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27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35

第627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35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南晚并没想和李璐多纠缠,很淡的说着:“如果没事的话,我要进去找我bet36365官方网址了。 w?()”

    “韩太太。”李璐开口了,倒是改了称呼,“尧来的时候没说,今晚不带家属的?餐厅里,大家都在聊天,冷不丁的你出现了,你这是给尧难堪呢?还是给新郎官难堪呢?”

    南晚倒是安静了下。

    她可以在对话上不输给李璐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这样的事情上,南晚却是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何况南晚的脸皮天生薄,来这里,并不是真的为了找韩启尧的,而是和米玥说的那些话后,让南晚忍不住想过来看看,李璐到底长得什么样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,总是有些模模糊糊的影子。

    人的心里要藏了事,那就真的怎么都没办法平静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韩太太倒是识趣的人。”李璐手挽着熊,似笑非笑的说着,而在下一瞬,李璐的眸光就变了,带着几分的锐利,“不过,韩太太既然来了,我怎么可能真的拦着,大家也没那么小气,那就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,彻底的把南晚推到了一个尴尬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李璐却扬眉:“怎么,不敢进去吗?”

    南晚没说话。

    李璐的声音却变得尖锐了起来:“你是应该不敢进去的。你除了学术上和尧有交流外,你还有什么可以和他交流的。他的世界你不清楚,而为了你,他却要放弃所有喜欢的东西。毕竟,你根本不适合这些他喜欢的极限运动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南晚没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和尧的那些事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”李璐冷笑,“早上他和我晨跑的时候,他倒是说了,我们也一起用了早餐,和以前并没任何差别。总是在睡觉起来,一起晨跑,一起用餐。”

    南晚嗯了声,很是淡定。

    “南晚,就算你和尧结婚又如何?我不会再放弃了。”这是李璐的战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两人的声音,最终还是把餐厅内的人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汤立远推了推韩启尧:“李璐和你老婆?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下,韩启尧已经站起身,朝着两人的方向走去。剩下的人则挑眉,带了几分看热闹的兴致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真的而从来没见过韩启尧为了谁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包括李璐在内,韩启尧和李璐再一起,更像是各取所需。反而感觉不到情侣之间的浓情蜜意。像是搭档一样。

    而如今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晚和李璐,是李璐先看见韩启尧,她倒是落落大方的打了招呼:“我刚和你老婆说,准备她过去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结果,韩启尧并没看李璐,而是很自然的看着南晚:“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过来吗?”南晚看着韩启尧,不否认自己的声音带了一丝丝的情绪。

    但在下一秒,没等韩启尧开口,南晚就已经转移了话题:“我只是沿海岸线走着,没想到倒是遇见李小姐了。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南晚就转身朝着来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南晚的心口却一阵阵堵得慌。

    但是南晚还没走几步,就被韩启尧扣住了手,下一秒,一个用力,南晚就被拽到了韩启尧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要带你来的。”韩启尧的声音淡淡的,“既然来了,又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回去,陪我一起去打个招呼,我和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全程,韩启尧的眼中就只有南晚,再没其他人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就在站在一边的李璐了,李璐看见这样的画面,情绪跟着阴沉了下来,但是却拿韩启尧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南晚和韩启尧是名正言顺的夫妻。

    她算什么?

    不过是韩启尧的前任兼同学而已。

    倒是在餐厅的男人们看见这样的画面,忍不住吹了口哨,韩启尧的转变,真是让人跌破眼镜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的话,让南晚下意识的拒绝,她摇头看着韩启尧。

    韩启尧却很坚定的牵着南晚的手,朝着餐厅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启尧,不介绍下?”汤立远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韩启尧很淡的笑了:“这是我老婆,南晚。”

    南晚站在韩启尧身边,就算赶鸭子上架了,她也显得不卑不亢的:“大家好,我是南晚。”

    汤立远笑眯眯的:“大美女!看起来就是很温柔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气氛就跟着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启尧温柔的让南晚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,而他则随意的拉了一张凳子在南晚的边上,手就这么自然的搭在南晚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李璐再不情不愿也不可能做出这么让自己没面子的事情,最终她也跟着走了回来,在自己原本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而在李璐的位置,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韩启尧和南晚的互动。

    韩启尧给南晚拿水,拿吃的,低头温柔的和南晚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每一帧的画面都在刺激李璐的神经。

    这样的韩启尧,李璐从来没见过,但越是这样,越是让李璐觉得不甘心。毕竟,这个男人,也曾经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李璐就好似故意的,带入的话题都是他们这些人在各种极限运动里的事,完全和南晚的世界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南晚当然知道李璐是在给自己难堪。

    而这些事,也确确实实是南晚不知道的。南晚知道的不过是韩启尧的那部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题,就让南晚一点插话的余地都没有了。不过南晚本身也就是一个少言的人,并不会喜欢刻意的找话题博取关注度。

    反而是韩启尧,丝毫没把南晚遗忘在现场。

    每一个新话题,韩启尧都会仔仔细细的和南晚解释前因后果,避免南晚听不懂。

    这姿态,真的看的汤立远啧啧称奇:“启尧,你这是彻底的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爱我老婆,我爱谁?”韩启尧倒是说的直接,而后他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,“不早了,我先带我老婆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阵起哄,倒是没拦着。

    李璐站了起来,忽然,现场就一片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尧,你这样丢下大家合适吗?你以前从来也不会这样,你这么做,就只会让人觉得你太太不懂事。”李璐的声音尖锐。

    汤立远见气氛不对,才要开口劝几句。

    韩启尧已经冷淡的看着李璐:“我太太懂事不懂事,我知道就好。和外人并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而后,他的声音更沉了:“我希望我太太能开心,而非被人怼的不开心。她要不开心的话,那么,我也不会太高兴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这话,已经是警告。

    念在曾经的关系外带同学一场,韩启尧的话并没说的很绝。但是这字里行间的警告也格外明显了。

    而后,韩启尧没再多说什么,牵着南晚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璐不甘心,想追上去,却被汤立远拦了下来:“我说你啊,别这样了,启尧那反应已经够清楚了,你什么时候见过他这么直接的说这些话的。做朋友也挺好的,别最后朋友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李璐咬着唇,怎么都没办法甘心,但是在汤立远的话里,却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是夜,空气里却微微飘荡了一丝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南晚和韩启尧并肩走回去的路上,南晚全程没开口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一直到别墅门口,韩启尧才打破了这样的沉默:“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南晚还是没应声。

    韩启尧叹了口气,牵着南晚的手,把南晚摆到了自己的面前,说着:“没和你说清楚,是我的不对。”

    南晚只是嗯了声。

    “李璐是我前女友。大学时期的……”韩启尧的解释和米玥说的内容基本无异,“她和汤立远的关系也一样很好是,我不能阻止人家不邀请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南晚应声。

    “所以别不高兴,好不好?”韩启尧哄着南晚。

    哄女孩子,韩启尧真的不拿手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韩启尧都没哄过,在韩启尧看来,女人生气,让她自己冷静一下,就会好。何况,和南晚的这段感情,基本上是韩启尧主动的,而南晚也不是一个会生气的人,自然就更不需要哄了。

    加上韩启尧这些事本身就不拿手,结果遇见南晚不高兴的时候,韩启尧还真的有些束手无策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,你问我,我都会告诉你。”韩启尧想了想,认真的说着。

    南晚没说话,就这么看着韩启尧。

    “你问。”韩启尧坦荡荡的,“我不会有任何隐瞒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上去哪里了?”南晚问。

    这句话,早上的时候南晚就问过,那时候韩启尧觉得没什么,但是到了现在,南晚再问出口的时候,韩启尧的神经立刻跟着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南晚肯定是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韩启尧却没多问,立刻把早上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解释了:“我晨跑的时候遇见李璐的,李璐也有晨跑的习惯,但是我们并没说话。我运动后习惯性会吃点东西,所以我先去了餐厅,她也在。我们只是点头打个招呼,并没聊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一五一十的说了,很老实的模样。

    南晚很安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这样的南晚,让韩启尧变得小心谨慎起来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又把南晚哪里给得罪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——”那声音都跟着不自觉的紧张了一下。

    南晚默了默,觉得有些事,既然是夫妻还是要说清楚。

    她轻咳一声,看向韩启尧。

    韩启尧越发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早上把手机丢在客厅里了,我起来的时候,不小心看见了她给发的消息,好像并不是

    你说的那回事。”南晚在阻止语言。

    这下,韩启尧直接摇头:“我绝对没收到任何短信。”

    南晚挑眉:“那是我瞎了?”

    韩启尧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要真的说出去,韩启尧觉得自己大概就不要活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否认,然后很老实的把手机拿了出来:“我没动过手机,我回来的时候,并没任何的消息提示。”

    南晚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然后是韩启尧恍然大悟:“那不是短信,是微信。倒是有两条李璐撤回去的消息,我就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真是巧,巧到偏偏就让自己看见了。

    很快,南晚恍然大悟,那时候大概李璐已经和韩启尧分开了,刻意走到了自己别墅的附近,看见自己站在客厅前,也知道韩启尧的手机没带走,才试探性的发了两条。

    看见了,那她挑拨的很成功。

    没看见的话,那她也没什么吃亏的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也已经打开微信,把李璐的微信摆在了南晚的面前,上面确确实实有两条撤回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吧。”韩启尧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南晚嗯了声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很自觉的把李璐的微信给删除了,南晚看见了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韩启尧,韩启尧没说什么,态度再正经不过。

    “这些还是删了好。”韩启尧说的直接,“以前我是不怎么注意微信这种东西的。也不太清楚女人的情绪反应。因为不太在意,所以不会去关心这些。现在在意我老婆的反应,我就会在意这些小细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避免在你和我之间造成问题,该撇清的事,我会撇清,不会纠缠的。”韩启尧把自己的立场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南晚很安静的听着,最终嗯了声。

    这样的韩启尧,说不感动那是假的,一整天积郁的情绪在这一刻都已经彻底的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她主动牵起韩启尧的手。

    韩启尧一个反手,就把南晚的手攥在自己的掌心,两人十指相扣,朝着别墅内走去。

    海风拂过,却是一片凉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再发生了李璐的事情后,韩启尧很自觉的和李璐保持了距离。

    认识的人来的越来越多,韩启尧可以和任何人谈笑风生,但是绝对不会在主动靠近李璐,而韩启尧不管去哪里,都会带着南晚。

    这样的画面,很大程度上刺激到了李璐。

    李璐总是在一杯杯的喝着酒泄恨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不管怎么劝都没什么用处。李璐的心病是韩启尧,而韩启尧的全部注意都已经给了南晚。

    就几乎是在这样诡异的气氛里,迎来了周六汤立远的大婚。

    韩启尧是伴郎,而李璐一样是伴娘。

    因为汤立远的老婆,是李璐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这件事,韩启尧本来要拒绝掉,在南晚的坚持里,韩启尧还是上去了。这是早就安排好的,临时拒绝掉,连找个顶替的人都变得麻烦起来。

    南晚不会那么小气。

    何况,韩启尧的态度都摆明的那么清楚了,南晚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婚礼很热闹。

    大家闹的很疯。

    南晚渐渐的也融入了这样的场合里,不免多喝了几杯酒。她安静的坐在角落的位置,就这么看着韩启尧。

    一身正式西装的韩启尧,真的很有男人味。

    可能并不是最帅的那个,却永远是鹤立鸡群的那个。

    南晚总可以第一时间找到韩启尧的身影,把自己的眸光落在韩启尧的身上,韩启尧不时的看向了南晚,举杯示意。

    南晚淡淡的笑了,这样的笑容却格外的甜美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视觉冲击里,南晚不自觉的喝多了,她的酒量不好,很就有了微醺的感觉。

    韩启尧当伴郎,自然也被人灌了不少酒,身为伴郎也不可能先行离开,但是看见南晚的模样,韩启尧总归是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他和汤立远交代了几句,立刻朝着南晚的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南晚迷迷糊糊里看见了韩启尧:“你来啦?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没注意,你就喝这么多?”韩启尧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晚:“这不是水果酒吗?很甜的啊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是真的头疼了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鸡尾酒,看起来好喝,但是后劲十足。

    他不多说,直接打横把南晚抱了起来,朝着会场外走去:“我先带你回去休息,晚些时候我就回去了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晚没拒绝,是真的有些昏昏沉沉的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无奈的带着南晚回到别墅,把南晚都伺候好了,见南晚昏昏沉沉的在床上睡过去了,他这才重新回到会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闹的有些久。

    韩启尧也喝了不少酒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也亦然。

    到最后的时候,大家都有几分微醺的醉意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凌晨了。

    客人也三三两两的走了,剩下的就是他们这几个相熟的人,韩启尧打过招呼,打算离开的时候,李璐却忽然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也带了几分微醺的醉意,撞到了韩启尧,手里的酒杯就彻底的把韩启尧的西装外套给弄湿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场也跟着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走。”李璐借酒装疯。

    韩启尧很冷静的拉开李璐:“你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尧,我好想你呢。”李璐缠着韩启尧,怎么都没松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韩启尧也不给李璐任何机会,直接叫服务生把李璐带了下去,李璐喝的晕了,力气很大,但是韩启尧却也丝毫没手软,那画面看的人有些胆战心惊的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拉扯里,李璐手里的酒杯彻底的把韩启尧的衣服弄的一塌糊涂的。

    韩启尧眉头一拧,直接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璐哭了。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,谁都没敢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毕竟大家没见到韩启尧哄女人的样子,也一样没见到李璐哭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事,还真是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韩启尧回别墅的时候,凌晨1点40分。

    南晚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,倒是清醒了几分,和之前微醺的模样比起来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她口干舌燥的。

    南晚起身喝了点水,又快速的朝着洗手间的位置走去,全程,南晚连眼睛都没睁开。

    结果,走到洗手间的时候,南晚却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看见了韩启尧。

    韩启尧早就在南晚进来的第一时间,就已经反应过来了,他才刚刚脱了衣服,身上的酒气还格外的明显。

    在看见南晚的时候,韩启尧的眼神带了几分情动的意味,加上喝了酒,某些反应就会变得直接了当起来。

    南晚则以为自己在做梦。

    结果,下一秒,南晚就已经落入了韩启尧的怀中。

    她挣扎了起来,嫌弃的说着:“你身上好臭,都是酒味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的声音很沉:“嗯,很臭,今天喝多了,对不起,下次不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?”这下,南晚是真的清新了过来,又眨了眨眼,生怕自己是错觉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韩启尧低低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但是,某些情绪是真的变得急不可耐起来。

    南晚迷糊的模样,还有几分未曾清醒的感觉,但是却撩的人心猿意马的,怎么都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因为南晚来的时候根本什么都没准备,所有的东西都是韩启尧准备好的。

    就连睡衣也一样。

    丝质的睡衣,吊带已经堪堪的滑落了下来,香肩暴露再空气之中,春光乍泄的模样,勾的韩启尧小腹一紧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。

    加上酒精在作祟,韩启尧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把南晚拖进了淋浴间。

    南晚惊呼一声,来不及反应,人已经彻底的抵靠再了冰凉的瓷砖上,温热的水从头浇了下来。

    韩启尧的声音低沉的可怕:“既然醒了,那就陪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南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再多的抗议,都已经被吞了回去,南晚一句话都来不及说,就被这人沉沉的吻着,扑面而来强烈的男性气息,带着酒气,却不让南晚觉得厌恶。

    这样的激情来的急速,让人措手不及,但是却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流水声里,所有的靡靡之音都被覆盖了。

    南晚死死的抓着韩启尧的肩膀,被动的承受着所有,这样的感觉,从来不曾有过。

    韩启尧粗重的呼吸,低沉的说着:“早晚会被你弄死。”

    而南晚的脸色则红的不能再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事后,南晚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韩启尧抱回床上的,而韩启尧倒是再碰到床的时候,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毕竟,体力再好的人,也经不起一天的折腾,加上喝了酒,和这么酣畅淋漓的欢愉。

    倒是南晚,在被这人搂在怀中的那一瞬间,才惊觉——

    刚才的韩启尧,并没做任何的安全措施!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