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73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28

第673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28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何曼曼安静了片刻,低头把早饭吃完,并没说是,转身就拿起自己的随身包,安静的朝着学校走去。(w?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下午2点。

    何曼曼在公寓内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却始终没等到叶亦琛回来,她好几次想给叶亦琛打电话,但最终却仍然没打出去。

    她和医生约好的时间是下午2点30分。

    要再不去的话,就真的要迟到了,过号的话,会弄的异常麻烦。

    而此刻,已经2点10分。

    距离和叶亦琛告诉自己要回来的时间,早就已经过去了,何曼曼低头轻笑一声,那是自嘲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,叶亦琛应该是不会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很快,何曼曼淡定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,安安静静的朝着公寓外走去,并没再继续等叶亦琛,要没给叶亦琛任何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就在何曼曼走下楼的时候,一辆黑色的奔驰就这么停靠在何曼曼的面前。

    何曼曼楞了一下,以为是自己挡到对方的路了,结果在车子的车窗降低下来的时候,何曼曼才反应过来,眼前的人是徐子皓。

    徐子皓看着大肚子,一个人从这样再普通不过的小区走下来的何曼曼,眼神里说不出的震惊和心疼。

    何曼曼倒是淡定,很平静的看着徐子皓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,我送你。”徐子皓倒是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何曼曼看着徐子皓没说什么,就这么站着,徐子皓也没离开的意思:“曼曼,就算不是男女朋友,就算没办法做夫妻,也一样可以做朋友。身为朋友,看见了顺道送一程并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徐子皓顿了顿:“叶亦琛不会小气到这样的地步吧?要真的这么小气,就不会让你一个人站在这里了,而没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徐子皓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来这里,并不是意外,而是早就想好的。

    只是徐子皓没想到会这么凑巧的看见何曼曼,这画面,让徐子皓一目了然的知道何曼曼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听着徐子皓的话,低低的笑出声:“也是——”

    而后,她倒是大大方方的拉开车门,就这么直接上了车,徐子皓见何曼曼上车,这才跟着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等何曼曼坐稳,徐子皓并没着急离开。

    倒是何曼曼主动开口:“送我去第一医院吧,我下午产检来不及了。过号的话,很麻烦的,现在孕妇多,不好预约。”

    徐子皓一怔。

    最终,他嗯了声,没再多说什么,车子朝着第一人民医院的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这在以前,对于何曼曼而言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何曼曼生病,什么时候需要排队过,瑞金的医生会第一时间做好准备,在医院等何曼曼。

    而如今——

    徐子皓不知道说什么,很久才开口问着:“曼曼,这样的生活,你不后悔吗?”

    何曼曼安静了下,很淡的开口:“什么是后悔?什么是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算了——”徐子皓知道自己并不适合和何曼曼聊这些话题,“只是觉得,你有些变了,和以前不太一样了。但是这样的你,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低低的笑出声:“以前的我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“高傲的像个女王,需要人家的阿谀奉承和关心在意,就算你砸很多钱,你也在所不惜。甚至你的脾气很差,随时随地都在一点就炸的状态,完全不懂的关心他人。”徐子皓倒是说的直接,“而现在,全然相反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在你心里的感觉这么差劲?”何曼曼挑眉。

    徐子皓轻咳一声:“那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要和我分手了。”何曼曼倒是有心情聊着天,唯独不提及自己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徐子皓轻咳一声: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逗你的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已经停下交谈,不再开口多说什么。徐子皓知道何曼曼的脾气,不想谈的话,就不会再继续,他也跟着那就了下来。

    若是平常,这个点的江城并不会太过于拥堵。

    结果他们的车子驶入主干道的时候,就已经越发的堵的让人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脸色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徐子皓看着何曼曼,忽然就直接调转了方向,何曼曼楞了下:“徐子皓,你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间你到医院,也已经过号了,我带你去瑞金。”徐子皓说的直接,“产科的一声我倒是认识的,可以直接去检查。瑞金难道不比第一医院来的好吗?”

    何曼曼很淡的说着:“没关系,我下次再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徐子皓第一次发现何曼曼这样冥顽不灵,“为了一个叶亦琛,你这样值得吗?他连最起码的生活都不能给你做保证,你不顾一切的和他结婚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徐子皓在吼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没说话,安安静静的坐着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就这样定了。外面的医院我不是不清楚,你过号了,今天不知道要耗到多久才可以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那起码也能做完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的态度很坚定,徐子皓叹了口气,再看着何曼曼,没抬坚持,最终还是把车子开到了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到医院的时候,何曼曼的号码早就已经过去了,只能等到最后一个再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并没任何急躁,就这么坐在椅子上,安静的等着。

    徐子皓也没离开,陪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一身西装革履的徐子皓和医院里穿着普通衣服的人,显得截然不同,反而是何曼曼在这样的气氛里显得格外的融洽。

    徐子皓有些不太习惯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。”何曼曼淡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检查完。”徐子皓说的直接,“这么重要的检查,叶亦琛竟然也不陪着你来,他到底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何曼曼倒是有些无所谓:“可能太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?”徐子皓难得说了脏话,“他能有多忙?忙到陪你产检的一小时时间都没有吗?普通产检的时间更短暂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”何曼曼只是轻笑一声,并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徐子皓或多或少可以感觉的到何曼曼的情绪,他也不说话,一旁的人正好站起身,徐子皓坐了下来,就在何曼曼的边上一直陪着。

    一直到何曼曼产检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叶亦琛忙的焦头烂额的,等终于停下手中的工作时,才意识到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,早就错过了和何曼曼约好的时间,这让叶亦琛有些懊恼起来。

    他立刻给何曼曼打了电话,但是何曼曼的手机却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这让叶亦琛在也坐不住了,想也不想的就抓起车钥匙,快速的朝着门口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宋思怡正好抓着文件走过来:“阿琛,那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“等我回来再出来。”叶亦琛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宋思怡看着叶亦琛离开,倒是没说什么,安静了下,就快速的走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人看不下去:“阿琛和你在一起多好,偏偏要和那个千金大小姐在一起,现在搞得自己两头烧,那个何曼曼一看就是不好亲近的人,每天都在发脾气,阿琛这样,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宋思怡只是笑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很快就恢复了一片的静谧,却有隐隐的透着一丝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的车速很快,直接回到了公寓,结果公寓里并没何曼曼的身影,何曼曼的手机仍然还在关机。

    叶亦琛闭了闭眼,那种着急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在叶亦琛转身出来,准备再去找何曼曼的时候,却忽然碰见了隔壁的邻居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回来啦?”对方倒是热情的打了招呼,“你太太不是今天去产检了,你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

    叶亦琛安静了下,没说话。

    邻居倒是显得热络:“之前我看见你太太上了一辆奔驰车走啦,开车的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你要小心点哟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眉头一拧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小姑娘啊,都不安分的。你这么忙,早晚会出事的。我看那两个人的关系很不错呢,就这么亲亲我我的。”

    邻居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妈,说起话总带了几分的夸张。

    叶亦琛很礼貌的站着,听着她的话,但是在这样的字里行间里,叶亦琛却很清楚,邻居说的那个年轻的男人是徐子皓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徐子皓和何曼曼又联系上了?

    那种感觉,让叶亦琛的嘴里好似吞了玻璃渣,怎么都没办法接受。

    但是表面,叶亦琛却又要始终显得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太太的朋友哦,还是你太太的家人?”这个念头出现一辆奔驰车,是非富即贵的表现。

    这难怪会被人八卦:“你太太要是家里这么有钱,你真的少奋斗三十年哦,也不用在这里住房子了,而是要去东边,那都是江城有钱人住的地方,临海,成片的别墅大宅,厉害咯。”

    邻居的话说不出是艳羡还是几分的嘲讽。

    叶亦琛不想再理会,匆匆颔首示意,就快速的下了楼。

    在叶亦琛下楼的时候,徐子皓已经送着何曼曼回来了,仍然还是邻居说的那辆奔驰车,就这么稳稳的停靠公寓的楼前。

    徐子皓下了车,小

    心的把何曼曼带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发现叶亦琛已经站在公寓门口就这么安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要我送你上去吗?”徐子皓问着。

    何曼曼笑了笑:“不用了,没残废到这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曼曼,有什么事,第一时间给我电话,不要再自己来了,我会心疼。”徐子皓说的直接,“叶亦琛对你不好,我可以对你好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看着徐子皓:“我不值得你对我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值得就可以。”徐子皓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没再接徐子皓的话,就这么和徐子皓说了再见,快速的朝着公寓内走去。

    徐子皓就在原地站着,看着何曼曼走进公寓。

    就在同一时间,徐子皓和何曼曼都已经发现了叶亦琛。

    叶亦琛单手抄袋,很安静的站着,看着何曼曼,那眼神只是扫过徐子皓,并没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而后,叶亦琛淡淡的开口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那口气,让人完全无法揣测叶亦琛此刻的想法。

    何曼曼倒是淡定,嗯了声,就朝着电梯走去,叶亦琛跟了上去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何曼曼说不紧张是假的。

    在叶亦琛这样的不动声色里,何曼曼硬生生的多了一抹心虚的感觉,就好似自己做了天大对不起叶亦琛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但她做了什么?

    她什么也没做。

    比起叶亦琛对宋思怡的袒护,何曼曼觉得自己和徐子皓再光明磊落不过了,要真的做什么,又何必坦荡荡的出现在这人面前。

    再说,今天失信的人是叶亦琛。

    明明错的人也是叶亦琛。

    她心虚个什么劲。

    沉了沉,何曼曼倒是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一直到两人走进公寓,叶亦琛反手关上门,这才看向了何曼曼,声音不咸不淡的:“为什么和徐子皓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何曼曼倒是轻笑出声,“正巧碰见了,还需要什么很特别的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凑巧?”叶亦琛沉沉的看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何曼曼轻笑一声:“你不知道吗?我这人很矫情的,你让我每次大肚子一个人去医院,我可能久了也会爆发的。特别是,明明有人答应我了,结果却失信于我,毕竟你的那点事,比我重要多了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转身,就这么坦荡荡的看着叶亦琛,但是脸色却已经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亦琛被何曼曼怼的有些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找人来接送我不是很正常的?”何曼曼始终冷着一张脸,并没缓和口气的意思。

    叶亦琛安静了片刻:“对不起,失信于你是我的错。但是你没看见我的时候,你可以选择先给我打电话,而不是去找徐子皓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知道叶亦琛误会了。

    自己并没找徐子皓的想法,是徐子皓主动出现在公寓前。

    但是何曼曼也没打算和叶亦琛多解释什么,这人误会就误会了吧。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”何曼曼就这么看着叶亦琛,冷淡的笑了起来,“你不怕我找你,打扰了你和宋思怡亲密无间的合作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叶亦琛说不出是气氛还是无怒,最终就这么看着何曼曼,“我说了,我和她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很抱歉,我和徐子皓也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。”何曼曼一刻都没退让的意思。

    气氛一瞬间就僵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亦琛有些抓狂,就这么看着何曼曼,脑子里在飞快的组织语言。

    现在他和何曼曼的关系已经僵的不能再僵了,叶亦琛不想在这样的关系上,继续雪上加霜,所以每一句话都显得小心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却没打算和叶亦琛继续纠缠的意思:“我很累,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就朝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来,何曼曼也已经习惯了叶亦琛晚上不在房间里,所以很自然的反手就要锁上门。

    这样的动作,彻底的激怒了叶亦琛原本就已经紧绷的情绪。

    加上这段时间的事,不断的压在自己的肩头,而这些事的起因却也都是因为何建明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:“何曼曼。”

    在何曼曼进去的瞬间,叶亦琛叫住了何曼曼,何曼曼安静了下,倒是停了下来:“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准你再和徐子皓见面。”叶亦琛不顾一切的说着,那些想法,早就已经被抛之脑后了,“你现在是我老婆,和你的前任在一起,别人看见了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怎么想?”何曼曼倒是认真了下,“也许人家会说你叶亦琛本事,毕竟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吧徐子皓撬走,娶到我,在外人看来,你是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,是在刺激叶亦琛。

    叶亦琛觉得自己的自尊被何曼曼狠狠的伤到了。

    他不由自主的想起邻居那带着几分刻薄的语气。

    想起这段时间,因为公司的事情,叶亦琛再不断的跑着银行,跑着客户。

    而他和何曼曼结婚的消息,也已经第一时间传遍了江城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每个人看见叶亦琛的时候,总带了几分的轻佻和不屑,那口气都是嘲讽的,讽刺叶亦琛明明可以少奋斗三十年,现在出来何必犯贱。

    银行的人则更为直接的告诉叶亦琛,想贷款,只要何建明的一句话,这点钱,下一分钟就可以到叶亦琛的账户。

    但何建明不开口的话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甚至是a大里的老同学,也一样知道了,看见叶亦琛的时候,说不出的羡慕,拍了拍叶亦琛的肩膀,那姿态都是明白的告诉叶亦琛,这是可以少奋斗三十年。

    明明,这些全都是不是叶亦琛想要的。

    明明,现在的情况也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但是却一步步的把叶亦琛逼上了绝路,仿佛,他所有的努力都因为沾染上何曼曼而幻化成了虚无。

    每个人在叶亦琛身上贴的标签都是“何曼曼bet36365官方网址”“何家女婿”“少奋斗三十年”……

    嘲讽却又可笑。

    而他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何曼曼不想去猜测叶亦琛的想法,但却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上,火上浇油,狠狠的烧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叶亦琛,我和徐子皓见面,你好意思说我吗?”何曼曼冷着一张脸,一脸的嘲讽,“你和宋思怡不是每时每刻都在一起?怎么都分不散吗?不管何时何地,宋思怡总可以随时的找到你,而我,却永远不可能轻易的找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何曼曼——”叶亦琛的怒意已经被逼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但是他却在不断的压抑自己的情绪,不对何曼曼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看着叶亦琛:“这么累,何必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要离婚,你做梦。”叶亦琛低吼一声,“至于宋思怡,我说过,我和她不是这样的关系。你大可去问公司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公司里的人可是叫宋思怡叶太太呢。”何曼曼冷笑一声,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叶亦琛的脾气已经在爆发的边缘,他的腮帮子绷的紧紧的,就这么看着何曼曼:“能不能不要这么无理取闹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就是这样的人,你娶我就要忍受我的这一切,你当时的答案可是漂亮又好听。”何曼曼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叶亦琛闭了闭眼,手心的拳头攥的很紧。

    何曼曼也没想继续和叶亦琛纠缠下去,下一瞬就已经走进房间,快速的关上了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那声音,传在叶亦琛的耳朵里,终究就是一种嘲讽。

    他愤恨的用拳头打在墙壁上,过大的力道,让手背的肌肤已经破了皮,鲜血渗了出来,但是叶亦琛却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无理取闹,最终就成了压到叶亦琛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而在无奈的何曼曼,自然也听见那一声巨响,眼眶红的吓人,鼻头泛酸,最终忍不住,眼泪就这么豆大的掉了下来

    她不是不知道自己说话的刻薄。

    但是何曼曼真的忍不住。

    再也忍不住这样委屈又无助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间公寓,就好似一个廉价版的何家别墅,最终被丢下的人,还是只有她何曼曼一个人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,唯独她不可以。

    她不想和叶亦琛好好走下去吗?不,她想的。

    从结婚的那一刻起,何曼曼就没放弃过这样的想法,但是她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她和叶亦琛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。

    何曼曼一点点的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肚子里的孩子因为和何曼曼的情绪在动个不停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却很清楚,叶亦琛却从来没有机会感受过孩子的胎动。她想叫住叶亦琛,但是她的自尊却不允许。

    何曼曼知道,只要叶亦琛愿意好声好气的哄着自己,只要叶亦琛离宋思怡远远的,她就会顺着台阶下。

    可他们,谁都没给彼此台阶。

    彻彻底底的把对方的路都堵死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何曼曼听见叶亦琛的手机响起,这人低沉的声音传来:“好,我知道了,我现在就回去,你等我一下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知道,那是对宋思怡的口气。

    宋思怡很成功的再一次把叶亦琛叫走了。

    而她却陷入了最无助的黑暗里,再也无法挣扎起来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