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47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2

第647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2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,最快更新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直到尖锐的刹车上传来,那是轮胎抓地的声音,车子已经稳稳的停靠在独栋的别墅门口。 w?

    “下车。”叶亦琛阴沉的说着,“何曼曼,你赶离开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叶亦琛头也不回的朝着别墅区内走去。

    何曼曼僵了下。

    她还真想走。

    再看着叶亦琛那张脸,她深呼吸后,谁怕谁,他们什么恬不知耻的事没做过,现在不过是在一栋别墅里,她还怕叶亦琛不成!

    这么想着,何曼曼转身跟着叶亦琛走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别墅的门才关上,叶亦琛直接扣住了何曼曼的手,就这么把她压在了门板上,那吻细细绵绵的落在也何曼曼的脸上。

    掌心的力道越来越紧,就这样扣着何曼曼的腰肢,仿佛要把她狠狠的捏碎在自己的怀中。

    何曼曼受不了,尖叫出声:“叶亦琛,你他妈的是野蛮人吗?你就只会野蛮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叶亦琛直接承认了,“当年我可记得,你很喜欢我的野蛮,是谁在我身下叫的那么放荡的?”

    何曼曼的脸色变了变,再看着叶亦琛那张讳莫如深的脸。

    这人根本不是想做,这人根本就是想给自己难堪和羞辱。

    那些过往的记忆,就如同潮水一般的涌入何曼曼的脑海里。真的很多年不曾想过了,但是每每想起的时候,总是甜蜜多余伤痛。

    可却也是最后的那致命的一击,彻彻底底的就把何曼曼逼入了绝境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自己,就连和叶亦琛之间原本就不牢固的感情,也彻底的跟着这样的打击,彻底的陷入了悲凉。

    再没有了回头的余地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看着何曼曼的表情,冷笑一声:“怎么,现在和我做就不愿意了?不愿意的话,这么多年你在陆氏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上班赚钱呀。”何曼曼似乎已经低敛下情绪,就这么似笑非笑的看着叶亦琛,“我不需要吃饭吗?我不需要花钱吗?我花钱很大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何家的钱不够你挥霍吗?”叶亦琛冷着一张脸,就这么捏着何曼曼的情绪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表情始终显得若无其事的:“可能是我太能挥霍了,所以都被我败光了吧。”

    何家破产了。

    在叶亦琛离开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里,就彻底的破产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从一个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,变成了人人嫌弃的过街老鼠。只是何曼曼骨子里的倨傲,让她从来没在命运之前低头。

    在何曼曼看来,这样的变故,终究也就是一场老天爷的玩笑。

    一场笑话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事,何曼曼没必要在和叶亦琛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叶亦琛是恨死了何曼曼这种漫不经心无所谓的态度。

    从开始到现在,何曼曼就始终是这样的态度对自己,甚至叶亦琛都很怀疑,何曼曼到底有没有心。

    仿佛,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,她的世界里,就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而他叶亦琛,也不过就是何曼曼兴起的时候的玩具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倒是何曼曼看着叶亦琛的神态,淡淡的笑了笑,把叶亦琛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掰开,那眉眼低敛,欣长的睫毛眨了眨。

    那口气都跟着散漫了起来,葱白的指尖就这么绕着叶亦琛的衬衫扣子。

    扣子一下下的被何曼曼攥松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倒是干脆,直接解了叶亦琛的扣子,一颗又一颗,一直打这人肌理分明的精瘦胸膛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何曼曼葱白的小手搭在他的肌理上。

    指甲有一下没一下的刮着这人的肌肤。

    然后,她嘲讽的笑出声:“叶总,您和我这样拉拉扯扯的,不怕您女朋友看见了要吃醋的?我们要再做些什么,您这可就算在感情里出轨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何曼曼一边吻着叶亦琛:“你不是骂我贱,那你现在这反应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何曼曼是个作风大胆的人。

    加上那一年的光景里,叶亦琛的调教下,何曼曼对男女之事早就是驾轻就熟,就算是很久不曾见到叶亦琛,也可以第一时间精准的找到这人的敏感。

    有些记忆,真的是不管怎么样,都没办法轻易地散去的。

    叶亦琛就是这么看着何曼曼,明明有反应了,可却什么也没做。

    何曼曼低敛下没眼,很轻的笑着,忽然就这么踮起脚尖,主动咬住了叶亦琛的薄唇:“想来吗?”

    指尖在游走。

    最终停靠在叶亦琛的某一处,紧了紧:“我挺想的。”

    那动作跟着越来越放肆起来。

    叶亦琛并不是第一次被何曼曼逼的走投无路,但是阔别十年,叶亦琛没想到,自己对何曼曼竟然还可以有这么直接而激烈的想法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忽然,叶亦琛一个用力,就直接把何曼曼从自己的身边推开:“你犯贱,别拉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噢——”何曼曼应的很敷衍,倒是站在原地,“不是叶总主动带我到你别墅的?我就这么认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曼曼,你现在就是没男人你就不能满足是吗?”叶亦琛怒火攻心,一字一句的逼问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何曼曼倒是承认了,“我什么人,叶总不是挺了解的。我想想我这么多年,睡了多少男人,不过呢,陆总我倒是一直没机会染指上,挺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就好似在刻意试探叶亦琛的底线一样,何曼曼的态度散漫的可以,却带了几分的轻佻。

    好听的声音,低吟婉转的出现在叶亦琛的耳边。

    字字句句尽是对叶亦琛的挑衅。

    说着,何曼曼舔了舔唇瓣:“既然叶总不想满足我的话,那就算了,我看看今晚约谁出来。”

    而后,何曼曼顿了顿:“但是下一次,叶总不要再对我做这样让人误会的事情。我这人,毕竟很容易当真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何曼曼说的很慢,不急不躁的。

    说完后,她转身就朝着别墅外走去,是真的对叶亦琛一点留恋都没有。

    叶亦琛听着何曼曼的话,呼吸瞬间急促了起来,再看着这人婀娜的身躯朝着别墅外走去,还明晃晃的告诉自己,她要去找男人。

    呵呵——

    叶亦琛的理智完全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想也不想的,叶亦琛直接走到何曼曼的面前,一个用力,何曼曼就彻底的被拽回了叶亦琛的怀中。

    那迥劲的大手就这么扣着何曼曼的手腕,力道越来越紧,就这么拖着何曼曼朝着二楼的主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因为愤怒,叶亦琛的肌肉彻底的紧绷了起来,汗涔涔的,被衬衫彻底的包裹起来,藏不住的是这个人的好身材。

    何曼曼被拽的疼的难受,但是她却倔强的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叶亦琛也丝毫没任何怜香惜玉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进门,甚至没到床上,何曼曼就已经被叶亦琛野蛮的压在门板上。

    职业裙方便了叶亦琛的肆意妄为,带着粗粝触感的指腹顺过细腻的肌肤,何曼曼的牙齿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,压抑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不求饶,也不发出任何可耻的声音。

    仿佛,叶亦琛要做什么,何曼曼都可以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叶亦琛也不在意何曼曼的反应,就这么发泄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,散落了一地的衣服,男士的内裤和女士的胸衣就这么交叠再一起,这样的画面变得炙热而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那种刻意压抑的声音,在叶亦琛的恶意里,何曼曼彻底的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一声声的尖叫,高亢而绵长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就是你的没反应吗?”叶亦琛并没放过何曼曼,大汗淋漓的,“随便动你,你就这样,你就是这样天生下贱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”何曼曼嘴巴上却没任何妥协的余地,“我承认了,我是挺贱的。不过我再贱吧,最后悔的是,就是爬上了你的床,和你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叶总,这么多年,你的技巧还是没任何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何曼曼!”

    “难道叶总这么多年心心念念还想着我,所以在替我守身如玉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要比尖锐和刻薄,何曼曼从来都不会是输家。叶亦琛在这一点上,根本不是何曼曼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更清楚叶亦琛哪里会被自己刺激的敏感。

    言语里的刺激加上动作上的挑衅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眼眶浸染了一片猩红。

    何曼曼却很淡的笑着,说不出是愉悦还是享受,甚至不在意叶亦琛做的极尽野蛮的事情,就好似在这样的纠缠里,她仍然是完全不被影响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纠缠至死方休。

    屋内的温度热的吓人,暧昧的气息里隐隐又透了几分的阴鸷。

    叶亦琛在折磨何曼曼。

    一遍遍的折磨着。

    起码到现在,叶亦琛都不敢相信,这就是他和何曼曼十年后再见的场景,是这样的放荡而激烈。

    何曼曼却始终不肯求饶。

    就算是被逼到极致了,那声音里的轻佻也不曾减少一份:“叶总,这么多年,还真是找不到几个像叶总这么好体力的人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轻轻浅浅的,格外好听。

    却也格外的让叶亦琛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滚——”叶亦琛在这样的发泄里,彻底的爆发了出来,甚至没在何曼曼的身上多停留一秒,就这么厉声呵斥着。

    何曼曼全身就如同被卡车碾过一样,动弹一下都觉得费力。

    她并没理会叶亦琛的话,就这么懒洋洋的靠在床头,很自然的把叶亦琛的烟给抽了出来,直接点燃,惬意的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种抽着事后烟的感觉,慵懒性感。

    叶亦琛沉着脸看着何曼曼,薄唇抿着,全身的肌肉跟着紧绷了起来,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绷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任人都可以看的出叶亦琛此刻的不耐。

    在叶亦琛再一次开口的时候,何曼曼却忽然看向了叶亦琛,也不在意自己此刻的赤身裸体。

    她熄灭了烟头,当着叶亦琛的面,慢理斯条的下了床,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穿了回去。

    甚至还补了妆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脸色越发的难看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从开始的第一眼到现在,从来就没把自己放在眼中,那感觉,叶亦琛深深的觉得,自己是被何曼曼给嫖了。

    叶亦琛还来不及说话,何曼曼已经翻开自己的手提包,很自然的从里面抽出了一叠的现金就这么放在叶亦琛的床上,

    叶亦琛的神色更冷:“何曼曼,你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何曼曼的态度很散漫,已经朝着门口走去,“我找男人睡,比较习惯给男人钱。毕竟男欢女爱,也不是只有男人爽,女人没爽到的。”

    荤话,何曼曼也说的面不改色的。

    那细跟鞋重新被穿到了叫上,一步步的摇曳着身姿,走到了叶亦琛的面前。

    就好似故意的一般,何曼曼越发的贴近叶亦琛,葱白的小手环绕住这人的脖颈,半强迫的让他低下头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手心微攥成拳头。

    而那让人愤怒的话已经一字一句的,从这张诱人的红唇里说出口:“叶总,下次要约一发,记得提前和我说,这种半强奸的刺激,偶尔来来就好,多了,要让人贻笑大方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何曼曼故意咬了一下叶亦琛的耳垂:“当然,叶总要小心点,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。被您的女朋友之前了,那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而后,何曼曼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叶亦琛没追出去。

    再看着床上的一叠钱,叶亦琛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冷,最终是被何曼曼的行为气笑了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,只见过何曼曼这样的女人,能理直气壮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不管是她对还是她错,她总可以一脸淡定的站在你面前,甚至做出你永远想不到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十年不见——

    却能更加激怒叶亦琛,他总想把何曼曼那张伪善的脸,一点点的剥下来。

    而走出别墅的何曼曼,在出别墅的瞬间,忍了很久的眼泪就这么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眼眶红的吓人,豆大的泪滴不断的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何曼曼怎么擦拭,都不能彻底的清空自己的泪水。

    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,在入夜的时候发出清脆的声响,偌大的私家车道,就只有何曼曼一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不断的深呼吸,记忆却已经把何曼曼带回来十年前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十年前,江城a大。

    何曼曼站在学校门口很长的时间,明明已经过了上课时间,但她却没进去的意思,就算知道这节课的教授对于缺课可以苛刻到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那又如何?

    对于何曼曼而言,何家除了钱,还是钱。

    她从小得不到父爱和母爱,但是却有无尽的金钱可以满足自己。

    就算是成绩再渣,只要何曼曼想去的学校,何家一样能想办法弄进来。

    就好比a大。

    江城最好的大学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成绩不及录取线的一半,但是在何家捐献了一座图书馆后,堂而皇之的进入了a大。

    和别人的寒窗苦读比起来,这一切,何曼曼得来的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所以,区区一个教授的课,何曼曼还真的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在教学楼前抽烟,有一口没一口的吞云吐雾,好看的眉眼拧垒起来,脸上的浓妆浓的不像话,遮住了原本就显得精致的五官。

    超短的小热裤,吊带背心,那肌肤不管在骄阳下怎么晒,好似都那样的白皙透亮。

    周围路过的男生都忍不住侧目,有人恶劣的吹起了口哨。

    何曼曼理都没理,径自低头抽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彼时,教学楼里的学生会。

    叶亦琛已经站在落地窗边看了很久,张晟走了过来:“看什么呢,这么认真?你明年就要毕业了,下一届接班人你有人选没?学校催促着呢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恍惚了下回过神:“考察下几个学生干部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而张晟挑眉,戳了戳叶亦琛的腰:“我说会长大人,你别装了……再装就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前你和陆骁,两人形影不离的,谁也不找女朋友,我们真的都要以为你们俩有一腿了。”张晟说的倒是直接,“现在看见你还对着别的女人看,我放心了,觉得你的性向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滚你的——”叶亦琛没好气的揍了一下张晟。

    张晟佯装被打中:“你太狠了!一说陆骁,你就上手!”

    叶亦琛直接翻了一个白眼,懒得理张晟。

    陆骁今年直接去美国当了交换生,如果能申请下全额奖学金,陆骁就不会再回来,会直接留在美国了。

    叶亦琛和陆骁的家境不一样,叶亦琛是一个孤儿,无父母,无背景,就算可以出去,他也暂时没这个经济能力满足自己。

    起码现在在学校的学费,叶亦琛都是靠全额奖学金和平日下课里的实习加打工获得的生活费。

    在江城。

    越好的学校,越是私立。

    学费远远高于那些普通的公立学校。

    若不是叶亦琛的成绩拔尖,当年也没可能有机会进入a大读书。

    是这样的情况下,叶亦琛几乎是清心寡欲,除去功课外,几乎不会花别的心思,特别是在男女关系上。

    叶亦琛长得帅,倒追叶亦琛的女生很多。

    但叶亦琛却也始终保持了适当的距离,不得罪,但是永远不会进一步。

    久了,a大的人,人人皆知,叶亦琛就是一个攀不上的美少年。

    现在,叶亦琛竟然动了凡心,张晟怎么会不惊奇。

    但是看着站在学校中间明目张胆抽烟的何曼曼,张晟的眉头拧了下:“我说阿琛,a大美女如云,你为什么非要注意到这朵妖艳的罂粟花?”

    叶亦琛转头看了过来:“你说谁罂粟花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看的那个姑娘。”张晟说的直接,“江城第二大家族的唯一的继承人,除去韩家外,起码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家族可以和何家抗衡了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挑眉,但是并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个何曼曼呢,怎么说——”张晟仔细想了想,“长得是真的漂亮,身材也性感,男人看了会吹口哨,但是除了这张脸,她就是个不良少女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晟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栋还在建的建筑:“那栋新的图书馆看见没,就是何家捐建的,就为了让何曼曼进入a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a大啊,我们挤破头皮了,才考进来的,更不用说,你这样拿奖学金的人。”张晟啧啧出声,“结果人家全校倒一的成绩,竟然也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晟絮絮叨叨的,还真的有几分命运不公的感觉。

    等张晟念叨完,叶亦琛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他愣了下:“阿琛人呢?”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其余的人应了声。

    “切——”张晟啧了声,“我还以为他有点想法了,结果还是一个木头,完全没反应的啊。”

    学生会倒是热热闹闹的。

    彼时——

    叶亦琛就站在何曼曼的背后看了很久。

    何曼曼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站着,学校里到处都是禁烟的标志,别说是学生了,就算是老师都不敢轻易的吸烟。

    而和慢慢做爱这里,起码抽了两只烟,来来去去不少的人,甚至有老师,都没有人上来管过一次。

    沉了沉,在何曼曼准备点燃第三支烟的时候,叶亦琛提步朝着何曼曼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何曼曼完全没理会叶亦琛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烟已经被送到嘴边。

    叶亦琛也没说话的意思,直接把何曼曼的烟给抽了下来,很随意的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“谁准你在这里抽烟的?”叶亦琛淡淡的开口问着。

    何曼曼倒是楞了一下,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高大的少年,眉眼俊朗,带了几分不羁,却又莫名的给人沉稳的感觉。

    简单的米色休闲裤,白色的t恤。

    头发不长不短,不太需要打理。

    而风气的时候,白色的t恤就这样贴着少年的胸膛和腰腹,勾勒出的是常去健身房的好身材。

    啧啧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在心里啧啧出声。

    已经第一时间就认出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在a大赫赫有名的学生会长叶亦琛。

    这种资优生在何曼曼看来,根本不屑和自己来往,何况,叶亦琛是a大出了名的男冰山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