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59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14

第659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14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沉了沉,叶亦琛没多说什么,也朝着教学楼走去。 w?(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但在这一次的意外后,叶亦琛和何曼曼的见面的次数似乎又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好似真的改邪归正了一样,在学校老老实实的上课,不曾再逃过一节课,就连考试的成绩也从全部倒数,直接到了及格线上。

    就连教授都不免惊奇。

    这天,何曼曼是最后一个交了测评卷的,正打算离开的时候,教授却忽然叫住了何曼曼:“何曼曼,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教授?”何曼曼侧身奇怪的看着教授。

    教授倒是把一叠资料直接拿了出来:“有时间的话帮我把这个拿到学生会给叶亦琛,我记得叶亦琛有段时间还挺关注你的,你们应该挺熟的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没说话,被动的结果资料。

    她和叶亦琛还真的挺熟的,只是现在,比陌生人还不如。

    但是,心中想见叶亦琛的情绪,却不断的翻滚。

    只是被自己刻意的压制下来。

    在听见教授的话时,何曼曼那种被压抑的情绪瞬间翻了上来。

    很久,她应着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他的举荐信。”教授又交代,“很重要,一定要亲自交代他本人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教授的眸光在镜片下一闪而过,带了一丝的锐利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锐利却又隐藏的很好。

    何曼曼这个学生,并不是真的表面这么天资愚钝的,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卷子不分难易程度,都可以轻易的考到及格线。

    还真的就是及格线,多一分都没有。

    仿佛一切都算的刚刚好。

    若不是天才,是真的很难算的这么精准的,偏偏,何曼曼就可以做的到。

    而他对何曼曼关注起来,不仅仅是因为何曼曼的身份和这段时间的表现,而是因为叶亦琛。

    叶亦琛是自己最得意的学生之一。

    但是叶亦琛这个人太寡淡了,清清冷冷的,几乎是油烟不进的典型。

    可这段时间来,叶亦琛却好似变了,有意无意的会问及何曼曼的事情,他虽然八股,又不代表他完全没洞察力,自然也明白了叶亦琛对何曼曼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明明前段时间,这两人在一起的时间,虽然看起来面不改色的,但是那种黏糊劲却是他从来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两人就好似闹了别扭一样。

    但就算闹别扭,叶亦琛有意无意的还是会问起。

    所以教授才做了顺水推舟的认清,主动把何曼曼送到了叶亦琛的面前。

    倒是何曼曼听着教授的话,安静了下:“教授,会长大人这是要出国了?”

    “是,和你们的陆骁学长在一个大学,也是一个教授。”教授笑眯眯的,“阿琛是个人才,以后前途无量的。我很好看他。他和陆骁都是很典型的那种,可以白手起家的人,是一只潜力股的。”

    教授说的很自豪。

    何曼曼忽然一怔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没由来的直觉,总觉得教授的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,而不是随意说说的。

    何曼曼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而教授倒是老神在在的:“还站在这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噢——”何曼曼一脸冷漠脸。

    而后,何曼曼拿着这一叠文件,倒是再和叶亦琛分开后,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再去了学生会的办公楼。

    好像,真的很久没见了。

    起码,没这样光明正大的见过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脚下的步伐都不自觉的快了起来,在走到办公楼的时候,何曼曼却忽然又多了一丝的胆怯,那是莫名的感觉。

    最终,何曼曼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而后,她面无表情的拿着文件,按下电梯,直接到了学生会所在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室很安静。

    叶亦琛在办公桌前敲打着电脑,看见何曼曼走进来的时候,表情并没发生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何曼曼微不可见的深呼吸,表面却始终显得落落大方的多

    她朝着叶亦琛的面前走去,而后站定。

    叶亦琛倒是淡定的抬头,就这么看着何曼曼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口气冷淡的就好似和一个陌生人说话。

    何曼曼也不介意:“教授让我把资料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亦琛仍然是淡淡的,并没再多问一句,“放在那里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叶亦琛就不看何曼曼,继续飞快的敲着键盘。

    何曼曼并没离开的意思,就这么站着,若有所思的模样,叶亦琛安静了下,下意识的看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那表情仿佛就在问何曼曼,到底还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何曼曼无辜的耸耸肩:“叶亦琛,你电脑里的这些单词你确定没任何问题吗?”

    叶亦琛被何曼曼一问,这才猛然看着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然后,叶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面不再是单词,而何曼曼的拼音。

    因为电脑被锁定了英文模式,是根本不可能敲打出任何中文,所以,何曼曼的名字,自然就用拼音的方式出现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促狭的笑了笑:“你这是想我了?”

    叶亦琛直接盖掉电脑:“你想太多了。没事的话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见这人冷着一张脸,但是却始终表里不一的模样,忽然,这些天来的沉闷,就在这一刻一扫而空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就这么看着叶亦琛:“真的不想我?”

    她没走的意思。反而更靠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叶亦琛警惕的看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直接的把手撑在叶亦琛的办公桌上:“叶亦琛,女人虚伪就算了,男人虚伪就太假了。想就想,有什么不好承认的?”

    何曼曼要没脸没皮的时候,说出口的话能让你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“起码我回家,我就挺想你床上功夫的。”何曼曼说的没羞没躁的,“习惯了,晚上忽然一个人,好像不太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的脸难得有些不自然的红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也只是一下。

    何曼曼却偏偏看见了。

    她眉眼里的笑意却更深了:“你脸红了,叶亦琛。我还以为你这人刀枪不入呢,原来大家只是没get到你的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叶亦琛的态度一下子坏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何曼曼现在散漫的态度。

    倒是何曼曼完全不被叶亦琛的情绪影响,看着叶亦琛,漫不经心的转移了话题:“你要出国读书了?”

    “和你没关系。”叶亦琛回答的生硬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何曼曼哼哧的笑了笑,“这么小气?就算我们曾经不算男女朋友,也算是炮友了吧,一夜夫妻还百日恩,问问近况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口气散漫无比。

    叶亦琛见这样的何曼曼就来气。

    偏偏,何曼曼就有办法气的一句话说不出来,却又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好似两人住在一起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喜欢吃零食,再喜欢把房子弄的到处都是,叶亦琛有洁癖,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但最终,何曼曼的胡搅蛮缠就会让叶亦琛气笑了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,就是纵容何曼曼按照她的生活习惯来,然后你再默默的帮她收拾。

    就算叶亦琛不想妥协,何曼曼也有各种各样的方式,让你妥协。

    也好似现在。

    叶亦琛明明憋着一肚子邪火,但是再看着何曼曼这张脸,竟然没下手的勇气。

    最终,叶亦琛站起身,直接把何曼曼提了出去,免得自己再被这人牵连到。

    何曼曼没想到叶亦琛会忽然这么野蛮,楞下:“叶亦琛,你放开我,你有毛病吗?在床上那套野蛮就算了,在外面也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那声音吼的又大又直接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,并不是关着的,这层楼也不是只有学生会。

    何曼曼再这么吼下去,指不定边上的人都会直接看进来了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脸色变了变:“你到底要做什么,何曼曼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见叶亦琛咬牙切齿,她却仍然还在嬉皮笑脸:“就是问问你的情况呀,这有什么不好说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咯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一字一句的,就好似在火上加油:“你这样啊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多放不下呢。学学我,淡定点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的话,没一句正经的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脸色已经越来越沉,但是仍然还是给了答案:“是。现在拿到答案了,可以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噢——”何曼曼很散漫的点头,“我家长辈没教过我滚,不然会长大人教一下?”

    何曼曼嬉皮笑脸的,都在触及叶亦琛的底线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脸色已经彻底的变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却忽然正经了起来,趁着叶亦琛要转身离开的时候,她主动扣住了叶亦琛的手。

    很久没碰触过这人,就算是这样的温度,都莫名的让何曼曼觉得贪恋起来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态度却很冷: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想我?”何曼曼问,“我装老道,你也别和我装老司机。你也不过就是第一次。不是都说,男人对自己的第一个女人特别眷恋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到底要做什么!”叶亦琛难得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何曼曼低低笑了笑,很轻浮:“可能我想睡你?大概我天生比较浪

    荡?不然我们约一发?”

    “没羞没躁,没脸没皮。”叶亦琛说的直接,声音也跟着越发的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是真的不介意。

    她甚至不在意办公室的门还开着,就这么主动贴近了叶亦琛,葱白的销售打在他牛仔裤的纽扣上,顺势而下。

    那动作熟稔的不能再熟稔。

    这种事里,何曼曼从来都显得奔放,叶亦琛很清楚在这种事情上,何曼曼对自己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二十出头的男人,在有了这样的生活后,会变得逐渐饕餮不知满足,就如同一个躁动不安的毛头小子,怎么要都要不够。

    只是叶亦琛的定力比正常人好些。

    但是不代表叶亦琛是一个无欲无求的人,特别是何曼曼还这样故意撩拨自己。

    用何曼曼特有的方式,打破了这几天来他们之间的平静。

    明明就已经在两人之间拉出了距离感,明明他们就已经是陌生人,再也不联系,甚至就算见面,也就当做不认识对方。

    而如今——

    “你真他妈的——”叶亦琛的儒雅被彻底的压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何曼曼总可以把叶亦琛内心深处最暴躁的一面给轻易的激怒出来,他的手心一下子用力,瞬间就已经掌握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何曼曼和叶亦琛交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下一瞬,是办公故事大门被人重重关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何曼曼觉得自己的脊梁骨都要被叶亦琛给撞断了,那声音传来的时候,让何曼曼也闷哼出声。

    偏偏,叶亦琛不问所动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荡是不是!”叶亦琛咬牙切齿的问着何曼曼,下颌骨绷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何曼曼倨傲的看着叶亦琛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叶亦琛却已经在下一瞬直接咬上了何曼曼的唇,这几天来的情欲都在瞬间被激发了起来,那亲吻变得越来越粗鲁和野蛮。

    完全不顾及何曼曼的想法。

    也完全不在意何曼曼现在的感受。

    叶亦琛只想贪图自己想要得到的满足感,还有那种面对何曼曼的无力感和报复感。

    何曼曼被这样猝不及防的吻,弄的有些回不过神,但也只是瞬间,她就主动搂住也叶亦琛。

    两人就好似互相撕咬的野兽,谁都不肯轻易的放过谁,却有偏偏在这样的撕咬里,可以轻易的激发内心对彼此最深沉的想念和占有欲。

    明明是帮办公室这样格外严肃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却有因为这样黄腔走板变了调的事,多了几分的暧昧和缱绻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的新男朋友不能满足你吗?”叶亦琛喘着气,在质问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没能从这样的激烈里回过神,胡乱应着:“你的活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不咸不淡的话,却彻底的激怒了男人的敏锐的神经,那是一种自己的所有物被人觊觎和占有的感觉,最终就彻底的把叶亦琛的情绪逼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他知道你这么贱的回头爬到别人的床上吗?”叶亦琛已经口不择言,用言语在刺激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说毫无感觉是假的,但是表面,她却仍然笑眯眯的:“可能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试试,我真的觉得挺刺激的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从来就不是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,下一瞬就已经彻底的在这种事里掌握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她挑眉,眉眼带着波光,就这么看着叶亦琛,十足十的诱惑。

    在两人的拉扯里,何曼曼的衬衫扣子已经微微的敞开,那风光无限的展露在叶亦琛的面前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脑门充血,内心的邪火却燃烧的越来越旺。

    再看着何曼曼恬不知耻的模样,他冷笑一声,最终直接把何曼曼从自己的身上抓了下来:“抱歉,我对你这么放荡的女人,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何曼曼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叶亦琛下意识的看了过去,何曼曼的手机上显示的是徐子皓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是何曼曼的习惯,不管是多亲近的人,存在她手机里的称呼从来都不会是呢称,都是连名带姓的叫法。

    而徐子皓,是何曼曼的前男友。

    两人早就已经分了手。

    结果,何曼曼倒是看了一眼晃了晃手机:“既然你没兴趣就算了,我找徐子皓好了,他应该很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像是想起什么,何曼曼补了一句:“对了,我和他复合了。所以,你刚才说的我的小男朋友又是谁?我还真的没印象了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的脸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何曼曼还是何曼曼。

    只要是何曼曼出现过,他必然就会被何曼曼弄的一脸的恼怒。

    那压在心口的怒意越来越旺,甚至叶亦琛想质问何曼曼和徐子皓是什么时候复合的,但是叶亦琛却发现,自己并没任何质问的权利和立场。

    许久,他很沉的开口: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耸肩,很自然的接起了电话:“你到了?我很快就下去,在门口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何曼曼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而后,她就这么慢理斯条的穿着自己的衣服,把扣子再仔仔细细的扣好,这才转身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何曼曼停了一下:“我发现,我怀念你的床上功夫,但是呢,我更怀念徐子皓哄着我的时候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像是和叶亦琛再解释,又好似在挑衅。

    说完,何曼曼转身就已经快速的消失在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叶亦琛低咒一声,直接把桌面上的东西扫到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张晟进来的时候,正巧就看见这一幕,他楞了下,下意识的再看着何曼曼离开的方向,忽然就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,张晟就不再说话,低头把文件重新捡了起来,放回叶亦琛的办公桌。

    很久,张晟开口:“阿琛,下个月你就出国了,出国了,就不会再看见这些糟心的事情了。你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分开了,才是最正确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没说话。

    张晟也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叶亦琛花了很久的时间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渐渐的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在叶亦琛的位置,却可以看见何曼曼上了徐子皓的车,上车之前,徐子皓低头亲了一下何曼曼,何曼曼并没拒绝。

    车子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还真是他妈的——

    让人觉得混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发现,和徐子皓分手后,两人的关系反而比起之前好上太多,倒是想一对朋友,虽然不至于什么都聊,但是和在一起的时候比起来,能说的话题倒是多了很多。

    徐子皓也并不是刻意来接何曼曼,只不过正好路口,遇见徐曼曼下课,就顺便把徐曼曼带回市区。

    徐曼曼晚上和苏岑有约。

    到了约会的地方,徐子皓很绅士的停了车:“晚上我不顺路,没办法送你了,让司机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”何曼曼笑的嘲讽,“你放心,我爹地找了保镖,24小时盯着我,我不可能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她做的每一件事,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何建明,比如现在和徐子皓在一起。

    徐子皓安静了下,才第一次主动问着:“你和你们学校的那个男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何曼曼很抗拒有人和自己谈及叶亦琛。

    叶亦琛就好似何曼曼内心深处的秘密,不管怎么样,都不想和任何人分享。

    倒是徐子皓看着何曼曼,从何曼曼的反应他就能知道,何曼曼对那个叫做叶亦琛的男生是动了心,若不然的话,何曼曼不会是这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和平日一脸无所谓的何曼曼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此刻的何曼曼就好似一只刺猬,在牢牢的守护自己的秘密。

    许久,徐子皓一摊手:“当我没说,这边不好停车,下车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何曼曼应声,转身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在何曼曼下车的瞬间,徐子皓的声音忽然传来:“曼曼,有需要帮助的话,随时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没说话,关上车门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?

    她和叶亦琛吗?

    呵呵——

    就算自己不躲着叶亦琛,叶亦琛也已经把自己拒绝的很彻底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低头,带着几分的自嘲,再见到苏岑的时候,何曼曼倒是把这样的情绪隐瞒的很好。

    苏岑也没去戳破何曼曼的那点小秘密,两人快速的点了餐。

    而后,就好似故意的一样,谁都没提及何曼曼不在家的那大半个月的时间,仿佛那一段时间,就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一直到服务生陆陆续续开始上菜。

    这些菜色也都是何曼曼喜欢的顶级日料,平日没事的话,何曼曼都会吃上很多。

    而如今,在她把三文鱼蘸好酱料送到嘴边的时候,原先的满足感不见了,而是一种恶心作呕的感觉。

    瞬间,那种感觉就翻涌上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反应很快,立刻朝着包厢外的洗手间走去,就这么趴在洗脸台上干呕了好一阵,一直到缓过神,这才看着拿冷水清洗自己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回家,彻底打断了在叶亦琛那养下的好习惯。

    三餐作息又开始变得不规律起来,估计是该死的肠胃炎又找上自己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何曼曼的老毛病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有些抑郁,收拾好自己回到包厢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