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46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1

第646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1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初秋的纽约,秋意绵绵的,风吹过的时候,甚至已经有了一丝的寒意,让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。?女?sheng?小说?网 w?

    但这样的寒意却抵不过叶亦琛脸上的阴沉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秘书小心翼翼的站着:“叶总,您应该要去开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叫副总处理。”叶亦琛的声音冰冷无情的传来。

    秘书楞了下,这场会议是一年一度的总结会议,不可能让副总代理的,但是这话,秘书却没胆子对叶亦琛说出口。

    就只能这么沉默的站着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眼睛盯着屏幕,甚至没分神看向秘书: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秘书支支吾吾的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叶亦琛没理会秘书,就这么看着屏幕里的那个人——

    那个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近十年的何曼曼。

    那个残忍无情的女人,一直到现在,叶亦琛都能清晰的记得何曼曼当年和自己说那些话的时候,那种让他痛到骨髓里的恨意。

    永远都让叶亦琛记得,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,他和何曼曼的孩子早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明明他们的孩子已经五个月,都成了人形。

    结果,最终迎接他的不是新的生活和世界,而是一场冰冷无情的引产手术。

    到底是多狠心的女人,才可以对自己的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一幕幕,出现在叶亦琛的脑海里,怎么都无法和镜头里和人谈笑风生的女人串联起来。

    那种恨,似乎十年了,从来没有断绝过,仍然绵延不绝的出现在心口。

    心口搅的一阵阵窒息的疼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彼时的江城——

    在江城乃至全国都最为出名的访谈节目里,不仅仅聚集了明星,也有商政界的名流和无数的社会精英。

    能上这个节目的人,都是再三挑选的精英。

    而这几年,在商界最红的人不是商家的悍将,而是陆氏集团隐匿在幕后的公关部总监兼首席秘书——何曼曼。

    陆氏的发言人从来都不是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也从来不曾再任何媒体前曝光过。

    但是陆氏的任何一次危机,任何一次对应的稿子都是何曼曼亲自过目的。

    陆氏现在的形象也是何曼曼一手打造的。

    甚至江城说,没有何曼曼处理不了的危机公关,只要有何曼曼在,就好似一张免死金牌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少人想重金把何曼曼挖走,但是何曼曼却始终在陆氏,完全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加之何曼曼占据公关部总监的位置,但是却从来没在媒体前露过面,大家对何曼曼的猜测不免也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说,何曼曼有才,但是却没容貌,所以不能出来。

    有人说,何曼曼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者,要给陆氏培养新的公关部人才,所以才不愿意出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猜测,对于何曼曼的兴趣,在江城的商界却从来没停止过。

    一直到这一次,何曼曼出现在访谈节目里,大家看见穿着小脚牛仔裤,踩着细跟鞋,简单的白衬衫,头发随意的扎成丸子头。

    甚至,脸上的妆容也只是轻轻的几笔。

    哪里像一个犀利的公关部总监,那张脸,就好似小姑娘一样的bet36365真正的网址洋溢。

    主持人见到何曼曼的时候也惊讶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何总监,您真的好年轻。”这是由衷的赞同。

    何曼曼轻轻的笑着,很是温柔,笑起来的时候,两个酒窝就这么深陷了下去,眉眼弯弯:“不年轻,我已经33岁了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捂着心脏,很是夸张:“我才25岁,您看起来比我还年轻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从容不迫:“谢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台下的人也一阵阵的惊愕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惊愕也只是片刻,主持人就很专业的把话题带回到了关键点上,何曼曼游刃有余的应对着。

    不得罪任何人,但是却又能把陆氏集团的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1个钟头的采访下来,台下的观众早已经是满堂喝彩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机智和锐利,让原本显得有些沉闷的商业访谈变得轻松愉悦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对何曼曼的好奇也越发的明显。

    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,主持人忍不住看着何曼曼:“何总监,在访谈的最后,我能问一些私人问题吗?我想大家应该都特别的好奇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挑眉:“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主持人有些欣喜:“您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何曼曼笑:“我单身。不如我借着节目给自己征个婚?”

    主持人立刻笑着:“当然可以。我想江城的商界菁英肯定蠢蠢欲动了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也很是配合:“那将来我的幸福,可就靠着大家了。要是成了,这节目可是我的媒人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显得有些小心的气氛,被何曼曼弄的落落大方的,很是让人觉得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主持人顺着何曼曼的话问着:“何总监,我很好奇,您从来都没喜欢过任何人吗?也没有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这话,让何曼曼意外的陷入了思考。

    和之前的雷厉风行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何曼曼,让主持人变得胆战心惊的,生怕自己问错了问题。

    结果,何曼曼也只是在短暂的思考后,就给了答案:“有的。曾经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是真的没想到何曼曼这么合作,再看着何曼曼冲着自己笑,忽然有些心跳加速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一刻,主持人是真的觉得,三千粉黛,都不如何曼曼的回眸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你们还联系吗?”主持人是忍不住的八卦。

    何曼曼这一次,却笑的有些散漫:“联系着吧。每年清明的时候,给他上一炷香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逗你的。和前男朋友联系,那不是破坏人家幸福吗?”何曼曼一摊手,很是无辜。

    主持人立刻点头,然后就转移了话题:“那何总监现在对另外一半有什么要求呢?”

    何曼曼笑:“最近几年,看陆总看多了,起码也不能比陆总差太多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玩笑话。

    但也是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主持人心里明白的很。

    她很是聪明的就把话题绕了过去了,成功的结束了访谈。何曼曼配合的站起身,礼貌的鞠躬致意。

    而后,她从容不迫的离开现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彼时的纽约——

    叶亦琛是一字不漏的看完了全程的采访。

    真的是很好。

    他一直要找的人,消失匿迹了十年,结果竟然就在自己的眼皮下,他全浑然不知情。

    能做到这么彻底,恐怕这里还有陆骁的功劳。

    没陆骁,何曼曼怎么可能在陆氏集团藏匿了这么多年,无声无息的。

    叶亦琛有些一口气提不上来,那是震怒,也是阴沉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秘书也跟着一路看了下来:“何总监真的超级厉害的,之前和总部那边联系的时候,何总监也会参与沟通,每一次只要何总监在,大家都会小心翼翼的,生怕被何总监抓到做的不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秘书说的是一脸的崇拜:“你的报告在详细,何总监都可以第一时间找出你问题的关键,而且一针见血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没说话,就这么阴沉着一张脸,安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何总监一直很低调,所以外界都不知道何总监是什么样的,包括公司里面的人,也对何总监其实不太了解的,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,就和传奇的人物一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秘书说的有些眉飞色舞的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表情越来越阴沉,怎么都没办法从这样的情绪里回过神。

    何曼曼在自己的眼皮下,全世界都知道,唯独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秘书的声音让叶亦琛越发觉得烦躁:“既然这么崇拜,你怎么不去总部到何曼曼的手下工作?”

    那点了火药的声音,瞬间就让秘书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她立刻安静的闭了嘴,不再开口,马上转身离开了叶亦琛的房间。

    叶亦琛在秘书离开的瞬间,瞬间就拿起桌面上的遥控器,直接砸向了办公室的液晶屏,液晶屏应声而裂。

    那些喋喋不休在说着何曼曼的声音,都彻底的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变得安安静静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安静不过几秒,叶亦琛的下一个反应是拿起电话,直接让秘书预定了回江城的机票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凌晨00点30分,纽约飞往江城的航班从纽约起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江城,陆氏集团。

    陆骁坐在椅子上,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何曼曼:“你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何曼曼挑眉,“陆总,我做了什么事,让你觉得我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接受采访。”陆骁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何曼曼倒是散漫的看着陆骁,有些慵懒,就好似一只小野猫,充满野性,但是却又能把优雅演绎到极致。

    “接受采访不是很正常?”何曼曼笑了笑,反问陆骁,“起码我在江城,还是有点名气的,何况,我出卖色相,给陆氏增加面子分,陆总不是应该要给我加奖金的?”

    陆骁不说话,就只是这么看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弹了弹衣角:“陆总要觉得不合适,当然,现在可以马上让电视台取消播出,问题不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给阿琛看的

    ?”陆骁淡淡的看着何曼曼表演,“包括这段时间,你尽然愿意跟我出席各种各样的场合,也是为了给阿琛看的?”

    这一次没说话的人,是何曼曼。

    “你主动找上我的时候,你和我做了交易,你可以打造陆氏集团的最鼎盛的公关部和秘书部,但是我必须保密你的行踪,我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陆骁锐利的看着何曼曼:“曼曼,你是阿琛的学妹,也是我的学妹,你是一个人才,我一直很清楚,我知道,你说的出也一样做的到,所以我答应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低敛下眉眼,只是在安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,我以为你和阿琛闹的很不愉快,你们离婚了,你不想见到阿琛,我可以理解。所以你在陆氏悄无声息的呆了这么多年,甚至我从来没和阿琛提过。”

    陆骁继续说着:“而现在,你却愿意主动曝光。所以,我有些不理解了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被陆骁说的有些烦躁:“陆总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阿琛现在的女朋友吗?”陆骁问的直接,“曼曼,阿琛和我一样大,今年36岁了,和你离婚后,再结婚生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没必要纠缠在上一段的感情里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陆骁顿了顿:“如果你对阿琛没以前那样的想法,那就不要再和阿琛牵扯不清。当然,不是我想的这样的话,我乐见其成看见你们和好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没应声,已经直接转过头,看着落地窗外,江城的车水马龙。

    “但是——”陆骁的声音严厉了起来,“如果,十年前的阿琛再出现在我的面前,那很抱歉,我会站在阿琛的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这是于情于理的警告。

    何曼曼深呼吸后:“陆总想多了,接受采访是我和电视台总监的私交甚好,不然的话,我不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确确实实就如同陆骁说的。

    她不接触叶亦琛,就这么藏匿在陆氏集团内,也不让陆骁对叶亦琛说出自己的行踪。

    但是,十年前的一切,唯有何曼曼知道的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她对叶亦琛从来就不是外界那样的。

    在当年的那样的情况下,她做了恶人,是对彼此最好的方式。

    就算被全世界责备,她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主动接受采访,确确实实也是因为听见叶亦琛要结婚的消息,何曼曼坐不住了,她在赌。

    但是,这样的赌博,却让何曼曼产生了怯意。

    毕竟,十年了。

    十年可以改变的事情太多了,更何况只是一段年少轻狂的感情和婚姻。

    呵呵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低头轻笑了起来,是嘲讽的笑。

    她是太冲动了。

    “阿琛回来了。”陆骁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何曼曼有些回不过神,就这样看着陆骁。

    陆骁没理会何曼曼的意思,一字一句的说着:“阿琛指明了要何总监去接机。阿琛是公司的老板之一,你既然是陆氏的员工,你就没拒绝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飞机是中午11点抵达江城,阿琛不喜欢人迟到,你必须准时抵达,现在已经九点50分了,你准备下,可以去接机了。”

    陆骁淡淡的把叶亦琛的话转达给了何曼曼听。

    在昨天晚上,叶亦琛第一时间就给了陆骁电话。

    但是叶亦琛却没任何的质问,也没任何的责难,只有最简单的一句话:“明天早上11点我到江城,让何总监来接机。”

    【何总监】三个字,几乎是被叶亦琛说的咬牙切齿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,陆骁才知道何曼曼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而后,叶亦琛就挂了手机。

    何曼曼听着陆骁的话,深呼吸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何曼曼转身就要离开陆骁的办公室,在走到门口的时候,陆骁叫住了何曼曼:“曼曼,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,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,你心里应该很清楚。阿琛是我的兄弟,我也不会纵容任何人再一次伤害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何曼曼僵了下,点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而后,何曼曼从陆骁的办公室从容离开。

    陆骁看着何曼曼离开的身影,眸光一沉,并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能把叶亦琛从美国逼回来的人,就只有何曼曼了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来,叶亦琛只守在美国的分公司,怎么都不肯进入江城,就算进入江城,最多也就是一晚上的时间,就会立刻返回美国。

    避着江城,是因为这里有他最不想回忆的梦魇。

    而这个梦魇,就是何曼曼。

    如今,为了何曼曼,叶亦琛却第一时间回来了。

    陆骁沉了沉,没再继续想下去,毕竟感情的事情,除去当事人,没人可以给他们做任何的决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江城国际机场。

    叶亦琛一出机场,就看见了高挑纤细的人影站在出关口,穿着制服,长腿微微的曲起,一脸的淡定看着手机,那姿态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的。

    阔别多年再见到何曼曼,叶亦琛忽然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恼怒这人的慢理斯条。

    仿佛这么多年来,抑郁的人就只有自己,何曼曼从来都是那个不被影响的人。

    叶亦琛怎么都不能甘心。

    沉了沉,叶亦琛朝着何曼曼的方向走去,正准备先发制人的训斥何曼曼的无礼和漫不经心时,何曼曼却已经精准的抬头。

    她公式化的笑着,看着叶亦琛:“叶总,欢迎来到江城。”

    就连称呼,都显得再陌生不过,完全不给也叶亦琛任何遐想的空间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话瞬间就被何曼曼怼了回去,那种怒火越烧越旺,却偏偏又没发泄的渠道,最终就成了心口的一朕邪火。

    他看都没看何曼曼,头也不回的就朝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何曼曼低敛下眉眼,倒是也没多说什么,安静的跟着叶亦琛的步伐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停车场。

    何曼曼才淡淡的开口:“叶总,车子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落下,叶亦琛却忽然转身,看向了何曼曼:“钥匙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何曼曼皱眉。

    “车钥匙。”叶亦琛说的直接,“很抱歉,何总监,我没习惯让女人开车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点点头,很大方的把钥匙递给了叶亦琛。

    不可避免的,两人肌肤想碰触,但是何曼曼却完全不在意,在把钥匙给叶亦琛后,立刻就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那声音都跟着淡漠了几分:“叶总既然是自己开车,那我就不打扰了,叶总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,何曼曼颔首示意,转身就朝着机场外走去,准备拦车回去。

    是,采访的事情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的不想见到叶亦琛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因为在采访后,何曼曼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幼稚。

    两人都离婚十年了,也十年不曾纠缠不清了,现在又何必再见面。

    所以,叶亦琛说出这话的时候,何曼曼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结果,就在何曼曼转身离开的时候,叶亦琛却忽然扣住了何曼曼的手:“何总监,我让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何曼曼拧眉。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叶亦琛命令着。

    何曼曼安静了下,才想开口反驳,叶亦琛已经冷笑的看着何曼曼:“怎么,不是在采访里大放厥词说每年清明给前男友上柱香吗?”

    何曼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就只是玩笑话而已,结果这人却记下了。

    “何曼曼。”这是叶亦琛见到何曼曼后第一次,这么连名带姓的叫着她,“在江城的形象那么完美,大家知道你结过婚吗?知道你曾经残忍无情的引产了五个月的亲骨肉吗?知道你是这样恶毒的女人嘛?”

    叶亦琛一字一句的质问何曼曼。

    那眼眶已经跟着猩红了起来,越发的让人觉得瘆得慌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心口一紧,但是表面却仍然不动声色:“噢,下次我会记得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叶亦琛的手心一紧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手腕被叶亦琛拽的生疼:“叶总就是这么野蛮的人?”

    “你还可以见到更野蛮的一面。”叶亦琛一字一句,说的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心头扬起不安的预感,还没来得及回过神,叶亦琛已经打开车门,直接把自己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车门重重的关上,中控锁也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闭了闭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而驾驶座的门已经被打开,叶亦琛高大的身形钻入车内,阴沉着一张脸发动引擎,直接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朝着江城市中心开去。

    但是却不是去公司给叶亦琛定好的酒店,而是一处临海的别墅区。

    这方向,让何曼曼的眉头拧了起来:“叶总,酒店的方向不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看都没看何曼曼,车速开的飞快,何曼曼那种恶心作呕的不舒服的感觉又跟着明显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在叶亦琛的面前何曼曼却始终没表露分好。

    以前,这人就喜欢这样故意恶劣的逗自己,在摩托车上,把车速开的飞快,恨不得能把自己给甩出去。

    再自己抱着这人的时候,叶亦琛却又好似像一个孩子一样,笑的开心。

    大混蛋。

    莫名的,何曼曼的眼眶有些微微的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乎就是在这样的车速里,叶亦琛一路飙到了别墅区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