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75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30

第675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30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果不其然,何曼曼到了公寓门口的时候,就看见程艳芳站在门口,程艳芳听见声音也第一时间回头,看见何曼曼,瞬间眼眶就红了。?女?sheng?小说?网 w?()

    她三两步的朝着何曼曼的方向走去:“曼曼,我的天,你怎么瘦成这样,气色也这么不好。你怎么能吃这些路边的食物,你是孕妇,叶亦琛都没照顾你妈?我的天啊。”

    程艳芳惊愕的连连出声,就这么看着何曼曼一脸的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原本那个明艳动人的女儿,现在看起来却显得疲惫不堪的模样,身形除了一个肚子,真的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孕妇。

    甚至,手里还用塑料袋提着极为廉价的食物。

    这些食物,何家的佣人都不一定吃的,结果现在自己一手碰在手心长大的孩子,却在吃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程艳芳哪里能接受。

    她一句接一句的问着,眼中的心疼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再怎么不管何曼曼,再怎么虚荣的想拿何曼曼去炫耀,但终究何曼曼也是程艳芳是越怀胎生下来的,怎么可能完全没感觉,怎么可能真的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若真的毫不在意,现在的程艳芳也就不会出现在这样里了。

    而这的画面,更是让程艳芳崩溃不已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倒是何曼曼显得格外的淡定,“你找我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曼曼——”程艳芳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倒是推开门,就这么侧身让程艳芳先进去,程艳芳走了进去,再看着狭窄的公寓里的情况,明明不是第一次见,但是却再一次的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跟妈回去。”程艳芳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而何曼曼没说话,就只是安静的拿出碗筷把买来的早餐弄好,就这么低头吃着,程艳芳看着,想也不想的就把这些东西给收拾掉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抬头:“妈,这是我的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你每天就吃这些?这一大早的叶亦琛人去哪里了?”程艳芳问的直接,很快,她就发现了端倪,“你告诉我,叶亦琛是不是根本就没回来过,留你一个孕妇在这里?”

    这巴掌大的地方,虽然有男人的生活用品,但是却从来没用过,就好似叶亦琛根本就没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人长期再这住会有的景象。

    程艳芳是多精明的人,一眼就能看出来:“你和叶亦琛怎么了?之前结婚的时候,不是坚定的不能再坚定,这才多一会的功夫就成这样了。我要不来的话,你是不是就打算这样也不声不响的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不知道女人生孩子要准备多少东西,多少事情,你这样的话,怎么可以呢。叶亦琛身为男人一点男人的担当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每天吃这些外卖的东西,甚至还有速食食品,你到底在想什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程艳芳是真的心痛。

    一边再说着何曼曼,一遍已经快速的让自己放心的餐厅送东西过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全程一言不发,就这么安静的坐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程艳芳的担心和在意,似乎何曼曼完全不放在心上,始终低敛着没眼,好似在沉思什么,这样的何曼曼,让程艳芳越发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曼曼——”程艳芳是真的着急了,“你倒是和妈咪说啊,你到底在想什么啊,你和叶亦琛现在怎么回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拼死拼活,不惜和家里决裂,也要和叶亦琛在一起的人也是你,你现在这样,让妈妈怎么放得下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曼曼,你倒是说话啊。”程艳芳说着眼眶都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这样的画面,真的让程艳芳着急的不能再着急了,偏偏,何曼曼又是一副淡定的不能再淡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,我就直接去找叶亦琛。”程艳芳说着还真的站起身了,“我倒是要看看的,当初承诺的那么好的人,现在到底是做了什么,竟然让你这样!”

    “不用去了。”何曼曼的声音淡了下来,“叶亦琛现在为什么这样,难道妈心里没数吗?”

    程艳芳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确确实实,程艳芳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叶亦琛现在焦头烂额是因为何家的原因,可是,这在程艳芳看来,并不是叶亦琛冷落何曼曼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了,就没什么好说的。”何曼曼的态度仍然淡漠。

    程艳芳叹了口气,似乎也平复了情绪,就这么看着何曼曼:“如果过不下去了,那就回来吧。你爸怎么说都是你爸爸,怎么会和你计较,生气呢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实话。

    何家就何曼曼这么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何建明再怎么生气,在气过之后也就这么回事了,要真的不想理睬何曼曼了,没必要让自己再出现在何曼曼的面前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,终究何建明是生气的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的女儿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跟了叶亦琛,何建明的脸面怎么都放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叶亦琛想得到何建明的认可,恐怕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你爸现在的身体也不好,血压也很高,心脏功能前不久也检查出来,出了问题了。”程艳芳叹了口气,“毕竟是老了,再怎么倔强,早晚也要妥协的,所以,妈就和你说,不要再和你爸过不去了,一家人,吵吵闹闹的像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倒是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在何曼曼记忆里,何建明的身体很好,从来没出现过任何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这么短短的时间里,竟然——

    虽然何曼曼和何建明起了争执,但是终究何建明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何曼曼不可能真的做到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“爸——”很久,何曼曼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爸啊,现在情况还不错,有医生在,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的。但是何家这么大的产业,你爸这么折腾下去,是受不了的,这些早晚都是你的。”程艳芳叹了口气,“你嫁给谁,这些就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叶亦琛,你爸是怎么都不能甘心。”程艳芳继续说着,“这样的情况,要是被你爸看见了,他怎么会不心疼?”

    何曼曼的声音又戛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总归不喜欢被任何人说道叶亦琛的不是,就算这个人是自己的亲生母亲,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过不下去,就回来吧。”程艳芳继续说着,“你爸不会和你计较这些的,至于叶亦琛,你真的觉得,你们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吗?”

    何曼曼就这么咬着自己的下唇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她也问了自己无数次。

    “叶亦琛是一个人才。”程艳芳也不否认,“但是,你们都太年轻了,不知天高地厚的,永远都觉得世界是围着你转的,但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情世故,是你们永远想不到的。现在,你难道还没感觉到吗?”

    程艳芳有些苦口婆心的:“叶亦琛的前途一片大好,但是扯上你,他所有的努力都会化为乌有,人家只会说,你是何家的女婿,你还需要奋斗什么,你觉得叶亦琛的自尊能接受吗?”

    程艳芳并不是真的不喜欢叶亦琛。

    只是身为母亲,程艳芳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受苦受累,这是一个母亲的本能。

    再说,何曼曼从小是被自己捧在手心长大的,又岂能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,程艳芳怎么都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以来,你们不吵架吗?”程艳芳问的直接,“别忽悠你妈我,你妈我是过来人,你们现在这情况,我一眼就能看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默了默,没否认。

    “曼曼。算了吧。”程艳芳继续劝说着,“你大着肚子,愿意留下来就留下来,不愿意就算了,何家也一样养得起。你爸爸也不会想着要让你做什么了。回家吧,回家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程艳芳就这么看着何曼曼,拍了拍何曼曼的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公寓的门铃响了起来,程艳芳站起身去开门,她清楚,那是自己点的外卖已经送来了。

    在程艳芳把外卖摆好的时候,何曼曼看着外卖,却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这些精致可口的食物,确确实实很久都没碰触过了。

    为了叶亦琛,何曼曼在逐渐的改变自己。

    改变快曾经那个神采飞扬的自己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也在悄然无声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们不再有激情,反而被生活的残酷磨的没有了棱角,彻底的无法动弹,每个人的心口都压着一块巨石,怎么都无法喘息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要放弃吗?

    何曼曼不止一次在心里问着自己,但是那种舍不得的感觉却越发的明显起来。

    程艳芳见何曼曼有了缓和,立刻接着说:“你现在怀孕,在这里,我也不放心,起码也要让我能照顾的到你。所以,先跟妈咪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的事,等生完孩子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况,你看看,你们结婚,竟然连一套房子都没有,租住的还是别人的房子,这像什么话,虽然不说多大的房子,起码要有啊。”程艳芳是真的不赞同,“你爸虽然骂了你,打了你,但是终究还是舍不得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,让何曼曼的眉头微拧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房子,你爸已经从房东手里买了过来,也过户到你名下了,这些事,他做的无声无息的,但是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程艳芳说着,从包里拿出了产权证:“这是产权证,你收好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被动的接过产权证,却最终一言不发,就这么看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一时半会也劝不动你,但是我今天说的话,你好好想想,是不是这个道理。”程艳芳站起身,“想明白了,何家随时都欢迎你回来,这里毕竟才是你的家。”

    程艳芳忍不住的叹息:“曼曼,你这么聪明的孩子,我真的没想到,竟然会在婚姻这么重要的事情上,做了这么愚蠢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没应声。

    程艳芳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忍不住说出口:“叶亦琛和那个宋思怡的事,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也是听说的,这商圈就这样,一点风吹草动都传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错愕了下:“妈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爸因为这事啊,血压气的也高了。”程艳芳摇头,“你这样在家里,叶亦琛和别的女人同进同出的,外面说的难听的很。你啊,就是一根筋,笨死了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没说话。

    呵呵——

    叶亦琛和宋思怡的事,竟然连何家的人都知道了,可见他们是多么的光明正大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低着头,不吭声,那表情却不显山露水。

    程艳芳见何曼曼没再继续说的意思,也不再开口,站起身:“以后你的一日三餐,我让餐厅送过来,别这样折腾了,我先回去了,我说的话,你好好考虑下。”

    没任何的强迫,和以前的激进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心口有些酸。

    看着程艳芳离开,她并没送,最终,她低头安静的吃着程艳芳送来的食物,一口一口。

    那泪滴,也一滴一滴的落下。

    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叶亦琛疲惫的从公司走出来,他自己都不清楚,这是和何曼曼冷战的多少天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没主动联系过自己,他也不曾主动联系过何曼曼。

    但是叶亦琛却很清楚,自己内心的煎熬。

    对何曼曼的感情越发的变得复杂起来,不是不爱了,而是在这样的现实里,叶亦琛找不到平衡点了。

    终究,叶亦琛很深刻的体会了那句“贫贱夫妻百事哀”,体会到了“不知天高地厚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再美好的爱情,抵不过生活的残酷。

    而他和何曼曼之间,从开始到现在,就不是始终的那么美好。

    一条艰险的路,他埋头走下去了,结果呢?

    叶亦琛低头,微微闭眼,那是止不住的疲惫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叶亦琛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看了一眼来电,是房东打来的,这让叶亦琛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生怕在这个时候,房子在出现任何的意外。

    那就真的是在他和何曼曼现在的情况上,雪上加霜了。

    沉了沉,叶亦琛冷静的接了起来:“王先生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叶啊,是这样的。”王先生看起来心情还是很不错的,笑眯眯的说着,“你老婆之前交了大半年的房租,现在呢,我结算到这个月,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叶亦琛的口气虽然冷静,但是仍然有些慌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这下,王先生还真的是惊讶了,“你老婆已经把房子买了下来,现在房子再你们夫妻名下了,昨天就完全全部的交易手续了,自然我不可能再收你们房租了,做人还是要实在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彻彻底底的惊愕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把房子买了下来?

    虽然这边的房价也不过就是二三十万,就可以买到一套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现在的情况而言,别说是二三十万,就算是两三万也不见得拿的出来,何曼曼哪里有钱。

    叶亦琛猛然想起了何家。

    而王先生继续说着:“你老婆的娘家应该蛮有钱的,所以一次性付款,而且价格比市面上给的好,我就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房子,总比租房子靠谱的。何况,你们孩子没几个月也要生了吧,起码压力小一点。”

    王先生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圈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再没听见去,他匆忙的应了声,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而后,叶亦琛就立刻开车朝着公寓赶去。

    他要去问何曼曼,为什么要这么做!

    那是一种被何曼曼彻底羞辱的感觉,那种感觉,就好似他叶亦琛就是一个无能的人,连给自己老婆孩子准备房子的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路上,叶亦琛的车速开的很快,心口积郁的情绪越来越重,几乎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那手紧紧的抓着方向盘,努力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一直到车子停靠在公寓的楼下,叶亦琛都没能从这样的情绪里回过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寓内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吃完了外卖,正打算收拾的时候,忽然,公寓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,何曼曼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点,叶亦琛从来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起码,这段时间,叶亦琛都不曾出现过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安静了片刻,没说什么,就这么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叶亦琛,而叶亦琛也已经看见了何曼曼手里的外卖袋。

    上面的品牌,他认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普通人吃不起,更不用说,他们现在的情况,这肯定不可能是何曼曼买的,而是何家的人送来的。

    叶亦琛的怒意瞬间就翻滚了起来,就这么直落落的看着何曼曼:“你能和我解释下,现在这样的情况,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何曼曼很淡定。

    “房子的事情,你手里外卖的事情。”叶亦琛说的直接,“不要把我当傻子耍,我并不傻,我也不瞎,我都看的清清楚楚的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低头,似乎在思考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的是,这么长时间不见,叶亦琛进门却是在质问自己,而不是嘘寒问暖,甚至没有过问过孩子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叶亦琛,你如果回来要和我吵架的话,那我没兴趣。”何曼曼拒绝的很彻底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叶亦琛的怒意越发的强盛起来,就这么看着何曼曼,一步步的朝着她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何曼曼没闪躲。

    叶亦琛真的是恨透了何曼曼这样永远无所谓的脸。

    永远只考虑到自己,没再考虑过别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绝对也不相信,何曼曼不清楚自己和她之间的问题所在,却偏偏要在这样已经冰封的关系里,再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叶亦琛想让自己心平气和,但是他却怎么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经过我同意买下房子?何曼曼,你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叶亦琛深呼吸,努力的想压抑自己的情绪,“你为什么要拿何家的钱?你要钱的话,不会问我要吗?”

    叶亦琛怒意滔天的看着何曼曼,那声音都跟着凌厉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真的是被侮辱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何建明对自己咄咄逼人的时候,何曼曼却毫不犹豫的接受了何家的馈赠,而偏偏,这人却理直气壮的站在自己面前,毫无任何解释的意思。

    叶亦琛觉得公寓内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何曼曼——”叶亦琛连名带姓的叫着,“你倒是他妈的解释啊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全程就这么安静的站着,一直看着叶亦琛在自己面前跳脚。

    直到叶亦琛说完,何曼曼才很淡的开口:“说完了?”

    叶亦琛的手心攥成拳头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姓何,我为什么不能接受我爸妈给我的东西?”何曼曼很平静的问着,“我和你结婚,难道是卖身给你了吗?我做的每一件事都要经过你的允许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爸妈看不下去我现在过的日子,给我房子,难道是多么无耻的事情吗?我妈啦看我,给我带吃的,难道是犯罪行为吗?”

    何曼曼言辞激烈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结婚后,不管吵架也好,冷战也好,第一次这么全面爆发的争执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叶亦琛,就算是何曼曼,在此刻也一样觉得身心疲惫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丈夫,你尽到丈夫应该尽到的责任吗?你恐怕比徐子皓还不如。起码徐子皓还知道见到我一个人,开车送我去医院,怕有什么情况,留在那等我检查完。而你呢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何曼曼也跟着爆发了:“你的任何事情都高于我的存在。你甚至就这么搬出去,你和我知会了吗?我并不会厨房的事情,你结婚的时候难道不清楚吗?你让我一个孕妇在家里,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去找外卖吗?我妈看见我这样,难道不会心疼吗?因为你从小没父母,所以你不需要父母对你的关心,也不允许我的父母对我的关心是吗?”

    何曼曼的口气越发的激烈,就这么看着叶亦琛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子宫瞬间也跟着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肚子里的孩子似乎感受的到何曼曼的情绪激动,开始疯狂的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曼曼闭眼,努力深呼吸,想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