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50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5

第650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5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“好。(w?)”何曼曼冲着老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后,何曼曼转身看着叶亦琛,先发制人:“不是要请我吃宵夜?还不去点菜?”

    叶亦琛低头看了一眼何曼曼:“什么时候你是我女朋友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就现在。”何曼曼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叶亦琛没理会何曼曼的无理取闹,但是也没饿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莫名其妙叫何曼曼来吃宵夜,而是在走出便利店的时候,就已经发现何曼曼抚着肚子,那种感觉就是明显的胃不舒服。

    所以,叶亦琛才顺带叫上何曼曼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过,何曼曼会真的自己跟上来。

    再看着站在自己面前,理直气壮的何曼曼,叶亦琛最终是失笑出声,直接把何曼曼抓到角落的位置坐好,就头也不回的去点餐了。

    20分钟后,现煮的砂锅粥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叶亦琛吃的很安静。

    何曼曼也很安静。

    谁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一直到吃完粥,叶亦琛买了单,这才带着何曼曼离开。

    一出粥店门口,何曼曼的电话响了起来,叶亦琛很绅士的退到了一旁,不去听何曼曼的电话内容。

    但显然对方的声音很大,叶亦琛想不听见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“曼曼,你人在哪里?为什么到现在才接我电话。”徐子皓急切的声音传来,“我去接你,你告诉我地址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声。

    叶亦琛沉了沉,没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高大的身形却已经很利落的翻身上了单车,没再等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这样的女生,怎么会没男朋友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何家早早的也会找到联姻的对象,从小一起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在学校,叶亦琛就已经见过好几次,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,开着跑车在学校门口接何曼曼。

    两人的亲昵,他也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呵呵——

    那一瞬间,叶亦琛说不出的感觉,但很快,就被自己的自嘲给取代了这样的感觉。他在想什么,怎么会胡思乱想自己和何曼曼的事情。

    云和泥的区别。

    下辈子,也没可能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和徐子皓说完电话,再转身的时候,就只能看见叶亦琛一个离开的身影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她也低头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在想什么?

    和叶亦琛吗?

    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就在何曼曼低头沉思的时候,徐子皓的车已经停在了何曼曼的边上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他的口气又紧张又生气。

    何曼曼没说话,安静的上了车。

    徐子皓对着何曼曼就是一阵牢骚:“你到底在做什么,一个心情不好,就随便出去,大晚上的,你以为江城是一点坏人都没有了吗?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?你这样出去的结果是什么,你心里没数吗?”

    徐子皓在训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对于何曼曼,徐子皓是喜欢的,但是却有憎恨何曼曼的那种女王一般的骄傲感。明明是男女朋友,但是除去接吻,何曼曼根本不让自己碰一下的。

    就好似一株怎么都攀不上的娇艳的花朵。

    但偏偏就是这样的花,让徐子皓却不由自主的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不然也不会在半夜联系不上何曼曼,就彻底的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回家。”徐子皓说的直接,“我和何叔叔说了,你在我那,免得何叔叔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何曼曼应得散漫。

    徐子皓又气又无奈,强迫的把何曼曼抓到了自己的面前:“曼曼,你到底在意过我这个男朋友的想法吗?”

    何曼曼看着徐子皓:“我如果不是何家的千金,你还会是我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徐子皓一时被问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喜欢何曼曼是真的,但是何曼曼的身份,两人才走到一起,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所以被何曼曼这么问的时候,徐子皓还真的有些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先跟我回去。”徐子皓第一时间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何曼曼没说话。

    徐子皓当何曼曼默认了,很快开车朝着自己的公寓开去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的视线却始终落在越来越近的那个骑单车的少年的身上,俊朗清秀的模样,只要是一眼,就可以记忆深刻。

    甚至,何曼曼低眉垂眼的时候,脑海里却都是再清晰不过的,叶亦琛的模样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一个自己最讨厌的人,却忽然变得这么的强势的记忆。

    何曼曼低头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的身影也已经越离越远。

    回过神的时候,徐子皓的车已经停在车库里。

    何曼曼打开车门直接下了车:“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徐子皓:“曼曼——”

    何曼曼却没理会徐子皓,快速的朝着公寓外走去,徐子皓回过神,立刻追了上去,而何曼曼已经拦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徐子皓有些阴鸷的看着何曼曼离开的方向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却很清楚,在这个时间点上了徐子皓的车,并不是真的为了要跟着徐子皓回家,而是为了要看叶亦琛的身影。

    徐子皓的公寓,和叶亦琛离开的方向是一条路。

    人看到了,自然就没留下来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这夜,终究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几日后——

    何家。

    何曼曼百无聊赖的听着何建明的话,一点兴趣和耐心都没有。

    何建明见状就来气:“你到底在干什么!想想你以前,还是挺聪明的孩子,现在怎么就能差到这种地步,这种考试成绩你也能考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只要看见何曼曼这样散漫的样子,何建明的情绪就会恶劣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么说,怎么做,何曼曼都是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偏偏,何家就这么一个孩子,何建明还真的拿何曼曼一点办法都没有,最终就只能不断的给何曼曼擦屁股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样,爹地不是挺清楚的?”何曼曼嘲讽的问着何建明,“这点事倒是值得爹地不远万里飞回来训我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何建明气急败坏的。

    想也不想的,他直接伸手打了何曼曼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这是十八年来,何曼曼第一次被何建明这样打,何曼曼捂着自己的脸,也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何建明。

    何建明显然也没想到,最终自己还是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对于何曼曼,他终究还是有亏钱的,给了她无尽的金钱,但是却始终没在意过这个女儿的成长,所以最终就选择了纵容。

    现在,他是尝到了纵容的恶果。

    这些事,传出去,不大不小,但是在江城的上流圈都会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他根本脸面无存。

    说到底,何建明还是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“打完了吗?”何曼曼冷着一张脸,“没事的话,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站住。”何建明直接叫住了何曼曼,“我让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何曼曼的态度也很冷淡,甚至红着一张脸,她也没在意过,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站在何建明的面前。

    何建明深呼吸,是真的怕自己被何曼曼气死:“我给你找了家教,等下就会来。这学期你的成绩要再给我不及格,下学期开始,你就准备在家里关禁闭,关到及格为止,你的那些狐朋狗友,一个也不准见了。”

    何建明说的直接:“从今天开始,你的门禁时间是晚上十点,十点钟如果我发现你没到家,你自己看着办。除非是子皓带你走的,不然一切免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建明厉声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何曼曼根本没再听。

    这些话,何建明一段时间都要说一次,但是最终都拿何曼曼一点办法都没有。而家教的问题,何建明都请到不爱请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都有办法让这些家教自动离开。

    用吓的也好,用实力也好,总而言之,最长的家教也不过就是坚持了两堂课。

    再多,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早就在这个圈子里烂掉了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好奇,还有谁敢来接何家的家教。

    她哪里会不知道何建明开出了天价的家教费,但应聘的人却一个也没有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书房的门被管家敲响,管家毕恭毕敬的声音传来:“何总,小姐的老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出去!”何建明冷着声催促了下。

    何曼曼耸了耸肩,转身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在看见走进来的人时,脸上是片刻的惊愕,完全没了反应,她怎么都没能想到,何建明找的家教竟然会是叶亦琛。

    叶亦琛穿着牛仔裤,白衬衫,一身的禁欲的味道。

    看见何曼曼的时候,叶亦琛只是淡淡的点头:“叶亦琛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回过神,冷眼看着叶亦琛,她可以揭穿叶亦琛,但是她却没这么做,她更想知道,叶亦琛为什么会答应这种差事。

    很快,何曼曼头也不回的就朝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叶亦琛和管家颔首示意后,就快速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间房间,何曼曼就冲着叶亦琛发飙了:“叶亦琛,你是什么意思!为什么你会成为我的家教?”

    “缺钱。”叶亦琛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何曼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真的是直接让人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&nb

    sp;   而叶亦琛却完全没和何曼曼聊天酗酒的意思,很自然的在书桌上坐了下来,把书本翻出来:“你父亲要我给你上的是英语和数学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何曼曼拒绝了,“我父亲给你多少钱,我付双倍,你给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爱财,但是取之有道。”叶亦琛淡淡的说着,“想贿赂我,你还是别想了。老老实实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我拿你很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除了拿我爸威胁我,你还能做什么!”何曼曼怒吼出声,“你这种行为是小人,而非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君子,是小人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可以达到目的。”叶亦琛淡淡的说着,“这个社会,从来只看结果而非是过程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我离开很容易,你考试及格了,我们就不用再见面了。”叶亦琛继续说着,那书本已经翻到了正在学习的内容,“我想及格对你而言再简单不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亦琛忽然笑了起来:“除非你想让我留在这里陪着你,你才故意不及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——”何曼曼爆了粗口,“去他妈的!”

    叶亦琛却不动声色,就这么坐着,慢理斯条的看着书,根本没打算教何曼曼的意思。

    何曼曼气的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:“怎么,叶老师,你这是拿了钱,不打算干活?”

    “学生太聪明,不需要教。”叶亦琛说的直接,“把学校的这些卷子做完,不懂再问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:“……”、

    她是真的不想理叶亦琛。

    叶亦琛却很淡定的看着何曼曼:“何曼曼,被让我看不起你,觉得你除了一个娇蛮任性,再没其他的本身了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忍了忍,不说话。

    直接从叶亦琛的手里拽过了卷子,快速的做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卷子对于何曼曼而言是真的不难,只是平日装傻装习惯了。但是在叶亦琛面前,何曼曼却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叶亦琛没太理会何曼曼,低头看着教材。

    不到一会的时间,何曼曼已经把试卷做完放在叶亦琛的面前:“可以走了吧,我不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看着何曼曼的试卷,是真的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这卷子并不是何曼曼现在上课用的内容,而是后面的专业内容。但是何曼曼答起来却丝毫不费力,甚至准确率非常的高。

    那表情是倨傲的,下巴昂了起来,就这么看着叶亦琛。

    “是不需要。”叶亦琛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走!”何曼曼不客气的赶人。

    叶亦琛倒是答的一本正经:“我走可以,等你考试的卷子交了及格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然的话,免谈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的免谈,就是真的免谈。

    何曼曼努力的深呼吸,避免自己真的爆发出来,她就这这么看着叶亦琛:“你确定你不走?”

    叶亦琛嗯了声。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的。”何曼曼一字一句却说的再认真不过,“这里是何家,不是a大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舌尖舔了舔薄唇,眉眼里是一抹不羁的笑意:“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是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偏偏,叶亦琛这人就和老僧入定一样,你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叶亦琛每周一三五的晚上准时的出现在何家。

    何家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,但是在何曼曼的房间里,是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何曼曼总可以惹出不同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是故意撕了叶亦琛的书,就是故意装傻,不管叶亦琛怎么说,何曼曼就是一副冥顽不灵的模样。

    要么就是想办法再叶亦琛的水里下泻药。

    更恶劣的时候,在管家出现的时候,何曼曼会故意靠近叶亦琛,然后精准的发出尖叫声。

    偏偏,就算是这样的画面,叶亦琛都可以面不改色的把何曼曼提起来,淡定的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该做的卷子一张没少,该出去玩的时间,却一次都没去成。

    叶亦琛就好似故意的一样,看穿了何曼曼的伪装,那卷子的难度越来越高,以至于到后面,何曼曼做起来就显得吃力的多。

    最终,何曼曼是气的撒手不管了:“你这超出我现在学习的范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亦琛不咸不淡的,“这算是给你在我水里下泻药的报复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些小把戏,少在我这玩。”叶亦琛说的直接,忽然,他就这么转身看向何曼曼,“要不是何总给的价格高,我还真的不愿意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,忽然带了几分的市侩:“鸟为食亡,人为财死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看着叶亦琛,知道这人没任何玩笑的成分,那心莫名的有了一丝受伤的情绪,言不清道不明的。

    再看着叶亦琛淡定的样子,何曼曼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她背过身,眼眶有些红,那是委屈的。

    在何建明的眼中,她就是一个联姻和炫耀的工具,这样的工具不允许出现任何的瑕疵。

    而在叶亦琛的眼中,她也不过就是叶亦琛赚取高额报酬的工具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就没任何一点意义。

    说不出的感觉,像是不甘心,又好似那种被人忽略的感觉,始终让何曼曼觉得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忽然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直接转身看向了叶亦琛。

    叶亦琛不动声色,那眸光落在了何曼曼的身上:“有什么问题吗?我和你说的哪里没听懂。”

    “叶亦琛。”这一次,何曼曼连名带姓的叫着叶亦琛。

    叶亦琛哼哧了声,表示自己听见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却一步步的朝着叶亦琛的面前走来,一直到站在叶亦琛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眸光很沉,却带了几分的复杂,这样落在叶亦琛的身上,怎么都没松开过。

    叶亦琛淡定的坐着,就这么看着何曼曼,仿佛想要看出何曼曼到底还能玩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在何曼曼贴上来的时候,叶亦琛这才开口问着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手已经搭在了叶亦琛的脖颈上,叶亦琛却很利落的把何曼曼的手扯了下来:“老把戏玩第二次,是不可能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知道,叶亦琛指的是初次见面的时候,她借机调戏了叶亦琛的事情。

    何曼曼就这么看着叶亦琛把自己的手抓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手心落地的时候,何曼曼忽然反手,就这么彻底的把叶亦琛的手攥在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那声音娇媚无比,漂亮的凤眼里尽是风情辗转,眼神更是一瞬不瞬的落在叶亦琛的身上:“叶亦琛,你对我真的没任何意思吗?”

    叶亦琛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那纤细的小手,修剪漂亮的指甲就这么轻轻刮着叶亦琛的掌心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手心很粗粝,不是何曼曼接触的那些两手不沾阳春水的男人,而且他的手很大,握起来的时候,莫名的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何曼曼发现,自己的情绪被叶亦琛带跑了。

    很快,她回过神,不着声色的看着眼前纹丝不动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这么从叶亦琛的掌心里抽了出来,搭在了叶亦琛衬衫的扣子上。

    “叶亦琛,男人穿着白衬衫,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?”何曼曼问。

    叶亦琛不回答。

    何曼曼也不介意:“禁欲系的感觉。但是穿着白衬衫的男人,十个里面有九个在床上都是禽兽,你说,你是不是那一个的例外呢?可以真的稳如山,不动声色?”

    一边说,何曼曼一遍解着纪一笹的扣子。

    但是,何曼曼的后背却有些汗涔涔起来。

    她虽然放荡不羁,但并不代表何曼曼对这样的事情驾轻就熟,甚至在这种事情上,何曼曼的能力仅仅局限于纸上谈兵。

    真的真枪实弹的时候,何曼曼就只能凭着那些小短片里的记忆而来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碰见叶亦琛这样的对手时候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是真的有些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叶亦琛的面前,何曼曼不想认输,更不想丢人。

    就算认输,那也是叶亦琛,而非自己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眸光渐沉,就这么看着肆意妄为的何曼曼,双手抄袋,眼神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何曼曼已经轻佻的解开了两颗扣子。

    那手指探了进去:“我反正也很久没做了,不如我们来试试?这些习题太无聊了,找点好玩的事情来?”

    那姿态,就好似一个熟手,比谁都利落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眼神变了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,正值最冲动的年纪,怎么可能对这样活色生香的画面没任何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叶亦琛的大脑却异常的清醒。

    任何女人都可以,唯独何曼曼不行。

    所以,内心那种不断翻腾的感觉,就算灼热的燃烧自己,都总能被叶亦琛压下来,就好似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女人,就只是一个木偶。

    “装,你还在装呢。”何曼曼忽然轻声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明明她的手也在颤抖,但是却仍然不可避免的滑到这人最为敏感的地方,那种灼热的感觉,让何曼曼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紧张,何曼曼隐藏的很好。

    她牢牢的攥着,娇媚的看着叶亦琛:“叶亦琛,你告诉我,你这是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叶亦琛的薄唇抿着,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随时变得凌厉了起来,甚至看着何曼曼的眼神都多了几分的阴沉。

    何曼曼是真的被气的。

    气的理智全无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