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25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33

第625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33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一直到韩启尧的薄唇微动,南晚的心,也随着这样的动作,一发不可收拾。nv生小说网(w?)

    “你在巴黎的旗舰店门口站着,我正好看见了。我就在你不远处的地方,你没发现我,我看见你拿手机很认真的拍了戒指的图片,然后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终于开了口,声音很淡,却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记得那天的情景。

    那天真的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韩启尧并没让人跟着南晚,只是知道南晚去了巴黎。但是具体的行程韩启尧一点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去巴黎是一个意外,原本是在德国出差,一场商业聚会,让韩启尧不得不去巴黎。

    但是却没想到,就这么凑巧遇见了同在巴黎的南晚。

    看见南晚的时候,韩启尧站爱原地很久,甚至没打招呼,一直到看见南晚离开,韩启尧才走进珠宝店。

    用了一些资源和权势,才把那对戒指买到了。

    甚至,韩启尧在买下戒指的时候,完全不知道自己买了做什么,一直到现在,韩启尧才恍然大悟,也许那时候起,他就想送给南晚,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经理问到戒指要刻字的时候,韩启尧的脑子几乎没任何的思考。

    “刻下今天的日期,还有hn的字母。”到现在,韩启尧都记得自己的交代。

    而后,他付钱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都弄好,珠宝店通知韩启尧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。韩启尧早就回了美国。

    似乎到那时候,韩启尧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,他笑了笑,就交代把戒指暂时寄存在店里。

    这一寄存,就是几年的光景。

    而在和南晚在一起的后,韩启尧才想起自己曾经买下的戒指,于是才让人给调整了戒圈,亲自送回了江城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物归原主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南晚等了一阵,没等到韩启尧的声音,又问着。

    韩启尧看着南晚,缱绻而温柔:“然后我就进去,买下了这对戒指。但是买完以后我却不知道我买它的原因是为什么,就留在那了。一直到现在,我才明白,戒指是给你准备的,现在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韩启尧一边摩挲着南晚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你明白了吗?”韩启尧的声音很轻,就这样看着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倒是显得平静,没说话。

    此刻的南晚看来,有些话就这样说出口后,反而变得不是那么困难起来。

    她回望着韩启尧,许久才说着:“别墅里的那些画,真的是你喜欢的?”

    在南晚问出口的时候,韩启尧就明白了南晚的意思,南晚怕是什么事情都知道了。他把自己的惊讶藏的很好,韩启尧以为,这些事会瞒着南晚一辈子。

    结果,南晚却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让韩启尧难得觉得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韩启尧问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不答反问:“你还知道我去哪个院实习,那些从来不怎么愿意带实习生的医生却主动带我,也是因为你的缘故是不是?我在学校里面,遇见各种各样的事情,也是你把最容易易懂的答案,让教授转达我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南晚在质问韩启尧。

    韩启尧很淡的嗯了声,倒是也不再逃避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包括我以前的病历,你一直都在研究,是不是!”南晚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韩启尧嗯了声,没否认。

    南晚看着韩启尧,很久才问着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爱你。”韩启尧说的直接,完全没任何的犹豫。

    原本一本正经在质问韩启尧的南晚,却被这人忽然而来的话弄的面色绯红,然后就低下脑袋,有些羞涩起来。

    韩启尧低低的笑着:“这些事,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。但是没想到,你最终还是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南晚很久没说话,低着头,看着自己的脚趾头,就这么微不可见的在地上摩挲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已经把南晚的手牵了起来:“现在可以去睡觉了吗?”

    南晚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想睡觉的话,我们还可以做别的事情。”韩启尧这话说的一本正经的。

    南晚的脸色一片通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的时候,南晚被韩启尧搂着,她贴着韩启尧的胸口,听着这人强健有力的声音,那是一种安全的感觉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南晚蹭了蹭,靠着这人更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韩启尧的声音从南晚的脑袋上传来。

    南晚这才说着:“韩启尧,我爱你,很久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的身形明显的紧了紧,他轻轻的吻着南晚,大手搭在南晚的后背,顺着她的脊梁骨,温柔的说着:“我也爱你。现在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南晚嗯了声。

    外面秋风萧瑟,却抵不过屋内的阵阵暖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南晚准时的下班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她没看手机,因为南晚知道,韩启尧肯定在医院外等着自己。最初的时候,南晚回习惯性的等韩启尧的电话。

    再后来,她发现,其实这人提前都会抵达医院门口。

    打电话不过就是一个形式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等南晚出现在医院门口的时候,就看见停在路边的车子,车窗降低,韩启尧的眼神第一时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晚总是被这样灼热的眼神看的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快速的拉开车门上了车。

    像是害怕韩启尧说出什么让自己面红耳赤的话,南晚先发制人:“快点去接美心吧,我怕美心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。”韩启尧淡淡的说着,“今天不去接美心。”

    南晚一愣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习惯了在韩美心和自己在一起,久了时间没看见韩美心,南晚觉得不太适应。可韩启尧猛然这么说,南晚越发觉得费解。

    “正好最近手里的事情结束了。”韩启尧慢慢的说着,“所以,带你去度假。”

    南晚完全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韩启尧继续说:“医院这边,我给你请假了。去的时间不长。一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美心怎么办。”南晚下意识的问着。

    韩启尧解释:“南初愿意帮忙看美心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朋友要结婚,在马代举行的婚礼。他邀请我,让我带着老婆一起去。”韩启尧这才解释,“我总不能明明结婚了,还一个人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韩启尧忽然就这么逼近了南晚,薄唇贴着她的耳朵,有些故意的使坏:“还是你想我带着别的女人去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,女人都敏感。

    南晚果不其然变脸了: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韩启尧重新做好,发动引擎,牵住南晚的手,“所以老婆要和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那姿态太自然了。

    而南晚的脸则红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仿佛这人不管说什么,都可以轻易的让她变得羞涩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南晚回过神:“那和今天接美心没任何关系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,现在就去机场。你的护照我已经让许秘书都准备好了。”韩启尧倒是说的直接,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稳稳妥妥的。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趟忽然而来的旅程,还真的是猝不及防啊。

    “衣服那些,我也给你收拾好了,海边适合的衣服我都弄好了,这些你不用担心。”韩启尧总是可以把事情准备稳妥,那声音带了几分的促狭,“你的尺寸,我很了解。”

    南晚这下是干脆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南晚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她看了一眼,是南初的。

    南初:【嘿嘿嘿——美心我照顾着呢,别担心。】

    南晚:【……】

    好像,全世界都知道了,唯独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南晚眼角的余光看着韩启尧,这人的面色没发生任何的变化,但南晚总觉得韩启尧有什么事情还瞒着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又看不出任何的端倪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本身就是一个话不多的人,不想告诉你的事情,可以藏到你这辈子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点,南晚又不是没体验过。

    这样的心跳失速的感觉,一直到南晚办理完登机手续,过了安检一路上了飞机都没缓和过来。

    就好像和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等南晚缓过神,已经是落地后的第二天。

    韩启尧似乎并不着急带南晚去见自己的朋友,而是任南晚彻底的休息够。

    最后是南晚奇怪的问韩启尧:“你来了,都不去找你朋友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启尧倒是应的自然,“没什么不合适的,他们是周末的婚礼,周五才会抵达,现在才周二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南晚一愣,“那我们这么早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韩启尧很淡的笑了笑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,让南晚完全不敢相信的看着韩启尧。韩启尧这人平日总是一本正经的,有事会说事,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这让南晚有些奇怪的看着韩启尧,然后她安静了片刻:“你是不是背着我又弄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想起韩启尧这几年做的事情,这样的想法还真的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结果,韩启尧就跟着笑了笑,很温柔的亲了一下南晚:“你每天想这么多,不累吗?”

    “累。”南晚倒是直言不讳,“所以你就不能大方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韩启尧倒是不含糊,“拍婚照。”

    南晚彻底愣住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结婚,总不能连照片都没有吧。”韩启尧很是无奈,“我要问你的话,你肯定什么也不会说,所以我只好问问周围的过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比如南初。

    比如公司一些已经结婚的女士。

    比如韩启尧周围有老婆的兄弟。

    结果得出的结论就是,女人把婚照,戒指,婚礼看的比命还重,嘴巴说着不要不要,内心已经早就下了结论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还不会告诉你,会拼了命的让你猜。

    猜对了,你幸运,猜不对的话,可能这后半辈子都要和你搞的没玩没了了。

    然而在大家综合起来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很马代。

    正巧韩启尧大学的死党汤立远的婚礼就在马代举行,韩启尧就一并把这个事给处理了,所以才会提前这么久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南晚的很多细节,是韩启尧和南晚生活在一起这么久后,慢慢摸索出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至于准备的东西,韩启尧还是有些把握的。

    可真的看着南晚的时候,韩启尧却忽然觉得不确定起来,女人心海底针,就在这一刻,这句话被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。

    还真的是,很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“我去外面等你。”韩启尧好似不敢等南晚开口,已经快速说着,“一会化妆师会进来,婚纱和礼服也会拿进来,弄好了出来,嗯?”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。

    知道这人有事瞒着自己,但是却不知道这人竟然是做了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总是事无巨细的照顾到了所有的情绪和想法,南晚低着头,忽然就对那即将看见的婚纱和礼服,多了一丝的期待。

    其实,和韩启尧结婚,南晚并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们可以再举行婚礼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韩启尧并不是头婚,也因为韩家的原因,所以南晚只想着,这样就可以了,安安静静的一家三口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如今——

    南晚看着韩启尧走出去的身影,忽然眼眶有些红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秒,南晚的情绪还来不及发泄,就听见敲门声,然后化妆师和她的助理已经带着满满的两个大箱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韩夫人,早上好。”化妆师利落的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南晚有些腼腆。

    而助理已经把婚纱拿了出来,那婚纱出现在南晚视线里的时候,南晚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洁白如雪的婚纱,每一处都是少女对婚纱最美好的幻想和喜欢,她的内心,仍然是一个小姑娘,喜欢大摆拖地的公主纱。

    一字领的设计,遮住自己过分纤细的手臂,却有很好的把性感的锁骨展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每个细节,都精致到让人惊叹的地步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婚纱,就连鞋子和配饰,韩启尧都准备的几乎于完美。

    化妆师倒是看出南晚的惊喜,笑眯眯的说着:“这是韩总三个月以前定的婚纱,设计师的图稿,韩总看了好几次,最终的成品出来的时候,我们都惊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婚纱独一无二,不会再有第二件了。”化妆师细细解释。

    而南晚眼眶红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三个月前,韩启尧不曾求过婚,她也不曾想过和韩启尧在一起。

    甚至,他们都不知道韩美心是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而就在那个时候,韩启尧就已经动了念头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南晚知道,这段感情里,或许她付出在先。但是在接下来的时光里,真正付出的人是韩启尧,韩启尧牵着她的手,让她走出这片泥沼,让她看见光明,甚至不再恐惧。

    南晚更明白,她的付出,是她认为的付出。

    而真正在背后守护自己的人,不是别人,而是韩启尧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言不清道不明,却让人满满的感动。

    就在南晚几乎混乱的思维里,助理已经帮南晚穿好衣服了,化妆师利落的根据南晚的五官,给她上了精致的妆容。

    南晚很少化妆,就算是现在工作,或者和韩启尧单独在一起,大部分的时间,南晚也是素面朝天的。

    偶尔,一支口红,就是最好的妆容。

    反而是现在看着落地镜里,那个美的不可方物的小女人,南晚忽然觉得陌生了起来。

    长长的头发被被打卷,垂落了下来,随意的抓散后,就只戴了一顶简单的小皇冠。

    清丽脱俗。

    却又隐隐透着几分的香艳。

    韩启尧推门而入的时候,南晚转身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是凝滞的,就这样一瞬不瞬的看着南晚,喉结滚动了起来,手心不自觉的攥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小腹之间,燥热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那是从来没见过的南晚,惊艳的让人挪不开眼,也是从来不曾出现在韩启尧面前的南晚。

    许久,韩启尧才沙哑的说着:“你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南晚一怔,倒是羞涩的低下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南晚看习惯了韩启尧一身正式的黑西装,所以,韩启尧出现在南晚面前的时候,南晚并没觉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反而是这人说出这样赞美的话,让南晚的脸瞬间因为羞涩,而变得一阵绯红。

    一直到韩启尧站在自己的面前:“来吧,摄影师等了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晚应着。

    她的手,放在韩启尧的掌心,韩启尧一个收紧,就把南晚的小手紧紧的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后,韩启尧牵着南晚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并不算长的一段路,南晚却觉得,他们真的可以这样,一路走到白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摄影师和工作人员早就已经准备到位。

    拍摄的过程很顺利。

    相较于韩启尧习惯这样面对镜头,南晚反而有些羞涩,大部分是韩启尧带着南晚的情绪,并不刻意摆着造型,而是随意抓拍。

    一直到日落,才结束了一天的拍摄。

    南晚几乎是累的一句话都不想说。

    韩启尧亲了亲南晚的额头:“累了就换个衣服,洗个澡,我去让管家准备晚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晚的眼睛都没睁开。

    “老婆。”韩启尧继续说,“我们的婚礼你想在哪里举行。”

    南晚没反应,韩启尧也不介意,看着累的眼睛睁不开的南晚说着:“喜欢这里的话,那就在这里。不需要太多人,也没记者,只有相熟的朋友和亲人,可以吗?”

    韩启尧问着,南晚却已经不自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韩启尧最终低低的笑出声,很自觉的帮南晚卸了妆,衣服早就已经换好了,他才把南晚放到大床上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南晚醒来,已经是凌晨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并没入睡,仍然在电脑前处理事情,偶尔还接了几个电话。

    南晚看了很久,一直到韩启尧发现自己,南晚才朝着韩启尧的方向走去。韩启尧很自然的把南晚抱到了自己的腿上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坐在别墅边,看着外面的海浪一阵阵的拍打上来。

    “起来了?”韩启尧温柔的问着,“我去通知厨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晚是真的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很快,韩启尧拿起电话,给管家打了电话,而后看着南晚:“需要差不多40分钟,我们去沙滩走走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晚没拒绝。

    韩启尧没早上的一本正经,穿着简单的休闲装,就这么牵着南晚的手,顺着绵软的沙地,一步步的朝着海边走去。

    一直到海边,海水缠在脚踝,南晚低着头,认真的踩着水玩。

    韩启尧没说话,安静的站在沙滩边,就这么看着南晚。

    忽然,南晚把水朝着韩启尧的方向泼了过来,韩启尧楞了一下,已经被南晚弄了一身水。

    南晚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启尧回过神,就直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南晚一边跑还在一边泼水,没一会,两人身上倒是都汗透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的步伐比南晚大的多,三两步就轻易的追上了南晚,把南晚牢牢的禁锢在自己的怀中,南晚挣扎了下。

    沙子一软,韩启尧和南晚就这么跌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南晚:“那什么……你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之前闹我的时候,不是胆子挺大的?”韩启尧的声音沉的不能再沉了。

    南晚这下倒是老实:“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: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那眼神变得越发的深沉,就这么看着南晚一瞬不瞬的,在这样的眼眸里,南晚看见了情动的滋味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动了动,越是挣扎,韩启尧贴的越紧。

    最终,南晚是被吓的不敢动了,这人的反应变得明显起来,她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我想,管家应该把晚餐,不,宵夜送来了。我饿了。一天拍照片,我还没怎么吃东西呢,现在我好饿。”

    南晚是在求饶。

    韩启尧却也应着:“嗯,我也饿了。”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更多的话,已经被彻底的吞没在韩启尧的吻里,耳边是阵阵的海浪声。

    韩启尧吻的很温柔,就好似刻意在蛊惑南晚一般,南晚的神经紧绷,她早就不是姑娘家了,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她动了动:“会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韩启尧的声音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这片海滩是私密海滩,别的游客也不会过来。更不用说,明天开始就清岛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房间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的声音霸道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南晚呜咽着,就这么楚楚可怜的看着韩启尧,这样的楚楚可怜反而激起了男人内心最深沉的霸道,那动作瞬间变得野蛮起来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南晚低吟出声。

    有些事,顺理成章的发生。

    在破茧而出的瞬间,南晚推了推韩启尧:“没有那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韩启尧却很自觉的摸出了冈本,撕开。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吧,这人早就有预谋的。

    海浪一阵阵的拍打,躺在绵软的沙滩上,怀抱着自己最爱的人,忽然,南晚觉得,天下之间,再没什么事,比现在来的更让人觉得舒坦的。

    而之前韩启尧不经意的话,却在南晚的心里落了根,一遍遍的回荡。

    【我们生一个孩子。】

    那时候的南晚,拒绝了。而韩启尧在知道南晚的情况后,早就已经做了最完善的保护措施,杜绝一切意外的发生。

    但南晚当时只是为了拒绝韩启尧,并没说的很仔细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不能怀孕,只是再怀孕就要格外的小心谨慎,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但南晚自己是医生,她很清楚,这样的意外概率太低太低。

    只是在生产的时候,她不能再自然分娩,而要选择剖腹产。

    所以,再生一个孩子的想法,已经油然而生,加上前不久韩美心和自己聊天的时候,总是说到别的小朋友的兄弟姐妹,那种羡慕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只是这事——

    南晚肯定不能直接和韩启尧说,用脚指头想都知道韩启尧会拒绝,她能做的就是先斩后奏,孩子在肚子里了,韩启尧就拿自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南晚把情绪藏的很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想什么?”韩启尧问着有些走神的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:“想你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低低的笑,在静谧的黑夜里,这样的笑声显得格外的磁性性感。

    月光下,交缠的人儿越发的情动,直至烟火落尽,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最后南晚是被韩启尧抱回别墅的,管家似乎有心灵感应一样,在韩启尧出现在别墅的那一刻,才说着:“先生,夫人,您冲个澡,就可以用餐了。”

    南晚的脸红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则颔首示意,把南晚放进浴缸里:“泡个澡。一会就出来,嗯?”

    南晚羞涩的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倒是韩启尧大方的当着南晚的面冲了澡,套上酒店的睡袍,直接推门走了出去,一直到韩启尧离开,南晚烧红的脸,才微微的缓和过来。

    她把酸疼感泡去,这才慢腾腾的从浴缸里起身,再看着落地镜中,满身的暧昧痕迹,南晚回过神,这才把自己密实的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结果,南晚推门而出,正打算去找韩启尧的时候,却听见了韩启尧的声音。

    南晚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有些不明就里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间点,南晚想不出有谁还会来找韩启尧。

    她像猫咪一样,踩着无声的步伐,朝着别墅的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南晚看见一个穿着热裤,工字背心的女人站在门口,韩启尧和她在交谈,那声音,南晚听得不太真切,断断续续的。

    “我提前过来了,你就这样请我喝杯酒都不愿意?”李璐挑眉,问着韩启尧。

    韩启尧但是淡定:“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带了老婆,但是你也不至于被老婆管得这么严吧?”李璐反问韩启尧。

    “不想我老婆误会什么。”韩启尧把距离拉的很开,这是一种很直接的距离感。

    李璐的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显然没想到会在韩启尧这里吃了闭门羹。

    韩启尧和徐嘉莉结婚的时候,李璐也不是没见到韩启尧,但是韩启尧却并没太保持距离,该喝酒就喝酒,和之前没任何的变化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