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42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50

第642章晚晚情深,余生有你50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,最快更新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而为了不影响南晚休息,孩子和月嫂是在套房外的另外一个房间里。 w?(w?)

    忽然,南晚的手动了动。

    韩启尧立刻看向了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很缓慢的睁眼,从麻醉里彻底的苏醒了过来,似乎是片刻的安静后,南晚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她什么也没看见,就看见韩启尧看着自己,这人的眼眶红的可怕,看的出他情绪的激动和紧张。

    手术室里,南晚其实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在第一次注射麻醉的时候,南晚的意识还是清醒的,在医生的一片混乱后,她就已经被推入了全身麻醉,南晚可以预知到自己的情况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再后来,麻醉生效了,南晚就陷入了彻底的昏迷,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在昏迷前,南晚却隐隐看见了韩启尧匆匆而入的身影。

    就算是绿色的手术服,白色的口罩,南晚却可以在众多的医生里,一眼就看见韩启尧。

    她记得,自己在笑。

    她知道,只要韩启尧在,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。

    南晚从这样的思绪里回过神,反握住韩启尧的手:“明明生孩子的人是我,为什么你看起来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一瞬不瞬的看着南晚,问的很温柔: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南晚摇头,很是认真。

    “不舒服的话,和我说。”韩启尧的声音温柔的不能再温柔了。

    南晚点头,而后继续说着:“孩子呢?孩子什么情况?”说着,她安静了片刻,“还有,美心的情况怎么样了?有没有不能接受,或者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然后,南晚看向了四周,微微慌张:“美心呢!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张。”韩启尧始终不急不躁的,“美心被我爸带回去了,美心的身体并不适合在医院呆太长的时间。然后,孩子很好。比你好很多。很快就出来了。现在在外面,月嫂再照顾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孩子。”南晚躺着,没动。

    术后六小时要平躺,什么也不能吃,不能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韩启尧没拒绝,“你躺着,我去让阿姨把孩子抱进来。”

    南晚点点头。

    韩启尧站起身,快速的朝着病房外走去,交代了声,没一会的时间,阿姨就已经抱着孩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皱巴巴的模样,眼睛闭的紧紧的,偶尔嘴巴还动了动。

    南晚看的有些热泪盈眶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新生儿,南晚不是没见过,在后来的那么多年里,她见到了很多,可是唯独没见过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当年的韩美心,在生下来的那个瞬间,处理好就已经被代理带走了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让她看见孩子的模样,甚至连性别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后来,南晚就只拿到了韩美心脚印的复印件,那是米玥花了点代价从医院拿出来的,这是每个新生儿必须留下的。

    从此,南晚就没有任何和韩美心的记忆了。

    在坐月子的一个月里,南晚几乎是忍着涨奶的疼痛,忍着没有孩子的痛苦度过的,那种感觉,至今南晚都记得。

    但是,南晚却从来不觉得后悔。

    “我想抱抱他。”南晚很久,才哽咽的说着。

    韩启尧微微拧了拧眉:“你刚手术完,现在不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放在我这里,我看着就好了。”南晚很坚持。

    韩启尧在南晚的眼神里就已经知道南晚在想什么,他安静了片刻,许久才说着:“好。”

    而后,小小的人儿被放到了南晚的身边,就这么被南晚搂着,南晚虽然平躺着,不能把孩子尽情的搂在怀中,但那种绵软的感觉,最终让南晚绽放出了满满的笑意。

    所有的遗憾,在这一刻都已经彻底的填平了。

    “先休息好。”韩启尧很淡的说着,正想再抱孩子起来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忽然,孩子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拧眉,不由的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起码在韩美心半岁以前,这些事是完全不需要韩启尧亲力亲为的,更不用说刚出生的孩子,大男人在孩子的面前,也显得束手无策起来。

    月嫂听见声音已经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南晚倒是很清楚:“他饿了。”

    月嫂笑眯眯的:“是呀,饿了,之前喂奶已经是两小时以前的事情了。韩太太,您醒了,就让孩子吸一吸奶,这样以后才会有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晚没拒绝。

    月嫂抱着孩子贴着南晚的胸部,孩子用力的吮吸,最终因为什么也喝不到,开始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南晚有些急。

    月嫂倒是安抚南晚:“韩太太,不着急,剖腹产下奶没这么快的。”

    南晚还是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始终安静的站在一旁,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这么喝着奶,眸光越来越沉,那是一种不舒坦的感觉。

    总觉得,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这让韩启尧再一次的觉得,生个孩子,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自己最爱的人,原本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已经被彻底转移,重新对一个全然陌生的侵入物表示的更大的爱心。

    对,是侵入物。

    “带出去。”韩启尧冷淡的开口,“不要影响到夫人休息。”

    月嫂被韩启尧吓了一跳,可能也是第一次看见生了儿子还这么不痛快的人。也不敢再多说什么,立刻抱着孩子就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南晚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月嫂带着孩子离开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则忽然附身,就这样直接吻住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错愕的看着韩启尧,所有的声音都在顷刻之间就被吞没了,扑面而来的是这人灼热的男性气息,一点点的吞没了南晚所有的思绪。

    她动不了,只能被动的被韩启尧吻着。

    韩启尧也不介意,并不深入,就只是贴着南晚的唇,勾勒着她唇部的线条。

    忽然而来的润泽感,让南晚不自觉的探出舌尖舔了舔。

    在术后不能吃喝的时间里,南晚的唇部已经干的难受。

    被这人忽然吻着的时候,那种感觉让南晚变得有些迫不及待起来。

    她想伸手搂住韩启尧,却被韩启尧压在门板上,彻底的不能动弹,最终,她呜咽着,看着韩启尧,甚至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许久——

    病房的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南初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这样的画面,立刻很识趣的转身。

    倒是跟在南晚边上的陆骁似笑非笑的看着韩启尧:“我说妹夫,就这点时间,你忍忍不行?好歹也刚从手术室下来。”

    南晚被陆骁说的格外的窘迫,下意识的推着韩启尧。

    她也怎么都没想到,这样的事情竟然被陆骁和南初看了一个正着。

    而南初则瞪了一眼陆骁,陆骁很无辜的耸耸肩,双手抄袋:“我们敲过门了,你们毫无反应,所以就推门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告诉陆总,没人应的时候不要随意进来吗?”韩启尧的口气是真的好不起来。

    陆骁半笑不笑的:“还真没呢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两人又要掐上,南初直接翻了一个白眼,不理睬两人,明明都已经开始合作,明明工作的事情上,两人可以同仇敌忾——

    可偏偏撇开工作的问题,这两人就和怎么都过不去的仇家一样,恨不得扑上去,把对方狠狠的怼过去。

    还真是——

    南初也不理会两人,就这么走到南晚的边上,细声细语的问着南晚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南晚和南初聊着天。

    南初牵着南晚的手笑眯眯的:“妈咪最伟大了。我看见小宝贝啦,和你很像呢。”

    南晚有些虚弱,倒是没说什么,只是冲着南初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要好好休息,别折腾了。折腾也要好好折腾韩启尧,让他起来带孩子。你喂喂奶就好了,喂奶不舒服的话,也不用勉强的,自己最重要。”南初仔细的交代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晚应声。

    南初絮絮叨叨的交代了很多细节,南晚都安安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和南初在一起的时候,南晚仍然是多年前的那个小女孩,听着姐姐的话,不会再发表更多的意见。

    忽然,南初看着南晚:“学长和你说结婚的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南晚楞了一下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南初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南晚从来不喜欢上微博,这点南初很清楚。

    因为当年被自己影响到,微博上时不时就有自己各种各样的八卦,和不好的消息,所以南晚很排斥微博这类的社交工具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的微博基本也不是自己在用,那么,南晚就没刻意去关注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所以,韩启尧在微博上公布的婚讯,大概南晚是不清楚地。

    想了想,南初忽然明白了韩启尧的做法,没在朋友圈说,是因为南晚看的见,在微博说,是对大众的交代,却也是对南晚的保密。

    何况,韩启尧全程都含糊其辞,并没说具体的时间。

    南初低头沉思,倒是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一个女人对婚礼的期待,是发自内心的,就算再怎么遮掩都抵挡不了这样的期待。

    南初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见南晚脸上惊喜的笑。

    倒是南晚看着南初,下意识的觉得南初在怪罪韩启尧,想也不想的就解释:“姐,婚礼这个事,他提过的,是我没想法的。你别多想,他没想不给我一个婚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什么呀。”南初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很快,南初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但南初也没在病房呆太久的时间,看过南晚,确定南晚安然无恙后,就和陆骁离开了。

    韩启尧始终陪着南晚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在生完儿子的第二天,南晚才看见韩美心,韩美心是韩建国和程婉怡带来的,看见韩美心的时候,她始终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当时的事情,给南晚的阴影太深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韩美心朝着南晚走来,小心的坐在南晚的面前:“妈咪——”

    “美心。”南晚靠在床边,牵着美心的手,“妈咪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想妈咪。”韩美心说的很快,“你好点没,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妈咪很好哦。”

    “妈咪,我看见弟弟啦,爷爷说,和我小时候很像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美心的话匣子打开后,就可以说个不停,南晚不需要太刻意的找话题,只要安静的听着韩美心的声音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好似回到了最初的韩美心。

    南晚的心渐渐的宽慰了下来,不再那么高悬着。

    她安安静静的看着面前的韩美心,那种开心的感觉,怎么都藏不住,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沉。

    一直到韩启尧推门而入:“美心,让妈咪休息一会,你出去可以和弟弟玩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韩美心很合作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而后,程婉怡也走了进来,看见南晚的时候不见得多热络,但起码不像是以前那样的冷脸。

    特别是南晚生孩子的时候还发生了那么多事,程婉怡怎么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。

    她仔仔细细的交代了南晚很多事,让南晚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南晚笑脸盈盈的点头:“我知道了,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别想着自己带孩子什么的。”程婉怡继续说着,“孩子有阿姨,你玩玩,看看就好了,自己身体先顾好,你要不好啊,启尧可能会把家都拆了。”

    南晚的脸红了一下,下意识的看着韩启尧。

    韩启尧面不改色的在原地站着,双手抄袋,并没否认程婉怡的话。

    程婉怡站了起来:“我也不吵着你休息了,免得等下真的有人要赶我了,那太难看了。家里都准备好了,我知道你也不喜欢去我那,你们就在别墅,我和你爸呢,你也别担心,不会一直来的,偶尔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们啊,老了没什么想法,儿孙满堂就行了。”程婉怡继续说,“所以,还是要谢谢你,南晚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说什么呢——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。”程婉怡摆摆手,“这都是要瞪人了,我还是识趣点,先出去看孩子了,你休息着啊。”

    而后,程婉怡就转身朝着门外走了去。

    很快,病房内就剩下韩启尧和南晚。

    南晚距离手术时间也已经24小时过去了,在主任的要求下,南晚必须下地走路,每走一步,都是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韩启尧没任何怨言的陪着南晚,小心的伺候着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自己扶着过去的。”南晚回到床上后,才对韩启尧说着。

    韩启尧视而不见:“没关系,我扶着你,比较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早晚也要自己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韩启尧的态度很坚持,南晚也没说什么,转移了话题:“你想好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决定就好。”韩启尧很淡的说着,对这个事并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南晚想了想:“让爸妈取名字好不好?”

    韩启尧看着南晚,很久都没说话,只是温柔的在南晚的额头上亲了亲。

    韩家是一个很传统的家族,根深蒂固的,所以程婉怡也偏执的想要一个孙子,这些最终都在韩启尧的强势下,彻底的妥协了。

    但是南晚却仍然可以看的出,程婉怡对孙子的重视。

    而韩家的传统,从来都是长孙的名字,必须是长辈取的。

    就像韩启尧的名字,也是他的爷爷亲自取的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韩启尧却在意南晚的想法,并不是在乎这些传统。

    但南晚却可以顾全所有的事,就好似从来不愿意把自己推到风头浪尖一样,这样的小女人,韩启尧怎么会不爱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啦?”南晚笑眯眯的,“反正我对 取名字也不擅长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韩启尧许久才应声。

    南晚这才宽心的躺了下来,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五天后,南晚出院回了别墅。

    整个月子期间,韩启尧找了两个月嫂,一个专门伺候孩子,一个照顾南晚。而程婉怡每天都来,但却不会去吵着南晚。

    而是尽心尽力的告诉月嫂,要准备什么,怎么弄。

    闲下来的时候,程婉怡会去抱抱孩子。

    韩美心也跟着回到了别墅,接送的事情是韩启尧亲自来的,没有一次意外。

    韩美心回来的第一件事是去看南晚,和南晚说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,而后才会去婴儿房里逗着小弟弟。

    南晚在生产后的第十天,已经完全可以自由行动了。

    她也会在喂完奶后,跟到婴儿房里,陪孩子玩一会。

    孩子在一天天的长大,孩子的名字是程婉怡和韩建国一起取的,用的是韩家这一辈的字,最后取名为韩子羁。

    而小名是南晚取的,叫安安。

    希望他能健康平安。

    韩美心遗传了南晚的哮喘和心脏功能缺陷的问题,所以对于韩子羁,南晚小心的不能再小心。

    孕期的每一次检查,南晚都仔仔细细的询问医生结果。

    而生下来后,孩子出院的时候做了心脏功能的彩超,确定无恙,南晚的心才跟着放下来。

    起码,韩子羁不用再受罪。

    南晚很安静的看着婴儿床里的韩子羁,眼角的笑容越发的温柔。

    一直带门被推开,程婉怡走了进来,南晚都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的时候,南晚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叫着:“妈——”

    程婉怡倒是不介意,问着:“怎么不好好休息,启尧要知道你跑到这里来了,肯定又要说了。他当我儿子这么多年,我从来没见过他对谁这么上心过。”

    南晚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程婉怡倒是熟练的逗弄着孩子:“这孩子生得好,以后就是大富大贵的人。南晚,妈啊,还是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在韩启尧和程婉怡说,孩子的名字他们取的时候,程婉怡是惊讶的。

    而韩启尧实话实说,这是南晚的意思时,程婉怡很久都没说出话。

    确确实实,和南晚比起来,他们就显得狭隘的多,用诸多不好的想法去刺激南晚,反倒是南晚大大方方的。

    有些修库。

    而南晚却一直很安静的听着,笑的温婉。

    忽然,程婉怡停了下来,从随身包里拿了一个正方形的黑色绒布盒子,就这么递到了南晚的面前。

    南晚一怔:“妈?”

    “你和启尧都结婚了,我这个做妈的,什么也没准备。”程婉怡倒是也不遮掩,“我以前对你有意见,现在呢,别说是意见,就算是想法都没有了。只觉得愧对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——”南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韩家给长媳的。之前也是启尧的奶奶给我的。”程婉怡说着,“你就拿着,以后给安安的老婆,一代代的传下去。”

    那绒布盒子被打开,里面是一对玉镯。

    南晚不懂这些,都知道这对玉镯的珍贵。

    “款式有些旧了,毕竟好几十年了呢,等你结婚的时候,我再给你准备新的。”程婉怡絮絮叨叨的说着,“也不对,我们这些老太婆的眼光,你们年轻人肯定不喜欢了,你跟我一起去,你喜欢什么,我买。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南晚下意识的拒绝,“太贵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。”程婉怡倒是说的直接,“除非你不是启尧老婆,那我肯定不会给的。你是了,就要拿着。”

    南晚没说话。

    程婉怡已经直接塞到了南晚的手里。

    忽然,她感慨的叹了口气:“还真的是命中注定的。”

    南晚就这样看着程婉怡,有些不明就里。

    程婉怡倒是笑了:“启尧和徐嘉莉结婚的时候,这镯子就没给出去呢。不是我不给,就是没机会呢。这镯子是订婚的时候给的,结果呢,订婚的时候啊,徐嘉莉和启尧就和敷衍一样,连个机会都没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结婚的时候就更是了,感觉就是一群人吃个饭,一点都没热闹劲,我真的是气啊,最后也干脆不给了。”

    程婉怡想到以前,还显得义愤填膺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镯子这么多年,也成精了,懂得留着找真正的主人呢。”程婉怡拍了拍南晚的手,“韩家从来没离婚的传统,徐嘉莉那是例外了。我想,你和启尧一定会好好的走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南晚是真的不知道还有这些事,她安静的听着,一直到到程婉怡说完。

    而后,南晚才点头:“妈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程婉怡拍了拍南晚的手,忽然,婴儿房的门就被推开,韩启尧的身影走了进来,很自然的走到了南晚的边上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