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56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11

第656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11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再看着叶亦琛一本正经的模样,何曼曼就心生了要逗弄这人的想法。? w?()

    她还真的不相信,一个人可以把完全两种不同性格,自由的切换。

    何曼曼觉得自己也是自虐,每每在学校把叶亦琛惹的鸡飞狗跳的,叶亦琛晚上就会变本加厉的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明明每一次主动挑衅的人是自己,但最终叫苦连天的人也是自己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体力太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样的互相摩挲里,何曼曼早就有些架不住叶亦琛的野蛮和粗鲁。

    每一次,都是何曼曼哭喊着求饶,叶亦琛才会放过何曼曼,但是那种慢理斯条的姿态,真的是让何曼曼恨得咬牙切齿的。

    偏偏,却有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,怎么不回答我呀。”何曼曼没个正经的模样。

    叶亦琛哼哧一声,就这么低头看着何曼曼:“你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何曼曼装傻充愣的看着叶亦琛,仿佛根本不知道这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承认,她真的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何曼曼很清楚,她如果老老实实的在学校里,叶亦琛根本不会主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偏偏,何曼曼就想见这人。

    但何曼曼却不会像普通小姑娘一样的撒娇,就喜欢用这样极端的方式。

    她知道,只要自己闹点事出来,这段时间在a大对于叶亦琛在收拾自己的传闻已经够多了,只要她惹事,自然就会有人告诉叶亦琛。

    这结果就是,叶亦琛会第一时间的出现在何曼曼的面前。

    每每,何曼曼的目的都会达成。

    但是何曼曼也总会把这样的力道控制的极好,不会做出超越叶亦琛底线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装傻?”叶亦琛挑眉,双手抄袋的站在原地,半笑不笑的看着何曼曼,“行,既然报告不会的话,回去我教你,写到我满意为止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叶亦琛满意的标准比教授还严格。

    特别是叶亦琛要故意整自己的时候,她写到死都不可能写到这人满意的。

    那才是真的给自己挖了一个坑,给自己往下跳。

    她何曼曼看起来像是那么傻的人吗?

    再看着叶亦琛的话里,不像是带玩笑的成分,何曼曼撇撇嘴:“叶亦琛,你没这么小气吧?”

    “我小气什么?”叶亦琛不咸不淡的反问。

    何曼曼:“一点男人的宽大胸襟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似笑非笑的看着何曼曼:“我以为,对你而言,我有些地方大就可以了。别的你不太在意。惹我是为什么,你心里没点数。”

    荤话,叶亦琛说的面不改色的。

    何曼曼反而是在这样的面不改色里,彻底的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叶亦琛:“会长大人,你的崇拜者知道你这么流氓吗?”

    叶亦琛低低的笑了笑:“下次让他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何曼曼的怒意一下子就上来,就好似一个小醋桶,虎着一张脸,准备要找叶亦琛吵架的意思。

    叶亦琛倒是直接,捏着何曼曼的下颌骨,就这么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很野蛮,也很粗鲁,更像是叶亦琛的风格。

    但偏偏,何曼曼喜欢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在叶亦琛吻上来的时候,何曼曼就已经很主动的搂住了叶亦琛的脖颈,热情如火的回应这人的吻。

    叶亦琛是真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何曼曼在这种事情上,是完全的不知道羞涩和遮掩,大大方方的表达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的奔放,越是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何曼曼。”叶亦琛忽然低沉的叫着叶亦琛的名字,“谁准你这么放肆的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的手已经贴在叶亦琛最敏感的位置,就像小妖女一样,来回摩挲了起来,那眼神巧笑嫣然的,却有显得格外的无辜。

    “放开?”纪一笹沉沉的警告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眉眼弯弯的:“会长大人,我不放呢?”

    那口气带了一丝的挑衅还有蛊惑:“你说,要是被人看见会长大人和我在这里做一些暧昧不清的事,会不会很刺激?”

    何曼曼一边说,那声音也越来越软。

    偏偏,作乱的小手就没停下来过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眸光越来越沉,就这么看着何曼曼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这地方,不算太开放,但是也绝对不是很隐蔽的地方,要是有人经过,只要一眼,就可以看见他们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叶亦琛也不认为,何曼曼真的是这么奔放的人。

    她的的没脸没皮,只不过就是保护色,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,何曼曼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这种事要传出去,恐怕难堪的不是自己,而是何曼曼。

    但是何曼曼愿意演,自然,叶亦琛也愿意配合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叶亦琛不动声色的问着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微微有些粗重起来,他觉得跟何曼曼纠缠不清来,原本清心寡欲的自己也变得重欲起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可以把自己的劣根性最好的逼到极限。

    “然后——”何曼曼的声音拖的老长,娇媚的不能再娇媚,“简单呗,今晚回家不罚我写报告,我就不弄你,要不——”

    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要不什么?”叶亦琛问的直接。

    “要不啊——”何曼曼仍然是一脸的坏笑,但是内心却不那么淡定了。

    忽然,她有些摸不清叶亦琛的想法,是真的摸不清了。

    完全不知道叶亦琛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表面,何曼曼却死都没认输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的手重重的紧了一下:“叶亦琛,我还没和你在这么刺激的地方做过,是吧,不如我们试试看?我看小说都说,不停的换地方,可以找到更多的高嘲的,要不要试试看?”

    这话已经是赤裸裸的。

    何曼曼以为叶亦琛会妥协。

    结果,叶亦琛却忽然一个用力,何曼曼被压在了墙壁上,粗粝的大掌不客气的包裹住了那样的绵软,她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却又在下一秒,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唇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动作,却彻彻底底的把何曼曼暴露在叶亦琛的面前,完全没了抵挡的能力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为所欲为变得更加的明显。

    “想试?我奉陪!”叶亦琛的每一个字都说的格外的清晰,“今晚的报告,你想都不要想逃,一字一句写到我满意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何曼曼是真的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大声点,不然别人怎么看的见,嗯?”

    “叶亦琛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不是胆子很大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亦琛一边问,一遍抵着何曼曼,几乎把何曼曼逼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想弄死自己,明明知道叶亦琛是什么人,竟然还要一而再,再而三的挑衅他,再看着这人这样的表情,那表情里已经摆明写着不想放过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叶亦琛——”何曼曼主动求饶,“我错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晚了。”叶亦琛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何曼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欠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多写一份作业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又是一声压抑的尖叫,“你冷静点好不好,呜呜呜呜……我真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想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曼曼在这样的入冬的季节里,明明是湿气十足的江城,她硬是被逼出一身的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她更恨死了自己竟然为了勾引叶亦琛,最近这段时间买的衣服都是裙子。

    这下是彻彻底底的方便了这人。

    但偏偏,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,却又怎么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感官的刺激,在逼着何曼曼犯罪,最后的理智,却拉着她的神经,怎么都没办法彻底的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没什么比这样更来的痛苦了。

    而偏偏,对自己上下其手的叶亦琛,却始终衣冠楚楚,除了某一处的反应外,并没任何的狼狈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——

    叶亦琛的手机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就好似得到了大赦一样:“叶……叶亦琛,你的……你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完全没理会的意思,就这样盯着何曼曼,眸光越来越沉:“啧,以前我手机响了,不是都故意缠着我,不让我接的?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。”何曼曼这下是老实的不能再老实。

    细腻的肌肤在粗粝的大掌里,不断的绽放,在这个从初冬,绽放出了最耀眼的雪梅。

    何曼曼葱白的小手早就已经老老实实的抓着叶亦琛的手腕,拼命的摇头。

    而在不远处,张晟的声音却由远而近的传来:“奇怪了,阿琛的手机也没接,在搞什么,刚才明明说来教室了,现在大家开会等着他呢。”

    这下,何曼曼的脸都吓白了。

    偏偏,叶亦琛却没放过何曼曼,手里的动作让何曼曼不断的低吟,但在张晟的声音逼近的时候,这样的低吟却又变得格外的压抑。

    细白的牙齿咬着下唇,仿佛害怕自己再溢出任何可耻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张晟的自言自语已经越来越接近。

    再走进一点,她和叶亦琛做什么,就会一览无遗的出现在张晟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何曼

    曼是真的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“叶亦琛——”何曼曼就差没把自己当小狗,冲着叶亦琛摇尾巴讨好求饶了。

    叶亦琛知道自己把何曼曼逼的差不多了,挑眉,淡淡的问着:“下次还敢不敢?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何曼曼立刻保证。

    “你的不敢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敢故意再把你惹来了,好好上课,老实写报告,好好考试,不会不及格。”何曼曼就和唐僧念经一样,把叶亦琛的要求念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大眼眨了又眨,就这么看着叶亦琛,一脸的讨好:“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被何曼曼的心惊胆战彻底的逗笑出声:“有贼心没贼胆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而后,叶亦琛松开何曼曼,何曼曼立刻低头整理好自己,生怕再被人看出之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,两人站在一起的那种暧昧,却是怎么都挡不住的。

    再想到叶亦琛故意在吓唬自己,自己还真的被吓的冷汗淋淋的,何曼曼又觉得不甘心了。

    她在背后瞪着这人,还真的没胆子当着这人的面再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而张晟倒是循着声音找了过来:“阿琛,你果然在这里,都在等你开会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亦琛淡淡的应了声。

    而张晟也看见了何曼曼,而后不自觉的好奇的又看了一眼叶亦琛,叶亦琛并没多解释的意思,但是叶亦琛也没任何的闪躲。

    那是男人的直觉,直觉的认为叶亦琛和何曼曼之间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天晚上,叶亦琛找自己要女士内衣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,在a大,唯一能和叶亦琛扯的上关系的女人,就还真的是何曼曼了。

    这想法出现在张晟脑子的时候,张晟好像吃了一嘴巴的玻璃渣,还真是一句话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起码在张晟看来,叶亦琛不会做这么离谱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倒是何曼曼大大方方的打了招呼:“好呀,学长大人。”

    张晟愣了下,回过神:“你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事聊着啊,我先走了。”何曼曼是恨不得能逃之夭夭,免得在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张晟没太多想法:“好好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看都没看叶亦琛,头也不回的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结果,在经过叶亦琛面前的时候,叶亦琛忽然伸手扣住了何曼曼的手腕,何曼曼愣住,张晟则直接傻眼,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衣服都不收拾清楚?”叶亦琛淡淡的反问。

    何曼曼下意识的低头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已经把何曼曼连衣裙上的两颗扣错的扣子给重新调整好了,而后就这么若无其事的松开了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晟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不走?”这次,叶亦琛板着脸催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回过神,是真的被吓的,头也不回的跑了。

    这是和叶亦琛同居这段时间来,叶亦琛第一次在学校的外人面前和自己表示亲昵,就好似要把这一段隐藏在地下的关系给曝光在空气中一样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却让何曼曼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想过曝光,从来也没想过让第三者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毕竟,这对于她或者叶亦琛而言,都不是最好的结果,甚至只会是噩梦的开始。

    这样的想法,让何曼曼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,甚至是手机铃声响了,她都无暇顾及,一直到她觉得安全的时候,何曼曼才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那是徐子皓的。

    “曼曼,你最近到底去哪里了?”徐子皓的声音传来,是真的紧张,“我在你学校门口,你出来,你不出来的话,我就进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徐子皓从来也是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何曼曼和徐子皓在一起两年,怎么会不清楚徐子皓的脾气。

    徐子皓来a大,就好似破坏了这段时间和叶亦琛之间的暧昧,如果被叶亦琛知道,何曼曼忽然心跳加快了些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心虚。

    而后,何曼曼当机立断:“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何曼曼就匆匆朝着学校走去。

    但何曼曼却不知道,这举动,却轻易的落在叶亦琛的眼中,叶亦琛透着后视镜,把何曼曼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甚至,那渐渐匆忙的步伐,都越发的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人,什么事,可以让何曼曼这么火烧火燎的?

    叶亦琛眉眼低敛,却并没表露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倒是张晟从之前的惊愕里回过神,看着叶亦琛,那声音都颤抖了起来:“阿琛,你是开玩笑的吧,你别告诉我,你是认真的,你和何曼曼不是我想的那回事吧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没说话,双手插袋,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那天来找我拿女士内衣,不也是给何曼曼的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琛,要是真的话,你清醒点,别开玩笑了。何曼曼就是耍你玩的,你可千万别认真。这种事,玩玩可以,不能当真的。要当真了,倒霉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家在江城是什么地位,怎么可能同意你和何曼曼,何建明是多厉害的角色,他可要是知道你和何曼曼,会轻易的毁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晟是真的急坏了,特别是叶亦琛这样不反驳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真的害怕叶亦琛就这样掉进何曼曼的坑,再也爬不上来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全程没多说什么,就只是拍了拍张晟的肩膀:“我心中数,你先回去开会,我一会就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叶亦琛头也不回的就顺着何曼曼的方向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晟完全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叶亦琛这态度就意味着,他承认了?

    承认了自己和何曼曼的关系?

    我的天——

    张晟觉得自己的心脏病都要犯了,再看着叶亦琛离开的身影,他却忽然一句话都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这种事,怎么管?

    根本管不了。

    最终,张晟任命的朝着来的路,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校门口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走出来的时候,徐子皓倚靠在跑车边,看见何曼曼的时候,他掐灭烟头,立刻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何曼曼站在原地,没再前进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去哪里了,何家也没回去。你到底要做什么!”徐子皓在质问何曼曼,“因为我和你分手,所以你在自甘堕落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何曼曼淡淡的说着,“和你没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徐子皓是真的有些生气,“何叔叔断了你的经济来源,你没钱,怎么可能一个人在外面生活那么久,你在江城的那些狐朋狗友更不会接纳你,所以,你到底在哪里!”

    “徐子皓,我们分手了,不要弄的一脸你很舍不得模样。”何曼曼在两人之间拉开距离,“分手的人,还是你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何曼曼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话,我回去了,我要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你上什么课。”徐子皓冷笑一声,“你不是最讨厌上课的吗?你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心情上课?”

    何曼曼没做声。

    “你都没发现,你这段时间在外面逍遥自在的,没人管你吗?”徐子皓问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不是没感觉的出来。

    何建明再怎么放纵自己,也不会让自己连续半个月彻夜不归的,就算何建明在国外,管家也会第一时间把自己的一举一动汇报给何建明。

    最初,何曼曼觉得,何简明在等着自己求饶。

    但是久了,何曼曼才觉得不对劲的地方,何建明就算等着自己求饶,也不会不动声色这么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毕竟,何建明对自己的耐心从来都不好。

    特备还是一个被标注了不良少女标签的人。

    “何家在美国的资金链出了问题,你爸妈最近都在美国处理这个事情,他们忙的焦头烂额的,你倒好,在外面玩的昏天暗地的。”徐子皓说的直接,“你什么时候能懂事点,别在做这些有的没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没关系。”何曼曼淡漠的推开了徐子皓。

    徐子皓并没放过何曼曼的意思:“你以为我想管你吗?何叔叔知道何家的那些佣人拿你没任何办法的,他怕你出事,让我来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回去的时候,自然会回去。”何曼曼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徐子皓是真的气的变了脸,“何曼曼,我和你分手,你也迫不及待的是不是?我在外面找了人,你也早就在外面有人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何曼曼嗤笑一声,是真的没和徐子皓废话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转身朝着学校走去,解释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徐子皓扣着何曼曼的手也没放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何曼曼的声音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徐子皓没放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再看着何曼曼,他从小喜欢到的女孩,他怎么可能真的不喜欢了,只不过是何曼曼的行为真的是欠教训。

    总是漫不经心的模样,永远让人分不清她的真心还是假意。

    所以,徐子皓故意找了人刺激何曼曼,偏偏,就是是这样的事,何曼曼都可以冷眼旁观,加上何曼曼在情事上总是拒绝的彻底。

    最终,徐子皓的男性自尊被彻底的激怒了,所以才会当场说了分手的话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就算是分手,都分的漫不经心的。

    好像,这么多年的感情,付出的人,永远都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的想法,让徐子皓越来越觉得不甘心,再看着站在自己面前,明艳的小姑娘,却忽然觉得,何曼曼变得不一样了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