晚会让你有一种很深沉的无力感,无力到最后,你觉得,你找的不是女朋友,而是一个同居的小伙伴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也是在很后来,韩启尧才真的明白,对南初的感情,并不是爱,只是喜欢,喜欢南初的性格,也是新鲜,新鲜自己的生命力从来没出现过这样性格的女人。

    和南初在一起,是朋友一般的舒服,所以谁都没提及分手。

    若不然,真的喜欢或者爱,就不会面对南初的时候,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那时候,韩启尧觉得自己是珍视南初的存在,现在他知道,男人在喜欢的女人面前,不存在隐忍,只存在野蛮和冲动。

    心如止水,就真的说明了,他只是把南初放在朋友的位置。

    可南初主动提出分手,却很大程度上让韩启尧崩溃,是自尊心受损,他没挽回,甚至是解脱,可是却又觉得不甘心。

    男人言不清道不明的自尊。

    才导致了后来的不可挽回。

    所以,终究还是命中注定。

    韩启尧只庆幸,自己的错过还不算太晚,还在可以挽回的余地里。

    很快,他的眉眼里藏起了深意,不再多想,专注的看着电脑上不断闪烁的数字,精准的下达一条条的命令。

    而南晚就果然如同韩启尧猜测的一般,这一晚上就再没出来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2点。

    韩启尧处理完全部的事情,盖上电脑,朝着南晚的房间走去,查看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结果,他却看见了一个在大床上翻来覆去的小女人,折让韩启尧微微拧眉,伸手抚摸了一下南晚的额头。

    并没烧起来。

    但南晚却睡的始终不稳定。

    是做梦了吗?

    韩启尧沉了沉,轻轻的抓住了南晚的手,像是在安抚南晚的情绪。南晚仿佛在大海里漂浮的时候,抓到了一根浮木,就这样紧紧的抓着韩启尧的手。

    她在不断的呓语,是真的做了噩梦:“爸爸不要……妈妈不要走……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长大了,很多事,在南晚看来都已经平静了。

    但是每一次生病不舒服的时候,南晚依然可以想到这些可怖的事情,还有天生对医院的恐惧,这也是为什么,南晚就算选择了当医生,也不敢再让自己去医院看病的原因,情愿自己在家里休息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,是根深蒂固的,有些东西,是可以拔除的。

    “南晚。”韩启尧轻轻的叫着南晚的名字,“我在这,别胡思乱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走——”南晚的手抓的更紧,就没从这样的梦魇里醒来过。

    韩启尧安抚着:“我不会走,好好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是一串听不懂的呓语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手却始终没松开过韩启尧的手,在韩启尧进来后,南晚的情绪似乎也跟着渐渐的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韩启尧就这么坐在床边,耐心的等着南晚睡沉。

    在南晚渐渐放松下来的时候,韩启尧刚想把手拿开,结果,南晚却一个翻身,紧紧的拽着韩启尧的手,怎么都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韩启尧是无奈了。

    很无奈的叹息。

    南晚似乎感应到韩启尧要离开一样,那手越攥越紧,最终,韩启尧放弃了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合衣,躺在了南晚的边上,微微扯过一丝被角,盖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南晚一个翻身,就这样抱住了韩启尧,就好似抱着巨大型的玩具一样,这一次,南晚是真的不再挣扎了,安安静静的渐渐进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韩启尧却被南晚弄的燥热不安,完全没了睡意。

    但偏偏,他又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忽然,韩启尧的眼神微微一怔,就这么看着南晚房间的柜子,柜子里摆着一只泰迪熊,他还记得。

    那是第一次见到南晚的时候,韩启尧准备的,想讨好南晚开心。

    也就只是顺手买的玩具,觉得那个年纪的小姑娘就应该会喜欢这样的东西,而那个时候南晚看见泰迪熊的时候,确确实实也是兴奋的。

    但是韩启尧觉得,这么早的东西不会再留着了,而现在,他竟然意外的在南晚的房间看见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的眸光沉了沉,没说话。

    南晚均匀的呼吸声在韩启尧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静谧的空间内,再没了其他的声响。

    韩启尧很沉的看着南晚,大手轻轻把她落在脸颊上的发丝给勾到了耳朵后,而后,在她的额头上亲亲一吻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你才能放松点呢?”韩启尧很是无奈的开口。

    回应韩启尧的,是南晚越发紧攥的手,韩启尧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沉,搂着南晚,也一起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南晚的生物钟准时的让她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然后,南晚在片刻的恍惚后,就彻彻底底的清醒了过来,她看见韩启尧就这么躺在自己的身边,一只手搭在她的腰间,一只手已经盖在自己的眼睛上,避免太过于刺眼的阳光。

    南晚下意识的看着窗帘。

    因为是早期的房子,根本不存在任何遮光帘的说法,她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后来是南初的房间换了,她的房间却始终就如同最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重点是为什么韩启尧和自己会睡在一起,昨晚发生了什么。可是身体的感知却很清楚的告诉南晚,昨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结果,就在南晚错愕不已的时候,韩启尧也已经微眯的睁开了眼,那声音带着男人清晨特有的沙哑:“醒了?”

    南晚僵着,连回答都已经不知道怎么继续了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倒是很自然的伸手,抚摸南晚的额头:“我还以为你又烧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南晚应声,完全被动。

    韩启尧靠的太近,甚至这人的肌肤已经可以轻易的碰触到自己,这样的氛围,让南晚的情绪紧绷了起来,每一根神经都毫不松懈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不声不响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看我?”韩启尧淡淡的问着。

    南晚啊了一声,抬头。

    额头撞到韩启尧的下颌骨,道歉的话已经在嘴边了,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韩启尧却忽然捏着他的下颌骨,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很轻的吻,并不深入,就只是贴着南晚的唇瓣。

    仿佛害怕自己的一个动作,就把南晚彻底的吓到了。

    但韩启尧却也没松开南晚,南晚的手下意识的抵靠在韩启尧的胸口,推搡着,但这人却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一个措手不及,南晚跌在了床上,韩启尧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唇,从来没分开过,韩启尧的呼吸变得急促,清晨某一处的反应也跟着越发的明显,就这样贴着。

    南晚的脸滚烫的烧着,呜咽着,摇着头:“唔——”

    可这样的挣扎却显得软弱无力,耳边传来的是韩启尧低沉带着情欲的声音:“可以吻你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……”南晚红着脸,完整的话都说不完。

    在她的话音落下时,韩启尧的动作却忽然变得激烈了起来,原本的浅尝即止在下一秒就彻底的成了攻城掠池。

    不给南晚任何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个新手,怎么可能抵挡的了老手的攻势,加上那样复杂而矛盾的情感,最终不过是让南晚弃械投降。

    彻彻底底的,周遭的空气只剩下好闻的烟草味,还有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,那是自己的沐浴露的味道。

    心头一软。

    南晚真的想,时间就在这一刻静止下来。

    但羞涩,却也在心口不断的乱撞,一下下的,呼吸都越发的局促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在一阵低吟后,南晚才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。

    韩启尧松开了南晚,双手就这么撑在床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怀中早就已经红着脸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那眸光越来越沉,沉的仿佛要把南晚卷进去。

    而南晚则显得羞涩,恨不得能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。

    想过千万种可能,真的唯独没有想到,韩启尧有一天会这样主动的吻自己,不是礼貌的吻,而是男女之间带着情欲的吻。

    甚至,这人的反应,她都可以 清清楚楚的感觉的到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?”韩启尧眉眼含笑,问着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不吭声了,转过头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害羞了。”韩启尧逗上瘾了,并没打算放过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韩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希望我吻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韩启尧真的俯身而下,南晚才飞快的叫着:“韩启尧——”

    韩启尧就这么沉沉的看着她:“太敷衍了。”

    南晚哪里被人这么逗弄过,根本完全没了反应,最终就只能僵着,而韩启尧也知道南晚的极限差不多就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他趁着南晚分神,很快在她的唇瓣上亲了亲:“今天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而后,韩启尧就主动起身,直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,一边走一边交代:“去我的行李箱,把衣服拿出来,一会放在门口,我换洗。”

    也没等南晚答复,韩启尧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洗手间里。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又好又坏。

    但是却无法抵抗。

    最终,南晚放弃挣扎,深呼吸后,一直到自己的呼吸彻底的平静下来,她才快速的朝着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南晚打开了韩启尧的行李箱,里面整齐的放着衣服。

    西装不可避免的被压皱了。

    南晚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先把韩启尧要的衣服准备好,放在洗手间的门口,敲了门:

    “衣服我在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启尧很淡的应了声。

    而后,南晚就转身,把行李箱的衣服都收拾了出来,这才发现公寓小的可怜,除去两个房间,连多余的地方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但最终,南晚还是仔仔细细的把衣服给整平,挂在了自己的衣柜里。

    原本都是女性衣服的衣柜忽然多了韩启尧的衣服,那种感觉,燥热的让南晚怎么都没办法抚平。

    她站在衣柜门口,看了很久。

    甚至韩启尧已经从洗手间出来了,南晚都还没回过神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