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说吧 -> 豪门总裁 -> 寒冬乍暖,你还在: 第680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35

第680章青梅绕竹马,声声慢35 bet36365真正的网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何曼曼要的,自己不可能放弃。(w?)

    那种感觉,还真的是让叶亦琛,有些崩溃。

    全程,叶亦琛都阴沉着一张脸,就这么飞快的踩着油门,起码,不管将来怎么样,他都要和何曼曼谈一谈。

    也很久,他们没有好好的说过话了。

    等叶亦琛抵达四季酒店的时候,叶亦琛直接去了何曼曼所在的楼层。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叶亦琛没想到,何曼曼竟然不在酒店里。

    管家看见叶亦琛的时候,第一时间迎了出来,对于叶亦琛和何曼曼的关系,管家还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叶先生,何小姐不在酒店内。”管家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叶亦琛有些着急:“她去哪里了,什么时候回来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抱歉,客人的隐私,我不太清楚,我们也没权利过问。”管家的回答很公式化。

    在何曼曼出事的时候,他第一时间通知了何家的人。

    电话是程艳芳接的,程艳芳就很明确的告诉管家,就算叶亦琛来了,也不允许再告诉叶亦琛,何曼曼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再程艳芳看来,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的地步,甚至在何曼曼出事的时候,最后一桶打出去的电话是给叶亦琛的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都没有赶来。

    身为母亲,程艳芳是真的不能再原谅叶亦琛,也不能再支持何曼曼和叶亦琛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她选择了隐瞒何曼曼所有的行踪。

    任何事情,都等何曼曼缓和过来再自己做决定。

    所以,管家把程艳芳的话执行的很彻底。在叶亦琛的面前,管家并没暴露任何的情绪,就只是这么安静的如实的说着。

    叶亦琛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别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安静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那架势看起来像是要等何曼曼回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公寓,何曼曼早就已经装修好了,但是何曼曼和他都不曾住进去。

    何曼曼只能回到酒店。

    因为叶亦琛相信何曼曼的脾气,最起码在没处理好和自己的关系之前,何曼曼不会离开酒店回到何家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何曼曼能回去,早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倒是管家看见叶亦琛的这模样,最终还是解释:“何小姐应该不会再回来住了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一怔:“不会回来?”

    “是,何家的人把她接回去了。”再多的话,管家就没再说了。

    他匆匆冲着叶亦琛颔首示意,而后就快速的转身,离开了套房,套房的门被关了上去。

    叶亦琛被独自一人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自嘲的笑了笑,看来自己还是不了解何曼曼,何曼曼能做的事,他永远只能想到开头,想不到结尾。

    最终,何曼曼还是这毫不犹豫的从自己的面前离开,彻底的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明明,他们的婚姻没有结束,明明何曼曼还带着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这样走的无声无息的。

    叶亦琛说不出的懊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,想给何曼曼打电话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根本没带。叶亦琛闭了闭眼,这才快速的转身,朝着酒店外走去。

    上了车,叶亦琛在车上坐了很久的时间,都没办法抚平自己现在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开着广播,就这么安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从来不抽烟的叶亦琛,却在这段时间的烦躁里,渐渐的染上了烟瘾,不重,但是却也戒不掉了。

    似乎想用这样的方式,去感受那个时候的何曼曼。

    忽然——

    广播里的新闻却在说着何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何家的大小姐疑似提前生产,已经住进瑞金医院。

    这消息,却瞬间让叶亦琛的脸色瞬间变了。

    外人或许不清楚何曼曼怀孕的周数,但是叶亦琛却很清楚,现在的何曼曼不过怀孕三十周,怎么都不可能在这个时间生产的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想也不想的,叶亦琛飞快的开车直接去了瑞金医院,这一路上,叶亦琛的情绪都显得忐忑不安的。

    那种恐慌,不断的蔓延了他的每一根神经。

    怎么都没办法平复的下来。

    路上,叶亦琛的车开的越来越快,也不在意自己抄了几辆车,闯了几个红灯,一直到车子的轮胎传来抓地的声音,稳稳的停靠在瑞金的门口。

    叶亦琛直接推门而入,快速的朝着产科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一刻都没停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手术室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进去后不到十五分钟,其中一个助理医生就已经走了出来,面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程艳芳立刻迎了上去:“我女儿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大人还在抢救,小孩缺氧过度,我们第一时间剖腹产出来,并没能救回来,我们深表遗憾。”医生说的惋惜。

    在手术台上的时候,何曼曼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甚至连麻醉都还没完全生效,何曼曼就已经要求医生第一时间剖腹产,把腹中的孩子取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,终究还是晚了。

    在麻醉未曾完全生效的情况下,何曼曼是疼的,但是为了不影响医生的速度,何曼曼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紧紧的抓着一旁护士的手,护士的手被何曼曼掐出了一道道的痕迹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结果,却仍然没改变孩子的命运。

    孩子被从何曼曼的子宫里取出来的时候,甚至连哭声都没有,就这么毫无生命体征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很紧张:“我的孩子呢,什么情况——”

    医生没说话,护士在安抚何曼曼的情绪:“您别着急,医生还在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哭声?”何曼曼的紧张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医生没说话,而一旁的新生儿科的医生,冲着主刀医生摇摇头,而后才说着:“对不起,何小姐,我们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哭喊出声:“不——”

    在这样尖锐的哭喊里,何曼曼的情绪一下子被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样的紧绷情绪,让何曼曼的子宫瞬间大出血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变得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,给病人注射麻醉。”医生利落的指挥,“你出去通知病人家属,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术室内,有条不紊的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气氛,凝重的吓人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间,手术室外。

    程艳芳等人听见出来护士的转达时,惊愕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程艳芳很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声音都跟着颤抖了起来:“你说……你说什么?孩子没了?”

    “是,孩子出来就没生命体征了。很遗憾。”护士的口吻很公式化。

    程艳芳退了一步,徐子皓和何建明也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他们都很清楚,这个孩子对何曼曼的重要性,甚至不敢想,在手术室里的何曼曼知道这样的情况,会是什么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让周遭的空间瞬间凝滞了起来。

    沉了沉,何建明第一个反应过来:“我女儿的情况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何先生,医生在全力抢救大人,因为知道了孩子死亡的消息,大人的情绪很激动,所以造成了宫腔大出血。您暂时不要担心。有什么情况,我会第一时间告诉您。”

    护士的声音很平静,就这么安抚着在场人的情绪。

    而后,护士就匆匆的转身回了手术间。

    程艳芳急的眼眶都红了:“怎么会出这样的事,怎么会出这样的事,我的天,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!”

    徐子皓在一旁安抚着程艳芳的情绪。

    何建明一句话都没说,就这么阴沉的站着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——

    何曼曼被送了出来,手术很成功,何曼曼并没任何的大碍,子宫也已经保住了,至于将来的情况,只能发生了再做判断。

    起码,何曼曼没事。

    对于何家夫妇而言,这可能就是上天的决定,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起码,何曼曼和叶亦琛之间的联系再也不会有了,这样的话,何曼曼就会走的无所顾忌,就不需要再考虑和叶亦琛之间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样的情况,也不算最坏的结果。

    但是何建明和程艳芳,担心的还是何曼曼。

    很快,何曼曼也已经从手术室推了出来,也已经从麻醉中清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起码,何曼曼的表情,看起来没任何的差别,比任何时候都来得及冷静,也没了没了孩子的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反应,让程艳芳和何建明越发的害怕。

    因为,何曼曼的冷静,并不是全然的好事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何曼曼若是能歇斯底里,还能有情绪的爆发,而非是现在这样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,只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早晚会出事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,却又没人敢多说一句,就这么安静的站在一旁,而何曼曼也没交谈的意思,缓缓的闭了眼,没一会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最终安静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曼曼并没睡着。

    在所有的人离开后,何曼曼缓缓的睁眼了,伤口的疼痛有麻醉在控制,几乎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,就只有那个失去生命的孩子。

    在人道主义来看,死去

    的孩子,不会再给产妇看,但是在何曼曼的坚持下,那个还未曾完全褪去温度的孩子,递到了何曼曼的面前。

    何曼曼就这么搂着,亲着,让孩子贴着自己。

    最终,任何奇迹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甚至,孩子的眼睛都没睁开过,就在何曼曼的边上越来越凉,彻底的僵硬了下来,小小的身躯,青紫的可怕。

    可是,何曼曼却能仔仔细细的看见孩子的眉眼。

    眉眼像极了叶亦琛,嘴巴和鼻子却很像自己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男孩。

    却最终没有机会能平安的到这个世界上,叫自己一声妈妈。

    而这个孩子的离开,也彻彻底底的把何曼曼和叶亦琛最后的联系都断干净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命中注定吗?

    这是何曼曼在手术后的第一个反应。

    甚至护士把孩子的尸体从自己的身边拿走的时候,就这么装入了黑色的塑料袋里,何曼曼都没再开口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的心,已经彻底的冰封了起来。

    再没了任何的知觉。

    甚至,什么是恨意,何曼曼也已经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安静的不能再安静。

    这样的梦魇很长的时间持续在何曼曼的脑海里,甚至,就连那种血腥的画面,都挥散不掉。

    一遍遍的重复着。

    彻骨的冰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叶亦琛赶到医院的时候,何曼曼的手术结束了。

    他第一时间找到何曼曼的病房,但是却没能见到何曼曼,甚至连病房还没靠近,就已经被何建明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曼曼。”叶亦琛也没任何退让的意思。

    何建明看着叶亦琛:“你做梦。”

    那口气阴鸷而狠戾,恨不得能把眼前的男人给千刀万剐起来。

    叶亦琛就这么站着:“我和她是夫妻,我有权利见她,和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说的直接,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看着何建明“不管是什么事,起码要我见到曼曼以后,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却彻彻底底的把何建明的怒意给点燃了。

    “叶亦琛,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曼曼的bet36365官方网址,她怀孕的时候你在干什么,她一个人痛苦的时候你在干什么,甚至她给你电话的时候,你又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何建明在质问叶亦琛:“你这样,有什么资格说你是曼曼的bet36365官方网址,我告诉你,叶亦琛,从今天开始,你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和曼曼没任何关系。曼曼要找你,不过也就是要和你离婚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直很清楚何曼曼的想法,所以叶亦琛这个月来才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是他在逃避。

    但是却怎么都没想到,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亦琛内心觉得,何曼曼是忽然发生了情况,而早产的,所以何曼曼怨恨自己也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但是,心头那种不安的忐忑预感却怎么都挥散不去,那根弦,怎么都摆不平,总觉得要发生更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亦琛就这么站着。

    何建明怒斥了一阵,就不再打算理睬叶亦琛:“你滚……不要逼着我让保全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何建明转身就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而叶亦琛就这么在原地站了很久,并没离开,鹅肉他才去询问了何曼曼手术的情况,但瑞金的医生都三缄其口,不管是何曼曼还是孩子的情况,没有一点的透露。

    叶亦琛有些绝望。

    但是,叶亦琛也没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6个小时后——

    江城的天已经黑的很彻底了。

    何曼曼结束了术后平躺的6个小时,张妈第一时间把何曼曼的床调整了高度,让她能舒服一点,再顺便帮何曼曼翻身,帮助恢复。

    何曼曼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张妈看的有些心疼:“小姐……你别这样,我看的心疼的很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很安静,很久才勉强的笑了笑:“我不是挺好的,起码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——”张妈的声音都哽咽了,“您这样,我更担心,我情愿你可以爆发出来,又打又骂的,也别这样憋着,太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伤口撕裂。”何曼曼的口气听起来像是玩笑话,“不了,张妈,人死过一次,就可以了。我不会再给自己找不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张妈没说话。

    自小,何曼曼就是一个很独立坚强的人,不管发生什么事,张妈记得很清楚,从很小的时候起,何曼曼就已经不争吵,懂得自我控制了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性格,终究还是压抑了。

    再这样的情况下,何曼曼还能维持现在的冷静,张妈更清楚,她比谁都痛。

    最终,看着何曼曼的脸色,张妈也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门外传来喧闹声,但是就一下,就消失不见了,何曼曼却可以准确的听出来,那是叶亦琛的声音。

    何曼曼安静了片刻,看着张妈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,张妈就已经主动说了:“小姐,你现在要做的是,就是好好休息,千万不要再把自己累倒了,回头有什么问题,要后悔的。别的事情,老爷和夫人都能处理的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何曼曼就这么听着。

    张妈以为何曼曼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结果,何曼曼却在张妈说完后,很淡定的说着:“张妈,你告诉我爸妈,让叶亦琛进来,我和他的事,终归也要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张妈楞了一下:“小姐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有事的。”何曼曼说的肯定。

    张妈却始终不放心。

    何曼曼沉了沉:“还是你要我下去,亲自找叶亦琛进来,这样吵吵闹闹的,我也休息不好的。我又不是聋子和瞎子,听不见,也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在何曼曼的坚持里,张妈妥协了。

    很快,张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叶亦琛仍然还在,何建明出来的时候看见叶亦琛,转身就和叶亦琛吵了起来,叶亦琛的眼神了也带着疲惫,却丝毫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张妈无声的叹息,这才小声的对着何建明说着:“老爷,小姐让叶先生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何建明的声音沉了沉,“还让这种人进去,再刺激她吗?她是不要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姐说,她和叶先生的事情终归是要处理的,不处理的话,吵吵闹闹的,她也休息不好。”张妈把何曼曼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达了。

    何建明没说话。

    程艳芳也就这么站着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对何曼曼的照顾不多,但是很了解何曼曼,何曼曼做了决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的更改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要见叶亦琛,那么就势必要见叶亦琛。

    最终,是何建明让了一步:“找人看着他,如果有什么情况,第一时间把人给我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去安排。”张妈说的飞快。

    叶亦琛听见何曼曼要见自己,那心落了下来,但是,心落地,只是因为能看见何曼曼,可那种见到何曼曼后的可怖的感觉,却怎么都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就好似,会有天大的事情在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甚至,叶亦琛不敢多想。

    在张妈的带领下,叶亦琛朝着病房内走去,而保镖也一路跟了进去,生怕叶亦琛再对何曼曼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何曼曼在病房的门打开的瞬间,就已经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看见保镖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,何曼曼只是很淡定看了一眼,才说着:“你出去吧,我有事和叶先生单独说。”

    对叶亦琛的称呼,也从联名带的“叶亦琛”变成了现在的“叶先生”。

    那种距离感,怎么都没办法拉近了。

    只会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叶亦琛也没说话,就只是这样安静的看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但是,他快速的放眼看去,却没在病房内看见婴儿的推床,再想起孩子是三十周早产,肯定也不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结果,还没等叶亦琛开口问。

    何曼曼的声音冷淡的传来:“见到叶总还真的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那话里,几乎是带着嘲讽。

    叶亦琛走上前,才想解释,何曼曼却已经打断的叶亦琛的话:“不过见到了也好,我就一句话要和叶总说,我们离婚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叶亦琛拒绝的很彻底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何曼曼平静的反问。

    似乎只要提及离婚的话题,叶亦琛就会变得情绪激动,他就这么看着何曼曼,但是在何曼曼平静的眼神里,他很清楚,这人是笃定了要和自己离婚。

    甚至,没任何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孩子的原因吗?”何曼曼问着,“因为我和你有一个孩子,所以你怎么都不愿意离婚?是因为你是一个孤儿,你想要一个健全的家庭,所以就算是我们已经变成这样,为了孩子也要在一起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何曼曼一字一句的问着叶亦琛。

    那眼神犀利的仿佛要看穿叶亦琛的想法。

    叶亦琛一时间被何曼曼堵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很久,叶亦琛咬牙应着:“是。”

    然后,何曼曼笑了,就这么当着叶亦琛的面笑了,那笑容里,不带一丝的情绪,就只是在冷笑的看着叶亦琛。

    叶亦琛第一次有些捉摸不透何曼曼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的手心攥成了拳头,就这么贴在腿边,一动不动的看着何曼曼。

    而后,何曼曼很淡的开口:“叶亦琛,要是这样的话,那我们更没必要再一起了。因为孩子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叶亦琛惊愕:“我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,叶亦琛怎么都不可能相信,明明之前,何曼曼和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好的,现在何曼曼却告诉他,孩子没了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