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69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24

第669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24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何曼曼似乎没注意到叶亦琛回来,公寓内有些安静。nv生小说网(w?)

    叶亦琛的心口一慌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在公寓里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叶亦琛在厨房找到了何曼曼,何曼曼在对着书本努力的学着做吃的,厨房的一切被弄的有些惨不忍睹起来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心头一紧:“你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何曼曼被吓了一跳,手被溅出来的汤烫到,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动作很快,关了火,把何曼曼的手放到了水龙头下快速的冲洗了起来,确定并没太大的问题,叶亦琛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曼曼,我说了,这些事我会处理。”叶亦琛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何曼曼看着一片狼藉,也有些委屈:“对不起,我想你那么辛苦,我想着分摊,结果没想到——”

    越搞越乱,反而叶亦琛要花更多的时间收拾,再给自己重新做饭。

    何曼曼觉得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叶亦琛倒是没说什么,把何曼曼从厨房赶了出去,快速的低头收拾了起来,花了比平日更多的时间,叶亦琛才处理完晚餐。

    很快,三餐一汤端上来。

    并不是多名贵的菜色,但是营养搭配却很好。

    “吃饭。”叶亦琛淡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何曼曼不敢动,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,结果叶亦琛递过来的饭碗,安静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谁都没再开口。

    但是何曼曼却可以感觉得到叶亦琛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最终,是何曼曼绷不住,主动开口:“你怎么了?公司的事情不太顺利吗?”

    叶亦琛就只是这么看着何曼曼,并没回答她的问题,反倒是淡淡的问着:“最近忙了一下,倒是没顾忌到你准备结婚的事情,对不起——”

    他先道歉,而后才继续说着:“现在你的肚子并不明显,你也没发胖,高腰的婚纱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眸光灼灼的看着何曼曼,并没从她身上离开分毫。

    何曼曼不知道叶亦琛怎么忽然提及这些,心跳加速了下,那是一种莫名心虚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表面何曼曼却始终冷静,不让自己的情绪外露。

    她睁眼胡说八道:“噢,你知道的,我很挑剔的,怎么看都不太喜欢,所以就暂时搁置在了,加上我之前孕吐厉害,想睡觉,我连学校都没去,更不用说去逛这些地方了,所以,就算啦。”

    这也算是半真半假的实话。

    但是何曼曼很清楚,自己对于和叶亦琛的婚礼还是期待的。

    并不需要多隆重,只要这个人在就好。

    这个人牵着自己的手,从容不迫的走过红毯,这一段路,就足够让何曼曼觉得而满足。

    但是何曼曼却很清楚,这对于现在的叶亦琛而言都是奢侈。

    忽然,她有些体会到程艳芳告诉自己的,贫贱夫妻百事哀,但这样的贫贱却让何曼曼觉得从来没有过的满足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相依偎,相扶持的感觉。

    怎么都舍不得让何曼曼放手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叶亦琛淡淡的反问。

    那眸光却一瞬不瞬的看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说不出的感觉,总有一种忽然没了自尊的想法,就好似自己连一场婚礼都不能满足何曼曼。

    五万的钱,在现在其实并不算少了。

    甚至普通人可以弄一次相对热闹的小型婚礼,包括婚纱,婚庆都可以一一处理好。但是这五万块,对于何曼曼而言,那就真的是穷困潦倒了。

    可能,何曼曼看的上的婚纱,一件都不止五万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叶亦琛,没办法满足何曼曼的要求。

    但偏偏何曼曼的举动却又让叶亦琛觉得暖意,只是这样的暖意有一些些伤了大男人的自尊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不然呢?”何曼曼反问。

    叶亦琛却没再和何曼曼兜圈子:“曼曼,你并不是没去看这些,而是把钱给房东交了房租,对吗?除此之外,你剩下的部分,你一分钱没动过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何曼曼楞了下,下意识的吐了吐舌头,那是一种心虚的表现。

    是她怀孕以后,智商有点不在线,忘记了叶亦琛很清楚自己交了几个月的房租,到时间自然就会找房东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就一目了然了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——”何曼曼企图解释,“我目前是真的没想法了,所以就想着,这钱反正也是你的,留着都是被我花掉了,还不如把房租交了,我也总是要有点付出的,对不对?何况,这也不算我的付出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安静的站着。

    何曼曼越发的局促:“加上后来,我真的想去的时候,肚子都出来了,我这人很挑剔的,这样的情况下,我不允许自己勉强穿婚纱的。所以,婚礼放到生完孩子以后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从来都是强势的人,很少像现在这样的撒娇。

    那模样,让叶亦琛有些忍不住,再多的想法,在这样的娇嗔里都已经被轻易的放了下来,就这么安静的看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“等生完孩子,你也不这么忙了,我们再想这些,好不好?”何曼曼扯了扯叶亦琛的袖子,开口问着。

    叶亦琛仍然沉沉的看着。

    何曼曼被看的冷汗涔涔的,真的以为这人生气了。

    结果,叶亦琛却忽然附身,就这么在何曼曼的唇瓣上亲了亲:“谢谢你,曼曼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——”何曼曼的娇蛮瞬间回来了,“那你以后要对我好哦。毕竟我对你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叶亦琛搂住了何曼曼的腰身,“我不对你好,对谁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。”何曼曼点头,一脸的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很多年前,她觉得,不管多少金钱,多少奢侈品都给不了自己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却只觉得满足。

    或许以前的何曼曼,真的就只是没遇见对的人,对的事。

    此刻,对于何曼曼而言,真的就是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但何曼曼很清楚,这样的岁月静好里,是叶亦琛再负重前行。

    她的眸光微敛,微不可见的叹息,藏起了自己眸底深处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两人安静的抱着,谁都没再开口打破这样的沉默。

    一直到何曼曼看着叶亦琛,很轻的说着:“我饿了,你做饭给我吃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叶亦琛应着。

    他再一次的亲着何曼曼的额头,而后这才朝着厨房的位置走去,何曼曼继续安静的蜷缩在沙发上,翻着书,等着叶亦琛喊自己吃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入夜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叶亦琛仍然很忙,吃完饭收拾好,叶亦琛就在客厅忙碌了起来,他害怕打扰到何曼曼的休息,并没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一直到叶亦琛起来洗澡,这才朝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何曼曼正准备入睡。

    叶亦琛很自然的走到何曼曼的面前:“早点休息,我洗个澡,把手里的事情处理好,就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何曼曼没问太多。

    并不是何曼曼不关心叶亦琛现在的情况,而是何曼曼冷淡惯了,并不喜欢主动询问人家的事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叶亦琛的性格,如果现在公司开始逐渐平稳起来,开始有营收了,那么叶亦琛会主动告诉自己,而非让她询问。

    询问不过是增添烦恼和压力而已。

    何曼曼从来不屑做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安静的看着叶亦琛朝着淋浴间走去,一直到叶亦琛走进淋浴间,里面传来流水的声音,何曼曼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。

    正打算熄灯睡觉的时候,忽然,何曼曼听见了手机的震动。

    那是在之前叶亦琛在进入房间的时候,随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何曼曼知道自己不应该管,但是她却不想叶亦琛错过任何重要的电话,想了想,何曼曼还是下了床,看着上面的来电名字时,何曼曼的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那是宋思怡的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宋思怡和叶亦琛表白过,叶亦琛却不似对待别人一样冷漠的拒绝,甚至,两人的互动一直很有来有去。

    加上,宋思怡还是叶亦琛的同班同学。

    这——

    女人的嫉妒心瞬间就被涌了上来,加上因为怀孕,何曼曼比任何时候都来的敏感,她想也不想的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宋思怡的声音立刻就从手机那头传来:“阿琛,合约部分我已经处理好了,也约了对方的老总,明天我们可以一起去面谈,对方对我们的案子还是很感兴趣的,总归也是一个好的开头。”

    宋思怡说的很快,但是声音里却带着明显的兴奋:“这样,我们就算开业大吉啦。这三个月大家的努力都没白费呢。”

    呵呵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安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宋思怡说的都是公司的事情,这是宋思怡能和叶亦琛分享的。相较于自己每日在家,能和叶亦琛分享的东西,好像除了怀孕,就再没其他了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让何曼曼怎么都说不上话。

    明明叶亦琛对自己的情况再了解不过,而这些事,叶亦琛都没主动来找自己,偏偏去找了宋思怡。

    就好似和叶亦琛白手起家的人,是宋思怡一样。

    何曼曼知道自己想多了,但是这样的嫉妒却忍不住的泛滥,一次次的卷着她的心口,让她觉得有些窒息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琛?”倒是宋思怡没听见叶亦琛的声音,奇怪的叫了声。

    何曼曼这才清冷的说着:“他在洗澡,你过会再打电话来。”

    宋思怡没想到是何曼曼接起的电话,她倒是楞了下,然后才轻笑一声说着:“曼曼,是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何曼曼应着。

    “阿琛最近很辛苦,每天都在加班,回家还要照顾你。你和阿琛的事,我也知道的。别让阿琛太辛苦了。这样对阿琛很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宋思怡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,但是字里行间里,却是在刻薄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并没被激怒,这样的把戏在她之前生活的圈子早就见怪不怪,甚至有些小巫见大巫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这些?合伙人?还是表白失败的爱慕者?”何曼曼淡淡的反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宋思怡的脸色瞬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那声音都跟着僵硬了起来:“我没别的意思,只是心疼阿琛。”

    “宋学姐,心疼这个词,用在你身上,不合适。”何曼曼没想和宋思怡再废话下去,“体谅你不是中文系,我不和你计较,下次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何家人天生的傲慢:“等阿琛出来,我让他给你回电话。”

    而后,何曼曼没给宋思怡再开口的机会,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原本昏昏欲睡的感觉在这一刻,就已经彻底的清醒了过来,叶亦琛的手机就这么被放在床头,但是却让人怎么都没办法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盘腿坐着,一直到叶亦琛洗澡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亦琛看见何曼曼的时候,微微惊讶了下,很快就问着:“怎么还没睡?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来,自己洗澡出来,何曼曼都已经睡着了,结果今天就这么坐着,好像有事要和自己谈判一样。

    那架势,让叶亦琛的不有自主的紧张了一下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叶亦琛要朝着何曼曼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结果,何曼曼却很淡定的开口了,比了比手机:“我是要睡觉,被你手机吵醒了,所以我就给你接了,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你等下回个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叶亦琛应声,并没多说何曼曼接自己手机的事情。

    何曼曼看着叶亦琛,并没开口。

    叶亦琛已经拿起手机,自然就能看见是谁的来电,何曼曼是在等叶亦琛的解释,解释宋思怡的事情。

    结果,叶亦琛也就只是看了一眼,并没多说的意思,只是清淡描写的说着:“宋思怡现在在公司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何曼曼也应的很淡定,“我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亦琛没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何曼曼有些闷,但是她也不吭声,快速的拉过被子直接盖再自己的身上,一声不响的闭眼。

    叶亦琛就只是走到何曼曼的边上,习惯性的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,就没再有任何动作了。

    房间的灯光被调暗了,叶亦琛高大的身影已经从容不迫的离开。

    何曼曼是真的一点睡意都没了。

    ,明知道不能胡思乱想,但是,那样的胡思乱想在这种敏感的时期却变得越发的神经质起来。

    最终,翻来覆去,何曼曼好不容易进入睡梦,可梦魇里,却是叶亦琛搂着宋思怡的模样,两人在奋斗,而她终究还是那个进不去叶亦琛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挂了叶太太名字的女人而已。

    呵呵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翌日一早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生物钟准时的把叶亦琛叫了起来,何曼曼却意外的在第一时间跟着清醒了过来,就这么下意识的抓着叶亦琛的手臂。

    叶亦琛楞了一下:“怎么不睡了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之前睡多了。”何曼曼应着,“现在还真的不怎么困了。医生也说,进入十二周以后,这样的情况会好转,我也不怎么吐了,和正常人没任何区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叶亦琛倒是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之前的一段时间,每天都让叶亦琛过的胆战心惊的,生怕何曼曼再发生任何的意外。

    而在听见这样的话后,叶亦琛倒是放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和医生约了产检,要跟我一起去吗?”何曼曼问的很随意,“今天要做彩超,早期排畸检查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一怔,忽然就跟着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在叶亦琛的表情里,就很清楚他的选择。

    早就在八周的时候,去看胎心胎芽,也是何曼曼自己一个人去的,而非叶亦琛陪同的,叶亦琛是在出门的时候接到电话,就头也不回的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那估计是宋思怡的电话。

    只是到现在,何曼曼都没戳破。

    在何曼曼看来,多重要的事情,都不至于让一个即将做父亲的人错过这样的时刻,也或许只是她的矫情。

    而如今,却又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何曼曼挥挥手,“我自己去就好了。反正我也没什么事。回头我想回学校去上课了,两个月没去学校,再不去,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何曼曼而言,去不去学校无所谓,学校也不可能真的不让何曼曼毕业。

    只是,何曼曼不想再继续蜗居再这个小小的公寓里,总觉得把自己锁在这方寸之间,没办法缓和了。

    再这么呆下去,何曼曼怕自己早晚会在胡思乱想里彻底的崩溃。

    “不是把学渣表现的很好?”叶亦琛倒是听着笑了起来,“怎么忽然想去学校了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挑眉,嗔怒的说着:“我可能忽然想当学霸了!”

    “很期待。”叶亦琛倒是没不赞同,“以后早上我送你去学校,中午再陪你吃饭,你上完课,没事了就给我电话,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仍然是吧何曼曼的生活安排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多事吗?”何曼曼反问。

    叶亦琛安静了下:“这两天忙完,就没事了。之前没能好好陪着你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原先再多的怨气,在这人这样的道歉里忽然就一下子不见了,何曼曼觉得自己有些坏,不应该在这样咄咄逼人的和叶亦琛说话。

    她伸手就这么搂住了叶亦琛精瘦的腰身。

    这人在这两个月的忙碌里,人已经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那种心疼,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亦琛低头,温柔的问着。

    何曼曼想也不想的应着:“觉得自己好像是你的累赘了,不给你帮忙还尽添乱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会。”叶亦琛笑,“你怀着孩子,很辛苦,不能替你分摊,那就多做点事,也没什么的,夫妻本来就是这样的。何况,我老婆还这么贴心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能陪你去医院了。”叶亦琛倒是说的直接,“等今天忙完,合同确定了,可以休息几天,那时候,我每天都在家里陪你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何曼曼应着。

    很快,何曼曼就不再缠着叶亦琛:“你去做饭吧,我也起来收拾收拾,一会一起出门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叶亦琛没拒绝。

    他俯身亲了亲何曼曼,这才起身。

    何曼曼有些贪恋的看着叶亦琛站在自己面前,这人在换衣服间,好身材展露无遗,这样的男人,却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何曼曼觉得莫名的满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那一次后,何曼曼就回了学校去上课。

    产检也是自己一个人去的,当然,去的也不可能是瑞金,而是第一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她很辛苦的排队,在等医生,而后再预约彩超的时间,再继续排队,再看着别的孕妇都是bet36365官方网址或者家人陪着来的,何曼曼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不是滋味,在很快,就被何曼曼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叶亦琛也并没像之前承诺的那样,过两天忙完后就陪着自己,反而是陷入了一种周而复始的忙碌里。

    何曼曼从来都是一个独立的人,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这期间,何曼曼给叶亦琛打过电话,但是有几次却都是宋思怡接的。

    虽然宋思怡没说什么,只是简单的说了叶亦琛在开会外,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可是,何曼曼却始终觉得不太舒坦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自己的男人被人觊觎的感觉,到底是多亲密无间的关系,才会这么肆意的让宋思怡接电话。

    这件事,何曼曼不是没问过,但是叶亦琛却只是很淡的解释,现在公司人手不过,宋思怡是来帮忙的,不要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何曼曼也想逼着自己不要胡思乱想,但是却怎么都不能阻止自己这样的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就导致很多事如同噩梦一样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会忍不住给叶亦琛打电话,他们的交谈说到后面,就会忍不住的提及宋思怡,当然,主动提及的人都是何曼曼。

    叶亦琛几乎是无奈的:“曼曼——别胡思乱想,她真的就只是在公司帮忙,并没任何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:“噢——”

    “现在公司缺人,思怡的专业在公司也是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非她不可吗?你明明知道我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怀孕,公司几乎动不动就开会,你吃不消的。乖一点,别闹了好不好。”叶亦琛的话语里听得出疲惫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第二天通宵加班了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