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60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15

第660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15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苏岑倒是吃得很欢快,她看了一眼何曼曼:“你怎么了?要不是我知道你有肠胃炎的毛病,你刚才那模样,和我嫂子刚怀孕的时候一模一样。? w?”

    苏岑不经意的说着。

    却彻彻底底的让何曼曼的脸色惊变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作息不规律,大姨妈也不怎么规律,但是就算再不规律,也不过就是周期的时间长短的问题,最多不会超过一个半月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似乎该来的时候没来,甚至超出了以往任何一次的时间范畴。

    这下,何曼曼有些不太淡定了。

    苏岑挑眉看着何曼曼变脸的模样:“我不会说对了吧?”

    何曼曼没应声,脑子转的飞快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在家住的那大半个月,和别的男人同居了?”苏岑倒是问的直接,“曼曼,很少见你这么不干脆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倒是没否认,嗯了声:“不过怀孕的事,你想多了,我大姨妈刚来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苏岑点头,倒是也没多问:“你自己心中有数就好。你爸那脾气,你要真的在这个情况下闹出点什么事,那才是问题大了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笑了笑,似乎又已经恢复了惬意:“他能拿我怎么办?我这脾气可不就是他给纵出来的。不闻不问,最终就导致这样了。他难道没点责任?”

    这次换成苏岑没应声。

    这也是实话。

    确确实实,如果何建明能对何曼曼多一点关心,何曼曼都不可能走上这样的路。

    但是何家的事,真的是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有些路走错了,那就是步步错,最终再没有任何回头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“老说我家的那点破事,无聊不?”何曼曼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苏岑倒是直接,转移了话题:“也是。说到你学校,我们学校的人对a大的学生会长倒是非常的感兴趣。据说前不久,他一直抓着你的纪律,你要有这闲工夫,不如把叶亦琛给拿下倒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真的早就把叶亦琛拿下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话怎么说?

    好像也没办法说。

    今晚这话题,怎么绕来绕去都是她最不喜欢谈及的事情。

    何曼曼笑的有些假:“那就去呀,和我说我们会长大人有什么用处?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冰山男?”苏岑啧了声,“你不是知道,之前我们学校的校花想法设法的接近了叶亦琛,结果就被人无情的拒绝了。大家都在传,他是gay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。”这一次,何曼曼否决的很快。

    苏岑挑眉:“你试过?”

    何曼曼面不改色:“说了不是就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是,也是冰山一座,烈火都绒花不了。”苏岑摊手,“我真好奇,叶亦琛以后的女朋友会是谁。他总不能这样注孤身吧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没应声,慵懒的靠着椅背,听着苏岑说着和叶亦琛有关系的事情。

    还真是和自己了解的叶亦琛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——

    什么叫冰山,那是对叶亦琛不了解,何曼曼太清楚叶亦琛的热情如火,火热到能让你第二天腿软的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叶亦琛只不过是在外面面前,把自己的性格隐藏的很好而已。

    不断被提及的叶亦琛,让何曼曼的思绪有些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明明不想再想着这个人,但是却在苏岑的话里,不自觉的又让叶亦琛的容颜变得更清晰了。

    忽然好想,还真是有点想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就这样自嘲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明明走的时候,走的那么大方,现在一脸小家子气的人也是自己。

    真是他妈的没用呐。

    苏岑唠叨了一阵,再看着何曼曼兴趣缺缺的样子,倒是不再提及叶亦琛有关系的话题,带了几分关心:“你和徐子皓这是……复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何曼曼否认了。

    “徐子皓的一门心思都在你身上,和那女的在一起是在一起,但是都不怎么认真。那女的最近是天天找徐子皓闹,还想方设法的要逼婚,可能觉得结婚了,你这个小妖精就不能为所欲为了吧。”

    苏岑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诉了何曼曼。

    “但是呢,徐子皓根本没反应。”苏岑优雅的喝了口水,“我想,这么闹下去没多久,也就该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说这些?”何曼曼挑眉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和你说,比起别的男人,徐子皓还是一个不错的人选。以后可以让你衣食无忧,也真的对你好,将来的事谁知道,起码现在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苏岑有些苦口婆心:“和徐子皓在一起,总比被你爸随便找个人结婚来的好吧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点头,手机在手中转了转,倒是挺赞同苏岑的想法。

    确确实实,徐子皓是一个很好的人选,这是在叶亦琛没出现之前。叶亦琛出现了之后,很多事总是不太对劲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觉得自己魔怔了。

    不管看见谁,都可以轻易的把这个人看成叶亦琛。

    外面说她是罂粟花,沾染上了就戒不掉了。其实对于何曼曼而言,叶亦琛才是那朵罂粟花,就算戒了生理的瘾,那种心魔也没办法轻易的拔出。

    “啧啧——”忽然,苏岑啧啧出声,“还真的是,说曹操,曹操到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抬头顺着苏岑的视线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的人,不是别人,而是叶亦琛,后面还跟了三三两两学生会的人,和别人的兴高采烈比起来,叶亦琛就显得淡漠的多。

    双手抄袋走在最后,很绅士也很礼貌。

    他们早就提前预定好位置,服务生带着他们去了相对安静的角落,屏风放下来的时候,就成了一个完全隐私的空间。

    还没等何曼曼反应过来,苏岑就已经站起来打了招呼:“张晟。”

    张晟楞了下,回过神:“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欢迎一起坐吗?”苏岑很是直接。

    张晟点头:“当然可以,我们一帮大老爷们,你和你朋友不介意?”

    何曼曼被苏岑挡住了,张晟没看见何曼曼的模样,自然的就认为那是苏岑的朋友。而别的人也跟着附和了起来,唯独叶亦琛没开口,安静的在位置上坐着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事情,叶亦琛也从来都是兴趣缺缺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岑倒是神秘的笑了笑,何曼曼来不及开口拒绝,苏岑倒是把何曼曼推了出来:“是你们学校。”

    张晟惊讶了下:“a大的?”

    苏岑让了一个位置,何曼曼的容颜暴露在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别的男生倒是跟着起哄了下,对何曼曼是久闻大名。而张晟的脸色微变了,不怎么说话,下意识的看着叶亦琛。

    叶亦琛也看见了何曼曼,那态度有些冷淡,也就仅仅一眼,就全然当没看见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有点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人面前,何曼曼从来不会让自己趋于下风:“好久不见了,会长大人。最近不找我麻烦了,看来我是真老实了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眼皮都没掀,应的很敷衍。

    这气氛说不上来坏,但是绝对称不上好。

    一个叶亦琛,一个何曼曼,就可以把周围的气氛搅的让人坐立难安的。

    就连和何曼曼相熟的苏岑,都可以感觉的到何曼曼全身立起的寒毛,就好似刺猬在战斗的状态下,完全不容任何人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行了,正好有位置,一起坐吧。”张晟缓和了下气氛。

    苏岑拉着何曼曼坐了下来,何曼曼是被动的。

    门口是上菜的位置,里面的男生倒是很大方的站了起来:“这里上菜,你们坐里面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啦。”苏岑笑脸盈盈的。

    男生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。

    而后,他让了位置,苏岑牵着和慢慢走了进去,叶亦琛也跟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先发制人的是何曼曼:“会长大人,您也要让座?我又不会吃人,你怕什么?这么多人在呢,我想做什么都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这话,让在场的男人暧昧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表情讳莫如深,看着何曼曼的眼神带了几分的警告。

    何曼曼挑眉,倒是毫不避讳叶亦琛的眼神。

    叶亦琛也就是一眼,就没再把心思放在何曼曼的身上,何曼曼也无所谓的耸耸肩,大大方方的在叶亦琛的边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看起来没互动,但是那种张力却又是外人怎么都没办法介入的。

    而在场唯一懂两人关系的人,就只有张晟。

    张晟不时的看着叶亦琛和何曼曼,但是又不能在两人的脸上发现任何的端倪,仿佛这两人就真的再没任何互动过。

    叶亦琛低头看着手机,偶尔和一旁的人聊着天。

    何曼曼则全程没怎么说话,就和在学校一样,维持了一张高冷的脸,只有在有人问问题的时候,何曼曼才会漫不经心的应上几句。

    大小姐的脾气,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张晟越发觉得何曼曼和叶亦琛完全不合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服务生陆续上了菜。

    苏岑从来都是一个大方的姑娘,这饭桌上,你来我往的,没一会,一群人就闹开了,喝酒喝的有些开心。

    张晟没一会也加入了战局。

    桌面上热热闹闹的。

    在学校里,终究是有些被束缚了,特别是a大这样的学校。

    现在除了门,大家都有些放肆。

    没一会,饭桌上都是烟雾缭绕,酒瓶子已经空了无数了。

    a大的人都知道何曼曼抽烟,很自然的递了一根烟给何曼曼,何曼曼没拒绝的接了过去,很熟稔的点燃,手指夹着,送到嘴边,抽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动作,直接让坐在一旁的叶亦琛拧起了眉头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何曼曼和叶亦琛同居的那大半个月,何曼曼是真的不抽烟,起码在叶亦琛的眼皮子底下,何曼曼是没再抽过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——

    叶亦琛总有一种感觉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何曼曼这烟是抽给自己看的。

    他沉了沉,直接开口:“要抽烟滚出去抽,不要在这里抽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听见了,自然也知道叶亦琛是冲着自己发火的,而在场的人也楞了下,有几个人已经快速的熄灭了烟头。

    他们倒是很清楚,叶亦琛不是太喜欢有人抽。

    若不是闹的很开,他们尽量也会避讳,就算真的忍不住,抽开了,叶亦琛也不至于这样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这脾气来的有些莫名——

    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忽然不知道怎么借口了。

    唯独何曼曼,就好似没事的人一样,继续在原地吞云吐雾,完全没把叶亦琛的话放在眼里,彻彻底底的当这人是透明的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脸色越发的难看。

    在场的气氛,变得有些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张晟的表情微微变了下。

    他和叶亦琛太熟了,这人的性格,张晟也知道的清清楚楚,现在的叶亦琛已经在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在学校里,见到叶亦琛发火的人很少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要真的发火的时候,还真的是有些让人觉得惊恐。

    张晟想着怎么开口缓和这样的气氛,苏岑倒是反应的很快,立刻扯了扯何曼曼:“曼曼,你别这样——”

    何曼曼的臭脾气也是全世界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但是苏岑总有一种感觉,何曼曼和叶亦琛对上,是要火山爆发的。

    结果,还没等苏岑有更多的反应,叶亦琛忽然站了起来,直接拽住了何曼曼的手腕,不顾在场的人,拽着她直接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晟第一个反应过来的:“阿琛,你拽着人去哪里!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吃。”叶亦琛应了句。

    苏岑也回过神,才想开口,叶亦琛已经直接拽着何曼曼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,那气氛说不出的尴尬。

    张晟很认真的看着叶亦琛离开的方向,想追上去,但再看着在场的气氛,最终还是没追上去,安静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缓和了气氛:“你这是不知道,我们a大人人知道啊,阿琛管着何曼曼的纪律很久了,阿琛非常讨厌人抽烟的,包括我们抽烟,他都有些烦。”

    苏岑尴尬的笑了笑:“这样啊——”

    叶亦琛带着何曼曼离开的那种感觉,苏岑真的觉得,何曼曼可能会被叶亦琛当场弄死。

    要真出事了,她是十条命都不够和何家交代的。

    毕竟今天何曼曼是跟着自己出来的,过来拼桌吃饭,也是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人看见苏岑担心,也跟着附和:“阿琛不会做什么,最多出去训几句就回来了,每次都是这样,放心啦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这个何曼曼啊,每次都在挑战阿琛的权威,阿琛才会这么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呢,这日子也没多久了,下个月阿琛就去美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家左一句右一句的解释,倒是把苏岑那颗高悬的心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,除去张晟,现场的气氛又变得热热闹闹起来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拽着何曼曼,那脸色却越发的阴沉和冷峻,直接拽着她就朝着餐厅的洗手间走去。

    何曼曼任叶亦琛拽着,一句话都没说,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一直到洗手间,何曼曼才把自己的手从叶亦琛的手里挣脱了出来:“你他妈有病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什么?”叶亦琛一字一句的问的直接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何曼曼冷笑,“叶亦琛,你和我什么关系,凭什么来管我?就因为你是学生会长?我抽烟不是吸毒,不犯法,我成年了,我还有买烟的权利。你倒是比我爸管的还宽了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想也不想的反驳着叶亦琛的话,一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叶亦琛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何曼曼,说不出的怒意,面色里的阴沉,却怎么都没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何曼曼的态度还是因为何曼曼抽烟。

    叶亦琛就是莫名的烦躁何曼曼那张什么都无所谓的脸。

    就好似不管什么事,都没办法让何曼曼起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也好似,之前那段半同居的日子,根本就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叶亦琛很想把何曼曼的脑子给切开,把这人的心给挖出来,看看这人的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,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。

    到底什么样的人,可以把什么事情都看的这么无所谓。

    而在何曼曼这样的质问里,叶亦琛最终剩下的就是恼羞成怒的感觉,那是一种被人看穿的尴尬和不自然。

    那垂放再裤袋边的时候,紧了紧。

    是他无聊了。

    叶亦琛深呼吸,不想再理会面前的何曼曼,但偏偏,何曼曼却没打算放过叶亦琛了,她踩着高跟鞋,就这么走到了叶亦琛的面前。

    先前被拉开的距离,轻易的就被何曼曼再一次的拉近了。

    “叶亦琛。”何曼曼连名带姓的叫着叶亦琛。

    在a大,大家喜欢叫他会长,关系好的脚阿琛,教授们也是这样称呼叶亦琛,这样连名带姓叫自己的,除去何曼曼,好像还真的找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偏偏,叶亦琛这三个字,就是被何曼曼叫的格外的好听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不管是在床上,还是床下,都是这样连名带姓的叫自己。

    忽然莫名的想到这些,就让叶亦琛的小腹一紧,他有些不敢相信,在这样的气氛下,自己竟然会对何曼曼产生了情动的想法。

    一股子的邪火,就来势汹汹的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的手却贴着叶亦琛的衬衫,但就只是这么贴着,那声音悦耳好听,还带着几分的娇媚。

    那是故意冲着叶亦琛来的:“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冲着我发火,还把我拽出来,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口气十成十的轻佻。

    随着声音,何曼曼的手已经转着叶亦琛的衬衫纽扣,有一下没一下的,衬衫的扣子很轻易的就被何曼曼给拽松了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脸色微微一变:“放开?”

    “放开?”何曼曼挑眉,“可以呀,只要你告诉我答案呗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抿嘴没说话,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紧紧的绷了起来,带了几分的凌厉。

    何曼曼也没放过叶亦琛的意思,就这么挑眉看着叶亦琛,那玩着纽扣的手也没停下来,下一瞬,何曼曼倒是直接把叶亦琛的扣子解开了。

    一颗接一颗。

    再解到第三颗的时候,何曼曼倒是停了下:“叶亦琛,你这不阻止我的意思,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你想和我约一发?”

    毫不避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我挺怀念和你上床的滋味的,你又何必装呢?”何曼曼笑眯眯的,“大家都是成年人,我就算18岁,我也成年了。男欢女爱不是挺正常的?”

    叶亦琛的脸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“之前把我推开了,学生会办公室挺刺激的,有点可惜。”何曼曼是真的口不遮拦,“不过呢,这里也挺刺激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轻佻的看了一眼身后的男女洗手间。

    那葱白的小手已经探进了叶亦琛的胸口:“叶亦琛,你喜欢选择女洗手间呢,还是男洗手间呢?我觉得可能女式更舒服点?”

    “何曼曼——”叶亦琛咬牙切齿的叫着何曼曼的名字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被何曼曼刺激的,还是被何曼曼逼的彻底的走投无路的,那声音低沉的可怕,仿佛下一秒,何曼曼就会被叶亦琛给掐死一样。

    何曼曼却毫不怕死的看着叶亦琛。

    看着叶亦琛已经渐渐阴沉的脸。

    她在等着叶亦琛会做出什么样的事,说不紧张和恐慌是假的,但是何曼曼却更想知道,那个一本正经的叶亦琛,能在这样的环境里被彻底的逼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或许,她也是一个心理不太正常的人。

    偏偏就在这个时候,何曼曼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来电,是徐子皓的。

    叶亦琛也看见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没拒绝,就好似对叶亦琛的兴趣一下子全然消失了一样,一下子就接起了徐子皓的电话,甚至还转过身,背对着叶亦琛。

    有些不想让叶亦琛知道自己和徐子皓说了些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到了?”何曼曼惊讶了下,“我说了,晚上不需要你来接我的。我和苏岑在吃饭,没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徐子皓的声音倒是低沉的传来:“没关系,我正好处理完事情就过来了,你和苏岑吃,不需要在意我,等你吃完给我打个电话就好。”

    徐子皓一直都把这样的距离感保持的很好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