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05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13

第605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13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结果,现在竟然出现了程咬金,这种感觉,真的糟糕透顶。()(w?)

    沉了沉,韩启尧拿起电话,直接给秘书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许秘书在接到韩启尧电话的时候倒是有些惊讶:“韩总,您不是去医院了?”

    “医院附近有什么靠谱的地方?”韩启尧想了想,“适合宴请朋友,又可以聊天的,人不多,两人这样。”

    南晚的思维,韩启尧摸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不管是暧昧不暧昧,有朋自远方来,南晚首先想到的肯定是一个适合聊天安静的餐厅,但是又相对可以吃的到比较地道的江城菜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许秘书很快就回答了韩启尧:“在华盛大厦29层有一家餐厅,符合您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嗯了声。

    很快,他挂了手机,直接取车去了华盛大厦。

    在韩启尧把车停靠在车库的时候,他给南晚打了一个电话,结果,南晚的手机却始终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韩启尧冷笑。

    很好,聊天聊到电话都已经可以不接了。

    他沉了沉,没说什么,许秘书已经把他要的资料发了过来。在他的描述里,餐厅的监控果然看见了南晚和威廉一起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亲亲密密的,好不热闹的样子。

    韩启尧关了手机视频,直接坐着电梯上了餐厅。

    餐厅的经理第一时间就接到电话了,恭敬的在门口等着韩启尧:“韩总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没说话。

    餐厅经理很识趣:“南小姐在靠窗的隔间小包厢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嗯了声,餐厅经理没再跟上去,韩启尧已经朝着小包厢的位置走了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包厢内。

    南晚点了不少江城的特色菜,一个劲的叫着威廉吃着,和威廉说着这段时间的事,更多的时候,聊得还是在学校里的事。

    南晚有些感慨:“出了社会,才发现,还是学校好,单纯啊。”

    威廉很习惯的捏了捏南晚的脸颊:“不出社会,你学的那么辛苦,不是没用了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南晚点点头。

    威廉看着南晚的模样,眼中的笑意倒是渐渐沉了下来,正想开口的时候,包厢的隔帘却被人打开了。

    南晚和威廉都微微一愣,看着入口。

    然后,南晚就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站在门口的人是韩启尧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忽然就让南晚觉得,自己做了坏事,被韩启尧当众抓到了。可是,明明她什么也没做。

    韩启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就在南晚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韩启尧倒是自然的朝着南晚的方向走来,在南晚的边上坐了下来:“请朋友吃饭,怎么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很自然的搭在南晚的椅子上,低头看着南晚,声线温柔。

    这样的姿态,再清楚不过的告诉威廉,他们的关系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威廉微微一拧眉,很快反应过来韩启尧的身份:“韩学长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在学校的知名度,可以赶超任何人,就算很多人不认识教授,也不可能不认识韩启尧,他就好似医学界一颗冉冉升起的巨星,扬名立万。

    但是,却在最顶峰的时候,洗手金盆。

    不管捧着多少钱来找韩启尧,韩启尧都不再接手术了,或者说,不轻易的手术。

    对于韩启尧的传奇,威廉是熟记于心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人,都想达到韩启尧这样的巅峰。

    所以,威廉不可能不认识韩启尧,但是也万万没想到,韩启尧和南晚之间的关系……

    这个模样,傻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他自嘲的笑了笑,总觉得,自己还没来得及出手,就已经在起跑线上输的一塌糊涂了。如果是别人,他可以竞争,但是面对韩启尧,威廉知道,自己是一点胜算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韩启尧淡淡的打了招呼,“既然来了江城,自然不能怠慢,而且你还在瑞金,更是要欢迎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。”威廉不卑不亢的说着。

    韩启尧冲着威廉笑了笑,而后才看着南晚:“晚晚,回头你要带威廉到本色去吃饭,那里的江城菜比这里地道,风景也更好。”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吧,连威廉的名字都知道了,这要不是有备而来,打死南晚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女朋友比较少应酬,所以不太了解这些地方,等我有空了,亲自带你去。”韩启尧大方的说着,却又已经把自己和南晚的关系说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安静的看着威廉变了变脸色。

    但是全程,韩启尧却没表露分毫的情绪,而是看着南晚,很自然的把南晚喜欢的菜给夹到了南晚的盘子里。

    “试试这些,还算不错的吧。”韩启尧说着。

    南晚全程被动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韩启尧也不介意,就干脆亲手喂着南晚,南晚脸皮薄,哪里能受得了在外人的面前和韩启尧亲亲我我的。

    才吃了一口,她才小声的说着:“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启尧也不为难。

    南晚和威廉之间的气氛,忽然因为韩启尧来了,就一下子冷了下来,原本还在兴高采烈的聊着学校的事情,瞬间就变成了医学学术上的讨论。

    说不出的感觉,就好像威廉在韩启尧的面前,总要一争高下一样。

    毕竟,在威廉看来,韩启尧已经离开医学界有段时间了,就算偶尔的手术,也赶不上现在不断完善的学识。

    结果,韩启尧却回答得游刃有余,最终,威廉的声音渐渐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南晚看不下了,在桌下扯了扯韩启尧的衣服,示意他不要太过分了,韩启尧没理会南晚,只是在桌下轻轻的抓住了南晚的手。

    那声音很轻,轻的只有南晚才听得见:“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的画面,看的威廉在也坐不住了,他匆匆的站了起来:“南晚,我要回去了,下午的时候还有一个医学会要开,不能迟到。”

    明明下午什么事也没有。

    南晚立刻也跟着站了起来:“好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很淡的看了一眼南晚,威廉立刻开口:“不用了,你陪着学长吃饭吧,我打车回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威廉没给南晚再说话的机会,匆匆推开隔间的门帘,就已经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晚看着威廉离开的身影,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“他走了,你失望了?”韩启尧的口气仍然冷淡,但是却带了几分的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南晚本来就不是一个会吵架的人,再看见韩启尧这样阴阳怪气的口吻,更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许久,南晚才说:“威廉学长只是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韩启尧问。

    南晚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韩启尧就这么看着南晚,并没退让的意思。

    南晚被韩启尧怼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,忽然就感觉到了韩启尧要真的霸道不讲理的时候,是一点机会都不会给你留的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一点都不好。

    又似乎是被韩启尧这样的咄咄逼人给气到了。

    明明她和威廉再清白不过,可韩启尧的字里行间就好像今天是来捉奸的。南晚没处理过这样的关系,没办法做到圆滑,就只能把自己最真实的表情表露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可能因为和你在一起,就不理睬我的朋友。”南晚一字一句说的再清楚不过,“何况,学长曾经帮了我很多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看着南晚护着威廉的模样,怒意就瞬间升腾了上来。

    但是面对南晚的时候,韩启尧还是忍住了情绪:“你的男朋友是我,而非威廉。首先你要把我的情绪考虑在威廉的前面。而不是牵着威廉的手走出医院,让医院的人都认为你们才是男女朋友关系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耐着性子,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“韩启尧——”南晚很长时间找不到一句话,许久才说着,“别人的嘴,我管不了的,但是我不能把学长置之不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为了他和我吵架?”韩启尧问着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用力的深呼吸。

    她再不会处理人际关系,在这样的情况下也知道自己不适合和韩启尧继续说话,说下去,指不定两人就会吵得更厉害。

    这件事,说不出谁对谁错,在南晚看来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

    但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冷静。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。”南晚站起身,“我下午还有事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陪我吃。”韩启尧的态度也很强硬。

    南晚:“不要。我要回去了,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完回去。”韩启尧根本不给南晚任何拒绝的空间。

    而南晚笃定了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和韩启尧继续争执,她觉得,他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冷静,冷静了才可以心平气和的讨论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在韩启尧一个松手,南晚就直接挣脱开了,快速的跑出了隔间。

    韩启尧看着南晚离开的身影,低咒了一声,立刻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结果,南晚已经先行一步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等韩启尧追出来的时候,南晚刚刚好上了出租车,韩启尧没能及时追上南晚,他站在原地,脸色越发的阴沉。

    而再给南晚打电话,南晚的手机却继续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这下,韩启尧就这么安静的站着,看着南晚坐的出租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,他一言不发,转身取了车,直接驱车回了公司。

    那是一口气憋在心口,怎么都没办法发泄出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瑞金医院。

    南晚在下班的时候,就看见威廉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她想起之前韩启尧的反应,勉强的笑了笑:“学长,你等我一会,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威廉没说话,在沙发上安静的坐着。

    南晚很快把手里的事情处理好,收拾好桌面,这才站起身,看着威廉:“对不起,学长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和我说对不起。”威廉倒是冷静下来,“要是我女朋友和别的男人出去吃饭,没和我说一声,大概我也不会太高兴。”

    南晚没应声。

    “你啊,做事情永远做不到圆滑,只对学业有想法。”威廉低低的笑出声,“傻瓜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吧。”南晚也很绝望。

    “和他好好解释下,就没事了。”威廉笑着说,“学长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。”说着,他顿了顿,认真的看着南晚,“我真的没想到,学长和你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南晚:“我也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和韩启尧在一起,就好似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忽然,这么多年的梦,一下子实现了,真的让南晚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,但却又偏偏实实在在的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南晚知道,自己需要时间来适应现在和韩启尧的关系。

    各种突发的意外处理不好,也并不是多奇怪的事情,她的性格就会导致很多事情的发生。

    “南晚。”威廉忽然叫着南晚的名字。

    南晚一怔,看着威廉:“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。”

    威廉安静了下:“你和学长说过吗?我一直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。我也不认为你缺钱,或者别的什么非做不可的原因。但是这样做,对一个女人的名誉伤害是非常大的,特别是在江城这样的地方。看似开放,其实还是相对传统的。”

    威廉实事求是:“学长的家庭环境,允许吗?”

    那是对南晚的关心。

    南晚对人很死心眼,对你好,那就是真的好,会不顾一切飞蛾扑火的好。

    所以,在南晚和韩启尧的互动里,威廉看的清清楚楚,韩启尧才是占据主动权的那个人,南晚是被动的人。

    他不想有一天,因为这样的事情,南晚最终落得偏体凌伤的地步。

    南晚却因为威廉的话,始终很沉默。

    她和韩启尧之间,又岂是威廉想的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但威廉的问题,南晚却可以给了答案:“当年我去代孕,学长就当我是非去不可吧。”

    威廉微微惊讶:“你的意思是,韩学长并不知道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南晚应声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威廉的表情一闪而过的惊愕,“学长是医生,你当年代孕,差点导致你的心脏功能再一次严重受损,以至于现在季节交替的时候你都服用心脏病呀,这就意味着,你想再要一个孩子,就是拿命来赌。学长要想知道,顺藤摸瓜不难知道你做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毕竟生过孩子,没生过孩子,医生还是可以检查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,南晚又要怎么解释呢?

    和韩启尧想走的更远,这些问题,就势必要面对的。

    南晚很安静的听着威廉的话,许久才说着:“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威廉见南晚执拗,也不好再说什么:“知道自己做什么就可以。哪天要哭哭啼啼的,我不介意你来找我哭,我的胸膛随时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南晚笑了:“那以后学长的女朋友非要打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目前单身,有介绍的吗?”

    “噢,我要好好给学长参谋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聊着天,中午被弄的尴尬的气氛,倒是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而后,南晚看了眼时间:“我不学长说了,我要去接美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美心?”威廉一愣。

    “他的女儿。”南晚没隐瞒,但是也没多解释,就冲着威廉挥挥手,“我先走了,学长也早点休息,倒时差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威廉苦笑。

    他大概是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有女儿,一样不能阻挡南晚的脚步,他孜然一身,陪在南晚身边多年,也一样不得佳人的青睐。

    终究是,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南晚在推门而出的时候,就愣住了,那瞬间,那种忐忑不安的情绪就笼罩了她周遭的每一根神经。

    因为,她看见韩启尧就这么双手抄袋,靠在墙壁上,安静的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人的表情,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南晚在韩启尧的表情里,根本判断不出来,这人在这里站了多久,听了多久,而之前,她和威廉说话的时候,这个门一直是虚掩的,并没关上。

    有心的话,可以把她和威廉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如果韩启尧听见了,那么他会怎么想自己。

    偏偏,这些话,南晚又不能主动问出口。

    最终,南晚被动的站在原地,看着韩启尧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接我女朋友下班。”韩启尧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虽然口气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,但是那姿态却很清楚额告诉南晚,他并不是太舒坦。

    偏偏,威廉也跟着从办公室走了出来,看见韩启尧的时候微微一怔,倒是很快就变得落落大方起来,不卑不亢的:“学长,我想我有必要解释下,我和南晚并没任何暧昧,就只是很正常的同学之间的互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启尧很淡的应着,漫不经心的。

    这话听进去几分,没人明白。

    而显然,韩启尧不想在这里继续多呆下去,或者说,不想和任何与威廉有关系的话题再胡搅蛮缠。

    他当着威廉的面,就这么自然的牵起南晚的手:“走了,美心等下要等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晚这下是真的不敢再多呆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不急不慢的牵着南晚,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点,是医生下班的时间,大家看见韩启尧和南晚的时候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毕竟中午才看见南晚和威廉两人走出去,看起来亲密,结果转个身,南晚就和韩启尧这样亲密无间的走出去。

    那个牵手,好像是韩启尧主动的?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——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中午的时候,韩启尧不就是在试探大家,南晚和威廉的事情?明明认识南晚,却要装作漫不经心的态度。

    而他们说了什么?

    威廉和南晚天生一对?

    忽然,在场的人毛骨悚人,真的害怕有一天韩启尧就把这笔账算到了自己的头上,毕竟韩氏集团才是瑞金医院真正的控股人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是韩氏的总裁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真的是让人觉得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倒是南晚上了车,看着专注开着的韩启尧,这人摆明了不想和自己说更多的话,就只是这么把握着方向盘,看着前方的路况。

    许久,南晚才艰涩的开口:“你来多久啦?怎么不进来找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和威廉聊的正开心?”韩启尧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吧,这口气就是来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但是南晚关心在意的并不是这些,而是韩启尧如果来了很长的时间,是否听见了自己和威廉最初的聊天内容。

    那个代孕的孩子——

    想到这些,南晚就觉得恐慌,那是一种怎么都没办法安定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个红绿灯,韩启尧稳稳的把车子停靠在路边,看着南晚低头沉思的模样,他忽然伸手,就这么捏住了南晚的下颌骨。

    南晚的声音都有些含糊不清的: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怕我听见什么?”韩启尧问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的情绪一下子变得紧张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。

    韩启尧就这么看着南晚,很久没说一句话,这样的眼神看的南晚坐立难安的,一直到信号灯变了,南晚才说着:“绿灯了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这才重新挂挡,车子朝着幼儿园的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车内的气氛,说不上来的压抑。

    许久,打破这样压抑的人是韩启尧:“南晚,我不希望我和你之间有任何的秘密。或者是别人知道的事情,我不知道,我情愿你主动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很淡,但是眼神却没看向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的手心汗涔涔的,就这样抓着椅子的边缘,她一瞬间就知道了,韩启尧其实什么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偏偏,这人在这样的问题上,并不会主动问,要自己坦诚交代。

    可南晚却无从说起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怎么解释,都不对劲。

    但是不解释的话,南晚也很清楚,韩启尧不会就这样放过自己的。

    南晚莫名的总有一种感觉,刚冒出头的小苗,瞬间就要被人彻底的扑灭了,灰飞烟灭……

    真的是,很焦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绪里,韩启尧开车已经停靠在幼儿园的门口,他熄火下了车,南晚不敢多等,立刻也跟着下了车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摆明了没打算和南晚交谈的意思,朝着幼儿园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南晚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