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15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23

第615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23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里面安安静静的,而亲子鉴定的结果,已经被助理答应好了,放在桌面上,助理没跟着进去,就这么站在了实验室的外面。 w?

    那叠文件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前面都是医学的配比数据,最关键的结果,就在最后一页。

    明明只有几步路,韩启尧却仿佛走了很久很久,甚至站在文件面前,韩启尧的手指捏和文件,却怎么都没打开的勇气。

    许久,他深呼吸后,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。

    在鉴定结果身上出现的字眼,让韩启尧的表情瞬间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欣喜若狂,兴奋……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情绪瞬间就笼罩在韩启尧周遭的每一根神经上。

    因为韩美心和南晚的鉴定结果是母女关系,基因配比的相似度达到了999%。

    没有人可以再否认南晚和韩美心的关心。

    也可以明白了南晚看见韩美心的时候,那种喜欢和在意,那是天生的母爱,更懂得了韩美心这样一个拒人千里之外的孩子,见到南晚的喜欢。

    而更让韩启尧激动的并不是这些——

    因为,他清清楚楚的记得,南晚和自己说,生下孩子,是因为她爱他。

    长期来,压在心口的一块巨石,在这一份鉴定结果里,已经彻底的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韩启尧抓起鉴定报告,直接走出了实验室。

    助理再韩启尧离开后,这才重新设定了实验室的密码,医院需要的医生才可以进入实验室里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的身影早就已经第一时间从助理的面前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南晚刚刚从手术室出来,不算太复杂的儿科手术,南晚参与了,也亲自主刀了。

    只有在这样的时候,南晚才可以让自己完全不想韩启尧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也就只是短暂的时间,因为南晚很清楚,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她一样可以看见韩启尧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似乎,也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南晚换了衣服,朝着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南晚推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,她就看见了韩启尧的身影,韩启尧看见南晚的第一时间,就已经站起身。

    一步步的朝着南晚的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南晚也不再后退,因为根本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“手术很成功,主任对你很赞赏。”韩启尧笑着看着南晚,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的抚摸着南晚的肌肤,“我的南晚,真的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南晚低着头,没应声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看了手术的全过程。”韩启尧继续说着,似乎在缓解南晚看见自己的紧张情绪。

    被提及工作的时候,南晚安静了片刻:“我有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韩启尧给了肯定的答案。

    南晚的眼睛亮了一下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启尧点头。

    南晚脸上的欣喜藏不住,能被韩启尧赞美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。不管韩启尧和你什么关系,在面对手术这样严谨的事情里,韩启尧只有好和不好,并没有别的答案,也不会因为和你的私交就有任何的放手。

    “这么高兴?”韩启尧失笑的看着南晚。

    那手已经很自然的牵住了南晚的手,南晚瞬间就安静了下来,韩启尧很淡的看着南晚,倒是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带你去吃饭。”韩启尧很平静的说着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这段时间来的例行公事,南晚没说什么,就算不情愿也挣脱不掉,她被动的被韩启尧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韩启尧并没询问南晚吃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询问这些问题,南晚都会给你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。

    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南晚做决定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能带南晚去的地方,都是南晚喜欢的,所以,南晚并没任何的意见。

    只是这顿饭,让南晚隐隐觉得韩启尧有些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心不在焉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韩启尧,南晚从来没见过。在南晚记忆里的韩启尧从来都淡定的不能再淡定,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事情,都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有事的话,不需要陪着我吃饭的。”南晚许久很安静的说着。

    韩启尧喝了一口汤,这才看着南晚:“没是。你吃你的饭。”

    而后韩启尧就已经把餐盘放好,很自然的靠在椅子上,就这样看着南晚,椅子微微靠后了点。

    南晚安静了下,没说话,仍然在慢慢的吃着。

    韩启尧也不紧不慢的等着,并没催促。

    一直到南晚吃完饭,韩启尧这才站起身买单后,牵着南晚的手朝着餐厅外离开。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南晚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,因为这根本不是去医院的路,而是朝着另外的方向开了去,这让南晚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她看着韩启尧。

    这次,韩启尧没等南晚开口,就已经解释:“跟我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南晚:“我下午有门诊。”

    “门诊之前会让你回来。”韩启尧说的霸道。

    然后,南晚就不说话了。因为南晚很清楚,反抗对韩启尧一点用处都没有,还不如安静的听话。

    虽然,这样的安静很被动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看着南晚低着头,一直盯着手机,随口问着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聊天。”南晚很淡的说着,眼皮都没掀。

    “和谁?”韩启尧又问。

    “麻醉科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这次,南晚直接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理韩启尧。

    韩启尧挑眉,倒是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,说的直接:“如果是男的,还是和业务无关的聊天,这种时候,你要很直接的说,你有bet36365官方网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结婚。”南晚说的很直接。

    韩启尧安静了下,忽然就这么笑了起来:“老婆,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南晚一怔,直接把头转向了窗外,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,完全没再开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的那一声“老婆”却让南晚怎么都没办法淡定了。

    这人说的太忽然了,忽然的让南晚觉得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似乎感觉的到南晚的不自在,他的手很自然的牵住南晚的手,一个反手,两人十指相扣:“你不是我老婆,那谁是?”

    “徐嘉莉。”南晚的声音很生硬。

    “吃醋了?”韩启尧又跟着笑。

    南晚没应声。

    南晚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不可能对任何事情都无动于衷的,她也不是圣母,她也有七情六欲的。

    韩启尧倒是没再解释,就这么紧紧的攥着南晚的手,一边专注的开着车。

    南晚却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她好像真的就如同徐嘉莉说的,彻彻底底的成了他们夫妻之间的第三者,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第三者。

    偏偏,韩启尧不放手,南晚连逃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渐渐地,南晚眼神里的光黯淡了下来,那低敛下的眉眼,眼眶酸胀的难受,鼻头有些微酸。

    就连被韩启尧攥住的手,都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则不动声色的把南晚的手指一根根的舒展开。

    而后,车子缓缓的停靠在了一个戒备森严的小区。

    南晚回过神:“这是什么哪里?”

    韩启尧没说话,门口的监控读到了韩启尧的车,很快,车子驶入了小区,开了十分钟的时间,在一栋独栋的别墅面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很现代化的设计,线条流畅,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。

    在南晚错愕的时候,韩启尧已经下了车,绕到副驾驶,示意南晚也下车。

    南晚很被动的被韩启尧带下车,就这样牵着手朝着别墅大门走了进去,站在大门口,韩启尧牵起南晚的手。

    南晚费解的看着韩启尧:“你要去找朋友吗?”

    韩启尧不说话,就这样牵着南晚的手,把大拇指按在了指纹锁上,然后,门应声而开,南晚更是错愕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南晚的声音都颤抖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牵着南晚的手朝着别墅内走去:“看看喜欢吗?”

    南晚的呼吸有片刻是停止的,总觉得韩启尧给自己下了一个套,但是她却老老实实的跳入了韩启尧的陷阱里。

    在这个偌大的别墅里,南晚连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起来。

    韩启尧带着南晚,一个个房间的参观。

    别墅很大,所有的功能都几乎完美。就连外面的院子都是修剪的整整齐齐,干干净净的。

    甚至,设计的审美都很符合南晚的要求。

    南晚在别墅里,还看见了很多自己曾经学画时候的画作。那些画,南晚很久都不曾再看过了,结果却没想到,在这里遇见了。

    她捂着嘴,很久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不喜欢的话,我让人再来改动。”韩启尧的声音再温柔不过,就这么从身后抱住了南晚,“这里闹中取静,周围的邻居也影响不到我们,隐私做的很好,可以保护好你和美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买任何的家具,这些事要等女主人来选择。你喜欢的,你就可以直接买下来,这里应该是由你来布置。”

    &nb

    sp;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二楼给你准备了画室,正好对着阳光。我问过南初,南初说,你安静的时候,还是会喜欢画画的,里面的材料都齐全了,你有差的再告诉我。而画画的老师,你需要的话,我可以给你找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去画室,二楼就是我和你的卧室,还有一间书房和婴儿房。三楼是美心的房间,四楼暂时没想到用作什么。地下室是影音室,酒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启尧很认真的和南晚介绍这栋别墅,但是字里行间的每一个细节都没忘记南晚喜欢的设计和东西。

    南晚再傻也明白韩启尧的意思,她眼眶酸胀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起来,南晚深吸一口气,而后,她看向韩启尧。

    南晚张口欲言,但韩启尧却已经掌握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他俯身,亲着南晚的唇,一下下的,并不深入,但是却显得温柔缱绻。

    大手已经紧紧的攥住了南晚的腰肢,南晚被抵靠在落地窗的护栏上,居高临下的,却可以把整个别墅的大厅彻底的收入眼中。

    “韩启尧——”

    “晚晚——”韩启尧低低的说着,“给我生一个孩子,好不好。守着你怀孕,然后一起看着孩子成长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知道南晚的遗憾,不能陪着韩美心成长。

    而他也有遗憾,没能守护南晚怀孕的那个过程,没能亲眼看见南晚给自己生下孩子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的未来很长很长,有的是时间可以弥补这些遗憾。

    结果韩启尧这话说出口的时候,南晚却忽然笑了,她看着韩启尧:“你是要把我养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韩启尧眉头微拧。

    而南晚很淡的说着:“你的梦想,我不可能完成。但是我想,很多人都可以给你实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。”韩启尧眼神微眯。

    南晚一字一句说的再清楚不过:“我不知道你对于我当年做的事情知道多少,但是我当年那么做,也算是报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南晚。”韩启尧有一瞬间,情绪被紧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一瞬不瞬的看着南晚,这是第一次,韩启尧看不出南晚的心思,他的眸光越发的低沉,抄在裤袋里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我的心脏问题,我想你知道的。虽然换心手术后,我和正常人无异了,也可以结婚生子。但是,我却贪婪的提前使用了这样的权利,在生孩子的时候,我出现了意外,这样的意外就是导致我再怀孕,就是拿命来赌。”

    南晚说的面无表情的:“所以,我不会再生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的脸色一变:“为什么你从来没和我说过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很重要吗?”南晚没回避韩启尧的眸光,“我以为,这是我的个人问题。再说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顿了顿:“所以,就这样吧,不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全程没说话,就只是看着南晚,那种情绪,却随着南晚的话,越来越阴沉。

    是对南晚的心疼,是对自己的指责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南晚当年是花了多大的勇气,才能一个人休学,在加州生下孩子,甚至在生孩子的过程里,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还能坦然的面对接下来所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韩启尧不敢想,也不敢想。

    而在亲子鉴定出来的前一晚。

    其实韩启尧就已经知道了结果,沈沣在第一时间也把调查的结果发到了韩启尧的邮箱,所有的事情都彻底的对应上了。

    徐嘉莉做的事,徐家的隐瞒,包括徐嘉莉和前男友生的孩子——

    每一件事,韩启尧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要做的,就是用余生,来守护南晚,来弥补自己之前亏钱南晚的。

    南晚从来不曾欠过自己任何东西,而他,却欠南晚无数,再也无法还清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觉得,我和你在一起是为了孩子?”韩启尧问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推开韩启尧:“是与不是都不重要,我和你不适合就是不合适。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安静的看着南晚,那眸光灼热的可怕。

    南晚被看的下意识的后退,可是她却无路可退,就这么彻底的抵靠在了门板上,完全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许久,是韩启尧打破了这样的沉默:“你曾经和我说过,你当年生下孩子,是因为爱孩子的父亲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南晚不否认,但很快,南晚摇头,“不是——”

    徐嘉莉的话还历历在目的回荡在南晚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是为了韩启尧生下了孩子,结果残忍的事实却告诉她,她只不过是徐嘉莉的一个棋子,她以为的一切,都在徐嘉莉出现的时候,一切都结束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不过是南晚的幻觉。

    那一次的怀孕生子,也不过是南晚用来提醒自己,她做了多蠢的事情。

    南晚不说话了,挣扎着,也不想和韩启尧再面对面,她只想选择逃。

    “是爱,还是不爱。”韩启尧却没打算放过南晚,逼着南晚,执意的要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南晚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问题再一次的被韩启尧绕了出来,她看着韩启尧,眼眶彻底的红了起来,就这样看着韩启,拼命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爱不爱他。”韩启尧捏着南晚的下巴,问着。

    南晚拼命的摇头,拼命拼命的摇头:“不爱,不爱,不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韩启尧继续问着。

    南晚捶打着韩启尧的胸口:“你不要再问我了,不要再了,为什么要一直逼着我,为什么!”

    而韩启尧却很自然的抓着南晚的手,一段话,每一个字都说的格外的清晰。

    南晚瞠目结舌的看着韩启尧,完全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说爱,是因为你以为徐嘉莉让你代孕的是你和我的孩子,所以你拼死也要把孩子生下来。就算是后来出现了各种意外,你也要保住孩子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韩启尧问着。

    沈沣的调查报告里,没说南晚出了什么意外,只是提及了在当时签字同意的时候,南晚很直接的要求,出了事,要先保住孩子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,就连代理和医生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因为很多人把代理孕母只是作为一个职业,一个来钱快的职业,在危险的面前,他们首先保住的是自己的性命,而非是孩子的性命。

    而南晚则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的……”许久,南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完全的被动。

    韩启尧却没放过南晚:“而后来,徐嘉莉找你的时候,却告诉你,美心根本不是你和我的孩子,是她生下来的。而你的孩子早就已经被送走了,是不是!”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起码到现在,南晚都没想到,韩启尧有一天会知道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徐嘉莉不可能把这些事情告诉韩启尧的,这无疑狠狠的给自己打了脸,也对徐家没任何的好处。

    那么,这是韩启尧自己调查的结果。

    可,韩启尧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!

    “南晚。”韩启尧的声音放缓了,“你爱我,你很爱我,从一开始到现在,你都是很爱我的,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不对——”南晚捂着耳朵,不想再听下去。

    她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抓着南晚的手,把她放在了自己的掌心:“对不起,南晚。我从来不知道这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知道,韩启尧不会让现在的事情演变成这样的局面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,在第一时间,韩启尧就会选择和徐嘉莉彻底了断婚姻关系,而不是拖延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,韩启尧根本不会允许这些事情的发生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世界上,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南晚渐渐的冷静了下来:“不重要了。都过去了。是与不是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韩启尧:“所以,就这样好不好。我最后的念想也没有了,何必再勉强,这样只会提醒我,我做了什么。我也是人,我也会痛。”

    “南晚。”韩启尧念着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叫我。”南晚摇头,“求求你,放过我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韩启尧应声。

    在得到韩启尧的答案,南晚想也不想的就朝着楼梯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就在南晚的脚踏上楼梯的时候,韩启尧很淡的开口:“看完这些资料,你如果还想走的话,我不阻止你。”

    南晚一怔,猛然的看向了韩启尧: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没说话,把手里的资料递到了南晚的面前:“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这份文件,南晚在上韩启尧车的时候,就看见了,她并没在意,以为只是韩启尧的一份合同或者是别的文件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在韩启尧的眼神里,似乎这份文件和自己有关系?

    “不敢看吗?”韩启尧问。

    南晚这下快速的拆开文件,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,她并没什么敢看和不敢看的了。

    结果,当南晚翻开文件的时候,南晚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前面是医学术语,我知道你懂,但是不重要,你翻到最后一页看结果。”韩启尧说的直接,“结果是我亲自监督下完成的,没有任何人做过手脚。你如果不信的话,你可以再选择进行一次。”

    而结果赫然已经告诉南晚,韩美心和她的关系。

    南晚的手都颤抖可,就这样把文件丢在了地上,错愕的看着韩启尧,喃喃自语: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——”

    韩启尧半蹲下身子,把这些文件重新捡好,很自然的装回文件袋,随意的放在一旁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